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淑真:从比较的视角看中西政党制度

更新时间:2014-02-24 23:36:02
作者: 周淑真  
表现出强大的防震荡、抗风险的能力。

    

   形成成熟稳定的政党制度的基本条件

   不管是哪种类型的政党制度,其趋于成熟和稳定的基本条件是共同的。这些条件是:

   (一)各政党在政治理念上达成共识

   各政党在基本政治理念和重大方针上有共识是政党制度稳定和发展的前提。在一个社会政治制度长期稳定的国家,各主要政党具有基本相同的政治理念,有基本原则和重大方针上的共识。如在宪法范围内进行活动,以维护现行政治制度和政治体制为准绳,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各执一端、完全对立,这是当代世界政党政治发展的普遍情况。以此考察西方国家大党,如美国的共和、民主两党,英国的保守党和工党,虽为获得选票争吵不断,但它们在基本政治主张和政治纲领方面大同小异。因为“任何一种政党制度极为重要的特征并不是这一制度具有怎样的竞争性,而在于其竞争的方向”。[4]在向心竞争之下,有一种强大的向政治光谱中间地带移动的引力存在,那些处于政治光谱极端位置的政党不可能取得成功;在离心竞争之下,由于选票支持向一个极端或两个极端方向移动,政党若占据政治中间地带,则它们的力量会受到削弱,因而会促使政党采取极端的政策立场。英、美两党制均趋向于向心竞争,政党若变得极端则会在选举中失败,因此两大政党的政治主张一般趋于中庸,致力于争取中间最广大的选民,而小党则呈现偏激的状况。

   当代中国政党制度具有强大向心力,这正是其长期存在并具有旺盛生命力的主要原因所在。政治理念的认同表现为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具有在新的历史阶段团结合作的政治基础、基本原则、重大方针上的共识:一是坚持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导自己的工作和行动,二是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基本纲领,三是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四是坚持“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方针。因而使当代中国政党制度得以不断发展和完善。就政治发展而言,重要的不是政党的数量而是政党制度的力量和适应性,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在于有一个能够促进现代化的政党制度。反观一些国家和地区,各政党在基本政治理念上的尖锐对立必然形成离心竞争,而离心竞争则导致社会分裂、政治混乱和经济停滞。

   (二)少数几个政党作为国家发展的支柱并获得社会认同

   凡是比较成功的政党制度,都有一两个强大的政党作为国家发展的支柱。在多党制国家,各政党对社会渗透的程度大不相同:一些政党与民众联系松散,它们的活动几乎不触及多数人的生活,很少有公民对它们表示政治认同,甚至只有相当少的选民能够识别它们的名称,或知道政党领袖是谁;另一些政党则涉足社会生活的很多领域,政党的认同者人数众多,他们阅读这些党的报纸,参加这些党组织开展的社会活动。如英、美两国有许多政党存在,但是起支柱和主导作用并广泛渗透社会的只有两个。在德、法、意等形态各异的多党制国家,虽然政党众多,但是主要执政的政党基本稳定,其主要成员基本稳定,因而使历届政府的内外政策有较大的连续性,从而保证了国家政治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在实行多党制的很多发展中国家,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政党骤生骤灭,各政党分化组合不断,没有一个强大的政党作为国家发展支柱并渗透社会,这样的国家政治局势最不稳定,许多国家政变不断、战乱不止。

   在当代中国政党制度中,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成为国家发展支柱并获得社会普遍认同。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并通过制定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为实现国家和人民利益而不懈奋斗,广泛深入地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各民主党派作为以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干部型政党,以各自的优势和特点,围绕社会经济发展的中心,服务国家的大局,参政议政,建言献策。执政党广泛听取和汇集各民主党派的意见和建议,通过国家权力机构上升为国家的重大决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既能集中统一领导,又能实现广泛的政治参与;既有利于政局的稳定和人民的团结,又有利于生产力的持续发展。

   (三)必须具有一定的制度绩效

   一个国家的政党制度是否能促进和保障生产力持续发展、经济建设取得成就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是考察其是否具有合理性、优越性的重要标志。

   观察和衡量政党制度成功与否,应看重它在社会实践中的作用。2011年欧债危机发生以来,希腊、西班牙多党制为政治选举的强力所扭曲,许多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不能及时、有效地解决,为反对而反对的现象普遍存在,政党竞争成为政党间互相攻讦拆台的工具,持续不断的斗争造成严重内耗,给国家带来严重损失。政治选举造成民主的“短视化”,各政党“选票第一”,为了拉选票竞相讨好选民,开出的各种直接和间接的福利支票耗尽了国库,国家的经济成了寅吃卯粮的债务依赖型经济。选举许下的诺言难以兑现,政党上台执政后不负责任,执政无力,不能解决国家面临的重大问题,最终给人民带来了灾难。

   半个多世纪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表明,中国政党制度保证了社会各阶层最广泛的政治参与,保证了社会政治的稳定,增进了人民的团结,促进了生产力的持续发展,改善了人民的生活水平,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事实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作为政治核心,没有多党合作,就不可能实现国家发展和民族复兴的共同目标。

   (四)政党制度不断地发展完善

   凡是成功的政党制度都是与时俱进而非僵化的,都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而不断地发展和完善。这是一条普遍规律,在这方面德、法两国有成功的案例。

   战后德国多党制是汲取魏玛共和国多党林立、政治混乱,甚至让纳粹党通过合法途径上台、发动世界大战、给人类造成深重灾难的深刻教训后进行改造而形成的。《基本法》规定联邦德国是一个“民主的社会合作的联邦国家”,“政党参与形成人民的政治意志”,[5]确立了政党的宪法地位,强调政党的宪政作用,实行以政党政治为运作基础的议会制,把政党看作是实现民主政治的中心力量。1967年制定的《政党法》规定,政党塑造民意的途径有二:一是执掌政府大权,二是参加选举。又规定一个政党如在六年期间未参加任何联邦或州的议会选举,其政党资格将被取消。在选举制度上,采取了限制小党参政的两票制和“5%条款”,即在同一次选举中,选民投票要同时投出两票,分别选出一名选区议员和一个政党。其中第二票具有决定性意义,因为进入联邦议院的政党必须获得全部选票的5%,才具备按比例代表制分配议席的资格,所以“5%条款”也叫做“关门条款”。这一选举制度的实行,导致长期以来形成了以基督教民主联盟和社会民主党为主,联合自由民主党或绿党执政的“两个半党制”,为联邦德国的政治稳定创造了条件。法国一向是一个多党制国家,也是多党制的发源地。在第四共和国时期(1946~1958年)实行议会制的宪政体制,多党林立。各个政党之间意识形态差距甚大,再加上议会选举实行比例代表制,阻碍了政党间的合作或合并。因此政局不稳,内阁更替频繁。1958年依照戴高乐的理念制定了1789年革命以来的第16部宪法,纠正了第四共和国时期所产生的问题,巩固行政权,限制立法权,将主管国防、外交的权力交给总统,实行总统和议会均由全民直选的半总统半议会制。这种“半总统半议会制”使得各政党左右政局的能力大大削弱,纠正了多党议会制的弱点和不稳定性。长期以来法国虽多党并存,但政党的政治光谱色彩鲜明而典型,直到现在能左右法国政局的只有四个党派,即保卫共和联盟、法国民主联盟、法国社会党和法国共产党,形成右、左两翼主导与极右翼等小党并存局面。第五共和国形成了自己的鲜明特征和独特运作机制,并由此衍生出与之相适应的选举制度与权力制衡机制。它兼有总统制和议会制这两个政治体制的特点,是这两种体制折衷和妥协的产物,但又不是总统制和议会制的简单混合体。

   由此可见,政党制度与一个国家的社会历史发展密切相关,不能强行简单移植,同时政党制度必须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而发展;人类政治智慧可以作用于政党制度,对它进行限制或改进。在当代中国,多党合作制度虽然伴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而产生,但经历过一个从自在到自为的过程。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中共中央十分重视多党合作制度的建设与发展。1989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的意见》,明确了执政党和参政党各自的地位和性质,明确了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明确了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的基本点即“一个参加三个参与”。中共十六大继续把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推向前进。中共十七大从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战略高度,对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做出全面部署,要求人民政协推动制度创新和工作创新,更加奋发有为地履行好自身职能。中共十八大提出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发挥人民政协协商民主的主渠道作用。这些举措使得当代中国政党制度呈现与时俱进的态势。

    

   从比较中凸显中国政党制度的优势

   在当代世界,政党政治的价值和实际作用,“实质上依靠政党的数量、政党的性质及其内部构造、围绕着政治价值观政党间的差距、政党对国民每个人日常生活的渗透度或支配程度而定”。[6]世界各国政党制度均存在如何处理政党之间关系、政党与政权之间关系、政党与社会之间的关系问题。现从这些方面将西方政党制度与中国政党制度一一对比,从中显现前者的困境和后者的优势。

   (一)政党关系有利于协调社会利益关系,凝聚社会力量

   西方国家政党之间由竞争而对立,此消彼长、你死我活,可以说是政党关系定律。两党制中主要政党之间是零和博弈的关系,因为对手丢失的每一张选票都会帮助本党。因此,为反对而反对的现象普遍存在。在美国,通过近些年来关于枪支管制、债务危机、政府关门等国会与总统对立的事例,人们可以看到背后的两党对立。在多党制中,大党盘算自己的“联合潜力”,小党盘算自己的“勒索潜力”,政党关系在每次选举中总存在很多变数,它取决于政党对政体自身及政体内其他政党的态度。总的来说各党都以使对手失去竞争优势作为本党的行动目标。

   在中国政党制度中,执政党与参政党以合作、非竞争、互利共赢、稳定发展为基本价值取向,政党之间是一种合作、共存的友党关系,是相辅相成的执政与参政的关系。与西方政党关系相比较,中国的政党关系有两个优势:第一,它有利于协调社会利益关系,促进政治团结和社会稳定;第二,它有利于凝聚社会力量,共同促进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

   (二)执政方式既着眼于当前,又有长期规划

   西方国家主要政党轮流执政,选票第一。以美国总统制的两党制为例,一轮选举终结之时,也就是政党制度从政治活动的中心退居边缘地带之日。也就是说,政党制度仅仅为某些个人进入或退出国家权力系统起一种工具性作用,而对国家权力系统的运作影响不大。在其他类型的西方政党制度中,主要政党有可能单独或联合较小一些的政党执掌国家政权,但是小党被排斥在体制之外则属于正常现象。这些小党数量众多,对国家权力系统运作的影响几乎为零。与此同时,体制内的在野党对执政党的决策总是为反对而反对,导致政府无力、无能,穷于应对眼前事变而难有长期规划。

   中国政党制度对国家权力系统的运作起中心作用。在中国政治体制中,各政党的地位只有执政和参政的区别,而无执政和在野的分野。因此,执政党作为国家和社会的核心力量,强大而稳定;担负国家、民族发展的重任,既着眼于当前,也有长期的规划。

   (三)利益表达上具有明显的优势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53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