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邢小群:朝鲜印象

更新时间:2013-12-12 21:43:39
作者: 邢小群  

    

   这几年陆续看了一些从朝鲜归来的介绍,也很想去看看。况且还有一年一度的阿里郎表演。

   奥运期间,行程比较便宜,丹东旅行社八月七号、八号两天中只发送了我们一个十二人的团队,让我们的“避运”,省了一些钱。本来中国人到了新义州,朝鲜方面有一趟国际列车发往平壤,条件比较好。但因为我们人少,不值得为我们发一趟专列,就把我们塞进从新义州开往平壤、乘客满满的普通列车。在新义州车站等了四个小时,又用五小时二十分钟的时间,坐在中国七十年代那种没有空调的硬座车厢里(我觉得这车可能也是中国给的,仍然是窗子失控,几个人抬不上来,还是列车员来了才打开。),再次领略了多少年没有过的汗腻腻的旅程。但因此也获得了一次近距离观察朝鲜普通民众的机会,可以真切地看到老百姓的穿着和使用。朝鲜导游看得很紧,不允许我们与朝鲜人接触。丁东去卫生间,一时没有找到,刚踏进旁边的车厢,就被拦回,可见控制之严。我们团有一家人是黑龙江的朝鲜族人,会朝语,如果能与朝鲜人交谈,让他们翻译,该有多好。可惜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幸亏到了平壤住进了导游所说的特级宾馆(相当于中国的四星)——当地叫羊角岛宾馆,吃到较丰富的晚餐,我们那种要“吃苦”的恐惧的心情才缓和下来。

   朝鲜人的吃、穿、住

   第二天,在开往板门店的路上,表情严肃的赵导游开始了他的介绍,好在他允许提问,从中知道了一些我们关切的问题。据导游说,朝鲜自1997年连续五年遭受自然灾害后,现在粮食情况比过去好多了,生产已经承包到组,但他承认还不能吃饱饭。拿平壤来说,每人一天供应一斤大米(儿童有减)。要在中国当然够吃,但朝鲜副食品尚欠缺,吃饭还是个问题。照他的解释:原因之一,朝鲜80%以上是山地,平原处狭窄,粮食不能自给。记得我们从新义州到平壤的火车正是从朝鲜的平原中穿过,从窗外望去,远处山地清晰可见,近处平原粮食长势不错。令人不解的是,无论水稻还是玉米都采用了密植,玉米密植得让我们怀疑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能否长出玉米棒?让我们想到中国农村当年的瞎指挥,只有形式没有产量的情景。导游对我们关于密植的问题,不置可否。但他在回答我们的提问时说,农村家庭已经有了自留地,可以自由养鸡养鸭。还说,想养多少养多少。自从包产到组后,可以到农贸市场将农副产品自由交换了。他们可能不知道越南包产到户、粮食翻身的例子,但已体会到包产到组的优越性了。

   说到吃不饱,原因之二是,日本投降后,又被美帝国主义分裂了朝鲜。金日成主席想统一朝鲜,受到美国的干预。南北统一是朝鲜、韩国的共同愿望。但美帝出于瓜分占领朝鲜半岛的目的,不允许朝鲜统一,因一直受到美国的威胁,国家只好始终处在备战状态。尽管如此, 1970年代——也就是中国搞文化革命时期,朝鲜的人均收入是800美元,比中国好。他说就是电影《鲜花盛开的村庄》、《摘苹果的时候》表现的时期。到了1980年代,又受到美国威胁,国力大量用于国防,不能专门进行经济建设。他不愿说的是1960、70年代朝鲜经济是在中国和前苏联的帮助下复苏的。他说中国文革时,他们经济状况比我们的好,应该是真实的,那时我们经济已经濒临崩溃。据外交部一老同志的回忆文章说:“仅1972年,我国给阿尔巴尼亚的各种无私援助,平均到他们国家每个人头上,达一人5000元人民币之多。这时我国农民的人均收入大约还不到100元,行政级别低的干部工资是37.5元。”这种勒着肚子搞的社会主义援助与其说是喂奶不如说是挤血。有一名在联合国粮食署参加调查朝鲜粮食问题的中国年轻人(以下引用简称“年轻人”),在朝鲜有二个多月的较深入了解,他在网上的一篇文章中有如下的介绍和分析:

   我是搞纯粹预算的,在我查阅了这么多年以来的援助资料后,发现,祖国(中国)每年给朝鲜的供给是一个你们不能想象得到的巨大数字,因为我们是调查来的,所以我想数据应该会很真实。但是上面的援助数据很有趣,根据不同时期,援助也不同,占同期GDP比例很大的是老毛时代,那时供给的相当于1个省份的国民生产总值,但是3年困难时期的6年阶段(就是3年困难的前两年+后1年+3年困难时期)这个数值也变得相对比较少,邓小平时代呢,中国给朝鲜的比例应该是最少的,还不到一个西北城市的国民生产总值,但是钱还是要比老毛的多。江泽民的时代呢,初期给的相当于一个省的了,这个数值随着后来联合国的介入,变得大大缩水,或者缩水的原因还有别的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1996-97年的时候,这个援助的数值下降到历史最低点,非常非常地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援助主要是粮食,燃油,电力,建材(几乎都是高标水泥,高兆帕钢材),军火没有见过,想必机密不在我们的考察范围,我算了算,要是按照朝鲜人人均算的话,我们供给他们的粮食(我们祖国和联合国一起),可以供他们全部人什么也不干地活上几乎150天(估算,肯定有出入的),这个就好像我们中国凭空多出来了一个省的人口一样,我们老百姓就这样养着他们吗?我很不理解。

   1997年以后的三年里,朝鲜因自然和人为的各种原因,经济处于濒临崩溃的边缘。这段困难时期,朝鲜官方称之为“苦难的行军”。最严重的是缺乏粮食,没有市场经济,吃供应粮食的城市居民,居然几个月都领不到供应粮。朝鲜官方封锁一切真实的消息,无从知道那三年究竟饿死了多少人。从熟悉的朝鲜人口中得知,许多地方连树皮草根都吃光了……。

   他们将一切矛盾归结为美帝国主义、一切仇恨归结为美帝国主义。

   我们导游的口气也如此。这种逻辑,使得朝鲜当局的宣传获得了自洽性。

   导游一口标准的汉语普通话,自我介绍是平壤外国语大学中文系毕业。从他的发音看,他可能在中国呆过,但他不承认。从平壤一出发,我们的导游就成了三个人,其中两个年青女孩,说是实习的大学生,在车上给我们唱朝鲜歌曲,但不多说话,不知是否承担着监督的任务。

   从火车上到大街上的观察,朝鲜人现在穿得最多的是化纤织品。男人多穿一身藏蓝、土黄。土黄靠近他们的军绿色。列车服务员也是军绿色。30多度高温车厢中,他(她)们的长袖制服,竟然还是双层的。中国人现在常用的旅行背包,车厢内外的朝鲜人几乎没有人背,他们背的不是土黄色的软布袋,就是用旧包袱皮包上纸盒子或其它用物。而且背大包袱的都是妇女。土黄色的软布袋也像是军用品的仿照。如同我们文革时的国防绿崇拜?在平壤街头和地铁看到的人,虽然比火车上普通旅客(可能多是新义州方面的人)整齐一些,但仍是色彩单调的化纤织物,不是现在科学含量较高的化纤织品,而是如同我们七、八十年代的穿着;学生只是白上衣,藏蓝色的裤子或裙子。和阿里郎的演出服与他们节假日表演穿的民族服装相比,那真是天上地下。没有看到一个朝鲜人穿牛仔裤、旅游鞋。这可能不仅仅是经济原因,也有仇美心理使然。我问导游,朝鲜生产不生产棉花?他说不生产。那么,也就没有棉纺厂,只有化纤厂了。韩国可能也没有棉花生产,却领导了休闲服装潮流。

   也许,朝鲜也有让中国普通百姓羡慕地方。如:从小学到大学是免费的,他们三个人中间就有一名大学生,一个平壤市就有二十多所大学。毕业以后,国家包分配。“年轻人”文章中说:除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全靠学校和领导的推荐,说是你就是你,推荐中有很大的人情关系。导游说朝鲜的医疗是免费的,如果得了类似癌症很难治的病也是一样,国家全包,不需要自己掏钱;“年轻人”说:在朝鲜,医疗是免费的,但是医疗的免费却没有真正地落实,尤其是1980年代过后,在朝鲜,医院的大夫是一个非常非常让人羡慕的职业,我印象中的朝鲜,只要是在医院的工作,没有不令人羡慕的。在朝鲜,“关系”学这个概念与国内比较,我个人感觉更甚,你没有一定的关系,在那里更难生存。你要是有个一般病情,头疼脑热的,朝鲜老百姓是干挺或者采取土医治疗,要是有需要动手术的病,你的运气就不会那么好了,你得层层地找关系,或者你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实力,能买到指标。在朝鲜,医生的贪污与受贿是一个公开的现象,但是没有人去过多地过问,一个医生或者护士的职业足以令一个6口之家丰衣足食,朝鲜疾病发生率很高,还有就是传染病流行,老百姓在看病的时候,少不了将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或者从黑市上交换来的一块布,一双鞋,或者是一点好的东西,拿去贿赂医生以挽救家人,所以,在朝鲜要是有人生病了,不一定能得到及时的救治,在那里死亡的很多是怀孕妇女,尤其以平壤以外的地区居多,故此我感觉,其实朝鲜缺乏的是医药而不是粮食。

   导游说,住房是按需分配的,青年一旦结婚有了孩子就能分到房子。新盖的楼房每套在100平米以上。在农村的住宅也是国家分配。这一点,比我们过去强。我们的农民一直是自己盖房,在城市靠国家分配住房时,农村的百姓也是如此。我们从汽车、火车的两旁看到的乡村住房是很整齐划一的。但“年轻人”说:朝鲜平壤高楼很多,在建的也不少,但是我发现,有些楼外面很漂亮,而且年代看起来已经盖了好几年了,却没有人出入的痕迹(就是门口很长时间不见一个人走进走出),我们还发现在这样的楼面前10多米的地方都用黄线或者白线画了一个范围,朝鲜老百姓都不跨进去,我后来和一个同学找了个机会,和跟随人说要小便(朝鲜没有露天的公厕,或者是我找不到),他犹豫了一下,慢慢带我们到一个大楼的后面方便,我们就借机凑近了那样的大楼观察,发现外面倒是装修的很好,里面居然墙壁连水泥都没抹,还是砖头墙。哦。我明白了,又是面子工程。盖楼居然是给外面人看的。我们看到新楼的情况,可能比“年轻人”说得好一些。但照片“朝鲜职工参加国庆60周年排练”背后的楼房确有此迹象。我的一个同事曾公派朝鲜访问,也看到过“年轻人”说的情景。这就但让我怀疑到铁路边上的村庄,是不是也是面子工程?想到我们去西藏旅游,公路边供游客观赏的藏族民居,就是国家出钱给盖的。“年轻人”2006年到朝鲜调查粮食问题时,深入到农村,那里的贫困、简陋、道路的难走,不堪设想,他带了球鞋四双,名牌运动鞋两双,还是嫌带少了。

   什么可以拍照?

   穷是客观存在的,穷也不是丑陋的。丑陋的是什么?是封闭!

   我们过边境的时候宣布了许多不许:不许带手机;可以带照相机,但在火车上不许拍照,不许拍军人,不许拍老百姓。就是说允许拍照的地方才可拍照。最主要的是不让外国人接触朝鲜人,不能让朝鲜人知道外面的信息。把一个国家围得像个铁桶一样。那才叫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呢!2008年奥运是世界性的体育盛宴,我们在酒店看奥运开幕式时,同时转到朝鲜台看看,还是他们唱歌跳舞类的节目,没有任何有关奥运的信息。我们那个只有供外国人下榻的酒店,最下一层是华人经营的赌场,在这里工作的中国人要求看到外面的信息,中国游客也比较集中,所以开通了几套卫星电视,有中国的中央电视台,有香港凤凰卫视,还有日本的HNK和一套欧洲的节目。当地老百姓呢?只能从一个电视台中看领导的人活动和歌舞节目。看来,一般朝鲜人看不到有关奥运的镜头,大概朝鲜运动员获胜的项目,才能看到?导游说,中国的电视剧《渴望》、《三国演义》在朝鲜播放过。问韩国的节目能看到吗?导游一脸不快。意思是那还用问,根本进不来!我心说,看了韩国的电视剧,还不把朝鲜人看呆了?凭什么他们能穿得那么好,住得那么好?气色那么鲜嫩和富态?在朝鲜也见到了韩国的游客,中年妇女以胖者为多。这才知道朝鲜男人又黑又黄,朝鲜妇女又干又瘦,并不是人种的问题。还是营养不行。这不让拍照,那不让拍照,还是因为自己穷,不好意思,这是自尊还是自卑?

也可以理解成外来客人中敌对势力较多,怕人拍了什么机密。普通人能看到什么机密?拍了军人,就是知道了军情吗?也奇怪,在朝鲜大街上军人就是比较多。是不是他们向外声称裁军多少,而并没有实行?还是因为老百姓不能在省与省,道与道之间走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40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