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云:围绕东海防空识别区的美日博弈

更新时间:2013-12-06 09:37:23
作者: 张云  

  
在迅速变化的中美日三边关系中,美国正在陷入一个两难境地,如何同中国打交道当然很重要,如何处理同日本的关系也变得日益微妙。

   美国副总统拜登的亚洲之行展示了中美日三边关系的动态变化。自从中国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以后,中日和中美之间的外交交锋被广泛分析,对于中美日三边关系中的日美同盟却似乎被默认为没有悬念的一边。事实上,围绕这个问题首先是中美之间的博弈,其次就是日美之间的博弈,而中日之间的较量仅仅是上述两组博弈的表面现象而已。

   二战后到本世纪第一个十年,美国在亚太地区享有的地位可以说是至高无上的,然而金融危机以及反恐战争疲劳后的美国和日益发展的中国之间的力量对比,已经让美国过去在本地区的模式产生了严重动摇。从奥巴马执政后先有“两国集团”,“中美国”的讨论到后来“亚洲再平衡”的出台,美国对于中国的定位一直在调整。

   直到最近,美国基本上已经实现了从2005年的希望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向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共识的转变。可是,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并不情愿也无意放弃在本地区经营了几十年的同盟网络,特别是作为基石的日美同盟,这就让美国陷于一个两难境地:一方面,美国需要同中国在全球利益基础上建立平等、不对抗、相互尊重的新型关系;另一方面又需要维护过去的至高无上地位,具有对抗性质的军事同盟网络,这个矛盾在中日近年来的外交冲突中表现得尤为明显,而且将在今后很长一个时期内存在并且折磨美国。

   中国针对美国而非日本

   日本的防空识别区追根溯源是从美国手中继承来的,而日美之间又存在军事同盟关系,所以基本上可以认为日本的防空识别区事实上就是美国的防空识别区。从这个逻辑来说,中国此次举动发出信号的真正的接受方是美国,而不是日本。这是中国在同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地区信号,当然这绝不表明中国同美国全面对抗而只是新型关系的一部分。当中国宣布设立防空识别区的时候,正值中国外长在日内瓦同包括美国国务卿克里在内的五国外长就伊朗问题进行磋商的关键时刻,中美外长并没有就此进行正面交锋。这预示着新型大国关系的合作将着眼于全球层面,而具体问题不会影响全局关系。

   然而,对于日本来说,中国的举动似乎就耐人寻味得多,作为地区国家的日本将此解读为中国的军事扩张,这也就是为什么日本的反应比美国强烈的原因所在。

   12月3日,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谈后在记者会上的发言,与安倍首相的发言有明显的不同。安倍首相讲话一开始就直接提及了中国设立防空识别区问题,并且使用了强硬的语气,尽管提到之前一直强调的中国撤销防空识别区要求,但表示同美国确认了不能默认中国试图通过力量改变现状的做法,自卫队和美军的行动不会变化等等。可是,拜登在讲话时,开始用很长的篇幅对日美同盟表示了高度评价,在东南亚救灾、防止爱之病等领域日本配合美国表示了赞许,同时也没有忘记提醒日本普天间基地问题需要解决。随后,拜登提及了防空识别区问题,对于中国单方面试图改变现状表示了深切忧虑的同时,着重指出了中日双方需要建立危机管理机制,最后他还意味深长地说:“首相先生,如果允许的话请让我讲一句个人的事情,我的父亲有一个印象。他说那些非意图的冲突比有意图的冲突糟糕的多。”这句话体现了美国对于日本的提醒。

   日本不满美对华不够强硬

   显而易见,日本对于美国在防空识别区问题上对中国不够强硬不满意,然而这种不满意并非现在才有,而是一个始终存在的问题。由于日美同盟是一个不平衡的同盟关系,日本的安全外包给美国,日本对于日美同盟的确定性的怀疑就始终存在。奥巴马执政后尽管口号很多,然而在对外关系上体现出来的更多是抽身。无论是在利比亚危机还是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的不干预政策让日本对美国的安全承诺感到不放心。为了避免出现日本将担心转移到更加自主防卫的方向,美国一方面需要不断地安抚(reassuring)日本,另一方面又需要及时地提醒(advising)日本,这是美国在美日博弈中的困境。

   为了安抚日本,美国派出了在日本人气很高的肯尼迪前总统的长女出任大使,到任后她在不同场合高度赞扬了日本在海洋问题上展现的“非常好的自制力表示赞赏”,同时又希望“日本同周边国家紧密对话,谨慎地对应”。11月26日,美国派出两架B-52轰炸机进入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并在采取行动前通知了日本展示了同盟协调,然而在飞行路线以及编队配备上的精心考虑并没有引起中国对抗性的反弹。日本外相岸田文雄11月26日晚与克里国务卿举行了电话会谈,双方对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一事均表示强烈关切,并就今后紧密合作应对达成一致。克里表示:“赞赏日本的冷静坚决态度,支持日本的立场。”11月27日,美国在日美防长电话会谈中,告诉日本反对中国的单方面行动,但对于日本要求撤销的要求,美国国防部长强调的是军事行动不受影响。

   在迅速变化的中美日三边关系中,美国正在陷入的一个两难境地,如何同中国打交道当然很重要,如何处理同日本的关系也变得日益微妙。过度地安抚日本不仅会损伤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过程,而且可能会给被美国认为具有强烈民族主义倾向的日本现政权提供误判的材料,然而过度地提醒日本不仅会让日本对于日美同盟产生更多猜想,而且也会给其他盟国造成心理信号,美日博弈的游戏完全不比美中博弈来得轻松。

   作者是日本新潟大学副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18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