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远游:细说台湾“太阳花学运”及其主角

更新时间:2014-04-02 14:10:43
作者: 周远游  

    

   如果无厘头一点说,这次因为服贸协议而起的太阳花学运,可以用星爷电影里的两句经典台词来诠释。

   “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大话西游》

   服贸协议去年签署后,因为台湾政局连续动荡,大家都预见到这个协议可能不容易通过。但没人猜到居然会因此引起学潮。

   学潮发生后,大家都料到事情会大条,却和“大力哥”一样,万万没想到会发生冲击行政院、引起警察强力清场。

   明明一个人没死,只动用了镇爆警察水车,已经极为克制与温和的执法,却料不到被解读为血腥镇压。

   不断的出乎意料,让喜欢滔滔不绝的评论家们也谨慎起来了,毕竟台湾可是知名评论员兼“超级大美女”余莓莓所说的“民主100分”的地方,谁也不敢说下一步怎么样。

   而另一句台词出现的方式更有黑色幽默的味道。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来人呐,喂副秘书长吃饼!”——《九品芝麻官》(观察者网注:剧中场景是主角包龙星用“半个饼”向贪官求救,谁知贪官跟反派主角常坤是一伙的,说道:“当年你爹给了我半个烂饼,我现在百倍奉还”。接着贪官又说道:“来人呐,喂两位公子吃饼。”)

   在学生冲进行政院后,行政院副秘书长萧家琪对记者抱怨说,学生们进来后砸了办公室,破坏公物就算了,居然把他的太阳饼都偷吃了!还把抽屉的钱也偷走了!

   我相信,萧家琪说这话完全没多想,因为太阳饼被学生吃掉是事实,他只是想表达,学生们的行为并不是他们自称的理性和平而已。

   可台湾网友们居然直接集资买了3000片太阳饼邮寄给萧家琪,还附上纸条,上面写着,“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来人呐,喂萧副秘书长吃饼。”

   萧家琪自然拒绝签收,而这些太阳饼又被送到立法院,被占据议场的学生分掉吃光。

   明明就是暴力违法的打砸抢活动,台湾年轻人也能玩得这么无厘头,可台湾的公权力不敢做声,台湾媒体大肆炒作,也实在让人错愕。

    

   自干绿掀起的狂澜?

   近年来,在大陆网络空间,人称“自干五”群体逐渐引人瞩目。他们人数不多,但战斗力极强。在公知泛滥的当下,在各种充斥着廉价批评的公共事件中,总能看到他们仗义执言、为国家说话的身影。

   而在台湾,因为服贸协议问题已经闹到第九天的太阳花学运,某种程度来说,就是一群台湾的“自干绿”策划,组织,动员,并且最终实施的政争。

   必须承认,这个“自干绿”的名词,发明权属于笔者,笔者关心台湾政治已经超过10年,可以说一天不辍,自信对台湾的观察,不管是宏观脉络,还是具体细节,都有相当之把握。对于这次运动的领袖林飞帆,陈为廷,魏扬等人的观察也有三四年了。虽然民进党和他们自己,都竭力彼此撇开关系,试图把运动定义为自觉自发的公民运动。但我们看见的事实,却是这些20出头的年轻人,四五年来如一日地出现在各种反国民党场合,出现在台湾媒体上,言必批国民党,并在这个春天,把发言变成了行动。如果真如他们所说,他们的一切都是自主,自愿,完全不是民进党在操作,那以“自干绿”形容来他们,岂不是恰如其分?

   就以陈为廷为例。这个在两岸都很火,长相颇为俊秀的年轻人2年前爆得大名,缘于当时对台湾当局教育部长蒋伟宁的一番火花四射的质询。他甚至还几次登陆,和内地的一些倾向自由主义的大学生多有交往。

   可是仔细检验他的经历,我们发现,2008年国民党执政以来的历次社会运动,陈为廷都是无役不予。本来,年轻人关心社会很正常,但值得玩味的是,很多他关心的事情,算责任,都是民进党执政时候就有的,比如国光石化案,明明就是现任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和前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担任行政院正副院长时候立项的项目,为什么当时陈为廷就不说话,等到马英九政府延续前朝政策继续运作时,陈为廷就参与了呢?同样是土地征收有争议的问题,国民党执政的苗栗县大埔案,陈为廷不惜向县长刘政鸿丢鞋,而民进党执政的台南市地铁东移案,陈为廷却几乎没什么表示呢。

   另外这次几个学生领袖,都和新竹清华大学社会所的姚人多教授有很密切的关系,而我们知道,前民进党主席蔡英文那“颇为感人”的败选演说,就是姚人多执笔的。

   当然,善于落泪的陈为廷和他的小伙伴们,自然是不愿意戴这顶“自干绿”帽子的。

   有趣的是,大陆的《环球时报》,和台湾的nownews,东森新闻云等媒体,几乎同时跟进,开始质疑林飞帆陈为廷等人的绿色背景,而学生领袖和民进党诸公的回应,更是让人高山仰止,佩服不已。

   问:你们为什么和民进党有如此复杂的联系?

   答:谈这个层次太低。

   问:魏扬是不是担任了你(民进党立法委员姚文智)办公室的助理?

   答:看报才知道。

    

   太阳花学运要干啥?

   但有运动,必有诉求,没事儿大家在家干点啥不好?这次占领立法院,甚至一度冲击行政院的学生们,诉求就是反服贸,反黑箱。咦,反xx反xx,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

   服贸协议,是两岸的一个贸易协定,是一个经济问题。而黑箱这里指的是服贸协议在台湾立法院的审议问题,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李敖先生对台湾曾经有一个很有趣的论断,他说,台湾的问题,政治问题一般法律解决,法律问题一般经济解决,经济问题一般政治解决。

   这次的事情,再一次验证了这个论断。

   服贸协议从酝酿、谈判,到谈成,已持续很长时间,而且大陆媒体也在时时跟进。但客观来说,大陆大部分民众对此并不关心,因为经专家测算,服贸协议可能对大陆GDP的影响不会超过5%,而且涉及科目基本是服务业,大陆民众并不是很关心。我们宁愿关心乌克兰,关心克里米亚,哪怕是关心英拉……毕竟这次太阳花学院,至今也没什么正妹,实在无法点燃大家的热情。

   但这次台湾年轻人走上街头,冲进议场,破坏公物,慷慨激昂后,由于“你懂的”原因,大陆人才开始关注这个协议。在大陆人看来,全称为“海峡两岸服贸协议”的这个ECFA(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后续协议,其实对大陆来说,让利让得太多,我们都没说啥,你们居然还不领情?还闹?

   但其实,从网上台湾网友的言论看,他们的焦虑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已经把一个我们看来仅仅是“生意”的协议,看成了“生存还是灭亡”的抉择。究竟这个服贸协议是怎么回事?这场运动又有哪些我们没注意的细节?

   我们从台湾学生的几个主要诉求谈起。学生的主要抗争的理由是:服贸协议台湾吃亏;服贸协议谈判黑箱;服贸协议审议程序违法。

    

   服贸协议究竟谁吃亏谁占便宜?

   服贸协议全称为《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一共4章24条和两个附件,是基于经济自由化的前提下,大陆和台湾各自开放若干服务产业,从经济学角度说,服务贸易的签署将降低双边市场进出障碍,同时就服务业、运输等项目扩大便利措施。

   其中,这份协议最关键的部分,就是附件里的开放承诺书。通俗的说就是彼此开放若干行业,你可以过来做生意了,而具体开放哪些,彼此要做出承诺。

   如果只算经济账,这个协议的确如同很多台湾青年所说,是个“不平等”的协议,只是深究起来,那却是对大陆颇为不平等。

   首先,仅从绝对数字来看,台湾对大陆开放64项,大陆对台湾开放80项,考虑到大陆的经济规模远大于台湾,这个数字对比并不惊人。大陆人还是有这个雅量让利于人。

   但细节在于,两岸都是WTO会员,可大陆开放的项目,大部分都超过WTO对其他国家的承诺,而相反,台湾开放的项目,大部分则低于WTO的承诺。

   且慢,这还没完,台湾虽然承诺开放64项,但有27项,是之前早已经开放了的,这次把它们加上,不过是充数的。

   相信不少人看到这儿,已经对大陆参与谈判的人有些微词了,但是慢来,还有呢!

   根据服贸协议的附件一,我们可以看见,双方共同开放了商业、通讯、建筑、分销、环境、健康和社会、旅游、娱乐文化和体育、运输、金融等行业。可问题是这些都开放的行业,彼此开放幅度也差别太大。

   譬如说普通商品的商业服务,虽然双方基本对等开放,可我们要知道一个前提,大陆市场远大于台湾市场,但大陆进入市场经济不过30多年,大陆企业真正“引进来,走出去”的历史更短,在具体的产品包装、市场推广、营销上,距离台湾都有较大差距。那么可想而知,我们开放广袤的市场,其实就让本来就在营销上领先的台商更加便利地进军大陆,而相反,台湾对自己的市场保护较严,对大陆企业来说则构成了相当限制。这样的话,台商来大陆赚钱当然比大陆企业去台湾赚钱要容易。

   再譬如说金融业,大陆要求台商在一般的银行、券商、保险、信托等金融类公司,所占股份一般不得超过49%,在上海、福建、深圳或者金融实验区,还可以各设置一家持股不超过51%的全牌照证券公司,此外,合格的台湾境外机构投资人(QFII),台资持股比例可以超过50%。这些都是远远超过WTO承诺的。

   但对大陆,在台金控公司的控股不得超过10%,非上市金控公司和银行持股不超过15%,金控公司旗下子银行则不得超过20%。

   此间差别,非常明显,纵然台湾金融业持股相对分散,有台湾学者主张,即便有10%,也可能控股金控,但这种情况下,如果台湾方面想夺回控股权,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台湾有没有受损的产业呢?有,比如美容美发业,印刷业等,但这些产业只是名义受损,实际无损。因为这些行业,其实也只能是中小企业,大陆巨大的资本优势并不起作用。大陆的理发师,有多大可能去台湾给人理发,抢人饭碗?大陆的洗剪吹一般在20元左右,台湾最简单的理发也在100元新台币,二者服务几乎等价,有多少大陆的理发师会带着几百万台币去台湾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理发店?再说印刷业,台湾市场所限,一本书能印多少册呢?像印刷这种行业,是讲究规模优势的,市场太小就必然亏本,这种开放,名义上是开放,实质上却无意义。

   也难怪很多人开玩笑,说幸亏大陆顾全大局,考量同胞感情,愿意为了和平统一大业做出牺牲,不然抗议的可就是我们了!

    

   服贸协议真的是黑箱作业吗?

   其实这次学生们都一再声称,他们反对的不是服贸,而是服贸谈判和审议程序。

   每次看见林飞帆陈为廷声嘶力竭强调这一点,笔者就想到那句话蛋疼到极点的话,“姐穿的真不是丝袜,是寂寞啊!”

   我们姑且认为他们说的是实话。可是,很多走上街头的青年学子,真的去研究过相关法律吗?服贸谈判和审查,真的有如此多的程序不正义吗?

   首先,在谈判期间,黑箱作业是个绝对的伪命题。

一方面,在实务的谈判中,当然不可能公开谈判的细节,毕竟,哪些产业开放,哪些产业不开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5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