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乔新生:当民主发展脱离法制轨道

更新时间:2014-04-02 23:38:09
作者: 乔新生  

    

   台湾青年的这次大规模集会示威行为,实际上是台湾民主扭曲的表现,它会使正常民主脱离法律的轨道,同时也会让台湾的青年人竞相效仿。

   台湾青年占领立法院的举动,让海峡两岸知识界产生了严重的分裂。部分学者认为,这种行为恰恰反映出台湾的民主宪政精神,通过集体抗议示威,让政府和立法机关的权力受到约束,让公民的权利得到张扬。但也有部分学者认为,占领立法机构行为是典型的民粹主义表现。台湾已经是民主社会,如果对政府或者立法机构通过的决议表示不满,那么,完全可以在来年大选时,以投票方式表达自己的政治意愿,这种瘫痪立法机构阻碍行政机关工作的做法,只能会加大台湾的政治运营成本,让普通台湾人的利益受到严重损害。

   坦率地说,这两种观点都一定的价值。任何民主行为都要付出成本,如果担心民主的成本过高,而不敢通过民主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愿,那么,政府就会为所欲为,整个国家甚至有可能退回独裁的时代。但是,如果彻底阻碍立法机关开展工作,那么,有可能会把少数人的意见凌驾于台湾民意代表之上,从而成为破坏宪政体制的表现。

   换句话说,选民通过合法选举产生的民意代表应当通过合法的程序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如果青年人认为民意代表不能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那么,完全可以通过合法的渠道向民意代表施加压力。当前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越俎代庖,是代替民意代表表达政治诉求。这样做既无助于台湾立法机构正常发挥作用,同时又无法真正体现台湾的民主精神。可以这样说,台湾青年的这次大规模集会示威行为,实际上是台湾民主扭曲的表现,它会使正常民主脱离法律的轨道,同时也会让台湾的青年人竞相效仿。

   或许在有些学者看来,台湾青年人占领立法院,其目的是为了阻止台湾立法机构审议通过《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从而最大限度地保护台湾的利益。且不说这样的政治诉求是否合理,仅从程序角度来看,如果把个人的意愿强加在立法机构身上,否定合法选举的立法机构民意代表的作用,阻碍他们正常行使自己的职责,这本身就是破坏现代民主政治的表现。

   台湾立法机构的民意代表可以利用现有的规则,采取一切手段阻止服贸协议通过,但是,任何人不能在立法机构指手划脚。这不是一个价值判断问题,而是一个最简单的法律问题。可以设想,如果每一个公民对民意代表发表的意见不满意,都可以直接宣布占领议会,那么,这样的民主政治还是正常的民主政治吗?

   海外一些学者之所以对台湾青年表达抗议行为表示同情,是因为台湾的民主政治出现了结构性的问题。民进党执政时期,对台湾的选举制度进行了重大改革,改革的结果是台湾民主政治变成了政党政治。少数政党充分利用选举规则占领了台湾的立法机构。正是这种不合理的选举制度,让少数群体的利益得不到有效的保障,主要党派在审议台湾经济政策的时候,党同伐异,结果是台湾的立法机构缺乏效率,作出的决议也缺乏公正性。

   此次台湾青年之所以占领台湾立法院,正是看到了台湾立法机构议事规则中的缺陷,他们不愿意看到立法机构审议通过服贸协议,但又无从阻止,因此采取了一种极端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可以这样说,台湾在民主政治发展的过程中,由于制定了不合理的法律规则,从而使一些中小党派被彻底摒弃在台湾的立法机构大门之外,导致一些弱势群体的利益得不到有效的保护。台湾青年可能意识到,通过立法程序根本无法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因此,他们借助于服贸协议在立法院审议的机会,对台湾的立法机构公开发难。不管台湾的青年人对于服贸协议的内容是否真正了解,单从他们行为效果来看,他们实际上已经占领了台湾舆论的制高点。

   笔者不想对服贸协议进行逐条地评论,因为台湾长期发展市场经济,已经培养了一大批经济专家,他们能够从台湾自身发展的需要出发,与大陆方面展开服贸谈判,并且争取最好的结果。大陆方面更多的是从海峡两岸经贸关系长远发展的角度考虑问题,因此,在一些条款上作出了实质性的让步。可以这样说,这是台湾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也是大陆方面发展海峡两岸服务贸易最理想的规则。

   台湾青年之所以反对服贸协议,恐怕是害怕因此而失去自己的就业岗位,试图保护台湾服务贸易市场,从而确保台湾青年人充分就业。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既不符合现代市场经济的基本逻辑,同时也不符合台湾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台湾青年人提出的各项诉求,包括反对暗箱操作,具有非常鲜明的政治色彩。

   海峡两岸在服贸谈判的过程中,台湾方面已经广泛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如果把服贸协议的签订看作是一种暗箱操作,多少有些牵强附会。这说明台湾青年人在表达政治诉求的过程中,没有抓住主要问题,掩盖了斗争的焦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立法院的占领行为持续下去,那么,台湾的工商界人士以及普通居民将会奋起抗争,到那个时候台湾占领立法院的青年将会处于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

   台湾是一个政治性的社会,多党政治为每个群体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提供了政治平台,而台湾定期举行的政治选举,则使得各个政党可以在法律的引导下公平竞争。台湾部分政党、部分群体之所以热衷于街头政治,就是因为他们从中尝到了甜头,他们希望以此引起台湾居民的高度关注,从而寻找走向政治舞台的终南捷径。事实上,台湾当今社会的一些政治精英,大多都参加过街头抗议游行示威活动,他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台湾的青年人,民主选举是靠不住的,只有在民主选举政治之外,通过街头暴力行为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才能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也才能登堂入室,从而在台湾的政治资源中分一杯羹。短期内,台湾的这种政治格局无法改变,还会有更多的青年人投身到街头政治运动中,通过这种方式积累政治资本,通过这种方式吸引公众注意的目光。

   部分学者主张,应当依照法律的规定采取强制行为,彻底改变台湾目前民主政治发展中出现的这种奇怪现象。不过,在笔者看来,这是民主政治发展不可逾越的阶段,这也是台湾民主政治发展的历史宿命论。台湾一代又一代政客们通过街头政治吸引公众的目光,并因此而走上政治舞台的中央。早晚有一天,台湾的普通居民会厌倦这样的政治游戏,他们更愿意看到负责任的政客,而不愿意看到花枝招展、彩旗飘扬的政治集会游行示威活动。

    

   游行示威活动无法改变台湾政治生态品质

   每到选举季节,台湾各政党领袖都反复呼吁自己的支持者主动投票,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台湾的民主政治已经开始进入理性阶段,越来越多善良的台湾居民已经厌倦了当前这种毫无节制政治游行示威活动。这些活动对于改变台湾的政治生态品质没有任何的帮助,对于促进台湾经济的发展没有丝毫的帮助,对于台湾居民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也没有任何的帮助。

   大陆居民只能透过栅栏观看台湾立法机构门前这一幕政治游戏。这种心态是极其复杂的。对于大陆居民来说,当然希望海峡两岸通过政治协商解决一切问题。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台湾早已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青年人不满足于按照法定的程序表达自己的意见,他们甚至想要仿效台湾民意代表的做法,以暴力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这样做虽然能够吸引新闻媒体高度关注,但同时也让大陆的居民心生寒意。他们害怕大陆的民主政治发展必须付出血的代价,他们害怕民主政治最终变成街头的暴力政治。

   现在台湾行政首长和立法机构正在寻求妥协之策,相信在台湾朝野各界的努力下,这场政治风波会逐渐平息。但是,这场政治风波给海峡两岸乃至海外华人的内心深处将会留下非常大的阴影。说到底,这是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问题,这是一个合法与非法的问题,这是民主政治发展过程中的大是大非的问题。在民主政治发展的过程中,如果不同意多数人的意见,可以直接诉诸于武力,那么,这样的民主政治还有存在的必要吗?大陆方面强调政治协商制度的优越性,台湾立法院所发生的一切,可能会给大陆执政者强烈的暗示,那就是在发展民主的过程中应当更多地依赖协商政治而不是民主政治,因为在多元化格局已经形成的大背景下,即使通过民主程序解决政治问题,也难以避免出现街头暴力。

   过去不少学者批判日本的岛民意识,现在看来,如果在一个孤岛上生活得太久,在处理问题的时候难免会产生狭隘的民主意识。笔者不赞成对台湾的民主运动贴标签,但很遗憾的是,这场运动本身就是一场政治运动;笔者不想对台湾青年人的政治热情泼冷水,但令人感到费解的是,台湾的青年居然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政治诉求。如果台湾的政治机器不能有效地运转,那么,台湾的利益还能得到有效地保障吗?台湾失去的恐怕不仅仅是商业机会,还会失去未来。台湾的青年人应当反躬自问,即使有更多的大陆青年进入台湾寻找工作,难道台湾的青年人就如此的不堪一击吗?

   笔者认为台湾的问题不是法制不彰的问题,即使制定了完善的法律制度,如果没有民主的共识,没有共同建设台湾的集体意识,那么,台湾还会出现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台湾某些党派应当学会从革命党转变为建设党,应当重新寻找自己的政治理想,如果屈从于某些政治势力,在处理台湾经贸发展战略问题上首鼠两端,那么,最终很可能会一事无成。

   作者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587.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