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孔立:两岸文化的本质差异

更新时间:2014-02-23 23:32:14
作者: 陈孔立 (进入专栏)  
仁义、孝亲、尊师、勤奋、善良、纯朴等儒家倡导的美德,早已成为民众生活的一部分。台湾一些政治人物也公然指出:“台湾完整保留了中华文化,而大陆断绝了”,“大陆根本没有什么中华文化”,“只有在台湾才能学到最正统的中华文化”。显然,两岸在继承传统文化方面也存在本质的差异。

   再次,融入社会主义文化的外来因素,主要是指通过前苏联等国传入的马克思主义,通常称之为“苏联模式的马克思主义”,在哲学上则称之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它曾经在中国社会主义文化中居于支配地位,至今仍然有巨大的影响。台湾也吸收外来文化,但主要是日本文化与西方文化,特别是由于台湾推行西方的政治制度,在文化上受到西方价值观的影响更大。他们强调台湾“早已吸收西方当代文明的精华”,“形成具有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台湾文化受到日本文化、西方文化的影响,已经“脱离中国文化的控制”。正因为这样,在台湾朝野出现“亲美、友日、和中”的说法,便不足为奇了。所以,在文化中上外来因素方面,两岸也有本质的差异。

   总之,两岸文化的差异是社会主义文化与非社会主义文化的本质差异,这是社会制度、政治制度差异导致的本质差异,也是大陆经历过“文化突变”所形成的差异。当然,一个社会的文化是十分复杂的多元的,除了主流文化

   以外,还有非主流文化。近年来一些西方的非马克思主义思潮,例如新自由主义、宪政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文化保守主义等等也在中国大陆传播,产生一定的影响。在台湾,类似的情况同样存在。随着时代的发展,文化也在发展之中,随着全球化的进程和两岸文化交流的开展,两岸文化都有可能发生新的变化。

    

   对两岸文化交流的启示

   写作本文的目的不仅是要说明两岸文化存在本质差异,更重要的是要探讨在两岸文化交流中如何面对这一差异。现在由于对两岸文化的本质差异认识不足,在两岸文化交流中存在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例如,以为“两岸同属中华文化差异不大”、“文化交流的目的是消除台湾民众对大陆的误解”、“通过文化交流转变台湾民众的错误认识,聚同化异”等等,有必要给予澄清。现在归纳为以下三个问题与相关学者进行商榷。

   一、对两岸文化的异同需要做出正确的评估:两岸文化交流,首先要做到知己知彼。一般认为“知己”容易“知彼”难,其实不然。如果我们对大陆自身文化的性质、特点认识不足,就无法深刻了解两岸文化的共同性和差异性。现在研究两岸文化交流时,很少人愿意对当代中国大陆的文化做应有的了解,只是笼统地认为大陆是中华文化,台湾也是中华文化,而不愿意探讨两岸文化的差异,似乎多讲差异,就会使两岸走得更远。但是你不讲,不等于不存在,有意回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有人认为两岸同属中华文化,双方差异不大,而把两岸文化的共同性估计过高,以为两岸文化很容易“对接”,交流没有什么困难。可是,台湾方面接触到大陆文化时,普遍感到与台湾差异很大,“同根不同质”。这样,在交流时,双方就缺乏起码的共识,对两岸文化交流的难度也就估计不足。有意回避差异,过分强调共同,只讲符合自己的观点,还会引起对方的反感,也会误导广大受众。实际上,体现社会主义主流文化和“主旋律”的作品,很难为台湾民众所接受。台湾学者江素惠指出:“两岸最大的合作基础在于文化,但两岸交流最艰难的障碍也在于文化”,“若要合作双赢,前提是对彼此差异有认知。”[7] 不知大家是否认同这一看法。但无论如何,在开展两岸文化交流时,有必要进行两岸文化差异的研究,取得比较一致、比较深刻的认识。

   有人认为两岸文化交流的主要障碍在于“台独”,而一般台湾民众都认同中华文化。实际上,“台独”出自分裂主义的目的,有意切割台湾文化与中国文化的关系,而一般台湾民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与大陆也有很大差异,同时,由于社会制度的不同,对于当代中国大陆的文化很难接受,这是他们真实的感受,并非不了解真相而产生的“误解”。

   这说明对两岸文化的异同有必要做出正确的估计,如果对两岸文化的差异估计不足,就可能忽视文化交流的难度,以为可以轻易地达到交流的成效,势必产生急躁冒进的情绪,急于开展广泛多样的文化交流,举办规模盛大的交流活动,追求热热闹闹的场面,而无法针对实际情况开展耐心、细致、艰苦的工作,以致造成对两岸交流的伤害,这是我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二、需要明确两岸文化交流的目的:第一步的目标应当是增进相互了解,让对方更加了解自己,让自己更加了解对方,消除误会,增进共识,推动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可是,大陆有人认为文化交流的目的只是单方面地要让台湾同胞了解大陆,消除对大陆的“误解”。有人指出:“不仅应当让台湾民众了解大陆同胞在经济、文化、体育等方面建设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而且应当让他们了解大陆民众价值观的最新变化,使两岸民众互相认可与接受,为两岸最终的统一奠定心理基础”。这种“单边主义”的看法,不是强调互相了解,而只是为了“说服对方”显然是错误的。大陆学者乐黛云在讨论世界不同文化之间的对话时写道:“‘对话’的目的主要不是‘说服’对方,同化别人,‘统一思想’,而是要在不同思想的碰撞中产生出新的思想,这就是‘生成性对话’。这样的‘对话’需要对自己的文化有充分自觉,对别人的文化也要有同情的了解并做出自己独特的、有益的解释,不能仅仅按照一方的片面理解和利益去覆盖另一方,希冀另一方接受。”我认为这个观点也适用于两岸文化交流。[8]

   大陆也有人认为交流的目的是要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增强台湾民众文化认同、民族认同和到国家认同”,“由文化认同入手,强化民族认同”。可是在两岸文化包括对传统文化的诠释存在差异的情况下,如何共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两岸是否可能对此获得共识,传统文化对于两岸认同有多大的支撑作用,它是否应当成为当前两岸文化交流的主要目标,这些问题都还没有明确的答案,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不能轻易做出结论。

   三、需要明确对待两岸文化差异的态度:一般认为两岸文化应当求同存异,这个原则是大家认同的。这个原则一方面强调寻求双方相同相似之处,达成一定的共识。当然,这显然是不够的。关键是如何对待“异”?是把它“存”起来,不去触动它,还是要急于改变它?对这个问题存在两种态度。

   第一种是大陆有些学者所强调的“聚同化异”,即要消除两岸文化的差异,要对台湾民众的“错误认识”加以引导,“转变其思维”,达到两岸文化认同的目的。显然,这里所说的“聚同化异”,就是要把对方的“异”化掉而“聚”入我方的“同”中来,不可能是把我方的“异”化掉而“聚”入对方“同”中去。按照这样的思想开展两岸交流,就是把对方置于己方的利益和意愿之中,对方的“异”就要被同化、被剥夺,这就会违背求同存异的原则,势必导致双方对立的情绪,伤害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

   第二种态度是采用“和而不同”的原则。“和而不同”追求内在的和谐统一,而不是表象上的相同和一致,是不强求一致,不重复别人,不要求二者完全相同。“和而不同”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之一,是宝贵的精神财富。“和而不同”有四个原则:自立原则、差异原则、互尊原则、和谐原则。形成“和”的关键是正确对待“异”,没有“异”就不能“和”。大陆学者庞朴写道:“和而不同思想的要旨是:第一,事物是各各不同的;第二,不同事物互补互济,于是第三,整个局面因之而和谐。”[9] 可是,对于强调“求同”的人来说,尊重差异或“求同尊异”是很难做到的。如果一方不尊重另一方与自己的差异,而要求对方消除与己方不同的差异,达到与我方“保持一致”,那就必然遭到对方的抵制,两岸文化交流就无法正常开展。所以,首先需要承认差异,尊重差异,包容差异,然后才能理解差异,处理差异。只有采取这样文化宽容的态度,才可能达到和谐共处。另一位大陆学者汤一介认为“和而不同可以作为处理不同文化之间关系的准则”。[10] 与此相似的是台湾学者沈清松提出的两岸文化交流基本原则:“同情的了解,对比的自觉”。[11] 当然,这些原则都是学者个人的看法,是否能够得到两岸多数人的认同,还需要经过实践的检验。

   除了以上三个问题之外,还有两岸价值观是否存在根本的差异,文化交流如何才能达到文化认同等等,都是值得深入研究的重要课题,希望能够获得两岸学术界的重视,展开必要的对话。

    

   (《台湾研究集刊》2013年第4期)

   --------------------------------------------------------------------------------

   [1] 沈清松:《台湾精神与文化发展》,台湾商务印书馆,2001年,第325-326页。

   [2]黄枬森:《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与中国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人民教育出版社网,www.pep.com.cn/peixun/xkpx/sxzz/1x_1

   [3] 司马云杰:《文化社会学》,山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248页。

   [4]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上册,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第147,158页。

   [5] 同注2

   [6] 《传统文化中小学实验教材发行——中国国学文化艺术中心秘书长张健专访》,www.ijxjj.com/article/article_148... 2012-11-12

   [7] 江素惠:《两岸中华文化的差异》,凤凰博报,2010年9月13日。

   [8] 乐黛云:《中国文化面向世界文化的几点思考》,北京大学跨文化研究中心官方网站“北大跨文化交流网”,www.transcultures.org

   [9] 庞朴:《和而不同与同而不和:世界文明走向的两种相反预测》,《文化中国》,1994年12月号。

   [10] 汤一介:《和而不同原则的价值资源》,《学术月刊》,1997年第10期。

   [11]沈清松:《两岸文化交流的现状与展望》,见邵玉铭主编:《文化与视野的反省》,联合报系基金会出版,1995年,第180-181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51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