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建:2014年美国经济走向何处?

更新时间:2014-01-31 19:05:05
作者: 张建  

  
2013年美国经济增长虽然呈现缓慢提速的特征,但其经济基本面总体向好的趋势却是不容置疑的。2013年前三个个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分别为1.1%、2.5%和2.8%。预计第四季度将实现3%左右的增长。美国经济不但实现连续11个季度增长,表现好于市场预期,而且全年GDP增长也将达到2.3%左右,好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不但如此,美国的失业率也不断下降,就业市场得到改善。美国劳工部的的数据显示,2013年11月美国的失业率为7%,与金融危机高峰时期相比,下降高达3.1个百分点,即使与2013年年初相比也下降了0.9个百分点。另外,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和汽车消费也得到恢复。整体看,2013年美国经济复苏得到进一步巩固,呈现缓慢上行的特点。

   2014年全球经济将在小幅波动中实现增长。而美国经济上行趋势能否得到进一步巩固,其对全球经济发展将产生怎样的影响,主要受到以下几个因素的影响。

   首先,基于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特别是美元作为首屈一指的国际货币,美国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任何调整变化都会对全球的股市、债市、汇市和国际资本的流动带来重大影响和冲击。今年1月开始,美国开始逐步退出量化宽松,逐步缩减每月85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直至停止购买。这一重大变化将加快国际资本的全球流动,加剧国际汇率市场的变动,全球风险资产和国际收支也将呈现不确定性和不稳定的特点。从美国本身来讲,量化宽松的退出可能带来的利率上升将抑制房地产复苏,也会抬高消费信贷和商业融资成本,不利于私人消费和投资的增长。

   其次,债务问题仍是美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美国政府总债务占GDP的比重从2007年的66.5%急剧飙升至2013年的106%,由于民主党和共和党围绕进一步提高债务上限产生巨大分歧,导致联邦政府部分政府部分“关门”。虽然2013年10月16日,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就联邦政府临时拨款和提高公共债务上限达成妥协,暂时令出现“停摆”的联邦政府恢复正常,但美国的债务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只是通过利益平衡和妥协暂时搁置了这个矛盾。如果两党再就新一轮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互不妥协,仍将会对美国政府的效率和全球金融市场带来影响。虽然这对经济运行的直接影响有限,但这深刻反映了两党的严重分歧,短期难以妥善解决。从长期来讲,债务问题是美国白宫和国会、民主和共和两党之间恶斗的结果,这必将妨碍美家政治良性运作和经济健康发展。目前的这种内部政治博弈,不是短期的政治斗争,而是长期的、制度性的病症,而且和政治危机、社会危机相纠缠。从财政悬崖再到政府停摆,美国经济制度呈现的沉屙痼疾必须进行根本性的变革。这不但是美国经济健康发展的基础,而且也是美国维护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稳定的责任。

   第三,贫富差距问题影响美国民众对国家发展经济的信心。美国著名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3年的全球民意调查显示,收入前20%的美国人的所得是收入后20%的16.7倍。这是迄今在十个发达国家中出现的最为巨大的收入差异。而最近美国国会议员被爆出2012年平均个人资产超过100万美元,更是让民众怀疑政府的政策正在使有钱人变得跟有钱,贫困者变得更贫困。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认为,30年前,美国人的收入不平等开始逐渐加大,与之相伴的是富人的税收削减和对金融机构的监管放松。1月2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做今年的国情咨文演讲,基于选举的考虑,贫富差距问题势必被提及。

   第四,选举年将增添奥巴马政府施政的难度。2014年美国要进行中期选举,这意味着美国又将进入一个选举季,奥巴马政府要赢得民主、共和两党的支持,就不得不在施政与选举政治之间做出平衡。因此,奥巴马政府未来几年在医疗改革、财政支出等问题上的改革将面临多重挑战,可谓困难重重。

   第五,中美经贸关系的健康发展将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发展。从经贸关系上看,虽然中美两国已经互为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是美国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第三大出口市场。但眼下的情况是,中国储蓄得太多,生产得太多,向美国销售得太多,自己消费的太少。美国则储蓄得太少,消费得太多,希望能生产并向中国销售得更多。如果美中两国经济更加平衡,走上更具可持续性和互补性的轨道,两国的经济关系将会更加稳固。美国应该谋求与中国发展良好的经贸关系,让中国进一步融入开放的全球经贸、金融体系,这不但将有助于维护该体系以及建立在该体系基础上的开放的全球经济,而且对美国经济也是大有裨益。不可忽视的一个事实是,中美两国由于其强大的经济体量、国际影响、参与全球治理的能力,未来世界的和平与发展、稳定与繁荣、管控与治理等问题都有赖于两国,这也是两国的共同利益所在。

   第六,美国主导制定的国际贸易、投资规则如果取得进展也将有利于美国的经济。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虽然已经展开多轮磋商和谈判,但由于牵涉面大、设计领域多,仍没有取得重大进展。又由于去年美国政府停摆,原定的第二轮TTIP谈判也被延后。TPP谈判如果能在2014年完成并缔结协定,不但将对亚太地区的经贸规则产生重大影响,而且也将令美国再一次主导未来的世界经贸格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909.html
文章来源:中评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