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时语:从防空识别区谈到“中国门罗主义”

更新时间:2013-12-04 10:02:43
作者: 于时语  

  

   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以及各国的反应,成为重要的国际新闻,美国传媒更是在头版和黄金时间段予以报道分析。不到十天前,美国国务卿克里正式宣布放弃华盛顿实施了190年之久的门罗主义,虽然引起海外尤其中国传媒的广泛评论反应,在美国国内却几乎毫无风浪。

   美国最重要的两家报纸《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至今并无只字报道,对比极为明显。但是这两桩事态发展之间,却有相当直接的关联。

   克里宣布放弃门罗主义,一大半是官样文章。近在4月份,克里在国会作证时,还继续声称拉丁美洲是美国"需要密切关注的后院"。如今宣布放弃门罗主义,无非是山姆大叔在西半球实施近两个世纪的公开干预操纵和炮舰政策,毕竟已经过时,反而刺激当地的反美主义。"后院"如今仍然是"后院",只是"关注"手段需要更新。

   但是克里的声明,也反映了美国外交政策的重要调整。极端支持以色列的新保守主义喉舌《旗帜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把克里放弃门罗主义与该刊所谓美国正在"撤出中东"相提并论,非常说明问题。

   "撤出中东"是美国亲以色列势力对奥巴马政府近年"出卖以色列"外交政策的指责,围绕新近达成的伊朗核协议达到高潮。虽然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华盛顿仍然是以色列的最大靠山,但是伊朗核协议暴露了美国和以色列的重大分歧,以及奥巴马政府无法容忍以色列利益凌驾美国自身战略利益之上的局面。

   华盛顿放弃门罗主义和"撤出中东"的主要驱动力,是为了对付新世纪美国利益的最大隐患──中国的"门罗主义"。一年前,在《纽约时报》上演的一场专题讨论中,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前院长斯蒂芬·沃尔特(Stephen Walt)明确提出了这一命题,认为国力渐强的中国必然会仿效当年美国的门罗主义,不会容忍邻国与外来强国的军事同盟,而努力把美国军力挤出中国的"后院"和亚太地区。

   奥巴马与小布什的最大区别

   这位提出"中国门罗主义"的哈佛大学教授不是别人,正是几年前的畅销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外交政策》的作者之一,另一位作者是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沃尔特教授批评华盛顿外交政策受到犹太游说集团的影响控制,因而常常损害美国自身利益,成为美国主流学术界首次触摸犹太势力"老虎屁股"的大牌学者。

   奥巴马政府与小布什政府的最大区别,在于布什受到犹太势力主导的新保守主义挟持,把政治伊斯兰看成是美国的主要敌人。奥巴马政府由东北部常春藤精英集团支配,清楚看到经济实力才是美国的"国本",中国的崛起因此是美国世界霸主地位的最大威胁。奥巴马的国际战略重点转向亚太,正是体现了华盛顿上层决策圈的这种意识形态转变,沃尔特教授这样的东北部知识精英的影响力显著上升。

   除了结束两场由小布什发动的战争,奥巴马政府尽量避免卷入伊斯兰世界的新冲突,特别是防止伊朗核争议失控,不惜因此冒犯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一直到近日宣布放弃门罗主义,其中的潜台词一言以蔽之,便是腾出手来应付所谓的"中国门罗主义",所以才有介入南中国海领土争议和强化与菲律宾军事合作,直到今天对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迅速反应等等一系列动作。

   就是近日突然升温的泰国反政府示威,也可以隐约看到"中国门罗主义"的影子:因为泰国是不折不扣的中国"后院",而在美国许多上层人物眼中,前首相达信有北京"第五纵队"的重大嫌疑。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百多年前门罗主义的高峰时代,西奥多·罗斯福总统(Theodore Roosevelt,美国第26任总统,1901~1908年在位,又称老罗斯福总统)曾经大力鼓励过"日本的门罗主义",亦即日本在东北亚的势力范围。这不仅是日本在美日塔夫脱-桂太郎密约下全面吞并朝鲜的先声,也是后来"大东亚共荣圈"的雏形。这或许是韩国在反对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时应该温习的历史课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115.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