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夏红:王造时与国共关系一瞥

更新时间:2013-12-08 15:25:08
作者: 陈夏红  
救国会的几位参政员都被以“共产党的外围”为由,清除出了参政会。王造时之议政风骨,今人能不叹服?

   “入党与讲学不必相提并论”

   王造时1939年起担任江西《前方日报》总编辑。在此期间,当局极力拉拢他加入国民党,孙科、陈诚、张群、熊式辉、陈立夫等都跟他谈过话。当时王造时已与中共关系日渐密切,甚至将此事告诉了周恩来,但他终究未听从周恩来的建议——加入国民党去搞个反对派。

   1940年王造时前往重庆参加参政会途中,接到江西省政府转来中山大学代理校长许崇清的电报,许邀请王前往曲江担任中山大学法学院院长。及至王造时到了桂林,又接江西省府转来的第二封电报。正好此时国民参政会延期,王造时便前往曲江与许崇清会谈,表示出任院长一事可以考虑,但回江西之后才能最后决定。许崇清在王造时刚离开曲江之际,出于满足学生要求和维护学校稳定的考虑,向外界公布了此事。

   对此消息,中山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当然欢天喜地。但国民党广东省当局生怕王造时在中大制造出什么事端,便借口中山大学是纪念先总理孙中山的大学,认为非国民党员不宜担任学院行政一把手。随即,中山大学突然出现了以法学院“全体同学”名义拒绝王造时出任院长的标语和传单,而反对的主要理由便是王造时“不是本党的同志”。

   中大学生对此极为愤慨,真正的法学院全体学生看到此标语和传单也都非常诧异,于2月13日召开了第一次全体学生代表大会,郑重否认以法学院“全体同学”名义发出反对王造时的标语和传单,同时以留坪全体同学名义电请王造时从速来院,并派6个代表到吉安迎接。此外,还请许崇清校长彻查假借“全体同学”名义的分子。

   此时许崇清也给王造时发来一电,表达了两个意思:一个是希望王造时尽快前往就职,另外一个是恳请王造时入党,以资表率。王造时对此电回复说:

   明晨首途赴渝,顷又奉到二月十七日来电。弟原拟如前电所云……盖入党与讲学似不必相提并论……谨专此前来辞职,敬请另聘贤明。

   王造时婉拒先入党再做院长的消息传到香港,邹韬奋先生慨然叹曰:“王博士虽博,他的唯一的‘缺点’竟是‘不是本党的同志’,奈何!奈何!”

   向左走?向右走?

   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王造时前往南京,与张群、吴铁城等国民党政要见面。一方面打听国民党当局对于国共和谈的预期,就此推测内战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则想把《前方日报》编辑部从江西迁往上海。多方了解信息的结果,使王造时和沈钧儒、张澜、罗隆基等决定:既不依靠国民党,也不依靠共产党,而是依靠自己,走所谓的“第三条道路”。

   其实,当时王造时的内心是很困惑的,究竟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王造时的自述中有这样一个细节:田汉五十寿辰后,王造时和罗隆基一同出门,罗隆基问王造时准备怎么走。王造时信口说,“向右走有跳黄浦江的危险,中间向前,穿过马路可能被来往汽车压死,还是慢慢向左,走到跑马厅那边去吧!”罗隆基闻言会意一笑。

   最终,国共内战大规模爆发,国民党打压其他党派的生存空间,王造时等人积极奔走呼吁和平,反对内战和独裁,最终与共产党结成统一战线。王造时自此与国民党渐行渐远,终留上海,成为被解放的对象。

   然而,王造时大概从未想到接下来的人生之路竟如此艰难,1957年,他被划为上海法学界头号右派,“文革”中又成为“反动学术权威”。一代才子,最终冤死狱中。

   2008年3月30日于昌平军都山下

   (作者系文史学者)

   来源: 《同舟共进》2008年第3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2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