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乔木:中国经济滑向“下限” 刺激子弹已上膛?

更新时间:2014-03-26 10:50:20
作者: 乔木  

    

   没有经济增长支撑的改革不可能成功。为此,中共在强化改革的同时为经济设定了一个下限:保障充分就业。而在经济全面放缓的当下,分析师预计,政府或搁置短期内可能打击经济增速的改革计划,转而启动刺激政策。中国国务院上周承诺,抓紧出台已确定的扩内需、稳增长措施,加快重点投资项目前期工作和建设进度,及时拨付预算资金。

   中国经济在2014年经历了前两个月的疲软之后,到第三个月出现了更糟糕的情况。汇丰银行(HSBC)发布的“预览版”3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PMI)从2月份的48.5降至48.1,为八个月低点。这一读数显示中国制造业处于收缩之中,对“中国制造”产品的需求依旧低迷。

   3月早些时候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经济的放缓是全面的,涉及零售业、制造业、投资、贸易以及住房等领域。1-2月份工业增加值较上年同期增8.6%,这是2009年以来的最低增速;1-2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17.9%,创出2002年以来最弱增幅;1-2月份零售额同比增11.8%,增幅为2011年2月以来最低。2月份,中国出口大幅下滑,当月甚至出现逆差。

   再来看看经济增速最重要推手之一的房地产领域,它的繁荣可能正接近尾声。今年前两个月,住宅及商业地产的销售额下滑了3.7%,至人民币7,090亿元(合1,150亿美元)。按房屋面积计算的总销量下降0.1%,至1.047亿平方米。房屋新开工面积减少27.4%,至1.669亿平方米。

   到访中国任何一个城市的游客都会发现那里有大量建造过多的楼房,这也是楼市繁荣期即将结束的明显证据。3月18日,总部设在浙江奉化的房地产开发商浙江兴润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因无力偿还近4亿美元的银行贷款而倒闭,这令分析师担忧,房地产市场的一波剧烈调整可能导致中国发生系统性危机,这是中国在2014年面临的最大风险。

   毫无疑问,中国经济增速正在滑向“下限”。在上述数据公布后,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将其对中国第一季度经济增幅的预期从8.0%大幅下调至7.3%,其他分析师表示,他们正在对之前的预期进行重新评估。北京研究公司龙洲经讯的分析师白安儒表示,每年头两个月的数据通常表现不佳,但即便如此,增速也是在放缓;趋势肯定是下行。

   现在,中国高层领导人需要进行艰难抉择,决定是否应该将短期内可能打击增长的经济改革措施搁置一边。这些数据公布之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新闻发布会上就以多大力度保证7.5%左右的增速目标发出了互不一致的信号。在回答一个问题时,李克强详述了中国政府在2013年是如何努力推动实现7.5%目标的,以此作为控制失业率的措施。中国去年GDP增长了7.7%。

   但是在回答另外一个问题时,李克强却表示中央并不片面追求GDP;可以接受的下限是GDP必须保证比较充分的就业。他并没有指出他认为可以接受的最低GDP增速水平。

   研究中国的分析师们表示,如果GDP增速大幅放缓,李克强可能面临更大的压力,或将短期内可能打击经济增速的改革计划搁置,即使这些改革计划可以在长期内提振中国经济。这些计划措施或包括要求大型国有企业向政府支付更多红利、推行利率市场化,以及重整地方政府财政情况,以便让它们更多的依赖税收,而不是土地销售收入。

   一些分析师预计,如果未来几个月经济增速不回升,中国的领导人将会面临刺激经济的压力,他们最可能采取的办法将是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若果真如此,这将是中国自2012年5月份以来首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此举将释放更多的资金,银行可将这些资金用于放贷。

   但若需求依然相对疲软,此举能有多大帮助不得而知。中国总理李克强并未表明若经济放缓将会采取何种措施。他说,今年挑战依然严峻,我们既要稳增长、保就业,又要防通胀,控风险。他说,多重目标的实现需要找一个合理的平衡点,这可以说是高难度的动作。

   另一些分析师则认为,政府将会依赖过去曾用过的刺激消费的手段。中国国务院上周承诺,抓紧出台已确定的扩内需、稳增长措施,加快重点投资项目前期工作和建设进度,及时拨付预算资金。

   虽然这一承诺的内容不是很明确,但表明政府正在考虑重复去年夏季的措施。中国政府当时通过加快基础设施投资和略微放松货币政策来扭转经济放缓的局面。例如,政府在3月初批准了五个铁路项目,预计总投资额为人民币1,420亿元(约合228亿美元)。虽然很难知道批准这些项目的决定是在多久前做出的,也不清楚项目资金多快能到位,但这透露出一种更具扩张性的立场。

   另外,在中国央行决定打压押注人民币持续升值的投机者后,人民币汇率也跌到了一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人民币汇率下跌(或至少是升值步伐放慢)可以使中国低端出口商的压力有所缓解。这些出口商一直受到越南和印尼出口商低价竞争的困扰。

   高盛分析师表示,中国政府可能会特意淡化上述各种举措,避免出现“刺激”这一字眼。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自去年上任以来一直强调,不能再依赖宽松的信贷条件和政府支出来维持经济的高速运行。李克强在去年5月份的国务院会议上表示,要实现今年发展的预期目标,靠刺激政策、政府直接投资,空间已不大,还必须依靠市场机制。

   如果说今年的情况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实施宽松性政策的空间可能更小了。今年是地方政府还款的高峰年,全年约有3.5万地方债到期,地方财政已经捉襟见肘,所以过往几年屡试不爽的影子银行地方债务基建投资的模式,在带动GDP增长上有些力不从心。

   不过,一些专家依然相信,中国领导层将坚持自己的立场,把重点放在改革而不是刺激上。凯投宏观的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指出,现在还没有什么岗位短缺的迹象。如果改革确实是政策制定者的工作重心的话,那么似乎还没有太大必要实施刺激措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32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