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菲利普·斯蒂芬斯:展望当今世界大趋势

更新时间:2014-01-18 23:26:07
作者: 菲利普·斯蒂芬斯  

    

   表达善意的季节(指圣诞节--译者注)已经让位于新年的预测潮。大多数预测很快就被人忘掉了--幸好如此,因为预测者的准确率低得可怜。当今世界的节奏太快,就连最敏锐的水晶球占卜者也跟不上。研究未来的更好方式是梳理那些塑造着全球格局的基本力量。由此得出的大格局是人们日益富足和充满机遇,但安全状况不断下降。

   尽管有很多人作出悲观预测,但世界仍在变得日益富裕。欧洲可能深陷欧元危机,美国可能深陷政治僵局,同时其空前货币刺激政策的退出无疑会在其他地区引发问题,然而主要故事依然是全球产出稳步增长,转变着数十亿人的人生际遇。无论是西方还是世界其他地区都充满机遇。

   经济实力正朝着新兴国家再分配,这预示着另一个根本转变。当今世界大多数人仍很贫穷,但在未来20年内,多数人将跻身于中产阶层。墨西哥、印度尼西亚、越南、巴西、土耳其以及其他一些国家正处于中国和印度曾经处在的发展阶段。投资者正在发现非洲,就像他们曾经发现亚洲和拉丁美洲一样。到2020年左右,这些经济体还会有10亿消费者跨入中产阶层行列。

   全球中产阶层的崛起指出第二个大趋势:新兴经济体的民众日益要求政府接受问责。臣民正要求被当作公民。对民主感到乐观似乎与直觉不符,因为叙利亚、埃及、利比亚和伊拉克的事态糟蹋了阿拉伯之春的理念。中国在面对全球经济动荡时表现出的韧性,也为那些宣扬替代模式的人提供了依据。

   但各股潮流仍在向正确的方向涌动。即便新近富裕起来的民众没有强烈要求实行西方式体制,但他们高高举起的标语呼唤着法治、人格尊严和个人自由。腐败已经成为头号公敌。

   撇开埃及不论,军事政变已经不合时宜。非洲部分国家正在见证和平的宪法过渡,拉丁美洲开始摆脱左翼民粹主义。没有人比中国领导层更担心富裕程度不断上升可能带来的政治和社会动荡,这难道不说明问题吗?

   第三个大趋势可能令人担心,也可能让人觉得可喜,取决于你站在什么立场。美国正退出苏联解体后它承担起的全球责任。美国的霸权日益受到挑战,法国近年曾担心的"超级强权"现在只是一个超级大国。

   目前仍没有什么安排可取代"美国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相反,冷战的整齐对称以及之后短暂的单级霸权,正被多极化的全球实力格局所取代。

   形势与选择削弱了美国充当全球公域(global commons)保护者的能力和意愿。就形势而言,美国霸权开始受到中国等国崛起的挑战,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汲取了代价昂贵的教训。在选择方面,厌战、预算制约和能源接近自给自足,都降低了美国解决"别人的问题"的热情。

   叙利亚事态的教训是,作为一个选择性的超级大国,美国在让军人冒生命危险、并投入资源进行海外干预之前,将应用更严格的国家利益标准。世界各国首都已感受到了这种影响,盟国和对手都怀疑美国是否有决心捍卫现状、抵制某些新兴强国过于强悍的要求。美国仍是对世界各个角落都很重要的唯一大国,但华盛顿方面不再认为世界各个角落对美国都很重要。

   随之而来的是第四个大趋势,即战后全球体系的逐渐瓦解。地缘经济与地缘政治正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前者假定着更高的一体化程度,而后者见证着旧有安全秩序的撕裂。经济一体化仍在快速推进,除了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之间的纽带外,新兴国家之间的贸易和投资也在不断扩大。目前,亚洲区域内贸易占全部贸易的比重已超过50%。但在地缘政治方面,各方对提高全球治理程度都没什么兴趣。

   美国不再认为本国利益与国际整体利益高度吻合,这一观念曾是战后秩序建设的推动力。欧洲已放弃了其独特的融合模式能输出到其他地区的理念。同多边主义相比,美国政府现在更倾向于少边主义,即与志同道合又有能力的国家结盟,而不是对某种新秩序进行宏大设计。大多数新兴大国都固守国家主权观念,而无视国与国相互依存的现实。

   中东国家的战争、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气候变化和能源--在当今比较无序的世界里,这些可能导致冲突的压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带出一个巨大的疑问:中国将有何种行为?迹象表明,北京方面把全球安全体系的割裂化视为自己扩张的机会。然而,在终结了第一个全球化伟大时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的今年,北京方面肯定也明白手伸得过长的危险。

   译者/何黎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585.html
文章来源:《金融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