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公方彬 公泽:中国怎样才能走出精神沼泽

更新时间:2014-02-25 16:49:47
作者: 公方彬   公泽  
且并非做不到。倘真如此,人才必出现分流,民众失衡的心态因此修复,社会将可进入一个新的发展境界。

   再次,实现民族人文品质的跃升。据市场咨询公司益普索对20个国家进行问卷调查,受访的71%的中国人以自己拥有的物化东西作为衡量个人成功的指标,比排名第二的印度高13个百分点,而全球平均值为34%。68%的中国人表示,“我对于成功和赚钱有很大压力”,该问题的全球平均值为46%。益普索公司分析认为,不少中国人将个人所有物等同于成功的全部。印证这一点的是全球近三分之一的奢侈品销往中国,五年前这一比例是10%。与此同时,有国内调查公司对数十所高校的5000多名大学生进行调查,94%的大学生认为自己没有信仰。一个没有信仰和精神追求,只是原始欲望的民族,要多丑陋有多丑陋,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中国为什么在取得经济长足发展的今天,痛苦指数不升反降?因为我们把民众引向了一个本能的道路。所以,中国人的财富观念必须更新,我们已经不能再在无度欲望中前行了。如何遏制财富欲望,找到物质和精神的平衡点?最有效的做法是大幅度征收遗产税、房产税(特别是别墅居住税)、奢侈品消费税,把收来的税费用于改善民生。为了避免民众产生被剥夺感,同时减少工薪阶层个人收入所得税,以便总体达成平衡。同时依法遏制富豪与贪官向国外转移财产,与世界其他国家联合实行财产追回制度。试想,当遗产税让富豪认识到无度攫取,到后来真正留给子孙的很有限,他们的社会担当或许能提高;当贪官担惊受怕攫取了大量财富同样无法传给后人,或许能尽职尽责搞好社会服务,以求得实现个人的社会价值!

   当然,若干对策或突破口都有落实的难度,特别是征收遗产税这样的举措。最近有新闻披露,不少中国千万富豪已移民海外,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精英阶层对中国政治、经济、生活环境的负面态度。此时提高针对富人的各项税负,会促使富裕阶层将眼光转向社会慈善,还是迫使更多富人移民海外,让本土更多财富流失,降低经济活力?这是需要充分论证的。再者,中国自古都是宗法氏族社会,并有着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基础,在家族、血脉、传承观念方面几乎是先天性的。每个个体在社会中成长,受到来自家族的荫泽要远大于来自其他社会团体(而在美国,各种宗教团体、体育团体、社会慈善及同好团体,甚至是黑人文化中以地域、街区划分的团体,对美国个体的影响要甚于家庭或家族),在国人取得成功以后愿意回馈的,只是曾经有恩于自己的父母、亲人等家族内部个体,而家族之外都是竞争和较量的关系。所以,单靠封堵,靠征税的方式,是无法阻止国人传承的动力,只会迫使他们想出更多可以绕过或避免规则的方法。与其阻止,不如正向引导,从文化层面上,更加实际地推行街区、城区、城市到国家团结互助、“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概念;从社会机制层面而言,不如由政府出面,鼓励(并不强制)每个区域的富人与该区域的贫困户结成互帮、互助伙伴关系,明确给予富人们更多实际的道德压力和社会责任,让其运用其力所能及的社会资源,帮助、提携与之结成伙伴关系的贫困户,并匹配相应的社会宣传和褒奖。并不靠法律法规强制,但按时(以年或月为单位)公布富人对其“贫困伙伴”的帮助成果和手段,通过创造富人之间的“慈善竞争”从而形成良性循环。以此,人为地在家族观念极盛的中国社会创造更多的横向关系,这也许是个不错的办法。

   总之,上述对策只作为引发思考的思考,真正推行这些举措,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者分别为国防大学教授;美国华盛顿圣路易斯大学留学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553.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2月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