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梁心新 徐慧:知识产权制度异化的国家博弈分析

更新时间:2014-02-26 09:00:16
作者: 梁心新   徐慧  
并危及这些国家医疗保险制度的正常运转。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专利出口国,强化专利保护将把更多的财富转移到美国。美国以牺牲其他国家的利益为代价,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这种零和博弈的政策必然导致国家间利益分配不平衡,加剧知识产权产权制度在亚太地区的“异化”,不利于亚太地区新兴国家的发展。在TPP谈判中,其他参与谈判的国家已经对美国专利保护方案提出异议,认为过度的专利保护不但阻碍科技创新,还将损害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

  

   四、新兴经济体崛起在国际知识产权制度体系中展开新一轮利益博弈

   (一)新兴经济体作为新的博弈力量参与国际知识产权规则制定

   21世纪以后,在西方发达国家努力走出衰退阴影时,巴西、中国、南非等新兴经济体却持续增长,尤其在金融危机中更突显了新兴国家经济应对危机的弹性,以及在走向复苏过程中表现出的活力和动力,根据IMF2011年数据统计,这些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总量中的比例已经接近30%.金砖五国成为国际秩序中发挥重要作用的集团。它们都是人口大国、资源大国,同时也是军事大国和政治大国,尤其中国、俄罗斯和印度都是核拥有国,前两者又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此外,这些新兴经济体还具有较强的创新潜力,如中国在创新领域不断追赶发达国家,专利申请已经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PCT国际申请位居世界第四。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中的崛起,代表了真正的全球性的经济增长,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国际经济格局,在这个全新的国际体系下,所有融入其中的国家都不再是客体和旁观者,而是自己掌握命运的博弈方了。[12]

   (二)在国际知识产权领域将展开新一轮博弈

   新世纪,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的高速增长,使世界经济秩序发生巨大变化,各个国家为其经济复苏、发展,形成一个用创新推动国际竞争的新时代,走创新型国家之路成为世界各国的共同选择,科技和创新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首要推动力量。[13]具有科技创新优势的发达国家会进一步在国际范围内推行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来维护其创新优势和全球经济利益,如在区域范围内通过签订TPP、ACTA等协议推行知识产权强保护规则。经济、科技迅速发展的新兴国家也将谋取在国际上的更多政治地位,在更多领域争夺话语权和国际规则的制定权,为其经济的持续发展提供国际市场空间和制度上的保障。

   因此,在国际知识产权领域,以美日欧为首的发达国家和韩国、新加坡等新兴工业化国家要为其科技创新优势提供更大范围和更高强度的知识产权保护,以中国、俄罗斯、印度等为代表的新兴发展中国家也要为其强劲的创新潜力提供发展空间和环境,不同利益群体国家间必然展开新一轮博弈,并且博弈各方的实力差距正在缩小。

  

   五、中国的应对措施

   当前世界经济发展缓慢,创新作为推动经济复苏的主要驱动力已经成为各国共识,知识产权制度作为激励创新发展、维护创新利益的重要保障,必然成为各国展开利益博弈的重要领域。发达国家在全球知识产权领域的主导地位受到新兴国家挑战的同时,也不断地开辟新的领域,随着区域自由贸易体系加快形成,知识产权问题成为区域自由贸易体系建设中的重要内容,以太平洋地区为依托的TPP谈判中,发达国家主导知识产权保护不断增强;另据欧盟贸易专员Karel de Gucht表示,知识产权保护将作为一个章节写入美国和欧盟的自由贸易协定——《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定》(TTIP),该协定的签订将建成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欧盟在与加拿大、新加坡和哥伦比亚有关进一步保护地理标志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中也取得了不错的进展;欧盟与日本之间的自由贸易谈判也将启动。美欧、欧日自贸谈判通过制定新规则,势必对全球贸易和经济格局产生重要深远影响,尤其在知识产权领域的新规则,必然导致国际知识产权制度的深度“异化”。

   随着发展中国家政治经济地位的不断提升,发展中国家间也正在积极开展区域以及跨区域的自由贸易谈判,如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合作不断深入,金砖国家间经贸合作协调机制到货币合作机制等。中国作为亚太地区经济增长最快的发展中国家国际地位不断提高,作为大国的国际责任也日益增强,对促进亚太地区经济增长和稳定发展具有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因此,面对美国等发达国家利用知识产权战略维护其在新一轮经济增长中的创新垄断优势,实现其在亚太地区的政治、经济利益,中国作为具有一定经济、科技、军事实力的新兴发展中大国,应该认识到国际知识产权制度异化的本质及原因,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

   (一)积极推动区域和跨区域自由贸易开展,逐步建立符合区域和跨区域利益的知识产权规则

   中国应在积极推动区域和跨区域自贸区建立的同时,将知识产权作为其中重要的合作内容,逐步构建符合该区域发展利益需求的区域性知识产权规则。目前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签署知识产权双边合作计划,通过进一步发展和深化双边知识产权合作关系,共同促进中吉两国经济发展。中国应该继续积极推动包括上合组织自贸区的完善,逐渐形成促进区域创新发展的知识产权规则。同时,随着金砖国家经贸合作的深化,中国应积极推动金砖国家加强知识产权合作,建立符合金砖国家发展需求的规则,维护金砖国家发展优势,防止发达国家制定新的国际知识产权规则削弱金砖国家的发展动力。

   (二)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国际知识产权体系建设,形成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平衡机制

   建立知识产权制度的目的不仅在于确保创造者的利益,更在于使其成果促进整个社会的科技、文化与经济进步,知识产权国际保护标准的目的是带来全人类的利益增长,但当前现实情况是一个国家或者一部分国家的利益成为国际知识产权保护的对象。[14]如在《TPP协定》的谈判中,美日等发达国家将中国、印度等新兴发展中国家排除在外,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将进一步失去在亚太地区表达自己意愿和诉求的机会。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中国在对外交往中正在逐渐变得自信,应当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参与到国际知识产权规则制定中,并通过逐步构建的区域体或联合体形成与发达国家的力量抗衡,争取构建起国际知识产权范围内的利益平衡机制,以维护国家核心利益,为我国创新优势提供有利的知识产权制度保障。如对于TPP谈判,中国应联合其他新兴发展中国家在各种国际场合积极提出自身诉求,要求谈判建立协调一致的诉求机制。

   (三)充分利用国际知识产权规则最低标准,加快完善中国知识产权制度

   现行国际知识产权制度,如《TRIPS协定》,给发展中国家还留有一定余地,中国应根据自身发展情况量身定制本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和相关措施,[15]使各项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和措施的制定工作都紧密围绕着立足于国情,追求利益平衡这一核心。要充分运用现行国际公约、条约中规定的知识产权优惠政策,在国际谈判和贸易竞争中最大限度地维护本国的国家利益,力求在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保护本国企业,同时要着重打击愈演愈烈的国际知识产权滥用行为。

  

   梁心新,单位为国家知识产权局保护协调司;徐慧,单位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

  

   【注释】

   [1][德]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华夏出版社2009年版。

   [2] 关于异化的哲学起源,中国政法大学的孙璐在其硕士论文《知识产权异化与信息财产权的构建》的绪论中作了详细的阐述。

   [3] 徐崇温:《三评“西方马克思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论》,载《马克思主义研究》2003年第8期,第12页。

   [4] 刘铁光:《知识产权在国际环境中的异化》,载《求索》2008年第7期,第156页。

   [5] 王渊:《试论知识产权制度的异化》,载于《经济研究导刊》2010年第29期,第145页。

   [6] 袁真富:《知识产权异化:囚徒的困境》,载王立民、黄武双主编:《知识产权法研究》第3卷,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7] 吴澍涛:《世界经济中的权力》,载《吉林大学学位论文》2004 年 3 月至 2005 年 4 月。

   [8] 刘铁光:《知识产权在国际环境中的异化》,载《求索》2008年7月,第156页。

   [9] 同注释[8]。

   [10] 姜南、单晓光:《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知识产权与美国经济:产业聚焦〉报告简评》,载《科技与法律》2012年第5期。

   [11] TPP第4条规定了作品(包括摄影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制品的保护期限:如果作者是自然人,则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之后70年;如果作者不是自然人,则保护期应当是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制品首次获得授权发表后的95年;创作之后25年内没有授权发表的,保护期为创作之后的120年。《伯尔尼公约》规定“作者终生及其死后50年”的及非自然人作品“公开发表之后50年”的版权保护期限。

   [12] 法里德·扎卡利亚:《后美国世界——大国崛起的经济新秩序时代》前言,中信出版社2009年版。

   [13] 毛金生、徐慧:《实施知识产权战略完善知识产权制度》,载《创新型国家建设报告2011~2012》,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版。

   [14] 同注释[1]

   [15] 李轩:《知识产权实施:国际视角》,知识产权出版社2012年第1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562.html
文章来源:《知识产权》2013年第9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