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柳华文:论法律作为一个整体促进人权

更新时间:2014-02-16 19:19:30
作者: 柳华文  
全面地对待法律就意味着,所有有效的法律都应该付诸实施,既包括刑法、民法等操作性强、可直接诉诸司法救济的硬法,也包括指导性强但操作性相对较弱、除司法救济外还有更多社会保障需求的诸如《妇女权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护法》、《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残疾人保障法》等软法。过去,受欧美“司法中心主义”的影响,认为法律的本质是可以诉诸司法救济,甚至有“司法部门=人权保护最后堡垒”的理论。[4]其实,现代社会,法律的实施在法庭之外,还有行政部门;在司法和行政部门之外,还有依靠社会力量在社会生活中获得实施的巨大空间。司法并非法律实施的唯一途径。

   司法仍然是法律权利救济的重要手段,这一点不可否认,并且应该继续重视。行政工作中的法治和人权保障工作也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比如,截至2013年8月,我国全国约有23500名律师受聘担任各级政府部门的法律顾问,占到全国律师总数的十分之一以上。其中有1300余名律师受聘于省部级政府部门,8100多名律师受聘于地市级政府相关部门,14000多名律师受聘于县级政府相关部门,基本形成了省、市、县三级政府法律顾问工作的架构,确立了较为稳定的服务模式和服务领域。律师服务法治政府建设的领域也在不断扩大,从早期的代理政府参加诉讼,协助政府审查经济合同、经济项目及重要的法律文书等,已拓展到为政府涉法事务及重大决策提供法律咨询、论证服务,参与政府有关规范性文件草案的起草与修改等,逐步覆盖政府工作的多个方面。[5]

   硬法在打击犯罪的效果可能立竿见影,但是真正应对社会问题,往往需要辅以“软法之治”。以民生为导向,加强社会福利等方面的社会立法是我国立法的新趋势。而法律、特别是社会立法的实施,不能仅仅靠司法机关,更要发动社会,依靠全社会的共同参与。

   软法的概念源于国际法,本来在严格意义上是指具有表示法律确信一类的软性法律效力、却由于未经有关国家批准从而形成条约或者尚未构成国际习惯从而不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比如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决议或者有关国际组织通过的行为准则、指引等。在国际人权法领域,联合国人权条约机构不定期通过的解释公约规定并指导公约实施的《一般性评论》或者《一般性建议》作为专家委员会通过的文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是它们在公约的履行和缔约国履约报告审议工作中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甚至可能有直接的影响。这种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法律、实践中却非常实用的软法现在越来越多。

   在国内,政府出台的关于人权保障的阶段性工作计划和政策性文件,虽然本身并不象法律条文一样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是,它们规定了落实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原则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的政策性措施,是结合政府职责和任务制定的国家规划,是宪法和法律在政府工作中的具体化。因为这一类的计划要求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部门切实予以实施和执行,既具有指导性,又具有较强的操作性和执行力,所以在学理上属于广义上的软法。

   而民间行业协会、自治团体等也会自行制定一些要求其成员自律的行为规范和质量标准等规则,同样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是在实践中发挥着重要的规范作用。这些细致入微、有着鲜活生命力的规则所形成的特定社区、行业或者人群的社会治理,可以称之为传统法治概念之外新出现的“软法之治”。

   软法之治,尊重了权利主体的主人翁地位,更贴进社会,对传统的概念下的“法律”是有益的延伸和补充。它在向权利主体赋权,倾听民间声音,发挥基层组织和个人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方面具有重要意义。[6]

   当今社会,在传统的重视国内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以它们为基础,一方面,国际法、国际软法值得更多重视;另一方面,国内法中,严格意义的硬法和软法需要兼顾,而过去不认为是法、现在发现与法律实施密切相关、与法治建设密切联系的载有软规则的一些政策性文件和社会自治规则,同样值得重视,需要纳入法治的视野予以关注。

    

   五、结语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重视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它以法治为基础,以人权为目标,努力实现公平、公正、协调、均衡与可持续的发展。

   普法宣传活动

   2012年11月,中国共产党十八大报告再次宣示,我国依法治国的基本目标是切实尊重和保障人权。它明确指出,党领导国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目标包括:“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全面落实,法治政府基本建成,司法公信力不断提高,人权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7]

   在推动人权事业全面发展的过程中,重视法治意味着,调动所有法律资源、全面发挥法律作用,包括维护宪法的尊严,实施包括国内法和国际法在内的法律,加强社会立法,重视法律的实施。特别是要以全面、开放和建设性的心态对待法律的概念及其与社会建设的关系,重视并倡导软法之治。一句话,所有法律作为一个整体促进人权。

    

   柳华文,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所长助理,研究员。

    

   【注释】

   [1]引自联合国新闻网:http://www.un.org/chinese/News/story.asp?NewsID=19334,访问时间:2013年6月25日。

   [2]行动计划全文可见“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2-06/11/c_112186461.html,访问时间:2013年6月21日。

   [3]相关报导见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1-03/10/c_121170711.htm,访问时间:2013年6月21日。

   [4]见[日]大沼保昭著、王志安译《人权、国家与文明》,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版,第214—217页。

   [5]邹伟、崔清新:《我国已有2万多名律师受聘政府法律顾问》,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2013-08/11/c_116897138.htm,访问时间:2013年8月12日。

   [6]关于软法之治的详细探讨和代表作,参见罗豪才、宋功德:《软法亦法:公共治理呼唤软法之治》,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

   [7]中国共产党十八大报告全文可见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video/2012-11/17/c_123965629.htm,访问时间:2013年6月10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328.html
文章来源:《人权》杂志2013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