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茅岳霖:美国对钓鱼岛问题不选边不如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3-11-08 23:34:23
作者: 茅岳霖  

    

   美国议员罗拉巴克在10月29日的会议上称美国可以与日本合作,《华尔街日报》也发文认为钓鱼岛为日本领土,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11月4日指出,在面对钓鱼岛问题时,奥巴马政府的立场“没有发生改变”。

   自2012年以来,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往往采取“不选边”态度。但是,美国对于日本的关注却也显示,他终究还是面朝日本的,美方在经济、政治、国防等诸多领域都对日本产生着辐射效应,从而令本不是铁板一块的日本政经界出现混乱,并对亚洲带来不良影响。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政策不仅是日本混乱的源头,其重返亚太期间的所作所为,也给亚太和平发展的环境带来了不安全感,而“不选边”的美国不如就此靠边站。

    

   美国制造日式混乱

   自2013年10月以来,美日间针对中国的一系列行动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此前,美国国会在10月29日就中国海上力量与其他地缘威胁召开听证会,议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在会上号召成立以美国为核心、主要以日本为支撑重心的亚洲军事联盟,以应对中国的“国际威胁”。《华尔街日报》也在10月31日撰文指出,日本在应对中国“欺凌”方面需要美国支持。而中国对于钓鱼岛主权的“威胁”,也强化了美日同盟关系,一些地区国家已将日本视为潜在的“防卫者”,并和美国一道“应对中国霸权”。

   《华尔街日报》的这一报道引来了中国外交部的猛烈回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11月4日就此再次强调,美方不是钓鱼岛争议当事方,应恪守中立,不要“选边站队”。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哈夫(Marie Harf)对此回应称,在钓鱼岛问题上,美方的立场“没有改变”。不可否认,美方这一发言有同时稳住中日双方的用意,但当这句“没有改变”落实到中美关系上时,分析人士就不难发现,美方所要表达的便是美国在钓岛问题上仍坚持其“不选边”的态度。

   不过,就近年来美国在日本问题上的作为来看,美方没有严守中立,他还是面朝日本展开了全面的行动。根据《纽约时报》在11月2日解密的斯诺登(Edward Snowden)密件显示,自2007年开始,美国情报机构就开始对日本的“经济稳定性”展开了全面调查,日本《读卖新闻》称,日本外交政策也在美方监控范围之内。而美国政要对于日本政界人士的影响更是公开而明显的。据外交人士消息介绍,在安倍政府试图寻求“先发制人”打击能力后,以美国前国安会亚洲事务负责人迈克尔·格林(Micheal Green)为首的知日派高官就在7月批评东京当局未与华府“进行有效协商”,并称此举为“同盟管理的失败”,而此举竟也催生了日美在此后的“2+2”会议上修改“日美防卫指针”的动议。

   但是,美国对于日本的全方位影响却也是日本混乱的根源之一。日本《文艺春秋》杂志指出,自2012年12月26日上台的安倍政府并非铁板一块,试图“恢复战后体制”并对华强硬和努力发展经济的两派日本政客争斗不已,安倍本人及其外长、防长等幕僚在风暴中却没什么主见。根据资料显示,自2012年末以来,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始终经历着“钓鱼岛问题适用《日美安保条约》”和“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不选边”的循环。尽管华府一直在强调“日中双方对话的重要性”,但美军却通过在日本增设无人机基地等方式加强对华“攻势”,这一系列迹象自然也令唯美国是从的日本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美国破坏亚太安全环境

   事实上,日本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很大程度与美国在战后采取的措施有关系。

   以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为首的占领军当局(GHQ)借此后建立的美日同盟让美国成了日本依赖的对象,也让日本有了安全感,但美方在外交政策上追求实用主义的性质也令日本的政策呈现矛盾。尽管美国在日本推行战后体制,但为了遏制苏联影响,美国让以岸信介(Nobusuke Kishi)为首的自民党集团重新登场,而该势力却是反对战后体制的。在二战结束已近70年的当下,伴随着亚洲取代欧洲成为世界新的中心,当年美国在日本留下的种子,已经成为困扰亚洲安全的痼疾。

   对于尝试解决安全问题的亚洲国家来说,中国的境遇最为典型,毕竟,自2012年“买岛”风波后,面对中日间因钓岛可能一触即发的局面,美国当局在此间的数月里就多次表示在钓岛问题上“不选边”。但日本2012年的“夺岛”演习有美军的参与,美军基地借《日美安保条约》常驻日本也是不争的事实。毕竟,中日问题在目前已经无法忽视其中的美国因素,当美国每一次称自己在钓鱼岛问题上“不选边”时,环顾钓岛风波因美日“私相授受”而陷入今日僵局的现状,就不难发现这一说辞的掩耳盗铃之处。

   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11月2日出席21世纪理事会北京会议时指出,当今世界,发展日新月异,变革潮流更为强劲,合作不断深入,处于格局演变的重要阶段。为此,中国将统筹自身利益与各国共同利益,同世界各国“建设更为紧密的利益共同体”。杨洁篪认为,以合作求和平、以合作促发展、以合作谋安全越来越成为国际关系的主流和大势。分析人士也指出,自APEC峰会和东亚峰会后,亚洲各国已经在“合作”这一话题上有了充分的共识,但亚洲各国所需要的安全感在美国借“美日同盟”展开“亚太再平衡”策略的当下已大受影响。

   于是,在巴厘岛APEC峰会后,美国国际影响力较之以往大受影响之际,尽管美国试图在中国面前表示自己在钓鱼岛问题上“态度不变”,但美国此举对于亚洲所需要的安全来说却是于事无补的。在日本借助其与美国的联系在亚洲制造混乱之际,在中日间只是宣称自己“不选边”的美国一如既往地没有为亚洲的安全提供任何有建设性的成果。而由此看去,美国在钓鱼岛上既然继续其不选边的立场,那么,他在当下就应该靠边站。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37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