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蔚冈:劳教制度存废与变法模式

更新时间:2013-12-30 22:25:50
作者: 傅蔚冈  
那么就会带来整个制度的变化。

   不妨将这种制度变迁方式称之为“谁家的孩子谁抱走”:如果一项制度出现纰漏,那么由制度的发起者来决定该项制度的存废。这种模式的好处是制度运行有始有终,解决了秩序的正统性问题;但坏处也显而易见:在法律上作为最高权力机构的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权力被束缚,《立法法》规定的法规“适用与备案”则被束之高阁——到目前为止中国存在着大量违反《立法法》的法律、行政法规和政府规章,但人大及其常委会却没有开始一起个案实践。这种“谁家的孩子谁抱走”的模式发展到极致,那就是人大只对其制定的法律有修改权,却无权对行政法规和政府规章有审查权。

   一个更有趣的现象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开始的很多改革,都是以此种方式进行。10月29日中央政治局印发《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这个条例意味着今后党不再只是通过抽象的文件来指导改革,而是以具体的方式规定改革的形式,《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对党政机关经费管理、国内差旅、因公临时出国(境)、公务接待、公务用车、会议活动、办公用房、资源节约作出全面规范。

   为什么要由政治局印发?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目前的政治格局下,只有共产党才能够就这些看起来似乎是微小的事务作出决断,很多事务如用车、住房等未必能由法律所约束。到目前为止,有关公车的配置、官员的住房标准都不是由法律决定,而是由中央文件规定。而且可以想象,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法律可能也不会对此作出明确的规定,一个简单的例子是:法律如何对那些党务机构的经费使用作出规定?也正因如此,这种能够影响全局的决定只能由共产党中央才能作出,尽管这在形式上并不是非常完美——甚至有悖于形式法治这一原则,但可能是一种次优选择,同时还维护了秩序的正统性问题。

   可能很多人都没有观察到这样一件事,那就是5月27日中共中央公布《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备案规定》,被称为党内的“立法法”,负责对党内各种文件的清理和适用。这个《规定》预示着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改革方案通过党内文件作出。由执政党提出执政方案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但还是要考虑到的一个问题是:党内如何通过设定程序吸收公众意见,又是如何设定改革议题的先后顺序?可以想象到的是,需要改革的事项有很多,那么哪些是优先事项?

   当然在这种格局之下,人们也有理由期待:劳教制度被《决定》废除了,那下一个要被废除的是什么?

    

   来源: 《凤凰周刊》2013年36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99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