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蔡文成:多维一体:党群关系与共产党合法性的建构

更新时间:2014-04-01 22:22:49
作者: 蔡文成  

    

   摘要:合法性是党的领导和执政的根本问题,其实质是党群关系问题。共产党的合法性建构是一个历史过程和系统工程,是主观和客观、内容和形式、过程和结果的辨证统一。党群关系和党的合法性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相辅相成。共产党通过形成、发展、巩固、完善党群关系,形成了规范合法性(主观)、经验合法性(客观)、程序合法性(形式)和绩效合法性(内容),建构了多维一体的合法性有机体系,奠定了共产党执政的基础,实现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的统一。

   关键词:多维一体  共产党  党群关系  合法性  

  
 

   政党的合法性是统治和执政的根本问题,其实质是执政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问题,不论是合法性的获得,还是合法性的巩固,归根到底是作为国家主体的人民的选择、支持和拥护的政治实践过程,可以说,现代政党国家的基本政治问题是党群关系问题。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是中国人民在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实践中认同、选择和支持的结果,既是一个历史过程,也是一个系统工程,是主观和客观、内容和形式的辩证统一。中国共产党是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其最大政治优势是密切联系群众,最大危险是脱离群众,①共产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是决定着党执政的合法性及有效性。如何理解党群关系之于执政合法性的意义,探究共产党执政合法性建构的“多维一体”的模式,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和党的建设的重大命题,正是本文思考和讨论的核心主题。

    

   一、党的合法性和党群关系的辩证统一

    

   政治合法性,即政治统治或政治秩序的正当性与合理性,“实际上是不同社会依据社会本身的根本利益和内在原则对执政提出的本质要求。”②政治合法性集中反映了人民和国家、政党与群众、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关系,主要回答政治秩序和政治统治“何以可能”与“如何有效”的问题;简单地讲是人民对国家、政党的认同和支持问题,即“人们支持不支持”、“人民答应不答应”、“人民拥护不拥护”的问题。作为一个政治范畴,合法性的思想渊源和理论基础博大精深。韦伯把合法性的基础分为传统型(traditional)、魅力型(charismatic)和法理型(legal-rational)三种;③弗里德里奇将有效性与宗教信仰、哲学的正义观、传统观念、程序观念作为构成政治合法性的五大信仰基础。④作为一个政治系统,合法性的实践模式形态各异,主要形成规范主义合法性、经验主义合法性、程序正义合法性以及功利主义合法性四大传统。作为政治实践活动,合法性对于政治统治至关重要,古往今来,任何政府的有效统治都离不开合法性的支持,而且任何一种合法性的建构均为一个多元的社会系统。哈贝马斯认为:“在不求助于合法化(即对合法性要求的证明)的情况下,没有一种政治系统能成功地保证大众的持久性忠诚,即保证其成员意志的遵从。”⑤事实证明,合法性已构成现代政治体系存在、持续、稳定和发展的基础。

   党的合法性实质是党群关系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的基本原则是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这一根本政治特征决定了中国政治合法性的实质就是党群关系问题。党群关系是共产党和人民群众之间相互作用、相互制约、相互影响的基本关系,本质上是党的先进性和人民主体性的辩证统一关系。从党群关系的内容审视,人民群众是党的领导的力量源泉和执政基础,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党的宗旨,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是党一切工作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从党群关系的性质分析,党群关系是人民内部的基本关系,核心是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的关系,形式上是整体和部分的关系,可形象地概括为“鱼水关系”、“仆主关系”及“领导和被领导关系”等。从党群关系的功能考察,党群关系具有根本性、统一性、民主性、实践性和开放性等基本特征。党群关系是现代政治活动的核心问题,决定着党的命运,主导着国家的发展,影响着社会进步,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基本主题。

   党群关系和党合法性是辩证统一的。“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生命根基和本质要求”。⑥第一,党群关系形成和奠定执政合法性的条件与基础。党的执政合法性建立在人民主体性的基础之上,人民是主权者,是国家的主体,人民群众的同意、认可、支持及拥护是一切统治的根源,是执政合法性的根本问题。经验表明,共产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不仅影响着党的建设与国家的发展,而且决定着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的成败,党群关系既是政治合法性的条件,也是统治合法性的基础。第二,党群关系决定和影响执政合法性的内容与形式。众所周知,不同国家形成各异的国体和政体,不同政治塑造着不同的党群关系,不同的党群关系决定着各异的合法性内容与形式。党群关系是社会主义中国根本性的社会关系,其实践性、民主性、开放性的特征,决定着我国民主政治的广度、深度和高度,制约着政治制度和政治活动的过程和效果,影响着政治合法性的建构和发展。第三,统治合法性规范和引导党群关系的合理有序发展。合法性的内涵和外延丰富多样:规范合法性论证了党群关系的理论与逻辑上合理性;历史合法性积累了党群关系的经验传统的正当性;程序合法性保障了党群关系发展的制度化;绩效合法性则证明了党群关系科学化的意义和效果。由此可见,党群关系和党的执政合法性相互证成,相辅相成、辩证统一。

   中国现代国家的建构与政党政治的发展证明,党群关系是一个多元的社会关系,党的合法性建设是一个多维的系统工程。党群关系是认识和实践、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关系,由此,党的合法性建构是一个多层次、多结构、多维度的系统过程,党群关系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就是共产党执政合法性从理论到实践、从程序到绩效的历史建构过程,二者统一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实践之中。

    

   二、党群关系的理论维度:规范合法性的证成

  
 

   规范合法性是形成政治合法性的价值基础和理论基石。规范主义合法性传统认为政治的合法性建构在人类社会的基本价值规范之上,价值规范是合法性构成的基本要素,也是合法性生成的价值导向,更是合法性评价的诠释准则,主张“社会价值构成了权利的内容,成为政治合法性一个显著标志”。⑦ “天道”、“仁政”、“正义”、“公意”、“幸福”等伦理范畴被认为是政治秩序合法性的基础和渊源。因为,合法性问题从来不是单一的标准,而是多元的、立体的;它不仅是一个事实问题,更是一个价值观念问题。合法性的思想和观念,支配人们合法性的认识及合法性的行为,形成合法性的评价系统。从“天命论”经“契约论”到“正义论”的转变过程,深刻反映了政治合法性作为认知观念和价值准则的基本属性。规范主义合法性是一种主观合法性,即政治意识形态,注重合法性的价值问题,具有神圣性、理论性和评价性,它构成合法性有机系统的观念基础。古今中外历史上,国家形成中“观念启蒙”、“思想解放”、“理论指导”等,表明政治合法性的建构往往就从规范合法性开始。

   共产党的合法性建构是理论和实践的统一。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证明,政治合法性的建设是理论和实践、价值和事实相统一的过程;而且,只有形成合法性的理论和观念,才能指导、规范、建设及评价合法性的实践。诚如马克思所言:“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⑧学习理论、宣传理论是党的一大法宝,理论创新是党的建设的先导和灵魂。思想路线、认识路线是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共产党合法性的建构正是从观念和理论开始的,把党群关系作为力量之源和执政之基,把党的领导和党群关系的内在本质和发展规律转化为人民群众听得懂、说得清、信得过的价值观念和思想工具,推进党群关系理论从精英到大众、从专业到通俗、从封闭到开放的变革,形成对党群关系价值功能、内容形式的了解、接受、认同和信仰,实现从知识到观念、从自发到自觉的飞跃,这是共产党合法性建构的必然要求,也是行之有效的经验。

   党群关系的价值和理论形成共产党合法性的观念基础。党群关系的理论基础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集中体现在“无产阶级政党观”、“人民群众创造历史”和“密切联系群众”等思想理论中,阐释了社会主义国家党群关系的本质、内涵、价值和意义,证明了人民的主体性和共产党的先进性的有机统一。党群关系是辩证统一体,这是由党和人民群众的地位和性质决定的。首先,共产党的代表性和先进性是建构合法性的前提。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先锋队,是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没有这样一个核心,社会主义事业就不能胜利。”共产党以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为“基石”和“支柱”,是人民群众的组成者、代表者和领导者。党以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为指导,代表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的发展要求和前进方向,集中代表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阶级性、群众性和先进性的统一。其次,人民的主体性和实践性是合法性的基础。人民群众是人类社会历史的实践者和创造者,“人民作为社会实践的主体、社会生产活动的主体,是社会历史的真正创造者,是推动历史前进的真正动力。”⑨人民群众是社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是社会变革和社会发展的决定力量,“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⑩离开人民群众,便没有人类社会历史的存在与发展,也无从谈起任何合法性。最后,党群关系的辩证统一性是合法性建构的关键。从社会意义上讲,共产党和人民群众是一种群际关系,共产党是人民群众的组成部分,是人民内部关系;从政治意义上看,共产党和人民群众是以“领导和执政”为内容的主客体统一的政治关系;从哲学意义而论,党不能脱离群众,人民不能离开党的领导,党群关系实质是对立统一的矛盾关系。

   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实践中,党的代表性、先进性和人民的主体性、实践性是统一的,党的领导是人民群众选择、支持和拥护的结果,人民当家作主是党的领导的目标宗旨和奋斗目标,这既是党群关系的实质,也是党群关系的要求。从马克思主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种党执政理念的界定和传播,完成了党群关系在逻辑上、价值上与合法性评价的对接,奠定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价值根基和理论基石。

    

   三、党群关系的历史维度:经验合法性的形成

  
 

经验合法性是塑造政治合法性的社会资源和历史传统。经验主义合法性传统认为统治的合法性建构在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过程之中,历史传统和社会现实是合法性构成的关键要素,主张“决定合法性功能程度的因素在具体情况下始终是个经验问题,而且决不能先验地假定。”11经验主义合法性受政治科学主义和行为主义的深厚影响,摈弃对合法性价值构思和形而上学推理,赋予合法性一个经验的、历史的基础,用人民经历过的、可观察到的事实来阐明政治合法性现象。人类社会制度的发展演变是历时性和共时性的统一,合法性的生成不是横空出世,往往需历经漫长的选择和积淀,甚至融入一个民族的文化血脉之中,才能获得生命力。经验主义认为一个“文明国家”数千年形成的政治理念和历史传承是合法性主要来源,古代政治统治的君王世袭制度、现代政治中的制宪建国与政党继承机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562.html
文章来源:作者赐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