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鄢烈山:我为何不能认同学生的“占领”行动

更新时间:2014-04-06 21:39:31
作者: 鄢烈山 (进入专栏)  
并拘捕了一些学生。

   这些学生也算求仁得仁了,不妨在看守所呆几天。当年梭罗搞“公民不服从”以抗交人头税为名,抗议种族歧视和美国对墨西哥战争,被税警带走关起来,他就顺从地去坐牢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典范马丁·路德·金博士,提出三原则:“违反不公正法律的人,必得公开地违反,心怀爱意地违反,甘愿接受惩罚。”

   但愿这些“占领”者违反的是“不公正法律”,他们的正义性最终会得到社会和法律承认,像金博士一样;如果他们因此成为英雄,像民进党一些大佬当年一样,也不枉了这么“出头”一次。

    

   这些学生有点像义和团

   说这些学生只是有点像义和团,是因为他们没有杀人放火,没有砸工厂毁机器,没有砸卖洋货的商店,而他们反对全球化的观念还停留义和团时代。在观念层面上的表达,那是他们的正当权利。写文章,发表演讲,示威游行都是公民权利。我只是为他们的无知而自负感到惋惜。

   请看《318青年占领立法院 反对黑箱服贸行动宣言》:“服务贸易协议的本质,和WTO、FTA、TPP一样,这些国与国的经济协议,都是在去除国家对人民的保护。服贸协议,不管统独、不管蓝绿,这是一个少数大资本吞噬多数小农小工小商的阶级问题,更是所有台湾青年未来都将面临的严苛生存问题。”

   请看Co-China论坛上《今夜,台湾人仍然占领着立法院》一文,以“捍卫台湾的未来”的口号参与政治活动而“留守立法院”的青年学生,对“黑色岛国青年阵线”采访的回答:

   “自由贸易的本质就是伤害劳工。台湾不管跟美国、欧洲、斯里兰卡还是哪个国家签协议,自由贸易就是让资本家得利,只有资本家的钱在流动,资本家重复剥削劳工,劳工还是没赚到什么,服贸协议伤害台湾的劳工同时也伤害中国劳工。”

   “为什么关心服贸议题?因为大家毕业出去都是劳工啊,我又没有有钱有势有政商关系的父母。请问你的要求是?打倒资本主义。”

   “行动是基于思想,建立台湾最重要的就是民主价值,捍卫民主!跟劳工站在一起!”

   讲“阶级”呀,“打倒资本主义”、“劳工利益”呀,好像是上世纪初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信徒;其实与马克思主义不相干,因为《共产党宣言》热情赞美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历史功绩。

   中英鸦片战争为什么打起来?就是因为清政府顽固地抗拒对外开放,抵抗资本主义的全球化,反对自由贸易。义和团“扶清灭洋”是因为他们对外来势力充满怀疑,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充满恐惧。

   大资本、跨国财团确实要警惕,任何政府对外开放本地市场,必须考虑本地产业和劳工的承受能力,但这是一个权衡利弊,讨价还价的问题;而自我封闭,从根本上抵制全球化则是愚蠢的,也是不可能的。做世外桃园梦的人,哪有什么“未来”?

   说到两岸服贸协议通过后,陆资入台将抢走台湾青年的饭碗,表明言者根本不了解协议内容,无知者无畏瞎起哄。至于担心“让我们的言论自由受到严重威胁”更是极不自信的表现。余英时说“台湾已归宿于民主是一个不可更改的现实”,那何妨让台湾人读《人民日报》、看CCTV?他们有比较能力,有选择自由呀。退一步讲,若不自信,可以要求新闻出版业对等开放嘛。只有被政客吓得丧失了理性,才会这么焦虑。

   2014/3/24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69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