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乌克兰仍可借助改革实现繁荣

更新时间:2014-04-07 22:50:16
作者: 勒茨克·巴塞罗维茨  

    

   乌克兰危机再度勾起了人们对冷战的回忆,并引发了人们对新冷战的担忧。然而,就像乌克兰看上去不堪一击(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吞并,同时俄罗斯大军压境)一样,很多人对于该国的经济脆弱同样感到失望,包括增长缓慢以及财政赤字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高于5%。

   然而,乌克兰当前的经济困境并不意味着,其经济未来肯定一片黯淡。与1989年的波兰一样,乌克兰具有经济转好的巨大潜力。如果能够借助适当的改革解决好各个问题,乌克兰仍能像25年前的波兰那样把潜力释放出来。

   自从共产主义制度倒台以来,前苏联共和国的长期增长出现巨大差距,到2013年,波兰的GDP翻了一番,而乌克兰仍不及最初水平。体制变革(或者未进行体制变革)是导致这种差距的关键。波兰和其他多数前苏联共和国迅速改组了国家机器,使得活力十足、政治自主的私营企业在有竞争性的国内市场实现了增长。相比之下,乌克兰就像在俄罗斯那样,裙带资本主义生根发芽。有政治人脉的商人可以利用政治保护伞,夺取不那么幸运的企业家的资产,同时一些政客利用手中的权力发财致富。

   这限制了竞争、效率和结构性改革,不利于中小企业,同时阻碍了投资并培育了一个影子经济。继而出现的经济表现疲弱和明目张胆的不公平,导致人们对政客的极度不信任,政客们的回应是用能源补贴等有损财政健康的政策来争夺选民的支持。在总统维克多o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ich)的领导下,乌克兰政府的这些特点变得更为糟糕,在基辅独立广场爆发抗议后,亚努科维奇在上月遭到驱逐。

   然而,我们没有理由在乌克兰人面前表现得高人一等。他们从前苏联时代所继承的状况(包括高通胀以及疲弱政府结构),要比波兰更为严峻。西方经济体本身有着因错误政策引发的问题。例如,宽松信贷政策导致美国、英国、希腊、西班牙和爱尔兰出现代价高昂的荣衰期,并导致意大利和法国推迟了结构性改革。因此,这两个问题突然出现在乌克兰就毫不奇怪了,2002年至2008年,乌克兰是欧洲增长最快的国家。

   更为重要的是,尽管事实证明,在共产主义倒台后立即启动全面且彻底的改革是更有效的,但以后实行的改革也起到了作用。上世纪90年代末,保加利亚引入了货币发行局制度,消除了恶性通胀并从金融危机中复苏。此后,该国展现出了不俗的财政和货币稳定局面。1998年至2000年,波兰加速了私有化进程,改革了养老金制度并增强了地方政府的实力。如果获得政治授权并假以一定时日,一个规模小但有能力和凝聚力的改革者团队,再加上清晰的领导权是能够让一个国家脱胎换骨的。

   对于很多乌克兰人而言,不管他们生活在该国的哪个地区,必要改革的总体目标是清晰的:用一套扩大为全民经济自由的制度来取代目前不公平且低效率的制度;尊重法治,从而实现更快、更长久的经济增长。

   从学术上指出一份像样的改革计划应采取何种形式,不是一件难事。它必须覆盖范围广,而且应快速推出。它应该包括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行得通的举措,例如放松监管,为企业创立提供便利、快速审核以及在适度调查后,消除政府最腐败的部门。天然气行业(腐败最严重的焦点领域)需要接受重组;被窃取的资产应从官员手中收回。引入这些举措将减小取消巨额燃料补贴所面临的阻力。

   乌克兰的很多经济学家和政界人士都知道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关键是政治,目前的迹象让人充满希望。一个制造了独立广场运动的社会,表现出了了不起的自我组织的能力。多数乌克兰人明白,他们的生活水平与波兰等国存在巨大差距,他们希望弥补这一差距。很多人认为,这需要彻底的改革,而且这种改革对于提高乌克兰与俄罗斯的相对地位至关重要。最后,多数寡头并不期待在一个由俄罗斯主宰的乌克兰低声下气地经商。

   接下来是我的结束语了。亚努科维奇的下台扩大了乌克兰实行法治和民主改革的几率。这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o普京(Vladimir Putin)试图搅乱该国的最有可能的原因。普京吞并克里米亚之举引发了地缘政治风险,需要西方联合起来做出果断回应。要阻止俄罗斯进一步搅乱乌克兰从而阻碍其改革的企图,也需要这种回应。

   本文作者是波兰前副总理、波兰央行前行长。译者/梁艳裳。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732.html
文章来源:《金融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