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新疆:保守思潮的危险信号

更新时间:2013-12-20 23:35:16
作者: 张弛  

    

   《凤凰周刊》最新一期刊出文章《新疆:保守思潮的危险信号》。有学者认为,新疆保守穆斯林群体迅猛增长亦受到国际环境影响。目前全球伊斯兰都在向保守回归,且政治色彩日趋浓厚。曾经铁腕推行世俗化运动的土耳其,也因经济发展衰落而无法阻止保守势力的抬头。新疆目前很难找到值得借鉴的外部榜样,但作为有浓厚世俗化传统的伊斯兰地区,坚定地发展经济,提振民生,发展教育,似乎是对抗极端保守宗教势力的最有效途径。

   新疆积聚多年的问题与矛盾藉由2009年"七五"事件引爆后,中央政府曾大举派员赴疆调研,从国家层面对治疆方略予以调整,并急调张春贤入疆主政。三年来,以现代化为取向的发展逐步赢得民心,并不断压缩极端势力的存在空间。

   但与此同时,疆内规模不等的暴力袭击事件却从未停止。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还从传统恐怖暴力多发的南疆地州蔓延至经济状况较好、安全态势稳定的东疆吐鲁番,11月28日更祸延内地,在极具政治敏感的天安门制造袭击事件。

   而梳理这些频发的暴力袭击事件,都能看到宗教极端主义的影响。鲁克沁"6·26"事件中落网的一名年轻嫌犯,就曾在电视采访中称,自己的杀人动机是通过暴力和杀戮换取进天堂的资格。在新疆历史转向的关键当口,对于这种在维吾尔社会中急速蔓延的极端主义思潮,不仅政府担忧,新疆世俗穆斯林人群亦深感不安。

   世俗化的逊尼派

   新疆社科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吐尔文江认为,伊斯兰教在新疆维吾尔本土化后,可以细分为四种社会群体。第一种是新疆最世俗化的"文化穆斯林"。这个群体主要由党政官员、事业单位职工以及国家机关公务人员构成。这部分人很少参加念经、封斋等宗教活动,一般也不忌烟酒,但依然会遵守一些传统的风俗习惯。

   第二种是"世俗穆斯林"。这部分群体主要有农民、普通市民,以及一些年长、受教育程度低的人构成。相比文化穆斯林,他们宗教活动的实践形态更多,比如封斋、做礼拜,如果周五有时间,一定会去清真寺。但他们做这些,只是怀着很朴素的信仰,一定程度是沿袭祖先的传统。除了斋月期间,其他时间都与常人无异,也不排斥抽烟、喝酒。

   第三种是"保守穆斯林"。就是常说的瓦哈比教派,也称伊斯兰复古主义、原教旨主义。这个群体类似清教徒,提倡简朴生活,反对奢靡浪费,追求内心的安宁清修,平时严守戒律,但并不主张暴力,也没有政治诉求。

   第四种是"极端穆斯林",也可以叫"政治穆斯林"。这个群体经由信奉瓦哈比教派的保守穆斯林人群发展而来,以宗教"改革派"为旗号,政治色彩明显。

   瓦哈比教派是近代伊斯兰教复古主义派别,为沙特阿拉伯国教。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传入新疆哈密地区,至今哈密的大多数居民都是保守穆斯林。

   但新疆的瓦哈比教派并未照搬沙特阿拉伯的文化和习俗。比如当地人并不穿沙特的罩袍,全县也看不到一个蒙面的女人。虽然许多民众认为看电视会影响清修,但并不排斥汽车,亦多使用手机,有实力的人也乐于购买大房子。

   吐尔文江告诉《凤凰周刊》,不仅瓦哈比派在新疆的本土化中不会完全复制阿拉伯文化,伊斯兰教传入新疆后本土化的过程体现出:"我接受你的宗教思想,但拒绝改变民族传统"。例如,在喀什至今仍很盛行的占卜、算命等活动是萨满教的习俗,而针扎"小人"的巫蛊之术是汉民族遗风,这些都是伊斯兰教教义绝对不允许的,但在新疆并没有被维吾尔族人丢弃,反而得以接纳和保留。

   并且,想要在维吾尔社会推行瓦哈比教派思想其实并非易事。该教派教义严苛,禁烟、禁酒、禁赌,不能看电视,不能穿花里胡哨的东西,不能大吃大喝,不能唱歌跳舞,因为这会扰乱心智,影响对真主的虔诚。尤其对女性,从着装举止到日常生活,更有诸多限制。此外,该教派传入新疆时正逢中国改革开放,被禁锢多年的维吾尔族第一次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许多民众愿意追求世俗化的时尚生活,自发排斥瓦哈比教派。

   很长一段时期内,文化穆斯林一直在维吾尔社会中占据主流,但随着这个群体近年来社会阶层的逐渐提高,人数却越来越少。以前该群体中还有小商小贩或者自由职业者,到目前基本只剩下公职人员和干部以及一部分大学生群体。而人数众多的世俗穆斯林群体,也越来越趋于保守。信奉瓦哈比教派的保守穆斯林正后来居上,快速侵蚀上述两个群体。

   保守教派的兴起

   瓦哈比教派信众规模迅速扩大,主要途径是通过私办经文学校的方式培养信徒"塔里甫"。在发展之初,瓦哈比教派打着宗教改革的旗号,并未表现出强烈的政治意图,而更像是不同教法学派之间的斗争,因而没有引起政府的足够重视。

   据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人士介绍,瓦哈比教派只是伊斯兰教的一种改革运动。此教派认为,现在的伊斯兰教已经发生了变异,只有穆罕默德时代才是公正的(在穆罕默德时代,有一些诸如反对暴力、反对高利贷、反对歧视女孩、主张解放奴隶等主张),因而主张"回到《古兰经》中去",寻找伊斯兰教义的本来面目。

   瓦哈比教派注重个人对经典的领悟而非学者的解释,修学门坎低,容易被大众接受,且来自伊斯兰教的发源地沙特阿拉伯,所以很快便形成气候。进入新疆后,因为提倡简化礼拜程序,扶贫济困并传授科学知识,也得到年轻人和一些知识分子、工商界人士甚至部分党政官员的支持。

   但是,由于瓦哈比教派可以"凭经立派",每个传经者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衍生出对于经典的不同解释,在表现形态上也显得五花八门。伊朗的、沙特的、阿富汗的、埃及的、土耳其的,有时连信众自己都搞不清楚。

   而这一教派在新疆积极推动社会生活领域的伊斯兰化,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日渐凸显。思想影响下,越来越多的维吾尔族妇女不再穿着艳丽的民族服饰,取而代之的是一袭宽大黑罩袍。南疆某些地区甚至禁止音乐、传统歌舞、绘画、雕塑等社会文化活动,并指责维吾尔族婚丧习俗违反伊斯兰教义等。

   尤需注意的是,瓦哈比教派催生出极端主义者,如新疆瓦哈比教派最具盛名的阿不力克木·买合苏木及其培养的"八百弟子"。阿不力克木原本是阿克苏库车县的一个农民,他成立了新疆第一个恐怖组织--东突伊斯兰党。

   上世纪50年代,阿不力克木曾因分裂主张被判入狱20年,1977年刑满释放。因为其宗教学术上的修养,出狱后的阿不力克木当选了自治区人大代表、伊斯兰教协会常委、叶城县政协副主席。从1987年开始,他开始创办经文学校。据不完全统计,全疆各地追随他学经的学员约有800余名,号称"八百弟子"。他曾组织学员穿着统一的服装,在库车的新城、老城里进行无声地游行。这些学员后来遍布散落全疆,成为各地从事暴力恐怖活动的骨干分子。

   而更多诞生于中东的伊斯兰新教派,也与瓦哈比教派几乎同时进入新疆,其中影响较大的就是"伊扎布特","伊扎布特"更常见的称呼是"伊斯兰解放党"。在阿富汗战争之前,该组织宗教色彩浓厚,坚持"非暴力"理念,但在美国攻打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时,开始转型为极端的原教旨主义组织。目前世界多个国家已宣布"伊扎布特"为恐怖组织。

   公开资料显示,"伊扎布特"最初在新疆以办学讲授阿拉伯语的方式进行发展。其组织的骨干人员伊布拉音·乌斯曼,是原新疆工学院建工系90级毕业生,1995年毕业后到土耳其上了两年学,归国后在乌鲁木齐市发展"伊扎布特"组织。该组织规定,凡加入者都要举手宣誓。

   保守主义的扩散,已经开始在新疆维吾尔社会世俗化知识分子群体中引发反弹,并成为政府意识形态管控的对象。新疆文联主席阿扎提·苏里坦在《新疆日报》撰文认为,刻意通过这种手段来强化民众的宗教身份意识,目的在于逐步侵蚀甚至灭绝维吾尔传统民族文化。

   经文学校的影响力

   除了瓦哈比教派和"伊扎布特",对新疆影响较大的还有被称为"伊吉拉特"的"迁徙圣战组织"。该组织宣称为了真主而离乡背井,抛弃所有财产,迁徙集中到一个地方发动暴力活动,进行"圣战"。虽然没有类似于"东伊运"完整统一的组织,但是它赤裸裸地宣扬暴力,并将职业恐怖分子聚集在一起。该组织于2005年在新疆喀什制造恐怖事件后被关注,目前已发展成为当前新疆恐怖暴力活动的主要制造者。"伊吉拉特"还是2012年6月和田劫机事件的幕后黑手。

   这些外来教派,几乎皆由地下经文学校在新疆发挥影响。对于伊斯兰教信众来说,《古兰经》是真主安拉的语言,要经常诵读。每一位穆斯林降生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和离世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都是《古兰经》经文,而且只有诵读阿拉伯文本的《古兰经》才有意义。

   在非阿拉伯语系的新疆,宗教知识的传承主要通过经文学校来实施。传统的经文学校分为三个等级,高级学校设在喀什、莎车等地大寺院内,专门培养上层宗教人士;中级学校设在较大的县镇寺院里,是成年穆斯林学习宗教知识的场所;初级学校则遍及乡村,入学者基本为少年儿童。学习内容包括宗教仪式、阿拉伯文、《古兰经》、《圣训》以及伊斯兰哲学、法学、文学等方面的著作,教材均为阿拉伯文或波斯文。

   在维吾尔社会,经文学校不止传承宗教知识,也在民众日常生活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这个体系曾被上世纪50年代以后长达30年的无神论运动打破。1950年,随着新疆教育部门对疆内小学进行接管和改革,各地学校停授经文课。尽管此后考虑到宗教界的要求以及新疆的实际,恢复过一周两节的经文课,但因初级和高级经文学校陆续停办,宗教学校及学生一直在减少。到1958年,自治区政府再次明令取消经文学校和经文课。

   "文革"以后,随着国家民族政策的落实,民间很快又出现了大量的经文教学点,有的地方一度到了失控的程度。到了80年代,疆内各地城乡都出现了宗教人士擅自开办的经文学校或教经点。随着他们的影响日渐扩大,新疆政府开始从"疏导解散"转而"查禁取缔"。

   不过,随着1999年以后席卷全球的宗教思潮复兴,各地私办地下教经点再次出现,只是场所更加隐蔽和分散,学经人员也呈现出低龄化和女性化趋势。由于曾经历近30年传承中断,伊斯兰宗教人才断档,导致异端迭出、外来教派横行。

   新疆社科院社会学所所长李晓霞在《新疆宗教事务管理政策分析》一文中分析,私办经文班持续不衰根源于普通教众学习经文的需求,一直未从合法渠道得到解决。文章认为,新疆民众学习经文的需求,既有宗教原因、民俗习惯,亦有道德希冀。很多送孩子入经文学校的维吾尔族家长认为:作为穆斯林应该懂得起码的经文知识和宗教礼仪,如参加葬礼时,口诵经文就是礼仪的重要部分;并且学习经文、接受宗教礼仪训练的孩子更懂礼貌,更听家长的话。尤其在传统观念浓厚的乡村,有宗教常识并遵守宗教规范的孩子会受到村民赞誉。

   但以新疆现有的宗教教育能力,显然不能满足这一需求。目前官方认可的高级经文学校仅有一所设在首府乌鲁木齐的"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中级经文学校有5所,分别设在喀什、和田、阿克苏、克孜勒苏州、伊犁霍城县。因为中国政府禁止向未成年人传教的硬性规定,现在遍布全疆的初级经文学校均属"非法"。

有观察者认为,维吾尔社会全民信教,且大多数人口受教育程度不高,遍布新疆城乡各地的地下讲经点像一股暗流,左右着新疆未来的走向。1997年"伊宁事件"就是由地下传教热潮中的极端主义观念发展为信众在伊宁街头的暴力恐怖行为。在喀什地区叶城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67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