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思之:重访李作鹏索诗琐记

更新时间:2013-11-15 21:42:41
作者: 张思之 (进入专栏)  
却又换了个话题:"给你个材料看看,是一个专门机构交给我'参考'的。他们正在研究林的问题。"说着转身回到内室取来,厚厚一卷,用袋子装着。我没打开,在想:他哪里像是88岁老翁。我情不自禁说了一句:"真没想到,蹲了那么多年大狱,你身体还这么好!"他听得得意,边笑边说:"给你讲个故事,关了一阵子以后,有一天,饭送来了,我一下子把饭桌掀翻,冲他们吼了起来:'没肉不吃!老子要吃肉!'后来听说,毛作了三点批示:'我们现在有条件给他们吃好些。他们有资格吃好些。我们应该让他们吃得好些。'最高指示一出,伙食立刻改善。有了肉,我又提出要喝牛奶,接下来,又要水果。这么一弄,比我在家里吃得还好,身体自然结实了。"

   讲时,他一直流露着孩童特有的调皮情态。我和小傅听得津津有味,笑着送了他一句:"欺软怕硬,狱中居然也这样。"董夫人这时发话了,说李虽然没受罪,她却吃苦了,身体比李还差。董夫人是当年的红小鬼,因李作鹏案受到关押审查。

   我对董夫人当年的入狱种种,一无所知,只好宽慰她说:"牵扯的人很多,问题又复杂,一时怕不易清。"她说:"只要有口气,我就要申诉!到时候,请你来为我辩护。"我虽知渺茫,却未犹豫,应道:"好!责无旁贷。"李作鹏对夫人似有歉意,轻声说道:"把她也弄起来,毫无道理,把身体也搞垮了。"跟着又指指一直立在旁边的女儿,"孩子也受牵连。早早就退休了,陪着我们,照顾我们的生活。"

   我也不知道他女儿往昔的工作和目前的生活,但有一点我是清楚的,假如李作鹏那一度显赫的军阶官职不变,他的子女,或任高官,或充富豪,自在当今权贵们的情理之中。不过,我想,作一个普通公民,与人无争,与事不争,退离岗位,行行孝道,也没什么不好。我至今犹记两年前她为我们开门时的那种浅浅的、真诚的微笑。她在大家整整一个小时漫谈中,始终一语不发地在案头立着,看去心态平和,显出很有教养。

   拉拉杂杂的记下20年前这段经历中的琐琐碎碎,回顾走过的路,途中的坎坎坷坷,出自十分复杂的客观情势,任何个人恐怕对它都无能为力;但走得歪歪扭扭,那就只能怨一己的无能,这怪不上谁!诚然,时间证明:我们迈出了步子,在我,也做了;然而无情的历史终将记下,由于我缺乏求是的智能与勇气,是故不可能做得合于自己的使命,那歪歪扭扭的步子不会合乎时代的鼓点。我没有怨尤,也许还留有一点激情:愿余生能做得稍好一些,即使再当"吹鼓手",也要尽力事事都把鼓槌击向鼓心!仅仅为了这个缘故,也该感激"诗评律师"的作者,感谢他的诗!

   来源: 《文史精华》2004年第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5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