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兴培:对“性贿赂”是否需要入罪的理性思考

更新时间:2014-01-12 13:24:25
作者: 杨兴培  

    

   【摘要】 时下,“性贿赂”现象十分严重,由此引发了“性贿赂”入刑的争论。“性贿赂”要不要入刑为罪?“性贿赂”能不能入刑为罪?这不但是一个理论务虚讨论的问题,也是一个现实需要面对的立法问题。尽管“性贿赂”的社会危害性十分明显,但由于“性”的复杂性和现代刑法对性的宽容性,导致了“性贿赂”难以入刑为罪。其实“性贿赂”的本质所在是权色交易,法律应当设法管住公权力的幽暗之处,加强公权力运行过程的监督,而不在于过度关注私权利领域的性本身。“性贿赂”入刑为罪弊大于利。“性贿赂”一旦入刑为罪,在司法实践的定罪和量刑方面就会面临诸多无法克服的困难和障碍。

   【关键词】性贿赂;社会危害性;犯罪;刑罚;刑事立法;刑事司法

    

   近来,随着原铁道部长刘志军一案的审结落幕、原中共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一案的一锤定刑、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一案的丑事爆发,“性贿赂”的幽灵再一次集群性地爆发,由此引发的舆论讨伐如波涛般汹涌。“性贿赂”的话题已非仅仅属于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来源和兴趣故事,也不是无关紧要的社会新闻边角料,而是涉及到国家兴亡民族盛衰的家国大事。于是人们群起攻之,一个个站在独特的角度概括着“性贿赂”的社会危害性来讨论其人刑为罪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强烈呼吁我国法律不能等闲视之,理当早日通过刑法规制以便绳之以法。有学者历数了“性贿赂”应当人罪的十大理由,[1]又有人提出“性贿赂”应当人罪的十五个迫切性话题,[2]更有众多的学者为“性贿赂”如何入罪进行了理论论证和技术设计。但反对声依然十分强烈,[3]一时间可谓纷纷攘攘。因此,很有必要对于我国刑法是否需要、能否将“性贿赂”入刑为罪的问题进行一番专门和系统的研究。

    

   一、性的社会意义和社会发展

   严格地说,“性贿赂”不是一个法律名词,通常指的是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在婚姻之外,非法接受他人提供的性服务,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即一方以权谋色、另一方以色牟利的权色交易行为。概念是对事物本质的揭示,现象是客观存在的,然而本质的概括和解释可能因人而异,人类社会所有的价值体现不在如何观察现象而在如何解释本质。性贿赂与性紧密相连,是以性为核心内容的。“性贿赂”能不能入罪,首先要确认性是什么?什么是“性贿赂”?“性”能否作为一种物品、一种东西、一种物质内容进行行贿受贿?对象的统一、概念的确切、内涵的界定,是我们进行社会问题思考和研究的一个必要性前提和基础。

   从性的最基本自然含义分析可以知道,性是指一种事物所具有的特质,是指此事物与他事物相区别的主要标志。天地有乾坤,人间有阴阳,男人、女人,表明了人所具有的不可调和的性别(变性人属于例外),性表明了人所具有的不同的自然属性。大自然的法则,两性相悦,异性相吸,阴阳和顺,男女相配,繁衍子孙,是人类社会生存的基础条件。每逢鸳鸯交颈,又看连理花开,无知花鸟动情怀,岂可人无欢爱。人是自然性和社会性高度结合的产物,所以由性引发的性行为又是人的一种天然的自然行为。人类虽然从树上爬了下来,从伊甸园里走了出来,但只要人类的自我生产依然无法违背大自然的规则,只要人类的生活内容依然需要物质、精神两半开的话,那么两性的情爱就必然是人类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重要内容。中国的孔夫子早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就曾说过:“食色,性也。”[4]这就意味着性欲与吃饭一样都是人的本能需要。人的性欲是伴随着人类一起诞生的,人类的性爱之所以高级,就在于它的全部目的不只是繁衍后代,而是充满着精神的愉悦。但自从人类形成社会以后,性行为并不仅仅像吃喝拉撒等纯粹的自然性行为一样简单,它已经具有了复杂的社会属性。有人终身不娶,也有人终身不嫁,无论需不需要性行为,都可以说是一种社会化的行为表现。因此性事行为是人类生活和人类文化中极为重要的一种社会现象。

   从最基本的社会哲学意义上分析,任何一种事物的性或称之为性质的属性,是紧紧依附于事物本身,正像事物的形影关系,性质不可能脱离事物现象而独立存在。从这一意义上说,人的不同性别也是紧紧依附于男人或女人人身的一种特质现象。性是自然的,但利用性进行的社会活动却已经具有社会意义。性对于人类来说真是一种奇异的现象,作为其自然性而言,也许人类的性事活动与整个脊椎类动物并无大的区别,因此对于性只有在社会意义上进行讨论才具有意义。当人类社会脱离蒙昧时代进入文明门槛以后,性事活动并不仅仅是自然性的行为,更是属于社会化的活动。在文明社会中,就一般情形而言,对只有单向性的、强制性的性行为,例如强奸、强制猥亵等等都要受到法律的禁止。只有那种双向性的性行为,才有一个合法和非法抑或失范的界定问题。性的自然性和社会性高度结合在一起,但撇开其自然性而言,性的社会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生儿育女,进行人类自身的繁衍。恩格斯曾指出:“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底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物、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类自身的生产,即种的繁衍。”[5]在中国,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更是涉及到家族烟火传承的大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6]已深深地烙印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深处。尽管性爱本身,意味着“爱情的动力和内在的本质是男子和女子的性欲,是延续种属的本能”[7]。但是这种现象的本质还是在于:“在传宗接代的基础上产生于男女之间,使人能获得特别强烈的肉体和精神享受的这种综合的(既是生物的、又是社会的)互相倾慕和交往之情。”[8]其实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婚姻并不完全是爱情的结合,婚姻也并不是完全为了传宗接代的自然需要,婚姻包含着太多的社会意义。然而,在合法的婚姻外壳下,性所具有的全部社会意义,都会得到人们的认可,即使婚姻有时是多么的不合情理甚至野蛮,例如群婚制、乱婚制、一夫多妻制或一妻多夫制,性都不能成为法律否定的对象。这一点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第二,弥补性的饥渴需要,娼妓的诞生。古代公开提供性服务的女子有两种,即娼和妓。娼的本义是指在大街上揽客,以提供性服务为生的女子。娼没有取悦男性的专门知识和技能,多为中年女子,俗称“娼妇”,在街市热闹处揽客,交易对象多为社会底层劳动者。妓者,顾名思义是指受过专业训练,有专门的技能者,比如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吟诵唱和个个娴熟,服务对象多为达官贵人,文人雅士。在色情行业内妓的职业地位高于“娼”,相当于日本的“艺伎”,所服务的对象社会地位较高,收费也较高,例如民国时代的名妓“小凤仙”,其服务对象中就有蔡锷将军。我国娼妓之起源,大概萌芽于周襄王时代,齐国宰相管仲专设女闾,即为始作俑者。《战国策》二卷“东周”引周文君云:“齐桓公宫中女市七,女闾七百。按《周礼》‘五家为比,五比为闾’,则一闾为二十五家。管仲设女闾七百,为一万七千五百家。管仲设女闾,等于后世之有花捐也。……”我国娼妓制度,既自“女闾”开其端,白此以后,无代不有。唐承六朝金粉之后,娼妓之多,空前未有。[9]历史上和现代社会中人们对娼妓的评价从来就是褒贬不一,认为其对社会有很大的社会危害性者有之,这种观点认为妓女的存在会败坏伦理道德和社会风气,诱导人们沉溺于声色犬马、肉欲享乐之中,消磨人们积极向上的活力和意志力,使人们变得颓唐萎靡,对社会风气与社会的发展起着消极作用,甚至会破坏已有的家庭稳定。而认为其对社会生活有润滑作用者也有之,在日本、美国、法国等国家,妓女是一种合法的职业。这种观点认为妓女的存在有助于解决大量未婚者、无法成婚者等人的性需要,有利于缓和社会矛盾冲突。意大利犯罪学家C·龙勃罗索曾明确指出过:妓女的存在有利于预防大量性犯罪的产生。还有些人认为妓女的存在能够改善夫妻性生活的单调,但同时不会与妓女产生感情联系,反而有助于婚姻家庭的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新政权建立后,妓女是法律禁止的职业。

   第三,弥补情感变化的需要。婚外情(ultra-marriage love)是指已婚者与配偶之外的人发生爱情。婚外情是一种违背传统道德观念、违背社会公德的情感表现,对个人、家庭和社会都有危害,是一个十分让人头疼的家庭问题,也是一个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婚外情”从字面上看它是一种情爱,但本质上还是性的问题,它不过是一个偷情更偷性的进程。这是由于男女性别不同、生理心理不同所带来的必然区别。在婚外两性交往之中,男人往往注重性,女人则更注重情。婚外情一般有三种发展方向:一种是风调雨顺情浓意密后发展为婚姻关系(但也蕴含着另一个婚姻的破裂);一种是云浓雨骤后风清日朗回归本来状态;第三种是偷腥尝得美味欲罢难休,歧途不想回车,悬崖没有勒马,以致家破人亡,甚至堕入犯罪深渊。在社会生活中,对“婚外情”一词含义的理解也会因人而异。一般的女性较为愿意把出于纯自然需要发生的婚外性行为视为拈花惹草或是红杏出墙,而喜欢将因情感引发的“婚外情”界定为一种具有深度感情的表现,但一般的男性则把“婚外情”看成是获得性补充的一个有效而合理的来源。在中国传统的伦理观念中,对“婚外情”一般带有贬义态度,斥之为“婚外情等于第三者,第三者等于通奸”,而通奸在某些特定时期还被当作犯罪行为进行处理。

   “性贿赂”涉及的性一般来说介于上述第二、三种之间,或者兼有第二、三种之属性。从上述我们对性的社会发展来分析,性行为和性现象纯粹从自然性的角度来说比较简单,只要在男女之间为了本能的需要就可以演变为一种自然的性行为。但是自然性的性行为现象一旦和社会化的情感心理相结合就会变得十分复杂。性和情可以结合得完美无缺,天下的恩爱夫妻比比皆是,直教人生死相许;性和情也可以分离,不要说青楼卖笑,即是夫妻间也可同床异梦,镜碎难圆。但无论从自然性的角度还是社会性的角度,性从来不可以从人体中分离出来而成为一种独立的物质存在。不然强奸案在刑法中就不复存在,强奸就会演变成强行占有他人身体之外的一种物品的抢劫罪了,由此整个刑法体系将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动。同样法律中也不可能存在一个单独对性的破坏行为。强行性的性行为可以毁坏一个女人的名节、声誉甚至其家庭的幸福,可以侵害女性性的不可侵犯的神圣权利,但不能独立的破坏性本身。所以古今中外的刑法体系之中,强奸罪一向被规定在侵犯人身的犯罪之中。

    

   二、“性贿赂”的历史考察和现实概览

性与事物本身高度结合在一起,意味着性与人也是高度结合的。但在长期的不人道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当人可以成为一种物品、成为一种东西作为实现某种目的的手段时,将性与人捆绑后看成是一种物品、一种东西也未尝不可。原始的母权制氏族曾是一切文明民族的父权制氏族以前的阶段,[10]但“母权制的被推翻,乃是女性具有全世界历史意义的失败。丈夫在家中也掌握了权柄,而妻子则被贬低,被奴役,变成丈夫淫欲的奴隶”[11]。奴隶是人也是物。在更广泛的人类视野中,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过程中,特别是在部族、民族甚至国家之间的战争中,由于战争的失败,女人就会成为胜利者的战利品。在“荷马的史诗中,被俘虏的年轻妇女都成了胜利者的肉欲的牺牲品;军事首领们按照他们的军阶依次选择其中的最美丽者”[12]。于是,当这种天然资源渐渐地变成了物品,变成了谋取政治、经济利益的工具,变成了获取私欲的筹码时,女人作为一种物品、一种财物、一种东西就不足为奇,而且是一种不同于一般无声无息无生命的物品,人作为一种活的物品更具有无生命物品供人愉悦的特殊功能,于是性、女人作为贿赂的内容便成为了可能,并成为了现实,于是“性贿赂”这个专用的名词也就应运而生了,占有了女人便占有了女人的“性”。两性相悦能产生出奇异的悦目、怡心、愉体、销魂、飘飘欲仙的幸福感和满足感是人的自然属性的反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387.html
文章来源:《法治研究》2013年第1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