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万国:林彪之垮台——重探1970年庐山会议与国家主席问题

更新时间:2013-12-25 20:47:37
作者: 孙万国  
风云渐变。七、八月间,叶群在幕后数度与钓鱼台的头面人物龃龉,冲突明显升温。关于这段时间里的变化,史书所载,大多语焉不详。学者王年一曾经指出:"(这时)林彪集团与江青集团的矛盾……是一个重要背景。"可惜他没有进一步交待两个"集团"里的具体都是哪些人赤膊上阵(比方说,包不包括周恩来?周又扮演什么角色?)也没有解释为什么偏在此时出现了尖锐分歧?除了两个集团间的矛盾外,王年一还指出林彪与叶群之间也有矛盾,因此吾人无法断言林彪是否知悉或支持叶群的活动。〔14〕总之这段时间里,叶群与钓鱼台间的嫌隙转深。据张云生回忆:"七月的一天",叶群趾高气昂地回到毛家湾,告诉秘书们说:"政治局开会讨论四届人大问题,争论可激烈啦!我站在多数一边,那个少数孤立了。"秘书们从蛛丝马迹中推断,所谓多数,包括了黄、吴、李、邱四大将与陈伯达。"那个少数"则指以江青为后台的康生、张春桥与姚文元等人。争论的焦点则是毛出任国家主席一事。〔15〕从张文的字里行间,笔者还可推断江青并未出席此会。果真如此,则毛的真实意向,更教人难以捉摸。此外,周恩来的立场也值得推敲玩味。毛、林既然缺席,政治局会议当然由周主持。然而迄今未见有官方史料记载他在会上的态度。也许恰恰由于这一回避不提,使笔者有理由相信周恩来也在叶群所说的"多数"之内。姑不论如何,到了七月中旬,周恩来向毛汇报修宪小组里"有人"主张设立国家主席之时,毛泽东第五度明言废除。〔16〕

   一个月后,情况更加恶化。根据官方记载,叶群于8月11日告知吴法宪:林彪仍然主张设立国家主席。吴法宪是否虚拟事状?叶群是否如实反映了林的意见,吾人碍难断言。但在此后数日的修宪争议中,并未触及国家主席的问题。林彪的人马反而是把争论的焦点转向其他修宪中的问题,即毛泽东尚未"明朗"表态的问题。如8月13日的宪法起草小组会上,吴法宪提议在宪法条款中加入"毛泽东思想是全国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一句。此外,吴还要求加上三个(评价毛泽东的)副词,即"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发展了马列主义云云)"。按,前头的一条本是陈腔老调。后头的一条,鉴于先前九大时候的争议,则显得比较大胆。为此,张春桥、康生二人与吴法宪争吵起来。陈伯达亦加入战圈,支持吴法宪。从吴法宪在会上说起"'有人'利用毛主席的谦虚来反对毛泽东思想"云云,可以揣见这一冲突非同小可。但这一纠纷为何而起?笔者无从知晓。一说只有张春桥与康生知悉毛在九大前从党章中剔除过这三个副词。此亦似是而非之论,因为毛泽东曾经公开反对过使用这三个副词。不论起因如何,这场争端搅得叶群上串下跳,纠合同道,还让陈伯达与黄永胜编选"称天才"的语录;黄永胜也电召李作鹏前来开会,以壮声势。说来奇怪,次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张春桥与康生出乎意料地默不作声。结果吴法宪的提议"一读"就通过了。总的看来,这段时间里,对垒的双方虽未正面触及国家主席之争,剑拔弩张的暗流毕竟已经酿成,在不到十天后的庐山会议上,即可一见分晓。〔17〕

   关于庐山上的风云,如今已不乏各色材料问世,说得非常仔细。可惜仍有若干关键性的空白,有待史家填补;也有许多推断,人言言异,莫衷一是。〔18〕按,庐山会议当从8月22日下午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说起,但史家对于这次会议的记载就有很大的出入。据中共中央党校于楠教授之说:对于"两个集团之间的矛盾",毛泽东已经有所察觉,故上山伊始,就呼吁开成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不要开成分裂的和失败的会议。但是林彪与陈伯达偏偏不听警告,重提国家主席问题。毛泽东为此激怒,愤然说道:"谁想当国家主席就让他当吧!反正我不当。"并随即"严厉批评"了林彪。〔19〕但此一叙述,在与笔者晤谈的某位文革专家看来,完全不足采信。他认为林彪对毛一向紧跟,倘若已遭毛严厉训斥,岂会有次日会上的大发议论?从细节上来看,于楠之说也有时序错植之嫌。按林彪涉及国家主席之讲话,事在8月23日,其后两日群情唱合。然则22日时林彪尚未讲话,如何会招来毛之批评呢?在这点上,还是汪东兴的回忆比较准确。汪是与会者,也是当事人。他回忆上述毛的愤激之语,作于8月25日,也正是毛决意刹车,终止大会讨论国家主席问题的时候。〔20〕

   九届二中全会在8月 23日下午正式召开。据官方之说,事前并未安排林彪讲话。但在会前的常委碰头会上,当毛询问谁先发言时,林彪突然毛遂自荐。结果他在开幕会上讲了一个半小时。讲话中他并未单刀直入地涉及"国家主席"一词,而是强调新宪法有必要突出毛主席的伟大领袖、最高统帅和"国家元首"的地位。按理来说,林的这一号召并不违背毛的指示。因为抽象的"国家元首"未必就指需要承担繁文缛节的"国家主席"这一实职。讲话中林彪还颂扬毛的著作和思想,又明言他仍然坚持"毛主席是天才"的观点,并委婉地批评了不同意见。所有这些,诚如汪东兴二十年后说的,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当时在听众中却引起热烈的回应。根据一些出席者回顾,林彪开始讲话时,毛泽东还有点笑容;愈往下说,毛就显得有些木然,甚至面有愠色。汪东兴的回忆,也"证实"了这一点。总之,通俗之见都说林彪的讲话事先未经毛之批准;而待他讲完之后,毛已是满脸不悦之色。〔21〕

   叶群之说则不然。她在当时就宣称林的发言预先征得了毛的同意。陈伯达多年后亦说,林彪当天散会后,同他谈过主席心里明白他(林)要说什么。好几位党史学者亦认为,林在事前让毛看过讲话大纲。〔22〕

   后一说法显然较为可信。它不但符合林彪的崇毛风格,也符合当时党内上下领导之间的纪律常规--虽说事前再小心,也难保毛事后不翻脸。〔23〕至于所谓毛之明显不满林彪讲话,大约也是夸大不实之词。汪东兴要是真的觉察出主子的不悦神色,何以会热烈唱和林的讲话呢?此外,龙颜明显不悦之说,亦难解释此后两日数百中央委员在大会上讨论林氏讲话之热烈现象。这包括吴法宪提议改变全会议程(按原订议程为讨论国民经济年度计划,国防战备及修改宪法),加上"首先听取林彪讲话录音"一项。这一建议显然获得全体一致通过。据汪东兴事后说,到会的人都附和吴的动议。周恩来也听从大家的意见。更妙的是毛泽东自己的反应。当次日上午有人建议印发林的讲话稿时,周恩来派汪东兴向毛请示,毛则答曰:"我没有意见,你就印发吧!"〔24〕

   正如整个林彪"传奇"中屡见不鲜的现象那样,叶群的介入与搅和,使得情势益发错综复杂起来。林立果于事发后就向林办秘书张云生私下吐露:"叶群在庐山"煽风点火",惹了一场大乱子";而林彪则"事前不知情。"据官史所载,8月23日晚,叶群串连布置,给大将们下指示,出点子。这些点子,可看出叶的胆识。她说:设国家主席问题不要再提了〔25〕;要强调"三个副词"和"天才"问题;要在"毛泽东思想是全国工作的指导方针"上做文章;不要点名,不要讲康生反对"四个伟大"的提法;更不准有半个字涉及江青,否则就要碰壁。总之,靶子要对准张春桥;否则,打击面太宽了,毛主席那里通不过。显然,叶群的点子多少带有宗派之争的意味。三位大将正是领会了这个意思来到8月24日下午至晚间举行的大区分组会议。〔26〕

   在分组讨论中,林彪的讲话无疑得到所有各组的赞同(妙得很,还包括了张春桥的上海代理人王洪文所在的华东组。)〔27〕不过最为戏剧化的场面却在华北组。陈伯达以事先准备好的"天才"问题材料,在华北组上慷慨激昂,大放厥辞。虽说他的福建方言难懂,但他想说的要害观点,大家全听得明白。他说:毛主席是天才,可是竟有人胆敢反对使用"三个副词"!还反对"毛泽东思想是一切工作的指导思想"这一提法。与会者对陈伯达讲话的反应,有两点值得一提。一是全体无异议,一致赞同;二是赞同者不分山头--内中最重要的人物当数汪东兴。汪是御林军总管,"一位长期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同志",但又与毛家湾关系密切。他对陈伯达讲话的全力捧场,显然对其他与会者的感染甚大。大伙儿自然会联想到,其中必有毛的首肯--汪可是主席身边的人哪!总之陈伯达与汪东兴联袂发言之后,群情顿时鼓噪,誓死要把反对毛主席的人物揪出来"千刀万剐"。陈伯达在追问之下,才透露出指的是张春桥。据官史说,当"张春桥否认毛主席是天才"的消息传至华东组时,只见张氏立即挨批,面目苍白,如坐针毡。

   回头再说华北组。分配到该组的陈毅也发言表态说:要是毛主席愿意改变初衷的话,他完全赞成毛当国家主席。按陈毅上山之初,便得到汪东兴的暗示:全会准备批判"某人"(稍后才知"某人"就是张春桥)。〔28〕陈毅还列举大量历史事实,说明毛主席是天才……如今竟有人否认毛主席的天才,肯定是居心叵测。会上陈伯达也插话说:"有的反革命份子听说毛主席不当国家主席,高兴得手舞足蹈。"话音未落,全场愤慨;激动之余,便有人提议在我宪法中恢复国家主席一章,并"热烈希望毛泽东当国家主席林彪当国家副主席。"随后华北组印发了一份措辞激昂的简报,表达上述强烈的愿望,并要求揪出党内的坏蛋,斗倒批臭。在此前后,部分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委联名上书毛泽东与林彪,拥戴毛出任国家主席。华北组简报出笼后,更多的中央委员纷纷给政治局写信,激烈声讨张春桥。事态至此,姑不论叶群与陈伯达(甚至林彪)等人的初衷如何,设不设国家主席的争论又成了焦热的议题。〔29〕

   关于国家主席问题之重上议程,有几条值得强调。一者,从现有证据来看,笔者实在看不出改动全会议程,就一定是为林彪出任国家主席铺路。迄今并无可信证据,表明林彪集团的任何成员为此目而活动。〔30〕史家王年一就曾明白指出:九届二中全会上,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人提议林彪当国家主席。唯一的反证,就是于楠的文章提到某小组会议上有"个别人"说过:"如果毛主席实在不愿当,可以让林彪当"。但有此一说,也不足以证明林氏本人有罪。何况此"个别人"者,显非林系人马!二者,在整个争议过程中,只要涉及"如何对待毛主席"的情感问题,几乎全体到会者都责无旁贷地热烈拥戴毛泽东当国家主席。试看华北组里叫得甚响的,就是科学家的钱学森。而作家郭沫若在此亦不遑多让。当然汪东兴的态度更具代表性。汪毫不含糊地呼吁恢复国家主席一职,并声明这不单是他的个人意愿,也是中央办公厅机关和8341部队的全体愿望:"热烈希望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当国家副主席。"以汪东兴这样与毛贴近、侍奉了数十年、而又以敏察及秉承主子意旨为第一天职的人物,居然如此,这就教人益加深信:即便是常伴左右的人,也拿不准毛泽东三番五次的推辞就必然是最后的定论。对此汪东兴后来辩解说:当听到陈伯达言及有人因听到毛不当国家主席而手舞足蹈时,他过于气愤,一时激动就把毛的指示忘得一干二净。〔31〕其实,这一说辞只能愈加表明:在当时,连汪东兴也不大相信毛的推辞必真。毛在上山之前的五回指示,回回都是由汪亲自传达或亲睹批示。要说出于一时激动就忘光了圣上的五回指示,真可谓匪夷所思的出格奇事。显然,在庐山上出现的闹剧里,亦自有马屁无罪,拍者其罪的一面。在这点上,汪东兴与林彪等人并无二致。

鉴于国家主席问题的再度出笼,以及群情汹汹准备揪人的形势,江青便在8月25日上午带着张春桥、姚文元来见毛泽东。此刻紧张的局面,用毛的话来说,"大有炸平庐山之势",而这次的聚会也就成了庐山会议的转折点。然而会上有多少人出席,到底谈了些什么,吾人都无从得知。唯一可知的,就是江青向毛叫屈:"不得了哇!他们要揪人啦!"总之,毛当即决定给夫人撑腰。当天下午,他就召开了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会上指斥陈伯达等人违反九大方针;下令停止讨论林彪讲话;并收回华北组的六号简报,不准散发。此后两日,毛又责成周恩来、康生分头找吴法宪、李作鹏与邱会作谈话,批判他们的错误。毛本人也召来各路诸侯训话(包括找林彪谈话)。〔32〕毛泽东何以断然采取这一系列处置?个中原因,论者不一。大抵说来不外以下诸项:一,毛对于武人坐大之势,并不放心。二,有人胆敢违反毛会前指示团结的号召,又居然打乱全会议程。三,叶群一伙从事地下串连活动,违反组织纪律。四,有人居然不听使唤,纠缠国家主席问题,强加于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82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