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席”

——就“林彪事件”研究中的一些问题与林彪拥趸的商榷(5)

更新时间:2014-01-07 19:19:02
作者: 朗钧  

   林彪“死党”这样记述毛泽东的“三八建议”:

   李作鹏在回忆录中说:“汪东兴还传达说,关于宪法修改中,要不要设国家主席问题,毛主席说:‘我的意见是不设国家主席,宪法中也不要国家主席这一节了,我也不担任国家主席,如果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同志来当。’”[[12]]

   邱会作在回忆录中说:“接着汪东兴还是说主席的指示:‘……国家主席要不要,我的意见是不要。如果大家认为一定要,我是不当这个国家主席的,那么谁来当呢,只有林彪同志来当。’”[[13]]

   从上面的引述可以看出一个问题:在官方的表述中,毛泽东在“三八建议”中只是建议“不设国家主席”。而在林彪“死党”的回忆中,毛泽东在给出“不设国家主席”的建议后,留下一句活话:“如果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同志来当”。

   笔者倾向相信林彪“死党”的记述的“三八建议”,即毛泽东在提出“不设国家主席”的同时,又提出“如果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同志来当”。

   “如果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同志来当”是虚拟语句,给林彪的遐想留下充分的空间,另事态的发展充满了悬念。正是有了这种虚实兼顾、言不由衷的表达,才可以解释林彪后来做出的一系列反馈性言行。所谓的“设国家家主席”之争均由此虚拟语句引发而来。

   这里还应该强调一点:吴法宪在《访问吴法宪谈话记录》和《吴法宪回忆录》中,关于毛泽东“三八建议”的表述也不尽相同:

   吴法宪在《访问吴法宪谈话记录》中这样说:“70年3月8日,主席在武汉派汪东兴回京传达准备召开四届人大的意见。……国家机构究竟设不设国家主席要考虑,要设国家主席由谁当好,现在看来要设主席只有林彪来当,但我的意见是不设为好。”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书中曾引用吴法宪的这个说法[[14]]。

   吴法宪在《吴法宪回忆录》中又说:“最后,汪东兴还特别传达了毛泽东关于是否设国家主席的意见。毛泽东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不要设国家主席,我的意见是不设。如果大家认为要设的话,那么由谁来当这个国家主席?我毛泽东是不当了。如果要设国家主席的话,也只有林彪同志来当。’”[[15]]

   在吴法宪的两次回忆中,毛泽东“三八建议“的基本内容虽然是一致的,但是关于“不设国家主席”和“如果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同志来当”的表述次序却有先后之不同。一般而言,两个意图截然相反的建议同时出现在一个表达中时,其表述次序的不同有时可能是在表达建议者的某种倾向性。对于闻者而言,则会产生效果截然相反的不同理解。

   吴法宪在《访问吴法宪谈话记录》中关于毛泽东“三八建议”的陈述,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毛泽东似乎更倾向让林彪在四届人大上出任国家主席。否则黄、吴、李、邱们也不会在汪东兴传达完“三八建议”后,乐得屁颠颠儿地跟着汪东兴到汪家去吃白薯[[16]][[17]]。

   黄、吴、李、邱兴高采烈是有道理的,“大锅里有饭,小锅里好办”[[18]]是林彪“死党”们用来形容他们和林彪之间的关系时常说的话。据说,如果四届人大如期召开黄永胜将出任第一副总理,李作鹏和邱会作均出任副总理,吴法宪则要做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

   李鸿章当年入京时曾作《入都》诗一首,诗中有“一万年来谁著史,八千里外觅封侯”的豪放句。一百多年后,文化大革命的既得利益者自中共“九大”获得丰厚的名利回报之后,又企盼在“国家权力再分配”之时再有丰硕的斩获。尔等言志的方式就是吃白薯[[20]]。但是黄吴李邱们高兴得有点早了,历史的进程证明,入相封侯不过是一场白薯梦。

   毛泽东的“三八建议”确实拨撩了林彪的心绪,令其烦乱不安,却又想入非非。林彪最初关于要“设国家主席”的表态与毛泽东“三八建议”中虚实兼顾、言不由衷的表述有直接关系。但是,到了庐山会议后期,毛泽东将陈伯达打翻在地,毛林也近乎撕破脸皮。那时的毛泽东不再说“如果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来当”的这样的虚拟语句了,而是直截了当地说“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不要再提了!”毛泽东还对林彪说:“我劝你也不要当国家主席!”[[21]]至此,毛泽东自己不做国家主席,也不让林彪做国家主席的意图才完整地袒露出来。

   林彪拥趸丁凯文曾经把1970年8月的庐山会议誉为“八月抗争”[[22]]。林彪确实在8月的庐山会议上对毛“抗争”了一下,但是,早在3月间毛泽东刚刚提出既包含“如果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同志来当”又包含“不设国家主席”内容的“三八建议”时,林彪最初举动却不是抗争,而是试探。

  

   三、林彪的“四一一试探”

   尽管毛泽东在“三八建议”中虚拟允诺“如果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同志来当”,但是“不设国家主席”的建议毕竟也正式提了出来。这两个相互矛盾的提议并存在“三八建议”中,确实让林彪琢磨不透毛泽东的用意。为了进一步摸清毛的真实意图,在政治局会议已经接受了毛泽东的“三八建议”之后,林彪心有不甘,指使叶群和秘书打出两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由叶群打给黄永胜和吴法宪。叶群说:“林副主席赞成设国家主席”[[23]]。

   第二个电话是由林彪让秘书打给毛泽东的秘书,说:“林副主席建议,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毛泽东得秘书通报后,立刻让秘书回复林彪:“向林彪同志问好”。

   毛泽东所问非所答的回复使林彪试探摸底的目的落空。于是林彪决定通过正式途径逼毛泽东就是否设国家主席的问题明确表态。

   4月11日,林彪正式向政治局提出自己的三条意见(简称“四一一试探”),即,

   一、建议毛泽东担任国家主席。这样做对党内、党外、国内、国外人民的心理状态合适;

   二、关于副主席问题,可设可不设,可多设可少设;

   三、自己不宜担任副主席的职位[[24]]

   林彪在“四一一试探”中没有像林彪拥趸王年一所说的那样和毛泽东掰扯所谓“国家体制”问题。林彪的做法是:回避毛泽东要通过修宪,在宪法中删除“国家主席”的章节这个大前提,直接建议毛泽东出任国家主席。实际上是在用这种表述间接否决了毛泽东在“三八建议”中提出的在宪法中删除“国家主席”的章节的建议。

   “接班人”身份理应在即将召开的新人大上得到相应的体现。毛泽东“不设国家主席”的建议是与林彪的“心理状态不适合”。林彪所谓“对党内、党外、国内、国外人民的心理状态合适”之说不过是一个毫无凭据的借口。

   动辄拿“人民”说事是共产党语话系统的一大特征。1975年1月,张春桥在四届人大上做《关于修改宪法的报告》。针对林彪的“设国家主席(与)人民的心理状态适合”的说法,张春桥专门说了这样一段话:“由于不设国家主席,草案对一九五四年宪法关于国家机构的规定,做了相应的修改。这些规定,必将有利于加强党对国家机构的一元化领导,符合全国人民的愿望”。

   林彪说“(设国家主席)与人民的心理状态适合”,张春桥说“(不设国家主席)符合全国人民的愿望”。林张二人谁说得有理呢?其实,林彪和张春桥两人说的都是屁话。设或不设国家主席,与“人民的心理状态”或“愿望”有何干系?至于林彪所说“与国外人民的心理状态适合”则更是不着边际。丹麦人民、抑或是纳米比亚人民怎会介意毛泽东做或者不做中国的国家主席。

   但是张春桥说了一句实话。即,不设国家主席“有利于加强党对国家机构的一元化领导”。毛泽东曾经就“不设国家主席”问题有过六次表态,其中第四次表态时说:“设国家主席,那是形式,不要因人设事”。毛泽东的说法只是一种意表,且表达简单粗暴,没有逻辑性,难以服人。张春桥用“加强党对国家机构的一元化领导”的说法从加强党的领导(实际上是毛泽东的领导)的角度完美地诠释了毛对“不设国家主席”所做的粗糙的解释,且完全符合文革时段的政治逻辑和理论逻辑。而对“不设国家主席”的“最高指示”的诠释权原本应该是属于“接班人”林彪的。林彪对毛泽东关于“不设国家主席”的建议提出异议引起的最严重的后果就是主动放弃了一贯属于林彪的对“最高指示”的“诠释权”。张春桥的可恶之处正在于此。张春桥被林彪团伙恨之入骨是有些道理的。当然,这是另外的话题,容当另文详叙。

   林彪的第三条意见很值得品味。因为林彪只是强调“自己不宜担任副国家主席的职位”,而没有强调“绝不担任国家主席的职位”。林彪强调自已“不适合担任国家副主席”的表述与毛泽东“如果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同志来当”的表述相呼应,有内在的相关性,是林彪心存侥幸的流露。林彪拒绝说出“绝不担任国家主席的职位”这句话为自己将来或许可能出任国家主席职务留足了后路。李作鹏似乎也意识到了林彪只拒绝“国家副主席”的职务的表态大有问题,所以在《回忆录》中杜撰了林彪的主张“是自己既不担任国家主席,也不担任国家副主席”[[25]],为林彪擦屁股。

   尽管林彪在“四一一试探”中一反以往附庸尾随毛泽东,跟在毛泽东后面花圈签字之常态,豪不掩饰地表明了坚持要设国家主席的立场和态度。但是,林彪的“四一一试探”的表述形式却和毛泽东的“三八建议”颇有异曲同工之处,同是虚实兼顾、同是言不由衷。

   笔者曾经指出, “林彪事件”存在着一个诡异的特征,是以往历次所谓“路线斗争”都不曾具有的。心照不宣的心理暗示使毛林双方从来没有在事关政治路线的重大问题上发生过正面的冲突。言不由衷的坚守与反对使毛林双方各自的表述自始至终都处在一种旁顾而言它的状态中。无论是关于“天才论”的争执,还是关于设国家主席的争执都是一些表向之争,而实质性的图谋则被包装和隐藏起来[[26]]。“林彪事件”的这个特征表明,“林彪事件”研究不应该被毛林言论的文字表象表述所局限,而忽略了这些表达中所隐藏的由衷之意。

   林彪在他虚实兼顾、言不由衷的“四一一试探”中寄托着对某种可能出现的结局之期盼。

   首先,林彪对毛泽东“如果要设国家主席,就由林彪同志来做”这句话可能心存幻想。林彪希望在他的坚持下,毛泽东会将“如果要设国家主席,就由林彪同志来做”的虚拟承诺兑换成一个直接承诺,最终不但同意设置国家主席,还亲自建议让林彪出面担任国家主席这个职位。“九大”开幕时,毛泽东就曾在开幕式上提议让林彪做大会主席主席团主席。但是此一时彼一时。林彪心里也清楚,由于自己一年前操纵黄、吴、叶、李、邱的选票在九大中央委员选举时恶搞江青,已经把毛泽东彻底得罪了。毛泽东是否情愿向他送出如此大礼已大成问题。

   于是,退而求其次,林彪想确保“国家主席”章节能够保留在新宪法中。只要“国家主席”章节不从新宪法中被删除,国家主席的位子就非林彪莫属。因为周恩来和朱德在新人大中均各有所得,党内还会有什么人有资格出来和林彪竞争“国家主席”之席位呢。林彪的如意算盘应该更多地落在了这个可能发生的结局上。

应该承认,从长远的利益着想,相对于“接班人”的身份,坐或不坐国家主席的位子确实不算什么。如果毛林关系和谐,这个国家主席的位子坐或不坐本根本不是问题。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毛林在“九大”期间已经出现裂痕,。林彪虽然假装没事人,但心中不会不担心自己的“接班人”身份有可能被毛变更。而毛泽东的“三八建议”中,已流露杯葛林彪的意图。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如能坐上国家主席的位子和确保“接班人”的身份之间就有了一种微妙的联系。党章已经写明了林彪的“接班人”的身份,如果再能就任国家主席,“接班人”身份就打了双保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24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