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向阳:当前国际战略形势五大新动向

更新时间:2014-01-07 22:39:37
作者: 陈向阳  

    

   2013年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的第5个年头,也是中国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全面履职的第一年,国际战略形势跌宕起伏,中国内政外交推陈出新。回顾2013,展望2014,以下五大新动向令人瞩目。

   首先,主要大国力量对比呈现新变化,此消彼长显露新态势。

   冷战后形成的“一超多强”国际格局经过22年的演变,已被今日之“新一超多强”取代,其中:美国作为“一超”优势明显减少,内外交困窘况凸显。内部民主与共和两党围绕压缩“医保改革”、削减财赤、提高债务上限斗狠,导致政府非核心部门“关门”;对外奥巴马在“财政悬崖”面前被迫“勒马”,美收缩战线、突出重点、重心东移、精力内倾,“奥巴马主义”强调对外干涉须有利可图、量力而行、借助盟友、有时不惜退居“二线”;“多强”有六且一分为二,中国、欧盟、俄罗斯同处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层,日本、印度、巴西同属第三层。中国虽被国际社会普遍视为综合实力“世界第二”,但却存在诸多局限与牵制,而“世界第二”所带来的挑战也不亚于机遇。

   “新升老降”大势不改,但有所趋缓。新兴大国集群经济社会发展遭遇成长烦恼,增长普遍放缓,改革压力倍增,巴西、土耳其及印度等发生大规模社会风潮;老牌大国集群罔顾严重后遗症,相继推行“量宽”货币政策,革故鼎新应对金融债务危机,处境有所改观。美经年实施“量宽”,凭页岩油气大开发与3D打印等抢占新工业与新能源革命制高点,经济复苏企稳,美联储决定从2014年1月开始缩减“量宽”。日本企图假手“量宽”与举债摆脱通缩,欧元区艰难迈出衰退泥潭。

   其次,大国关系重新组合,大国博弈更新换代。

   经济全球化与全球性挑战导致各方相互依存加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敌友界限趋于模糊,“伙伴关系”大行其道,“集群”、“竞合”、领域与地缘博弈全面展开。

   新老集群展开竞合博弈:西方老牌大国开展新联合,美日谈判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美欧共商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美欧协调应对叙利亚危机与伊核问题;新兴大国展开大协调,中俄战略协作成主轴,“金砖五国”拟设开发银行。

   三组大国关系备受关注:一是美俄角力、俄占主动,俄倡议“化武换和平”缓解叙利亚危机,毅然庇护美国安局前雇员斯诺登,力挺乌克兰现政府,致使美俄、俄与西方的矛盾显著上升,俄国际战略能量与分量有所增大。普京巧妙制衡乃至挑战西方霸权,令西方头疼不已;二是中美博弈、高手过招,双方几经磨合,就建构崛起大国与霸权大国和平相处、相互包容、共同进化的“新型大国关系”达成共识;三是中日较量、中国斗智斗勇、日本斗气斗狠,中国全面赶超日本大势可期。

   再次,世界地缘政治两大板块上演新变局。

   一是中东北非板块乱局频仍。叙利亚内战各方混战不已,生灵涂炭。埃及政局反复无常,穆兄会执政昙花一现,军方强势回归。利比亚“后卡时代”乱糟糟。也门成为恐怖分子乐园。伊拉克恐袭常态化。伊朗新总统试与西方改善关系,各方就伊核问题达成临时性协议。中东北非乱局向非洲其他地区蔓延,马里、中非、南苏丹等多国战乱。中东北非多种矛盾复杂交织、多种力量激烈缠斗,堪称当今世界的地缘政治黑洞,其安全风险与不确定性居高不下。

   二是亚太板块多方博弈呈现复杂险峻新棋局。美咄咄逼人,多管齐下推进“再平衡战略”,意在主导亚太。美国务院近日发布《关于扩大参与东亚-太平洋事务的简报》,强调“全球政治、经济和人口增长的中心继续向东亚-太平洋地区转移”,提出美在亚太谋求“三大利益”:经济上“支持在美创造并维持就业机会的努力”、安全上“让美更安全和更有保障”、政治上“努力扩大民主和繁荣国家的队伍”。美贸易代表办近日亦发表《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进展的联合声明》,得意地宣称由十二国参与的TPP协议新加坡谈判取得了“巨大进展”。美国还唯恐中国“海洋崛起”挑战其亚太海洋主导权,着力利用中国与邻国的海洋领土争端,扶持日、菲、越等,挑动其对抗中国,企图“以邻制华”、“困龙浅滩”。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日本不甘寂寞,为攫取地缘影响力不惜倒行逆施。安倍政府迫不及待设立“国家安保会议”,接连出台“保密法”、“国家安保战略”、“防卫计划大纲”、未来5年“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增加军费,加强“西南诸岛防御”,在外交上拉帮结派、处心积虑对抗中国,企图借助炒作“中国威胁”以加快取得“集体自卫权”,进而对外使用武力乃至先发制人。安倍当局披着“积极和平主义”的画皮,无视日本对外侵略失败的历史教训,其右倾化逆流与军事大国野心已成东亚和平稳定重大威胁。

   第四,国际安全挑战新旧交织、同步上升。

   传统安全议题再度走强。领土尤其是海洋领土争端持续升温,引发亚太军备竞赛,日、印、越、菲等纷纷增加军费,美强化亚太军力,亚太海空擦枪走火风险增大。美俄竞相开发新式尖端武器系统,争夺海洋、太空与核等战略攻防制高点。

   非传统安全形势严峻:一是网络空间刀光剑影,斯诺登揭露美国监视全球的“棱镜门”,美国安局对外监控对手乃至盟友,对内监控民众,美网络霸权失道寡助、招致众怒;二是反恐胶着,“恐情”反弹。中东北非乱局成为恐怖组织的温床,南亚阿富汗、巴基斯坦恐袭不断,“东突”恐怖分子制造多起暴恐事件、中国面临的恐怖威胁增大;三是气候变化等继续引发天灾频发,人类社会无序无限发展与自然生态环境有限载荷的矛盾加剧。全球极端天气频频,旱灾、雾霾、台风等危害惊人,新型重大疫情层出不穷。

   第五,中国大外交开创自信主动新气象,和平发展负重前行。

   回顾2013,中国外交说新话、走新路、开新局,呈现新人新气象,为世界和平发展不断增添正能量。中国既坚持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又注重“底线思维”与坚决维护自身核心利益,既与人为善、广结善缘,又坚持原则和必要的斗争,刚柔并济、自信从容、彰显了大国新风范,中国外交“四个布局”得以整体推进提升:一是大国外交均衡发展,中俄、中美、中欧关系齐头并进;二是周边外交稳中迈进,经营各地缘方向有不同程度的进展,与邻国“互联互通”尤为显著,中央首次召开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加强了周边战略谋划,对日本在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的蠢动予以有力有效反制;三是发展中国家外交巩固升级,习近平所提“正确义利观”振聋发聩;四是多边外交主动倡议“中国主张”,积极引领世界新潮流,国际话语权倍增。

   展望2014,中国和平发展面临四大外部挑战:一是周边安全环境险峻,朝鲜近期政局跌宕增加朝核新变数,美从阿富汗撤军催生阿恐怖组织外溢,日本右倾化与美对日“松绑”酝酿风险;二是国际热点多变,叙利亚危机政治解决不易,伊核问题充满变数,中国的“大国责任”有增无减;三是“走出去”带来海外利益安全风险与日俱增;四是西方图谋整合主导国际经贸新规则,中国经济外交难度增大。面对未来世界新变局,中国大外交将以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为契机,强化对外战略运筹统筹,稳扎稳打、攻坚克难、迎难而上。

   来源:《瞭望》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25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