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梁志:在反共、稳定和民主间权衡——韩国政治变动与美国因素(1960—1961)

更新时间:2013-11-27 20:15:20
作者: 梁志  

  
摘要:美国与李承晚“友好独裁政权”、张勉反共民主政权、朴正熙发展型半威权政权关系的发展史告诉我们:在美国对第三世界冷战意识形态外交的实践中,推动反共是首要目标,短时间内促进民主只不过是推动反共的“理由”和“手段”而已。

   如果要以韩国为例讨论冷战时期美国与第三世界国家的政治关系,那么1960至1961年这段时间值得特别关注。此间,李承晚在反独裁运动中被赶下了台,但新成立的张勉民主政府却无力维持社会稳定,面对朴正熙的军事政变,内阁成员竟集体躲了起来,将政权拱手让出。就汉城而言,此番韩国政局的急剧变动生动地说明了那时民主和稳定正如“鱼和熊掌”一样不可兼得;而对华盛顿来说,这一切背后隐藏的恰恰是美国对第三世界冷战意识形态外交的典型路径及其基本特征。

   以反共之名,行独裁之实

   1945年9月,美国占领了南部朝鲜。为了抵消南方左翼力量的发展和北方苏占区的影响,美国军政府多次提议迎接旅居美国的朝鲜独立运动领导人李承晚回国。一开始,国务院反应冷淡,担心此举影响美苏关系,拒绝向李承晚发放签证。思虑再三后,国务院终于做出了妥协,同意李以个人而非某一团体代表的身份归国。不过,接着美国人又在购买机票方面“作梗”。10月16日,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不得不派自己的专机将李承晚接回南部朝鲜。随着美苏在朝鲜半岛合作关系的破裂,1948年8月15日大韩民国建立,李承晚担任总统。

   1952年是韩国的大选年,按宪法规定总统应由国会选举产生,但几年来李承晚的独裁统治已使国会对其日益不满甚至敌视,他再次当选的可能性很小。1951年10月李氏向国会提出宪法修正案,要求将总统国会选举制改为直接选举制。修正案遭国会否决后,李未与“联合国军”司令部协商便以“反共”为由颁布军管法,逮捕反对派议员。杜鲁门政府多次通过劝说和抗议等外交手段向李承晚施压,试图迫使他保持克制,但收效甚微。在政府的威逼下,1952年7月初韩国国会“通过”了宪法修正案。8月6日,李承晚以74.6%的得票率实现连任。

   1954年秋,出于保住总统宝座的考虑,李承晚再次要求修宪,废除对总统两届任期的限制。国会投票时,203名在籍议员中135人投了赞成票,离宪法要求的2/3多数尚差一票。但李并未善罢甘休。在一位大学数学教授的帮助下,经过一夜讨论,他终于找到了推翻国会决议的理由:203名在籍议员的2/3应该是135.33,按照数学上的“四舍五入法”正好为135票。据此,执政的自由党宣布135张赞成票已使修宪案获准。在这场“闹剧”中,美国并未正式介入。

   1955年李承晚已是八十高龄,精力和反应能力日益下降4,且很少关心经济发展,因此公众对政府及执政党越来越灰心。1956年总统大选前不久,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申翼熙突然病故,李承晚轻而易举地以55.6%的得票率再次当选。但若将此次选举结果与1952年74.6%的支持率相比,李氏个人威望的下降显而易见。不仅如此,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张勉还成功当选。为了维护统治地位,李承晚在大选后进一步加强了对军警部门的控制,同时将大部分国内政治事务交给亲信李起鹏处理。由于李起鹏健康状况不佳,这些事务则更多地由自由党内倾向于不择手段地维持现政权的强硬派决定。

   1958年8月,李承晚以“共产党颠覆活动日趋严重”为借口向国会提交了《国家安全法修正案》,其真实目的在于剥夺民众的言论自由。新国家安全法草案一出台便遭到了民主党和出版界的强烈反对。12月24日,韩国政府将反对党议员驱逐出国会,强行通过《国家安全法修正案》。民主党宣布该法案无效,呼吁全国举行抗议活动。除修改国安法外,李承晚政府还采取了其他一系列独裁措施:修改《地方自治法》,规定地方官员由任命而非选举产生;查封反政府报纸《京乡新闻》;迫害进步党领导人;在1959年9月两次国会补缺选举中大量使用非法手段。期间,第二次台海危机和柏林紧张局势吸引了美国大部分的注意力,加之李承晚在加强独裁统治活动中的反共借口和反对美国干涉韩国内政时的“义正词严”,艾森豪威尔政府在面对这些破坏民主的行为时,除了抗议和规劝外几乎再无所作为。

   李承晚行至末路

   1960年又逢韩国大选。有趣的是,与1956年总统选举类似的一幕再次发生。1960年1月底,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赵炳玉患病赴美治疗。2月3日,自由党趁机将大选时间由惯常的5月提前至3月15日。正当两党竞选活动渐入高潮之时,2月15日赵炳玉突然在美国陆军医院不治身亡,李承晚又一次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参选。

   尽管如此,自由党和政府仍在全力筹划舞弊之事。首先,早在1959年12月26日,政府当局就通过各道知事向全国各市郡教育长和各级学校校长发出《关于指导学生的文件》,命令学校教职员工“对一般民众进行选举启蒙、训育”(主要内容是要在竞选中“赞赏”李承晚和李起鹏),强制教师通过家访说服学生家长投自由党的票。教职员工如不执行命令,将立即被解雇;其次,利用一切合法和非法手段筹措竞选资金70亿元,并大肆进行收买活动:分别给予警察11.1亿元,一般公务员和教育公务员2.4亿元,反共青年团1.8亿元,另有3亿元用于拉拢在野党;再次,制定选举舞弊方案:制造虚假公民、替换投票箱、换票、伪造计票报告以及实行40%的事前投票;将投票站的钟拨快10分钟,以免在野党的选举管理委员会和观察者发现事前舞弊和对事前投票提出抗议;在每个投票站部署自由党党员和反共青年团成员各50名,并安插2名“决死队员”,以备不测;选民被编为三人组、九人组进行集体“公开”投票,九人组组长自动成为三人组组长,组长由自由党党员、警官、公务员或其家庭成员以及被收买者担任;贿赂在野党选举委员会成员。不能收买者,或事先使用麻醉酒,或寻衅殴打,或向他们发亲属死亡电报,以迫使他们离开投票现场;

   15日,韩国举行大选。结果,李承晚、李起鹏以“绝对优势”分别当选总统、副总统。执政党的强盗行径引起了反对党及公众的强烈不满。民主党斥责自由党在选举过程中的威胁和欺诈行为,声称要在三十天内通过法律手段推翻选举结果。马山、光州及蒲项的学生和市民举行了抗议选举舞弊的大规模示威。其中,马山市的示威很快发展为示威者与警察间的暴力冲突。警察肆意向游行队伍射击,造成10人死亡、70人受伤。示威者也不示弱,放火焚烧了北马山警察署支所,捣毁了自由党马山支部以及一些自由党官员的家。军方向“联合国军”司令请求并获准派韩军“恢复秩序”。

   经过近一个月令人不安的静寂后,4月11日人们在马山近海海面发现了3月15日示威后失踪的17岁学生金铢烈的尸体。虽然尸体已明显腐烂,但仍可以看出其脑后和一只胳膊严重受伤,且有四支短木棍穿透了他的右眼。此事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包括大量成年人在内的示威群众高喊着“打死李起鹏”和“推翻李承晚政权”的口号涌向当地警察局。示威者像滚雪球一样越聚越多,很快达到4万人。警察向示威人群开枪,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同一天,大邱等地也爆发了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总人数达到15万人之多。不久,汉城的市民和学生起而响应。与3月15日不同,这次示威不仅仅是学生,还有大量成年人参加。李承晚政府决心镇压这些“大部分由共产党煽动”的反政府活动,“联合国军”司令再次授权韩军“恢复秩序”。

   18日,汉城高丽大学的4000名学生举行集会,抗议政府当局屠杀马山市民和学生的暴行。刚过正午,高丽大学示威队伍冲破警察的重重封锁来到国会议事堂,在那里静坐示威。他们高呼口号,要求政府“停止独裁的、杀人的政策”,“清除民族逆贼”,“立即严惩马山事件责任者”。后来,在民主党国会议员的劝说下,学生准备暂时返校。归途中,他们遭到自由党下属的暴力团、反共青年团和特务的袭击,20余名学生身负重伤。此次流血事件直接引发了以汉城为中心的全国学生反政府运动。

   19日清晨,通过晨刊了解到昨晚事态的学生怒不可遏,纷纷走上街头。上午,汉城大学、建国大学、东国大学、高丽大学、汉城师大和中央大学等高校的学生及以东城高中为代表的各中学学生陆续来到国会议事堂。下午,示威者已达10万之众。其中,约2万名学生向总统府进发。行至孝子洞入口时,游行队伍突然遭到早已埋伏在那里的警察的射击。学生被迫后退,继而放火焚烧了反共会馆,占领了中央广播电台。李承晚政府宣布在汉城地区实施军管法。军管总司令宋尧赞立刻调集坦克部队镇压示威群众,和平示威随之变成武装起义。晚上,应韩国军方的请求,“联合国军”司令部派出的戒严部队进驻汉城,大批学生领袖和市民被投入监狱。与此同时,大邱、釜山和光州等地方城市也爆发了大规模示威游行。军管法司令部事后宣布:4月19日,仅在汉城、釜山和光州,就有115人死亡,773人受伤。在韩国历史上,当天被称为“流血的星期日”。

   美国国务院对李承晚的反应非常失望,认为应对李承晚及其政府采取强硬立场,坚决要求对方恢复公众信心。假使李承晚一意孤行地继续推行压制性政策,拒绝重新举行选举,将立即考虑孤立李及其追随者,在自由党、民主党或其他非党派人士中物色负责任的温和派人士,以便组成符合“自由世界”原则和安全利益的民主政府。另外,还必须立即准备应付李承晚去世、无力执政或被推翻等不测情况。弃李正式成为美国的政策选择之一。

   25日,汉城数十万人举行游行示威。下午3时,约300位教授在汉城大学教授会馆集会,强烈要求宣布“三•一五选举”无效、举行新的选举、惩罚选举舞弊和镇压和平示威者、李承晚政府总辞职。在教授们的号召下,大量学生和市民加入游行对伍。政府出动坦克阻拦示威者前行,军警用催泪弹对付群众。游行队伍以砖瓦石块相对抗,寸步不让。

   次日,至少有5万人在总统府附近举行示威,要求李承晚辞职、处死李起鹏。美国驻韩使馆门前也有一批人在游行,请求美国促使李承晚政府重新举行大选,恢复人民的自由。美国驻韩大使沃尔特•麦康瑙希催促李承晚马上接见学生代表并签署重新举行大选的声明。上午10时30分,李承晚在接见示威者代表后签署声明:只要人民希望,他将辞去总统一职;重新举行大选;免去李起鹏所有政治职务;若人民希望修改宪法,确立内阁责任制,他将表示同意。下午,国会召开会议,一致要求李承晚立即辞职。另外一份国会决议案则认为:应重新举行大选,修改宪法,建立责任内阁制。27日,李承晚向国会递交了辞呈,外交部长许政作为代总统组成临时看守政府。

   导致李承晚政权倒台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西方民主思想和生活方式与韩国威权主义统治和经济增长缓慢之间的矛盾与反差。作为韩国“保护人”的美国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以上矛盾和反差的产生。

   1945至1948年美国从思想文化和国家制度两个层面,向南部朝鲜移植了西方民主思想。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促进了韩国人民尤其是城市中产阶级平等意识和实利主义观念的产生。光复以后,美国军政府和初建的韩国先后进行过两次土地改革,将地主—佃农制转化为现代小农制,因此“朝鲜战争后韩国成为相对平等的国家”,追求民主和参与的意识渐渐产生。此外,驻韩美军和好莱坞电影对韩国公众的思想也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克拉克将军在1954年的一本书中提及:

   韩国人看到美军正在使用美国工业制造出来的奇妙的机械设备:钻孔机在为电线杆挖掘坑穴;推土机在平整建筑场地;满载物资的直升飞机在飞越韩国运载工具耗时许久才能翻越的山冈;前线掩体中的美国人在享用后方送来的盛在巨大金属器皿中的热腾腾的食物和冰淇淋。很快,他们也想得到这一切。

好莱坞电影的影响也毫不逊色,它们向韩国民众展现了美国生活中的特定画面:明亮的房子、宽敞的汽车以及豪华的宴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91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