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钢:“罗瑞卿事件”的林豆豆说法之辨疑

更新时间:2014-01-23 23:36:46
作者: 韩钢 (进入专栏)  
其回忆可以从旁证明,林彪、叶群不是事先毫不知情,而是早已知道,并且授意他人准备了相关文字材料。

   同理,说林彪“从未对毛泽东同志说过总长的任何不好”也不成立。至于林豆豆称毛泽东从未对林彪说过罗瑞卿的任何问题,则自相矛盾。如前所述,林豆豆说叶群曾告诉她,叶去杭州面见毛泽东时,毛对叶群发了一连串的关于罗瑞卿的质问;叶群还对林豆豆说:“我就没想到主席对军队这些事的情况那么清楚,那么仔细,也不清楚主席问我这些是什么意思。”(《林豆豆口述》)叶群是林彪的夫人和“林办”主任,毛泽东同叶谈罗瑞卿问题,叶不可能不转告林彪。所以,也可以说,上海会议前毛已经由叶群同林谈了罗的问题。

   当然,需要再次申明,林彪派叶群向毛报告、呈送罗瑞卿问题的材料,是主动出击还是奉命出击,姑且存疑。

    

   ◇ 罗出事后,林“忧伤、哀叹、流泪”?

   (3)有关上海会议,林豆豆说林彪事先对叶群的发言毫无所知,甚至听说林彪连会议也没有出席,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发言。(《林豆豆口述》)

   据相关著述,叶群在上海会议分三次作了发言,时长合计约十个小时。(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下册,第1400页)虽然目前没有确切材料证明是林彪让叶在会上发言,但依常理判断,叶群的发言很可能就是向毛汇报的那些内容。不少当事人和研究者也持此说。既然叶群向毛汇报是林彪派去的,其报告的内容林彪当然知道。故说叶群在上海会议上的发言林彪“毫无所知”,令人生疑。

   除了个别当事人曾回忆林彪主持了这次会议(李雪峰《我所知道的“文革”发动内情》,《百年潮》1998年第4期),确无材料显示林彪曾在会议上讲话。但说林彪未参加上海会议,也未必确切。据笔者看到的材料,上海会议的与会者共63人。出席的中央常委有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林彪、邓小平;列席的政治局成员有董必武、陈毅、李富春、贺龙、李先念、李井泉、谭震林、乌兰夫、陆定一、陈伯达、康生、薄一波;其他列席的人主要来自军方,中委和非中委均有。会议分成三个组,每组20人,第一组召集人是邓小平、陈毅,第二组召集人是谢富治、李井泉,第三组召集人是周恩来、贺龙。毛泽东、刘少奇、林彪没有编组,但发了会议文件。上海会议不仅事发突然,而且开法特别。据几位参加者回忆,与会者先阅读文件,除了开幕和结束开过全体会,主要是开分组会,对罗瑞卿进行“背靠背”揭发和批判。毛泽东、林彪没有分组,甚至没有在会议上露面。(《吴法宪回忆录》)也有著述提及毛泽东在会上讲过话。(卜伟华《“砸烂旧世界”》)

   退一步说,即便没有在会上讲话、没有直接在会上露面,也很难简单断定没有参加。中共高层有时开会很奇特。比如,毛泽东召集的会议,本人常常并不亲自参加,不仅不参加分组会,甚至全体会也不参加,很多时候是他对会议作指示,“遥控”指挥。这种情况不能简单说毛泽东没有参加会议。上海会议也是如此,公开著述都说毛泽东召开了这次会议,而且主持了会议,但又没有披露毛在会议上的任何讲话。林彪的情形大概也是如此,人在上海,且能看到会议的相关文件,但并不亲自参加。因此,不好简单地说林彪没有参加会议。何况,有研究者披露,毛泽东不参加上海会议的扩大会议,但出席常委会。(卜伟华《“砸烂旧世界”》)既然开常委会,时在上海的林彪不大可能不参加。

   (4)林豆豆还说,罗瑞卿出事之后,林彪“成天低着头,坐着发呆,饭也不吃,老是忧伤哀叹,直流眼泪,几次要冲出去找毛主席”;还说林在家中大声哀叹“罗长子到底有什么错?!”“主席到底为什么要整罗长子?到底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啊?”(《林豆豆口述》)

   这些叙述不大可信。罗有什么“错误”,林彪在派叶群向毛汇报时已经讲得很清楚,那些反映罗“反对‘突出政治’”、“想夺林彪大权”的材料也是他派叶群送给毛的,不可能不明白“罗长子到底有什么错”。叶群在上海会议的发言(很可能还在同毛的谈话)里也说得很清楚,仅引一段:

   罗掌握了军队大权,又掌握了公安大权,一旦出事,损失太大。罗个人主义已到野心家,除非把国防部长让他,他当了国防部长又会要求更高的地位,这是无底洞……1964年后即逼林退位。国庆节后,罗见林,大声说“病号不能干扰,应让贤”。出门后又大声喊“不要挡路”。林气得昏迷过去。(卜伟华《“砸烂旧世界”》)

   上海会议甫一结束,叶群揭发言犹在耳,林彪就质问“罗长子到底有什么错”,难以置信。从林彪的个性看,也不可能做出如此冲动之举。笔者以为,中共高层领导人里,对毛的个性最了解的当属林彪。不管林内心对毛有何看法,他处理同毛的关系的基点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坊间披露的林彪十八则笔记多少能看出这一点。1960年代初,林同叶谈话说过“三不”原则:“⒈不干扰人之决心(免己负责);⒉不批评(免争领导权之嫌);⒊不报坏消息(去影射之嫌)。”(龙哲甫《林彪、叶群未公开的十八则笔记》,《国际新闻界》1994年第4期)毛既已决心倒罗,林还要表示异议,甚至要“冲出去”论理,这同林彪处理同毛关系的一贯原则完全不合。

    

   ◇ 江青、康生“精心策划、突然袭击”?

   (5)关于倒罗的由来,林豆豆提出了一个以往不大见的“新鲜”说法:“江青、康生他们利用宗派主义、山头主义以令人难以想象的手段挑拨离间国防部长和总参谋长之间的关系。”“江青他们从正面挑拨不了这种关系,1965年9月后,他们就搞歪门邪道,背着人大委员长,背着国家主席和所有副主席,背着党中央所有副主席进行精心策划后,以极不光明正大的突然袭击手段把人大正式任命的全国武装部队总参谋长整掉。”(《林豆豆口述》)

   江青、康生拥护倒罗,笔者虽未见史料,但大概没有什么疑问。而说江、康精心策划、突然袭击,整掉罗瑞卿,却完全不可信。首先,林豆豆未能提供江青、康生“精心策划、突然袭击”的任何具体史实和史料;其次,以江青、康生当时的地位,也不大可能“背着”高层领导人倒罗。与“文革”时期不同,“文革”前康生任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江青连中央委员都不是,两人一个分管意识形态事务,一个是毛泽东的秘书,与军队毫无关系。而罗瑞卿是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常委兼秘书长、国务院副总理。他们如何能“背着”党中央所有副主席,去策划一个扳倒中央书记处书记、军委秘书长的阴谋呢?补充一句,江青也没有参加上海会议。

   林豆豆还犯了一个明显的法律常识错误:根据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宪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全国武装力量领导人员的决定权限,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提名,决定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和委员的人选或罢免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和委员(国防委员会主席由国家主席兼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54年9月20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四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国防委员会是一个谘议性质的机构,并无掌管全国武装力量的实权。总参谋部隶属中共中央军委系统,总参谋长也就不可能由全国人大任命或罢免,而只能由中共中央军委决定。事实上,罗瑞卿的总参谋长一职也不是全国人大撤销的。

   发生这些错讹,在林豆豆方面,原因也许是多重的,不可苛责。笔者以为,至少有一个原因,是林豆豆这份申诉材料写于1980年7月。1980年代初期,官方档案开放度极低,历史文献鲜少公布,而中共党史的研究又刚刚恢复,可参考的资料和研究成果十分有限,笔者在本文引述的那些文献资料和研究著述都未披露和出版。倘若林豆豆今天写回忆录,可参考利用的史料要比当年丰富得多,有些错误想必是可以避免的。

    

   来源: 《同舟共进》2013年第8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7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