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东金:乌克兰的寡头政治——寡头如何控制国家

更新时间:2014-03-25 10:03:45
作者: 程东金  
面对新的政权,寡头集团的确需要重新站队,但是整个游戏规则并没有改变。新上台的政治集团一开始也曾信誓旦旦,但他们的改革计划在遭遇最初的来自寡头利益集团的抵抗之后,就迅速丧失了政治动力,主事者或者黯然出局,要不就融入到原有的体系中。这大概就是尤先科总统团队中许多人的路径。而一度代表橙色集团内的“强硬派”、誓言要将反腐败推进到底并重新评估私有化的季莫申科,始终深陷政治斗争的漩涡,无法施展手脚。

   2006年的选举以及提前举行的2007年选举最终使得橙色革命所开启的格局(或者未曾开启的格局)稳定下来。两次选举的结果一样,代表主要寡头集团的地区党胜利,季莫申科屈居下风,但确保了自己橙色集团第一大党的地位。尤先科的“我们的乌克兰”则成为公众对橙色革命领导集团失望的替罪羊,沦落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党,而总统尤先科本人的公众支持,也急剧下降。

   尤先科政治联盟内部的四分五裂则是另一个重要原因。与寡头集团具有某种内部统一性相比,橙色集团带有明显的拼凑性。他们不属于寡头,也只在反对寡头集团这一点上联合起来。随着人气看涨,政治势头越来越明显时,它也开始吸引那些在寡头游戏规则没有占到优势或是处于边缘的一些寡头。他们常常代表中小商业阶层的力量。也因此,有些人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橙色革命可以被描述为一场百万富翁对亿万富翁的起义。在尤先科的支持者中,很多人是中小商人。因为在库奇马的第二任期中,政治体系对中小商人越来越具有压制性,限制了他们的发展空间,他们急欲改变。基于同样的原因,中产阶层也支持尤先科。在季莫申科与尤先科分裂之后,他们的支持大多转向了季莫申科。在2006年的议会选举中,季莫申科领导的政党取代“我们的乌克兰”,成为橙色集团的代表性政党。橙色集团陷入分裂而自挫元气,或许也说明乌克兰尚无法在中产阶级的基础上产生坚强的政治领导。

  

   亚努科维奇之后的乌克兰:国家与寡头集团的新关系

   橙色革命的后果之一是引入了议会—总统制,大商人一度普遍欢迎这一变化。在这一体制下,很难出现一个能够威胁到寡头集团的强势总统。然而,政治体系去中心化也带来了寡头们不喜欢的另一面。自橙色革命之后,乌克兰政局再未实现过稳定,在总统和议会、橙色集团内部之间,上演着无休止的政治斗争。很明显,政治混乱并不利于寡头的利益。2008年金融危机不期而至,严重打击了乌克兰,自2000年以来的经济高增长率戛然而止。而此时,总统尤先科和总理季莫申科新一轮的权力斗争正在展开。面临严峻的危机局面,寡头乃至整个产业界都要求结束政治混乱。在共同面对反危机这一点上,寡头们有充分共识,而在非常时期,他们也只能团结在国家权力周围。

   这是一种新的政治气象。2009年,寡头集团内部曾有人出面撮合在地区党和支持季莫申科的寡头之间组建大联盟,以结束政治乱局。该计划设想,起草一部新宪法,规定总统将由议会选举产生。按照协议,亚努科维奇将成为权威有限的国家首脑,同时,季莫申科将保持总理职位,而本届议会将延续至2014年。大联盟的主要目的显而易见:至少在危机关头的几年内,实现乌克兰的政治稳定。

   这一计划功亏一篑。在即将达成的最后关头,控制着俄罗斯和乌克兰天然气贸易以及过境贸易的新兴RUE集团成功游说亚努科维奇,使其决心宁愿冒险以大选方式掌握权力,而不是通过内部协议,在一个真正权力居于季莫申科的体系中担任总统虚职。

   大联盟计划流产了,它也使得2010年总统选举的赌注陡然加倍。如果亚努科维奇失败,将可能终结政治生涯;而如果季莫申科胜利,她将有机会第一次掌握真正的权力。长久以来,季莫申科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独立角色。这一点使寡头们相信,假如她赢得选举,可能在所有权结构上带来根本性变革,甚至改变商业和政治的关系模式。

   2010年选举的结果是,亚努科维奇以3个百分点的优势获胜。此外,通过与共产党等一些政党结盟,他成功地组建了议会多数党团。亚努科维奇赢得总统选举意味着又一个寡头集团上台,乌克兰回归了政治稳定。在很短的时间内,政府采取有力措施稳定了宏观经济形势。

   2010年10月,宪法法院废除2004年的政治体制改革,赋予新总统亚努科维奇与库奇马时代同样的总统权力。总统扩权从制度上得到了保障。在这个新的寡头等级体系中,最高地位由亚努科维奇占据。他对执政党和寡头集团均有主导性影响,然而,这是一个双边的关系——亚努科维奇并不拥有绝对的权威。而他领导的地区党,更像一个不同寡头达成交易的平台,而非一个独立的影响力核心,更不是一个真正像样的现代政党。也因此,它几乎不能向乌克兰公众提供任何有效的意识形态。

   亚努科维奇的当选,也导致乌克兰政治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一个由单一政党和寡头集团控制的政府。从改善政府能力的角度,这无疑是一个进步。但从民主的标准看,乌克兰政治出现了显著的倒退。表现就是亚努科维奇的个人集权倾向越来越严重,主要的权力分支,如议会、司法机关,都逐渐落入他的个人控制之下,那些可能会在2015年大选中威胁到他连任的政治反对派领袖,如季莫申科等,被以各种名义下狱,此外,一系列公民权利也受到限制——在一些西方观察家看来,乌克兰正成为另一个威权政府。不仅如此,亚努科维奇还试图建立自己的财政基础。为此,他不惜打破两大主要的寡头集团顿涅茨集团和RUE集团之间的平衡,不仅在政治上,也从经济上,致力于加强总统“家族”的势力。于是,在他担任总统后,乌克兰的寡头体系中,又迅速增加了一个新的成员,“家族集团”——人们以此形容总统的两个儿子及其来自总统家乡的众多亲信。

   在亚努科维奇之前,还从未有在任总统试图建立自己的经济基础的情形。有理由相信,总统“家族集团”的扩展迟早会引发与现有寡头集团的冲突。而一些媒体也认为,主要的寡头集团越来越难以忍受以亚努科维奇一家独大为代价所维系的稳定,在他们看来,亚努科维奇已经走得太远了,失控了。有许多迹象表明,这些寡头正在重新考虑与亚努科维奇的关系。此次乌克兰的政治危机以及亚努科维奇在最后时刻的出局,我们仍能看到主要寡头的幕后影响力。不妨大胆地说,寡头们又一次选边站队,他们决定抛弃亚努科维奇,另组人马。

   眼下,乌克兰的过渡新政府正忙于应付国家生存危机,对于这样一个身处地缘政治断层地带的国家来说,那意味着大国外交。等到这一危机结束,他们仍将面临紧迫的国内议题,财政和金融危机,以及更为根本的——国家衰败和危机的源头,寡头问题。

   我们还无法在新政府中看到有能力造成真正改变的新力量。寡头们肯定已经在准备迎接将于5月举行的总统大选。无论大选是什么结果,至少在可见的未来,乌克兰的政治经济仍将由寡头控制的局面恐怕不会轻易改变。在这个新生国家,他们像真正的主人一样行事。很可能是因为攫取巨额财富的时间太切近了,寡头们只关心眼前利益的最大化,成本最小化。他们在维护自己的利益时,很少考虑到整体商业环境的健康。在美国遗产基金会的经济自由指数排名中,乌克兰位于165名。朝鲜也大致处于这样的排名等级——就此来说,很难说乌克兰还是一个资本主义经济体。他们还促使政府通过压制性的税收政策,阻碍中小商业的成长,从而也一并阻碍了中产阶层的发育。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他们最大的问题,在于完全不关心所属工业的现代化更新和再投资,由此造成的可悲后果是,今日乌克兰的工业体系和基础设施,仍然是苏联时代留下的,迄今没有大规模地更新换代。他们也错过了在新一轮的全球生产链条重组中,为亟需再工业化的乌克兰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在此情况下,乌克兰的经济只会越来越丧失国际竞争力。从长远看,这也许是寡头控制难以为继的最大弱点。

  

   本文即将刊登《文化纵横》2014年4月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27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