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一飞 祝继萍:丠尔本案与沉默权的确立

更新时间:2013-11-11 18:48:32
作者: 高一飞 (进入专栏)   祝继萍  

   1642年,英国爆发了第一次内战,这次内战主要是国会与国王之间的战争,李尔本作为国会军队中的一员积极参加内战,并很快在战争中获得了很高的名望。也正是他在战争中所积累的名望大大地提高了与其有关的案件的知名度。1645年6月,国会以李尔本诽谤议长威廉·伦索尔(William Lenthall)的名义将其关押在伦敦监狱。在监禁期间,李尔本出版了《英国的天赋权利》,在这本小册子中,李尔本第一次提出了自己全面的政治改革方案:结束布道、印刷、贸易的垄断;言论、出版自由;倡导宗教宽容;取消消费税和什一税;改革地方政府等。随后,超过2000多的市民签署了请愿书要求释放李尔本并对他进行经济赔偿。1945年10月,李尔本被释放。

   然而李尔本享受自由的时间太过短暂,李尔本经历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审判。1946年6月,李尔本因为一系列的指控被捕,其中包括恶意诽谤曼彻斯特伯爵(Earl of Manchester)。在被带到上院第一次听审时,李尔本要求提交答辩书,然而上院认为这是一份具有诽谤性和藐视性的答辩,拒绝了李尔本的要求,将其押回伦敦监狱。同月,李尔本第二次被带到上院听审,当他被要求下跪时他拒绝了,无奈的法庭只能再一次将他送回伦敦监狱。1646年7月,李尔本最终被指控严重违反公德罪和轻罪,被处以罚款2000英镑,监禁在英国伦敦塔。1647年12月,英国第二次内战爆发,这次内战的主要矛盾来自控制长期国会的长老派和独立派与平等派的联合[2] ,最终长老派被驱逐出了国会,独立派与平等派获得了胜利。1648年8月,超过8000名民众署名的平等派请愿书递交给下院要求释放李尔本,最后李尔本在民众的强烈呼声中被释放。

  

   第三次受审:1649年10月

   1948年9月11日,李尔本起草了一份请愿书,签字者四万余人,以平等派的名义递交给国会,请求惩办国王及内战的一切罪犯,要求确立政治上的平等及建立共和国。之后,经过平等派的广泛宣传,在民众的强烈呼声下,独立派不得不向士兵和群众让步,被迫在1649年1月30日将国王查理·斯图亚特作为“暴君、叛徒、杀人犯和国家的敌人”而处死。并通过法案撤销上院和取消国王的统治。这样,从1649年2月起,英国便不仅在实际上,而且在法律上成为没有国王、没有上院的共和国。李尔本的政治愿望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实现。然而,随着平等派与独立派的矛盾的激化,独立派领袖克伦威尔明显感觉到李尔本的许多主张对其统治造成了威胁。1649年3月28日,克伦威尔下令逮捕李尔本等四名平等派领导,由当时的国务委员会负责对他们的审理,主审官讯问他们有关几本平等主义书籍的作者是谁,他们全部拒绝回答。10 最终,李尔本因抨击共和国当权者而被捕,长期国会宣布其犯 “叛国罪”将其监禁在伦敦塔。

   1649年10月,克伦威尔组织特别法庭对李尔本进行审判,以叛国罪的名义指控他。11 在随后的审判中,李尔本仍然拒绝回答他是否是《揭发英国的新枷锁》第二部分的作者,并抗议这种讯问方式与星座法院的审判方式无异,在审判过程中,数万人签名要求释放他,最后法庭不得不宣判他无罪,这是李尔本人生中第三次审判的经历。克伦威尔希望通过对李尔本的审判来证明他的政府是合法的。然而这也为李尔本阐释何为公正刑事诉讼程序的基础提供了机会。

   李尔本认为公平、公正的审判,正当的法律程序以及英国古老的善法都不允许强迫自证其罪。在审判过程中,李尔本将此次审判与星座法院的审判相比较,质疑此次审判的每一个技术细节。在审判过程中,李尔本被问及作有罪答辩还是无罪答辩,但是李尔本拒绝选择其中的任何一个。李尔本说,根据英国的法律,他并没有义务回答反对自己或与自己有关的问题。法官试图说服李尔本说,选择答辩并不会对自己产生不利的影响,然而李尔本坚持认为根据民权请愿书,他不需要回答与自己有关的任何问题。在经过与法官长时间的争论后,李尔本最终拿到了指控书的副本并选择作无罪答辩。12 李尔本的权利主张深深感染了陪审团,最后陪审团宣布其无罪,1649年11月,在民众的强烈呼声下,李尔本及其同伴被释放。

  

   第四次受审:1653年4月

   很快地,李尔本再一次陷入困境中,1651年李尔本因为参加一场政治法律辩论,诋毁议员名声被捕,并于1652年1月被驱逐出英国。1653年4月,当李尔本质疑放逐令的合法性而再次出现在英国的国土上时,等待他的是人生中的第四次审判。在陪审团面前,李尔本发表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讲话,获得了旁听群众的强烈欢呼和支持。最终陪审团保住了李尔本的性命,但是却无法给予其自由,最终李尔本被判监禁,后迁移至泽西岛。1657年8月29日,约翰·李尔本去世,年仅42岁。

   这位自由战士的一生都在为平等自由奋斗,他的思想远远领先于他所生活的时代,尽管他的行动常常因为监禁而不自由,但是他的心灵是自由的。反观今天世界各国刑事诉讼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拥有的权利在当时李尔本几乎都主张过。他主张保持沉默的权利,聘请律师的权利,传唤对其有利的证人的权利,无罪推定的权利、由陪审团审判的权利等等,约翰·李尔本一生的四次审判,就是他为权利奋斗的舞台。

   约翰·李尔本曾经这样准确地描述过自己:“我是一个正直、有教养、生来自由的英国人,我一生不爱慕暴君也不畏惧强权”。13 也正因如此,李尔本被人们尊称为“生来自由的约翰”(Freeborn John),他为追求英国人自由平等所付出的心血为英国的民主改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今天在世界各地开花结果的沉默权制度也来源于1637年对约翰·李尔本的那次审判,这是人类法制发展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

   李尔本始终坚持拒绝回答任何与其有关的问题,坚持保持沉默,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份坚持,沉默权开始为人们所关注,也逐渐走进了法律条文中,成为了世界各国刑事诉讼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一项基本权利。

  

   四、李尔本案对沉默权的历史意义

  

   约翰·李尔本案是英国议会确认“反对强迫性自我归罪的证言特免权”制度的导火索,它第一次引导人们从法律的角度而非仅仅是从道德的角度来思考沉默权。如何使沉默权成为一项法律上的基本权利第一次变得如此迫切。1688年, 国王詹姆斯二世起诉七个主教违抗他关于取消所有反对极端主义的法律的命令。在这个案件中, 沉默权在英国牢牢地站稳了脚跟。在拒绝签发一个请愿书以保护该教会时, 大主教圣克莱夫特诉诸于这样一句名言:“ 我有权拒绝回答任何可能使我自证其罪的问题。”14 1898年8月12日,英国在其颁布的《1898年刑事证据法》明确沉默权是被告人在刑事诉讼过程中享有的一项基本权利。这是历史上规定被告人沉默权制度的最早的立法。今天,美国、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等国都纷纷确认了沉默权制度。1966年,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正式确认了“反对强迫自证有罪”的原则。尽管各个国家的法律对沉默权的表述、实际运作方式以及适用范围不同,但这不妨碍沉默权制度在各国刑事诉讼中的所发挥的作用。

   当然,约翰·李尔本案的意义并不仅仅限于其是沉默权制度的开端,案件所反映出的沉默权漫长艰辛的形成过程同样值得人们反思。在今天,关于沉默权的争论从未间断过,许多国家开始对沉默权进行一定程度的限制,然而限制并不意味着抛弃,沉默权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所体现的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权益的价值必将使得沉默权制度仍然不断地完善和发展。沉默权制度的生命力至少在今天看来是不容置疑的。反思中国,沉默权在中国的发展道路同样曲折,但是曲折并不意味着不可能。沉默权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可缺少的诉讼权利,缺少沉默权的权利体系是不完整的权利体系。或许,今天的中国应该像约翰·李尔本那样,即使困难,也要为沉默权的实现而奋斗。

   细细阅读影响世界法制发展进程的每一个经典案例,我们不难发现每一个案件讲述的都是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的发生都存在于属于它的特定的时间、地点以及人物。约翰·李尔本案就是这样一个故事,故事中产生的规则成为了全世界一百二十六个国家刑事诉讼中都必须遵守的游戏规则。

  

   高一飞,1965年出生,湖南桃江人,西南政法大学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后(美国丹佛大学);祝继萍,1989年生,浙江建德人,西南政法大学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教授助理。

  

   注释:

   [1] 民权请愿书是指英国1628年由社会向Charles一世提出并得承认关于人民权利的议会宣言,为英国四大自由宪章之一。

   [2] 第一次内战结束后,英国出现了三个政治派别:长老派、独立派、平等派。

  

   参考文献:

   1 Leonard W. Levy, The Origins of the Fifth Amendmen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p.63.

   2 Leonard W. Levy, The Origins of the Fifth Amendmen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p.3-62.

   3  “Silence -John Lilburne, his Star Chamber persecution, he was not found guilty”, http://www.hiscovenantministries.org/scripture/silence.htm, 2012-9-16.

   4 Leonard W. Levy, The Origins of the Fifth Amendmen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 p.81-82.

   5 “Silence -John Lilburne, his Star Chamber persecution, he was not found guilty”, http://www.hiscovenantministries.org/scripture/silence.htm, 2012-9-16.

   6  Warren W. Wooden, John Foxe, Boston Twyane Publishers, 1983, pp. 30, 32, and 43.

   7  张春霞.约翰·李尔本的誓言——一项人权法的由来[J].文史杂志,2003(2):57.

   8 Pauline Gregg, Free-born John, Phoenix Press, London, 2000, p. 62.

   9  H.N. Brailsford, The Levellers and the English Revolution, Spokesman, Nottingham, 1983, p. 82.

   10 Leonard W. Levy, The Origins of the Fifth Amendmen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 p.299.

   11 “Silence -John Lilburne, his Star Chamber persecution, he was not found guilty”, http://www.hiscovenantministries.org/scripture/silence.htm, 2012-9-16.

   12 Leonard W. Levy, The Origins of the Fifth Amendmen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 p.301-309.

   13 “Silence -John Lilburne, his Star Chamber persecution, he was not found guilty”, http://www.hiscovenantministries.org/scripture/silence.htm, 2012-9-16.

   14易延友.沉默的自由[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北京:2001:58~59.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454.html
文章来源:《法学家茶座》第38辑(2013.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