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泽玮:“单独二胎”不会引来“婴儿潮”

更新时间:2013-12-12 10:25:00
作者: 沈泽玮  

    

   生孩子,往往不仅是夫妻俩"刻意制造"或"不小心"的床笫之欢的私密事。

   在中国,它涉及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和地方部门利益,更是公民生育权、生活选择和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否则名导张艺谋有N娃的传闻也不会一再刺痛舆论的神经,甚至有媒体在封面刊登"寻人启示"以跟进这起名人超生的后续新闻。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把计划生育提到国策的高度,此后有关放宽"一胎化"政策的呼声和争论从未间断过。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决定》,提出局部放宽"一胎化"政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单独二胎)的政策,正式回应了部分舆论的期待。

   在这之前,按计划生育政策规定,除了农村夫妻、少数民族、夫妻均为独生子女、再婚夫妇、第一胎为残疾儿等情况之外,其他情况下均不得生育二胎。

   公职人员获益最大

   根据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开展的调研,单独二胎政策若全面落实将影响1500万至2000万人,他们是一方为独生子女,且已育有一个孩子的育龄夫妻,而在这些夫妇中,50%-60%愿意生育第二个孩子。

   中国的生育率届时会提升多少还是个未知,但一般相信它不会引来"婴儿潮" ,因为在政策放宽之前,不少人宁愿挨罚也选择超生,也有上千万人因超生不缴罚款而让孩子当"黑户"。最近的第六次人口普查就发现,全中国有1300万超生"黑户",每一次人口普查,官方就会"大赦"一批超生"黑户"。

   计划生育政策在公职人员中的执行力度最为严格,一般中国公民超生所面对的最严格惩处就是缴纳罚款,但是公职人员还要被追加行政处罚,预计政策放宽后,这个群体的生育意愿也最大。

   育有一个两岁儿子的佛山市民小刘知道生育政策将放宽之后,高兴不已。小刘是机关事业单位的行政人员,他告诉记者,如果在生育政策放宽之前违规超生,"在广东要被罚20几万(人民币,下同,约4万新元),连工作可能都没了"。所以,虽然心里很想再追个女儿,凑成一个"好"字,他和太太一直不敢行动。

   小刘说,父母一直想多抱一个孙,太太也愿意多生一个,唯一的条件是不能做高龄产妇。他说:"我们两个都是32岁,只要政策在35岁之前开放,太太说她就生,再晚的话,她可能就不生了"。

   反对放宽计生政策的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小平认为,放宽"单独"政策主要就是为了城市里中产以上的单独家庭,特别是为像小刘这样的公职人员谋福利,这对农民有欠公平。

   刹住"小皇帝小公主"现象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调查显示,36.4%的受访者明确表示生育政策调整后自己会考虑生二胎,37.3%的受访者表示不会考虑。与小刘一样,对于计划生二胎的理由,受访者首选"一个孩子太孤单",其次是"想要不同性别的孩子"。

   小刘说,一个孩子没有伴,相对比较孤单,而且娇惯、独立性差、交际能力弱,这些外界给独生子女贴上的标签其实是客观存在。以自己为例,小刘一直希望与兄弟姐妹分享生活点滴,但小小的心愿一直无法成真。他说:"心理上、学习上、生活上,那个孤独感还是存在,我也不想我的下一代也是这样子。"

   因为备受长辈宠爱,80后、90后的中国独生一代也时常被冠上 "小皇帝、小公主"的称号。他们不只没有兄弟姐妹的亲属关系概念,还经常表现出唯我独尊、娇生惯养、生活能力差等缺陷,媒体曝光率极高的"小皇帝"要算是知名军旅歌唱家李双江的儿子李天一。在中国媒体的笔下,他依仗父母的背景撑腰,屡次闯祸却不知悔改,属于负面教材的"小皇帝"、"富二代"。

   受访的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认为,放宽计划生育有利于孩子健康的成长,因为"独生子女本身就是一种病,是另一种孤儿","手足之情是一个人健康成长不可或缺的,就相当于新鲜的空气,清洁的饮水,安全的食品,这个还需论证吗?"

   周孝正指出,"四二二"(指由祖父母、外祖父母四人,父母亲二人和一对儿女)的家庭结构要比"四二一"强多了,对社会养老、养育父母、劳动力都有好处。

   专家学者也评估,放宽生育政策有利于缓解中国长期存在性别失衡的情况。据中新社报道,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指出,过去的性别比失衡,一方面有重男轻女传统思想的因素, 同时也跟过去统计数字对女孩漏报有一定的关系。当生育数量受约束时,有些家庭不得不在生育性别之间做一个选择,"单独二胎"放开以后,性别比会大大缓解。

   养不起二胎就结"娃娃亲"

   放宽二胎政策等同于把生育权还给部分民众,不过这个生育权力也不是每个人都敢行使,因为养育孩子的开支可不小。

   根据上海社科院2005年的一项调查,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毕业需要花费48万元,其中包括食品、教育、医疗等方面的费用。媒体报道指出,这些成本这些年已增加很快,但此数字仍可用作基线估计。

   33岁的四川什邡人龙飞和太太都是单身子女,育有一女,在"单独"政策还未启动之前,他们早已符合生二胎的资格,但一直不敢制造新生命,原因就是:"资金不到位"。龙飞坦率告诉记者,他在电信公司当技术维护员,太太在小公司当出纳员,两人的月薪加起来约4000元,实在养不起二胎。

   他算了一笔育儿账:学钢琴,一个月360元,学跳舞,一个季度约600元,学画画,寒暑假300元,一个小城市的小孩每个月的开支要1500多,几乎去了夫妻俩工资的一半,再生一个能承受吗?

   龙飞坦承,独生子女确实很寂寞,父母望子成龙让他一度倍感巨大压力。他自己养不起二胎,就给女儿结了两个"娃娃亲",对象都是好朋友的小孩,三个孩子结伴在一起玩。

   虽然民间舆论大多对局部放宽生育政策持正面看法,有些学者甚至认为步子放得太慢太小,但李小平坚持认为,政府在生育率还未下降到零之前就放宽生育政策是百害而无益,大量人口将造成就业难、环境破坏等社会问题。

   李小平评估,"单独二胎"政策还将打乱婚姻市场,给婚恋情侣制造很多问题。他说:"比如我原来爱上一个女的,她和我都不是独生子女,我们只能生一胎,如果我的父母非常希望生二胎,那我就得放弃她,找另外一个独生女。"

   李小平的看法从民调中获得论证,南方都市报与大粤网联合发起一项针对生育意愿的调查显示,约四分之一的未婚者表示,将改变择偶标准,更倾向于找独生子女。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389.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