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闾小波:当代政治实践中的官本位思想残留典型

更新时间:2013-12-02 13:48:28
作者: 闾小波  
让私访变了大张旗鼓的“政治秀”。

   其实,进入了小康社会,绝大多数人都衣食无忧,官员身着什么服装、乘什么车子,都没那么重要,民众也不在乎,重要的是官员应有权为民所授、利为民所谋的意识,把民瘼、民怨始终放在心上。官员必须彻底摒弃传统社会的套路,用现代政治思维去面对当下中国社会的官民关系。

   真真切切的民意就在阳光下

   中共十八大报告用了“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凝聚力量、攻坚克难”16个字,提出了今后工作的总体要求,提纲挈领,寓意深刻。所谓“攻坚克难”,主要是因应“三大变化”,“四大考验”、“四个危险”带来的国家治理的各类难题。“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凝聚力量”是“攻坚克难”应秉持的原则。当下官民关系在一定程度上的紧张,的确是党和政府面临的一个紧迫难题之一。所谓“紧迫”,就是说倘若得不到有效的化解,便会越来越紧张,并朝着不可逆的方向发展;所谓“难题”,是指已有举措,诸如“下乡驻村”式的下访、“大接访”、“三解三促”、维稳保平安等,成本巨大,收益极低,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其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些党政领导干部思想不解放,很多人在沿用传统的无效的套路来面对“三大变化”后出现的新问题。

   微服私访是传统中国停滞的农业社会的民本思维,传递的是恩泽仁慈,恤民爱民。在帝王时代,民众视皇帝为真命天子,皇帝奉天承运,以民为本;民众视官员为父母,期盼官员来为民做主,民众充其量只有朦胧而朴素的平等与权利意识,到民不聊生、官逼民反的时候,揭竿而起将不可避免地爆发。

   中国自进入20世纪以来,平等、自由、民主、权利的观念不断传播,百年前的辛亥革命从制度上颠覆了帝制,实行民主共和体制,皇帝彻底失去了合法性。父母官、爱民如子的思维已在制度与民众的心理层面逐渐失去支持,但有些为官者并未彻底革除这一思维,自觉或者不自觉地置自己于“父母官”和“替民做主”的位置,认为官民关系还是管控者和被管控者的关系,自以为一次隆重的私访便能获取民众慷慨并发自内心的感恩,消除民众对社会不公的怨恨。殊不知,在今天这样一个快速发展、高度开放、利益多元、阶层分化的复杂性社会,民众对福利增长的预期不低于GDP的增速,民众多元的利益诉求呈爆炸性的增长,各类私访式的“政治秀”根本不可能满足民众的这些诉求,反而会增加民众的反感与怨恨。

   当下中国,在主流的政治价值取向方面,对民主、公平、公正等已有广泛的政治共识。中共十八大报告也将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法治等确定为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并再次号召全党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解放思想,攻坚克难。要解放思想,必须有新思维、新套路,彻底摒弃背离现代政治发展的价值取向的各式各样的微服私访。

   真正的官民互动,首先是两个群体的整体互动,中国官员的数量虽然庞大,但相对于巨量的民众来说仍是一个小数字,面对面、点对点的互动无法收获整体互动互信之实效。而且,政治运行向来是追求低成本与高绩效,即建立廉价政府,树立服务型政府的形象。成千上万的官员下访,即便是坚持做到不扰民、不层层陪同、不搞特殊接待,耗费的行政成本也是巨大的。再者,在中国的干部体系中,本来就有一大批基层官员,即政治学中讲的“街头官僚”,他们面对的就是基层民众。干部队伍也是讲求分工协作,职责明晰,不同层级的官员有各自不同的分工与职责,让高层官员特别是领导干部离开岗位下基层,无异于让他们去扮演“街头官僚”的角色,这也是一种角色错位。其实,真实的基层就摆在所有人面前,真真切切的民意就在阳光下,并非藏匿于社会的某个角落,当然也不需要去密访。上层官员要了解基层的状况,只要走一趟菜市场、乘一次公交、来一次挂号就医、交一次水电费,就可以了解民生之冷暖与疾苦;打开电脑,翻看各类论坛,查阅每天的微博,就不难知道百姓的所思所忧,所虑所盼。若以此作为制定公共政策、作出大小决策的重要依据,就可以改善官民关系,使政府取信于民。

   现代社会的官民互动,也是国家与社会的互动,互动的实行必须靠制度作保障。自国家出现以来,国家与社会的关系一直在调整。在传统农业社会中,社会是碎片化的,农民与王朝若即若离,农民的利益与权利诉求通常是非常低度的,民间的“天高皇帝远”、“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之说也印证了王朝时代的这种国家与社会关系。近代以来的国家与社会关系,简言之,即现代民族国家与市民社会的关系,两者之间存在契约关系。国家或政府的权力来自于民众的授予,碎片化的民众被组织成有较强自我管理能力的市民社会,各种高度自治的社会组织是现代社会的显著表征。民众的利益诉求通过各类组织或民意代表上传给政府或国家,国家回应民众的各种诉求,使得国家与社会形成一个良性互动的机制,从而最大限度地消除国家与社会的紧张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官民互动需要靠国家的制度安排作保障。

   中共十八报告从七个方面阐述了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都涉及到官民关系的互动:支持和保证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完善基层民主制度;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建立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十八大报告两次重申:“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是权力正确运行的重要保证”。重要的是,这些制度安排的合理性必须通过制度的有效性来证明,制度的有效性不取决于文本设计上如何精妙,关键要使文本上的制度有效地运转起来,使制度应有的功效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其中,最重要的制度安排就是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人大制度是中国民众表达利益诉求的最重要的制度载体,也是宪法规定的、旨在实现国家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最关键的制度安排。目前全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共有280多万人。各级人大代表来自各民族、各行业、各阶层、各党派,具有广泛的代表性。汇集民意,向党和政府反映民意,监督公共权力的行使,是人大代表的天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由柔性化而刚性化,并以其应然的速度有效运转起来,不仅使得官民互动制度化、常态化、长效化,而且可以树立根本政治制度的权威,这也是一种行政成本低与收益最大化的不二选择。

   中共十八大报告向世人宣示,到2020年中国将全面建成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位一体”的小康社会。解放思想,推进改革,有效化解官民间的紧张关系,不仅是建成小康社会的应然要求,更为小康社会的如期建成提供强大的合力。

   注释

   1参见吴忠民:“当代中国社会‘官民矛盾’问题特征分析”,《教学与研究》,2012年第3期。

   2崔佳:“重庆20万干部下乡驻村 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人民日报》,2011年3月21日。

   3赵国梁、张惠惠:“贵州省开展‘万名组织部长下基层’活动纪实”,《贵州日报》,2009年7月21日。

   4顾兆农、张志峰:“湖北7万余名干部下乡 ‘增感情’是重点——湖北省开展‘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活动纪实”,《人民日报》,2011年3月27日。

   5马汉卿:“骑单车下基层值得提倡”,新华网江西频道,http://www.jx.xinhuanet.com/news/2009-09/20/content_17751182.htm, 2009-09-20。

   “6湖南衡阳:十万干部下乡进村察民意增感情办实事”,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11-03/24/c_121228088.htm。

   7薛军:“青海省万名干部将下乡开展‘五送五帮五推’活动”,《青海日报》,2012年2月15日。

   8“多地书记省长下乡挨家挨户问民苦”,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1-06/30/c_121600986.htm。

   9“期盼领导干部“下访”成常态”,http://cpc.people.com.cn/GB/64093/64103/15017563.html。

   10李萌博:“山东省长:官员下基层勿暴露身份可自称记者”,《生活日报》,2012年4月3日。

   11屠海鸣:“官员下基层调研,应向记者学什么?”,《联合时报》,2012年7月19日。

   12习近平:“谈谈调查研究”,《学习时报》,2011年11月21日。

   13“街头官僚”一词,最早见于美国行政学学者李普斯基1977年发表的《走向街头官僚理论》一文,指处于低层次行政执行单位同时也是最前线的政府工作人员,他们处于政策执行的末梢环节,掌握一定的自由裁量权,能够对公民实施赏罚决断。Lipsky, M., Street-level Bureaucracy, New York: Russell Sage Foundation, 1980。

   14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人民日报》,2006年1月11日。

   责 编/凌肖汉

   Typical Examples of "Official Rank Standard" Vestiges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Practice

   --Routines and Thinking Pattern of Officials-People Interaction through Undercover Inspection

   Lv Xiaobo

   Abstract: With the frequent occurrence of mass incidents and the strained relations between officials and people in recent years, local Party committees and governments at various levels launched a large-scale campaign requiring their officials to make inspections in communities so as to strengthen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officials and the masses, to which the public gave both praise and doubt. This paper argues that the officials' community visits bear resemblance to the routines and thinking pattern of traditional undercover inspection, and they will not succeed in increasing cadre-people interaction and are not worth recommending. The real interaction between officials and people should be considered on the basis of the positiv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country and society and be guaranteed with reasonable institutional arrangement. At this stage, we should pay special attention to strengthening the system of people's congresses, make officials' interaction become regular and long-term institution and establish the authority of the fundamental political system.

   Keywords: undercover inspection, political show, the state and society

   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10月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05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