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卉:宪法与行政程序法关系——Neysun报告评议

更新时间:2014-02-10 09:29:13
作者: 黄卉  

   关于程法官和李律师说的“豆腐干公告”那个案子,我想讲一点点德国经验。这和宪法学上的合宪性解释有关,这是法律解释的一种。这里先要介绍一下立法和司法的关系。传统说立法老大,司法是依法司法,法官不得超越,在我们这里更严格,认为法官都不能解释法律。现在这个观点已经很过失了,原因就在于立法没法说了算,由于立法各种局限性,立法会概念模糊、矛盾和过时等等。现在的理论是说,法官适用法律必须解释法律,而且立法者在有些细节不确定以及具体案件类型多样无法一下子穷尽的情况下会有意地留出空间,让司法者根据个案裁判,逐渐总结经验。总之,法官是需要解释法律的。而法律解释有方法,其中按字面意思理解只是解释的一种,所谓的文意解释,除此之外还有历史解释,系统解释和目的解释,以及合宪性解释。其中目的解释给司法者提供了很大的解释空间,而合宪性解释又个这个空间一个最高的座标,即应该符合宪法原则和精神。拿刚才这个例子来说,法律要求公告,但没有更具体的规定,所以有关机构就偷偷摸摸地登了块“豆腐干公告”,为的就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公告要件。刚才程法官说在司法中得认为符合公告规定,因为形式上符合了。对此我有不同意见。法律规定的公告,首先就是法律层面上的概念,而不是日常生活的概念。或者说,日常生活的理解就是字面意思,文意解释,这个解释结果非常不合适,所以要问一下立法目的是什么,立法目的公告是为了让相关权利人知情,这里的豆腐干明显就是规避这一点,那就不符合法律规定。在法律解释论层面,就是法律规定的“公告”应该作目的限缩技术的处理,把它理解为类似“以恰当方式予以公告”,如何理解“恰当方式”,那根据个案来看有关机构是否近到了达到公告效果的努力。公告内容如果涉及到公民重要的宪法权利,那么“恰当”的标准要相对严格些,这就涉及到合宪性解释问题了。总之,这个案件应该判有关机构不符合法律的公告要求,虽然公告了。法官是有这个权力这么解释的,当然需要陈述理由,而且这个理由完全有说服力的。相反,如果按照字面意思用最低标准让“豆腐干公告”过关,其实是不服人的。当然,法官解释的空间当地多大,还没有达成统一。我们的法官在制度上能动空间太小,主要就是关于解释方法的理论和技术还没有普及。我们也存在不信任法官的普遍心态。其实把法官当作贼一样防,那司法根本没有出路。司法必须利用法学方法论(即法律解释理论)和说理论证技术在普遍依法裁判和个案司法矫正两极之间达成平衡。通俗说,要让法官在既有框架中有能动性,但又不能“乱动”。政府机构执法也是一样,他要依据法律,也要依据司法在个案中对法律解释带来的法律发展。一个理想法治链索是:立法已经尽了最大的力,依法行政尽了最大的力,依法裁判边解决具体纠纷边完善法律,而这里“法”要把宪法纳入考量范围。因为立法之后的发展主要靠司法,个案法官说了算。那谁来约束法官在个案滥用解释空间(能动空间)呢,其实是法律共同体创造的职业共识,这里学者可以也应该发挥很好的作用。比如有法官因为技术或者什么原因做了一个引起争议的判决,比如“豆腐干公告”,同行法官是不合适多说话的,学者没问题,就应该发表意见,我的意见可能太淡薄,但如果梁老师出面评论,姜民安老师出来评论支持或反对,就会形成影响,如果学界共识都是认为本案不符合法律的公告要求,那对法官们会形成影响的。也就是说,用共同体互动来寻找最佳的也能达成共识的法律解释方案。这是个持续辩论和说理的法学交流程序。当然,这个不符合我们中国人的心性,我们崇尚沉默为金,但是我们自己也说我们的“沉默为金”不太好,尤其不符合现代流行的法治观念,在法律环节上是要有所改变和跟进的,否则法治建设还真不好办。

    

   黄卉,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12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