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勤华:关于大陆法系研究的几个问题

更新时间:2014-03-11 18:37:52
作者: 何勤华 (进入专栏)  
ⅩⅣ,1643-1715)主持制定颁布的民法(1667年)、刑法(1670年)、海事条例(1672年)、商事条例(1673年)和森林法令(1679年);等等。

      由于各封建王国政府的努力,中世纪欧洲大陆的王室立法至13世纪前后已经基本定型,形成了一个区别于罗马法、日耳曼法、教会法、城市法、商法以及地方习惯法的法律体系,而在此后的400余年中这一体系进一步发展完善。至17世纪路易十四时代,欧洲大陆的封建王室法的发展达到了顶点,取得了中世纪封建立法最高的成就。成熟时期的封建王室法的法律表现形式主要有:王室政府制定颁布的法律、法令;国王颁发给相关城市的特许状;国王发布的诏令(命令)、告示;国王与教会和世俗封建贵族签署的协议(协定);等等。

      从上述各王室法律、法令的规定来看,王室法的内容主要涉及:(一)对国王统治权力的严格保护以及对王室犯罪的严厉处罚;(二)各级贵族的权利义务以及其与国王的关系;(三)教会与王室的关系及其地位与特权;(四)封臣与封主之权利义务关系;(五)婚姻家庭的保障规则及其相应关系的调整;(六)叛国、杀人、强奸、绑架、盗窃等犯罪的界定以及处罚;(七)关于法律和法令的解释;(八)国王对司法审判的管辖权力及其正当性;(九)社会公共秩序的法律保障,包括刑事诉讼和民事诉讼的程序以及各项证据的法律规定;(十)在王国范围内城市自治、城市管理等的规定;(十一)商品交易、买卖、物价、铸币、税收、雇佣等的规制;(十二)保障封建领主之间不发生战争或者是调解冲突之双方的“和平法令”;(十三)关于不得浪费奢侈、不得侵犯或骚扰他人住宅、不得为金钱之原因而扣押某人并伤害、杀死他人等禁止性规范;等等。

      一方面,与地方习惯法相比,王室法更具有稳定性和可预测性;另一方面,与商法和城市法相比,王室法的调整范围更广,内容更加丰富。当然,王室法与罗马法、日耳曼法和教会法这三大法律体系相比,其调整的范围还是比较窄,影响力也不如它们。但作为中世纪欧洲的一个重要的法律体系,王室法对后世的立法,包括大陆法系仍然产生了重要影响。比如,婚姻家庭的保障规则,叛国、杀人、强奸、绑架、盗窃等犯罪的界定及其处罚,对法律和法令进行解释的传统,社会公共秩序的法律保障(包括刑事诉讼和民事诉讼的程序以及各项证据的法律规定),关于城市管理等的规定,有关商品交易、买卖、物价、铸币、税收、雇佣等的政府规制措施,各种“和平法令”,以及关于不得浪费奢侈、不得侵犯或骚扰他人住宅等的禁止性规范,等等,在后来法国和德国的近代立法中,都被不同程度地继受了下来。

      (二)地方习惯法

      在整个中世纪欧洲,封建地方习惯法一直是各个国家、各个领邦、各个封地的基本的法律渊源。虽然它和其他法源同时并存、关系密切,但与罗马法、教会法、中世纪商法和城市法等法律渊源相比又有着很大的区别,尤其是它与封建王室法和日耳曼法,关系更加复杂,表面上看十分相似———王室法和日耳曼法,都来源于习惯法,但细细分析,还是有着重要区别。王室法以王室的立法以及国王发布的敕令(适应中世纪中后期社会的变化)等为主要表现形式,日耳曼法起先是日耳曼部落的原始习惯,后来是“蛮族法典”,慢慢走上了成文法典的道路,且实行属人主义原则。而封建地方法,则一直是以各地分散的习惯法的形式存在,即使后来被汇编在一起,也仍然以习惯法汇编的名字称呼之,如《巴黎习惯法》等,且习惯法实行的是属地主义的原则。

      中世纪欧洲封建地方习惯法,其起源是通行于各地的原始习俗。进入封建社会之后,随着庄园(man-or,常与封地〈fief〉、采邑〈benefice〉等混用)制度的确立,各地的农民慢慢依附于所在地方的领主,原来通行的原始习俗也逐步演化成为当地的地方习惯法。由于当时欧洲大陆,各个层次、各个级别的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等封建领主星罗棋布,所以当时欧洲大陆的封建地方习惯法也是如繁星点点,分散在广袤的欧洲大陆各个领地上。中世纪欧洲的封建地方习惯法,与罗马法、日耳曼法、教会法、中世纪商法、城市法和王室法等相辅相成,共同构成了当时调整社会各种关系的法律体系,并成为其中最为底层的、土壤最为肥沃的法律准则。

      封建地方习惯法,调整的领域是非常广泛的。比如,人的社会等级和身份关系,领主的各项特权,骑士制度,领主的婚姻同意权,悔婚费,采邑继承人的权利和义务,土地分封的规则,分臣(或附庸)与封主(领主)的关系,封地的所有、占有和使用,封地的转让规则,封地的租佃,寡妇和鳏夫的财产制,长子继承制,封建领主法庭的审判程序,领主司法权的保护及其运用,证据(证言)的取得及其效力等级,等等。可以这么说,在当时,除了罗马法、日耳曼王国各大法典以及教会法等调整的领域之外,其他事务都是由封建地方习惯法来规范的。

      封建地方习惯法虽然调整的领域非常广泛,但毕竟过于分散零乱,如同法国巴黎主教阿果巴德(Agob-ard)对这一时期封建地方法律的分散和多元所发出的感叹中所说的那样:“任何五个人:法兰克人、罗马人、伦巴德人等等,当他们在大路上或桌子前相遇时,很可能没有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生活在同样的法律制度下。”[13]因此,为了使法律的适用逐步趋于统一,从13世纪开始,人们就将分散的封建地方习惯法予以汇编,并加以梳理和编排。早期的汇编,主要是由私人进行,如《圣路易斯习惯法汇编》(EtablissementsdeSaintLouis)、《诺曼底习惯法汇编》(CoutumiersofNormandy)、《波瓦西习惯法汇编》(CoutumesdeBeauvaisis)和《贝里习惯法汇编》(CoutumiersofBer-ry)等。此后,陆续出现了由官方或半官方编纂的习惯法的汇编。根据史料的记载,1411年在安茹,1417年在波瓦图,1450年在贝里,都出现了官方或半官方的习惯法汇编。[14]

      进入16世纪以后,封建地方习惯法的汇编活动进一步活跃,并上了一个台阶,出现了由法学大师代表国家编纂分散的习惯法,并结合罗马法、日耳曼法和教会法等法源对其进行详细注释,使之成为国家的重要法律渊源和法学文化遗产的活动。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由迪穆林(C.Dumoulin,1500-1566)编纂的关于巴黎习惯法的著作全集,德杰恩特莱(Bertrandd'Argentre,1519-1590)编写的《布利特努恩习惯法注释书》(CommentariiinpatriasBritonumleges)和寇克(GuyCoquille,1523-1604)编纂的《尼韦内习惯法注释;法国法原理》(CommentairelaCoutumeduNive-nais;InstutionaudroitdesFrancais)等。这些汇编与注释,后来就成为了法国大革命时期立法以及拿破仑各大法典的历史渊源。[15]

      (三) 中世纪商法

      公元11世纪,随着西欧商业的逐步复兴,规范商人活动、调整商业运作的中世纪商法也开始形成,并得到迅速的发展。在中世纪,商法又称商人法(Lawofmerchant),由一系列商事习惯和法律组成。由于商事活动包括内陆商业活动和海上商业活动,故商法也由陆上商法和海上商法(即海商法)两部分组成。中世纪后期西欧国家曾分别编纂过“商法典”和“海商法典”,而近代各国编纂法典时多把海商法作为商法典的一编,所以习惯上有时把内陆商法和海商法统称为商法。[16]

      一般而言,商法中的海商法起步比较早,历史上最早的海商法是腓尼基人的海事习惯,但没有能够留存下来。751之后,最有影响力的莫过于罗得海法了,中世纪欧洲的海商法莫不受其影响。11世纪以后,欧洲出现了数部影响巨大的海事法典:《阿玛菲法典》(AmalphitanCode),是意大利那不勒斯附近的港口城市阿玛斐的海事法院判例的汇编,其判例内容较广,一切海上争议、诉讼都能按其得到解决,它被地中海地区普遍承认,一直适用到16世纪末;《康梭拉多海商法典》(ConsolatedelMare),由西班牙巴塞罗那海事法院编撰,是海商事习惯和判决的汇编,从13世纪开始流行于地中海地区,适用达5个世纪之久,其内容主要是关于船长及船员在履行运送契约过程中权利义务的规定;《奥内隆法典》(RolseD'Oleron),汇集了11至12世纪奥内隆岛上海事法庭的判例,其内容包括港口章程、船货装载、海上遇险以及弃货规则和海上安全等;《维斯比海商法典》(LawsofWisby)②,约编撰于1350年,其内容实际上是上述各法典及相关海商法规的摘录和汇编,后为汉萨同盟所接受;《汉萨海商法典》(HanseaticLawsoftheSea)是有关汉萨同盟③的海商法汇编,内容涉及保护商人的财产,如规定不提倡冬季航海,毁掉不能航行的船只,水手负有其他船只身处危险时,应尽保护之义务,并设置各种措施防止因船主所为对商人造成的损害。上述各大海商法典,虽然后来都归于消亡,但其中的基本原则,后来都被1681年法国《海事条例》所吸收。

      在海商法发展的同时,陆上商法也从欧洲各城市之间的商业贸易习惯法中,慢慢演化出来。11世纪以后,在意大利沿海城市发达起来的商业,逐步越过阿尔卑斯山,向法、德、瑞士等地的城市发展,而在北欧沿海的丹麦、挪威和瑞典等商人,开始向欧洲中部渗透,欧洲南北两端的商业活动,一点点推动着欧洲大陆内部各城市的商业活动向前发展。而在其中通行着的习惯,慢慢从调整集市营业规范,向流通票据、合伙契约、商业保险、新型商业联合体的章程等进化,而同期发展起来的商事法庭,则通过受理各种商事纠纷和商人案件,作出了各种具有指导性的判例,这两条路径汇合在一起,使中世纪欧洲的陆上商法日益进步和发达,其最高成果就是路易十四(Louis,ⅩⅣ,1643-1715)时期法国1673年编纂的《陆上商事条例》。

      从中世纪商法的表现形态来看,主要是陆上和海商法典,也有国王颁布的特许状和诏令,商业活动中通行的习惯,商事法庭作出的判决,一些教会和封建领主颁布的单行法规,一些城市法和商业公司的章程等等。学术界认为,中世纪商法,不仅成为调整中世纪欧洲商业活动的基本规范,为资本主义商品经济制度的成长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成为近代资产阶级法律体系的重要历史渊源,为法国1807年商法典的制定、大陆法系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贡献。大陆法系中商号、商标、居间、行纪、商事账簿,无限公司、两合公司、商事交互计算、银行、证券交易、票据流通、合伙经营、商业保险、货物买卖、仓储、寄托、冒险贷款等各项法律制度,其历史渊源,都是中世纪商法。

      (四) 城市法

   在罗马帝国统治时期,已经有了许多繁华的城市以及相关的治理规范。但近代的城市以及城市法,则是在中世纪后期,随着商业的发展而兴起的。10世纪,欧洲大陆的政治格局逐渐安定下来。阿拉伯人向欧洲的扩张得到遏制,东西方的势力达到了暂时的平衡。不断骚扰欧洲大陆的诺曼人退了回去,东斯拉夫人和匈牙利人的入侵也被击退。欧洲进入了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经济也随之开始复苏,商业与贸易再次兴盛起来。在这种背景下,商人们就在一些交通便利并且有足够的安全保障的地方建立了定居点。在当时的欧洲,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地方很多原本就是封建城堡或者教会修道院的所在地,往往兴建了较大的市集进行定期贸易。商人们在这些城堡或者修道院的附近建立了新城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933.html
文章来源:《法律科学》2013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