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冈察洛夫 李丹慧:俄中关系中的“领土要求”和“不平等条约”

更新时间:2014-02-13 17:13:28
作者: 冈察洛夫   李丹慧 (进入专栏)  

  
俄罗斯与中国于2001年7月16日签订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第6款指出:俄中两国“相互没有领土要求”。[1]考虑到俄中两国关系非同一般的,有时充满戏剧性变化的历史,这种表述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心理上,对于莫斯科和北京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它为两国开拓维护双边关系的新思维奠定了基础。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江泽民用一句话描述了这种思想:“世代友好,永不为敌”。

   尽管这个条约有着积极的建设性精神,但是,无论在俄国还是在中国,都出现了针对它的相当尖锐的批评。对此,我们是不应该忽视的。

   在俄罗斯的批评家之中,流传着中国对于苏联,而后是对于俄罗斯存在着某种“被冻结”或者“被推迟的”领土要求的说法。他们写到,中国领导人,不管在以前,还是在现在,其出发点都是俄罗斯必须归还在沙皇时代根据“不平等条约”掠夺的中国的土地。这些俄罗斯批评家们强调指出,在中国人看来,应该把俄国归还中国所“丧失的领土”视为历史公正性的恢复。以此得出结论:条约的关于不破坏边界和领土完整的条款,实际上很难站得住脚,中国方面在签署关于相互没有领土要求的条款时,实际上仍然和从前一样,是以俄国归还中国“被沙俄掠夺的”15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计划为基础的。[2]

   海外华人的某些代表人物在香港及互联网上发表的,明显是以中国国内读者为对象的批评文章则指出,沙皇俄国在19世纪与衰落的清王朝签订的所有边界条约,都是对中方施加武力的结果,是不平等的条约。由于这些条约,俄国从中国掠夺了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像毛泽东这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们,从来也没有承认过历史上中俄“不平等条约”的合法性,并且要求苏联归还中国在19世纪所丧失的领土。此类批评家们断言,中国与俄国签署条约时,同意把关于“相互不存在领土要求”的条款列入到条约文本中,是对中国前辈领导人的方针的背离。由此呼吁重新审理2001年7月16日的条约和现有的俄中关于边界的协定。[3]

   遗憾的是,类似的见解,立即见诸于俄罗斯和中国的有关报刊上,直接或者间接地影响到两国的社会舆论,并造成了相互间不信任和疏远的气氛。

   所有这一切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重要而迫切的问题,那就是平静地、客观地、不带任何成见并且不偏不倚地弄清楚:中国和苏联领导人是如何表达自己对“不平等条约”和“领土要求”的意见的,以及在每一个历史关头决定他们声明的内容的原因。

   最终,无论对于俄罗斯的,还是对于中国的“领土要求理论”的拥护者来说,其重要依据都是1964年7月10日毛泽东会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众议员佐佐木更三、众议员黑田寿男、日本社会党和平同志会代表团团长细迫兼光,以及日本社会党北海道本部访华代表团团长、日中友好协会副主席荒哲夫等人的谈话内容。让我们以最准确的方式,阐述一下这个对话中有关边界问题的讨论(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它迄今为止仍然是俄罗斯许多中国问题专家头脑中一颗生锈的钉子):

   荒哲夫:我提一个问题。先生刚才说两大国要控制世界。现在,日本有一个奇妙的现象。日本的冲绳和小笠原群岛被美国占领。但在北方,在我居住的北海道的左近有个千岛群岛,被苏联占领了。从我们这方面来说是被占领的。据说,千岛是根据我们没有参加的波茨坦公告划归苏联的。[4]我们长期同苏联交涉,要求归还,但是没有结果。很想听听毛主席对这个问题的想法。

   毛泽东:苏联占的地方太多了。在雅尔塔会议上就让外蒙古名义上独立,名义上从中国划出去,实际上就是受苏联控制。外蒙古的领土,比你们千岛的面积要大得多。我们曾经提过把外蒙古归还中国是不是可以。他们说不可以。就是同赫鲁晓夫、布尔加宁提的,1954年他们在中国访问的时候。[5]他们又从罗马尼亚划了一块地方,叫做比萨拉比亚。又在德国划了一块地方,就是东部德国的一部分。把那里所有的德国人都赶到西部去了。他们也在波兰划了一块归白俄罗斯。又从德国划了一块归波兰,以补偿从波兰划给白俄罗斯的地方。他们还在芬兰划了一块。[6]凡是能够划过去的,他都要划。有人说,他们还要把中国的新疆、黑龙江划过去。他们在边境增加了兵力。我的意见就是都不要划。苏联领土已经够大了。有2000多万平方公里,而人口只有2亿。你们日本人口有1亿,可是面积只有37万平方公里。一百多年以前,把贝加尔湖以东,包括伯力[7]、海参崴[8]、堪察加半岛都划过去了。那个帐是算不清的。我们还没跟他们算这个。所以你们那个千岛群岛,对我们来说,是不成问题的,应当还给你们的。……[9]

   应该注意到,毛泽东是于中苏论战极其尖锐的时刻,在国际舞台上急需要盟友的时候,发表这些言论的。只是这种关于领土问题的言论,其涵义让人觉得不祥。它们与中国总理周恩来发表的,关于中苏第一次边界谈判的官方立场相矛盾。这次边界谈判于1964年2月在北京开始,至8月无果而终。

   1964年10月6日,周恩来在与罗马尼亚总理G.毛雷尔会谈时,以如下方式描述了中国方面对边界谈判进程的评价:“谈判进行了半年,我们提出了关于边界谈判的三个原则问题,然后有一些具体建议。三个原则是:(一)在19世纪以前中国同沙皇俄国签订的尼布楚条约,[10]照当时的情况,不能说是不平等的条约;19世纪中叶以后,沙皇强加于中国清朝的,是不平等的条约;这些条约定的边界线,我们不要求改变,我们也不提出领土要求。(二)边界谈判的标准(根据)以原有的条约做基础,来看一看在哪些地方超出了条约规定,多占了一些地方,应该退出来。在这个原则上划线的话,双方也互有取舍,需要调整。(三)以过去的不平等条约作为基础,把边界线全线都勘定了,做某些必要的调整以后,应该缔结一个新条约代替旧条约,那个不平等的条约就不存在了。”[11]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周恩来只字未提毛泽东谈到的“领土帐”。事实证明,在与苏联同伴谈判期间,中方代表所遵循的正是这一立场。

   如果注意到下面两个重要因素,就可以理解在毛泽东7月言论与周恩来10月声明之间明显不合拍的原因。

   首先,临近1964年7月,苏中边界谈判取得重大进展,双方就边界整个东部地段(除哈巴罗夫斯克附近地段之外)的国界线走向达成了一致意见(当时就4280公里之中的4200公里边界线达成了初步协议)。此后,谈判陷入僵局。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苏联代表拒绝同意中方关于承认19世纪沙皇俄国与中国签署的所有边界条约是“不平等条约”的立场。[12]

   此外,还应该注意到,毛泽东在陷入困境的时候,经常采取一种中国古老的计谋:主动使局势尖锐化,使当事一方失去镇静和迫使他变得紧张起来,然后,再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分几个阶段对其施加压力,逐步地使事态朝着自己需要的方向发展。例如,当要实现建立与美国直接联系的外交渠道这一目的时,毛就是这么做的:1954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炮击台湾控制下的沿海岛屿;然后,出现了中美双方进行谈判以妥善解决这一危机的要求;最后,1955年8月1日,中美大使会谈在日内瓦国联大厦举行。其后,中美大使级会谈作为两国之间非外交承认的官方沟通渠道,存在了许多年。

   正如后来事态发展所表明的那样,毛泽东1964年7月10日谈话中关于边界的内容,是一个策略,其目的是使苏中边界谈判走出僵局,最起码是使已经达成的协议形成文件记载下来。毛泽东的真实立场与周的立场并无区别,他并没有打算要求苏联归还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毛是为了把苏方置于严峻的选择面前:或者同意两个代表团已经取得的协调解决边界问题的结果,或者是令人恐怖的未来前景——算150万平方公里的帐。我们现在可以十分有把握地确定毛的实际打算,以及他并没有考虑过要实现他“算帐”的说法。

   参加与毛泽东会谈的日本人立即使7月10日的谈话成为公众的财富,[13]使这次会谈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但是,与毛的期待相反,苏联方面没有在北京的谈判桌上做出让步,从7月底开始,谈判再也没有向前推进一步。1964年8月21日,苏联代表团团长向自己的中国同行宣布:他们将于第二天返回莫斯科。这样一来,毛泽东以7月10日关于边界问题的谈话推动谈判进程的打算落了空。

   与此同时,有关证据表明,毛泽东与日本人的这次会谈,导致了苏联立场的更加强硬。[14]9月2日,《真理报》就毛泽东与日本社会党人的会谈发表了长篇编辑部文章(整整一栏)。文章以极其锋利的笔触驳斥了毛泽东7月10日谈话所表达的主要论点,指责中国领导人制定了走得太远的扩张计划。随即,一场旨在责难毛关于苏中边界问题立场的运动在苏联的报刊上广泛地展开了。[15]所有这一切引起了全世界的严重不安。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不得不采取非进攻性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防御性的方针,对他7月10日声明的真正涵义做了详细的解释。

   1964年9月10日,毛泽东在北京会见了法国技术展览会名誉主席乔治·皮科和夫人、技术展览会执行主席杜阿梅和夫人等法国客人。他们进行了以下非常有趣的对话:

   杜阿梅:好像有一个日本社会党议员谈起过人民中国同苏联就领土和边界问题进行谈判,有15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问题,是否有这么一回事?

   毛泽东:就是那么一回事。事情是这样的,有个日本社会党议员提出千岛群岛问题,他们想要收回千岛群岛。事先我知道,苏联派一个代表团到日本谈过的,苏联也未说死,绝对不可以归还日本,这就是米高扬那个代表团,[16]这样就把问题谈开了。我也未说过要把100多万平方公里一定要归还中国,我只是说有过这么一回事,这是不平等条约,是强迫中国接受的,还有蒙古,也是强迫中国接受的,我说关于这样的问题还多呢。……我们的朋友和同志赫鲁晓夫爱管事,他说,中国为什么没有兴趣收回澳门和香港?[17]我们回答说,我们的问题不只是澳门和香港,在你们那里也有,我们总理好几年前就同赫鲁晓夫谈过,说,你们领土问题处理得不好,怎么样,你想证实一下吗?[18]

   尽管仍然保持着辩论的情绪,但是,在毛的这些话语里,至少已经清楚地显露出两处重要的不同于他7月10日声明的地方:

   第一,现在,毛泽东在说到关于“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的问题时,已经不再把它作为政治问题,而是重大的历史问题了。他直接声明说,没有强调要求归还这些土地。在这方面,毛泽东的立场开始与上述周恩来所阐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方立场相吻合。

   第二,这次,毛泽东强调指出他支持日本在千岛群岛问题上的立场,特别是出于那个原因,即:在东京进行谈判期间,米高扬并没有过分地反对类似的立场。

   1964年9月15日,也是在与日本议员代表团的会谈中,Н.С.赫鲁晓夫对毛7月10日的声明,给予了最详细的,同时也是最强硬的答复。赫鲁晓夫谈到,苏联的领土是“在历史上就形成了的”,而“中国各个朝代的帝王,是并不逊色于俄国沙皇的掠夺者”;中国统治者“侵占了蒙古、西藏和新疆”。指出:“如果谁把战争强加于我们的话,那么,我们将会全力以赴地与其进行厮杀。我们拥有足够有力的,可以说是无可限量的战争武器。如果侵略者胆敢发动战争的话,那么,他们注定是要灭亡的”。赫鲁晓夫还特别强调说:“昨天,我把时间都花在了参观新式武器上”。“我不得不这样做,因为,目前在世界上还存在着狼,必须拥有能够使自己免遭这些狼袭击的武器。因此,我们制造了保卫自己国家、保卫民族、保卫各国人民和平的最先进的武器。我们非常清楚这种可怕武器的全部毁灭性力量,我们希望永远不要使用它”。“然而,如果别人进攻我们的话,我们将使用自己手中拥有的一切武器来保卫自己的边界。苏联的边界是神圣的,谁胆敢侵犯它,谁就会遭到来自苏联人民的毁灭性的打击。”[19]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22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