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石之瑜:中国要化解诸国卷在肉体对抗困境

更新时间:2013-12-16 21:20:42
作者: 石之瑜  

    

   东海防空识别区的公布,震撼了人心,也振奋了人心,因为识别区的范畴首度明确地覆盖了钓鱼岛,是对日本右翼近来以中国为对象的种种作为的积极回应。日本右翼日益激进的外交国防政策,昭示着去思想化与肉体化的堕落,竟以推翻宪法的和平条款,作为所谓国家正常化的理想,图谋在东亚与东南亚大掀波涛。这样的堕落,值得中国自我警惕。

   中国在自觉不得已而必须因应之际,也必须要以东京为鉴,防止走向肉体化的大国崛起。大国崛起的进程看似不可遏止,但非从文明深度建构不能致远,徒力不足以自行,因此无论是经济之力,或军事之力,均需要高屋建翎的思想领导,方能行之久远,乃能有方向地面对日本右翼刻意发动的恶性循环。

   准此,东海国防识别区的文明提升,刻不容缓。因而需要在展现军事实力与决心的同时,掌握国防识别区对和平的意义,进而建立思想,形成文字,根据义理,挑战天下,使得国防识别区这样一个肉体性质的布建,从中国自身排他性的利益考量中升华,化解诸国卷在肉体对抗的困境。

   近世的和平思想沦落不堪,和平口号震天价响,出现两种严重的悖离现象。其一是,实际上杀戮不歇,尤其发动杀人放火最严厉的那些人物,尤其喜欢侈谈和平,以至于反对他们的群体,就被指控是反对和平,因而必须以战火荼之惩之。这可以用美国屡屡入侵中东为范例。

   而美国保守界的军政人物无往不利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杀人放火时,自以为正义,旁人死伤无算,在他们的计算中却能不值一哂。之所以能后在自己的意识中如此泯灭天性,当然就是有一种美化杀戮的思想在支撑。予以迎头痛击之道,绝对不是只靠力量就充分,某种思想上的坚强动力不可或缺。

   历史上杀人最多的和平思想,非民主和平论莫属。美国军人能够在中东肆虐,摧毁古老文明,滥射老幼妇孺,却可以在卧榻前祷告上帝祈福避祸,心安理得,恰恰是遭到民主和平论之类的思想麻痹的结果。好像被美国侵略是自找的,因为他们的社会政治情况不符合美国人的愿望,他们乃以救人之名,行杀人之实。

   和平悖论中其二的现象是,想要攫取好处而肆无忌惮的一方,总是警告别人不要破坏和平,以便他们在和平的掩护下,为所欲为。所以,自己只要抢先行动,就不是破坏和平。面对别人的反对,还感到委屈,觉得和平受到野蛮势力的威胁。这就是日本右翼今天的和平迷思。

   这第二种的悖论是在绑架和平,日本右翼政客一方面以和平之名批判中国野蛮,另一方面又要在国内推翻和平宪法。于是,他们采取了行动,并以和平之名要求受影响的周边地区不可采取对抗。他们在自己无颜面对历史的痛苦中,一意孤行,以肉体的实力强大,想证明自己不曾战败,不曾侵略,厥为和平悖论。

   面对世局杀戮动荡,文明之国岂是好战?而好战岂能恢复承平?然而,对抗之局,伊于胡底? 2000 多年前孟子答公都子问他是否好辩,此刻值得令人再思。孟子以天下治乱兴衰,暴君代作,民无所息为忧,说出千年传诵的名言: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那么,同理要问,如今,文明大国不得已诉诸肉体化的东亚防空识别区,其道理在哪里?要用什么思想匡正东亚国际关系肉体化的趋势?

   首先,和平必须是合乎公义的,是合宜的,否则和平的结果就是姑息养奸。其次,面对挑衅与侵略必须恃吾有以待之,不可须臾怠惰,而要“有所作为”。再其次,则须谨记前人遗训,即军事力量的展现尤其需要“韬光养晦”,不宜得意洋洋,得意忘形,故就更不宜大肆宣传,檄告天下。防空识别区的建立,实在是“予不得已也”,甚至是令自己遗憾的,愈早解除愈好的。最后得想清楚,防空识别区在和平路径图中的位置是什么?

   有清楚的和平路径图,不仅是为了邀请日本、美国共同反省,或警告各方不要玩火自焚而已,更重要的是自我警惕。唯有反求诸己,扪心自问,为什么必须要与天下围堵我的恶势力抵抗周旋?与他们针锋相对?有了深刻又清晰的答案后,才可能把提升并展现国防实力的意义,放在历史的长远发展中加以认识,有如此远虑,便能不急于一时的忧患。

   中国养成自己作为未来的文明大国,从和平的大立场出发,便可以看到日本和平宪法的积极意义。和平宪法早就不只是绑束日本军国主义的机制而已了,其间所曾孕育的,其实 21 世纪所不可或缺的和平精神。那是来自于世界上唯一遭受原子弹之灾的群体的自我警惕。可惜,日本右翼抹煞了和平宪法的时代意义与历史成就,钻回了盟军加诸的紧箍咒,自怨自艾。

   日本战后对和平的执着与付出,是否要因为日本右翼的偏执而一夕抹煞?右翼批判国内的和平势力为自虐史观,实则是他们自己陷入自虐史观,否则岂会以历史是万劫不复的渊薮,必欲除之而后快?中国大大可以陈述且赞扬和平宪法对日本战后发展的重大贡献,毕竟日本民间在世界各地散发的反核思想,对世界各地经济发展的贡献,纵然不乏利益算计,但是总的方向与原则,是和平发展。

   在东亚风云变化莫测的当下,中国思想界不可袖手旁观,不可惑于一时炫耀的大国崛起。殊不知,日本右翼诉诸肉体化的挣扎,正是思想贫乏,丧失远虑而陷于短暂目标的结果。崛起的大国必须从文明的深度自我砥砺,追求符合公义的,合宜的和平,方能摆脱因为不得已的战备,所一时带来的兴奋幻觉。

   (中评社特约作者石之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538.html
文章来源:中评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