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托马斯·弗里德曼:气候变化与阿拉伯之春

更新时间:2014-01-27 14:54:53
作者: 托马斯·弗里德曼  

    

   20世纪70年代,我取得了现代中东研究的学士和硕士学位。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所学课程的教学大纲自始至终不曾出现过环境或气候问题。而如今,如果不考虑气候、环境和人口压力,你就无法理解“阿拉伯觉醒”,或它们的解决方案。

   我一直在就叙利亚干旱和叙利亚起义的关系为Showtime电视网的一部纪录片做报道,将于4月播出。但最近我们的研究员看到了一份维基解密(WikiLeaks)的电报,它精准地预示了环境压力将会如何推动这场起义的发生。这份电报是2008年11月8日由美国驻大马士革使馆发送给国务院的,详细描述了叙利亚的联合国粮农组织代表阿卜杜拉·本·叶海亚(Abdullah bin Yehia)目睹叙利亚发生一场毁灭性的旱灾——从2006年一直持续到2010年——而向联合国寻求抗旱援助,也希望美国有所贡献。以下为其中一些要点:

   ■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于9月29日发出倡议,要求投入2023万美元(约合1.22亿元人民币)援助遭受旱灾影响的约100万叙利亚人。联合国称这为叙利亚40年来所遭受的最严重旱灾。”

   ■ “叶海亚提出,应将倡议争取到的资金用来向叙利亚东北部1.5万名小农户提供种子和技术援助,以此来维护这个农村农业群体的社会、经济结构。如果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UNFAO)的措施不能奏效,叶海亚预测东北部将有大批人口迁出,这可能会加重业已存在的社会和经济压力,破坏稳定。”

   ■ “叶海亚不相信,(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府)会允许任何叙利亚公民挨饿。……然而,叶海亚告诉我们,叙利亚农业部长……公开表示,干旱造成的经济和社会影响‘已经超出了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所能够应对的’。叶海亚说,联合国试图通过这一倡议,抗击可能伴随叙利亚农村农业侵蚀所出现的‘社会破坏’。这种社会破坏可能会导致政治不稳定。”

   ■ “叶海亚预测,如果得不到直接的援助,这1.5万名小农户中的多数都将被迫离开哈塞克省,到叙利亚西部的大城市找工作。他说,大约有10万名家眷——妇女、儿童,以及年老体弱的人——将被留下过着贫困的日子。他警告说,儿童有可能会被迫离开学校,为了给留下来的家人取得某种经济来源。此外,1.5万名非熟练工迁徙至叙利亚的大城市,会增加那些地方现已存在的社会和经济压力。叶海亚解释说,一个已经负担了大量伊拉克难民的社会体系,可能无法吸纳又一大群流离失所的人,特别是在当前时刻。如今物价飞涨,中产阶级不满情绪日益高涨,而叙利亚人期待能够借助和——在一些情况下——依赖的社会结构和安全构架明显弱化。”

   叶海亚是有先见之明的。到2010年,大约有100万叙利亚农牧民和他们的家人被迫离开自己的土地,涌入原已人口过多、资源不足的城市。这些气候难民和那100万伊拉克战争难民挤在一起。而阿萨德政权没能真正帮助他们中的任何人,所以当“阿拉伯觉醒”在突尼斯和埃及爆发时,叙利亚民主派便加以仿效,很快就从那些因旱灾而流离失所的人群中招募到了许多愿意加入的人。

   但还要考虑这点:去年5月9日,《以色列时报》(The Times of Israel)引用以色列地理学家阿尔农·索弗(Arnon Soffer)的观察结果,发现在过去60年中东的人口翻了一倍。“在地球上任何其他地方都找不到这样的例子。”

   还有这点:去年三月,《国际气候学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limatology)刊登了一项研究成果——《阿拉伯地区极端温度和降雨的变化》(Changes in extreme temperature and precipitation in the Arab region)。研究发现“从20世纪中开始,整个地区就出现了持续的变暖趋势”,体现为“更频繁出现温暖的夜晚,而凉爽的白天和夜晚却减少”。

   然后还要考虑这一点:只要这样的叙利亚政府继续执政,叙利亚政府就无法应对持续的干旱。所以设想一下,在内战摧毁了许多基础设施的情况下,如果叙利亚再遭受一场旱灾,会发生什么。

   最后,考虑一下这点:“如果我们生活的世界,人人都忙着对付超级飓风桑迪(Superstorm Sandy)那样的问题,未来当下一场旱灾摧毁了叙利亚这样的国家的时候,会有谁来帮助它呢?”ClimateProgress.org的创始人乔·罗姆(Joe Romm)问道。单单处理超级飓风桑迪造成的破坏就花去了美国600亿美元。

   所以,对于资助叙利亚逊尼派和什叶派/阿拉维派间接战争的伊朗和沙特阿拉伯,我只能说,你们是在争夺一个可能出现人类/生态灾难的地区的控制权。你们应该联手恢复叙利亚的生态复原力以及它的公地,而不是去摧毁它。我知道,这么说就好像是对着沙尘暴喊话。但其他也没有什么值得说的了。

   翻译:曹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83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