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益南:从历史轨迹思考林彪问题

更新时间:2013-11-06 19:38:59
作者: 陈益南  
就更是只能用“罕见”一词说明了。因此,黄、吴、李、邱确并非是林彪控制的亲兵干将,相反,在黄、吴、李、邱的心中,无疑懂得其权力的来源,决不仅仅是“林副主席”,而主要是毛泽东。所以,当“九一三”事件发生后,吴法宪、李作鹏仍卖力协助周总理工作,指挥实施制空。

   至于那些个如空四军空五军陈励云、江腾蛟等人,则更谈不上是什么林彪司令部的人了,也仅仅是尊敬“林副主席”而已,甚至只到毛泽东南巡时,才能猜测到林彪“也许出了问题”,事前却根本得不到林彪的半点信息。而当毛泽东一声令下时,他们则更是连忙投降检讨。

   没有实际的中央权力,又没有一个会听命于他的从上到下的“司令部”,虽然林彪对“政变经”读过不少,但现实中的病夫林彪,又会有多大的造反能量呢?对此,相信毛泽东会有清晰的判断。

   陈伯达的突然倒台,虽然给林彪带来了不安,但是,事情的实质,恰恰却正是因为与林彪有关,陈伯达才跌了这个永远爬不起来了的大跟头,而不是陈伯达的倒霉,影响牵连了林彪。

   在毛泽东的心目中,陈伯达的份量,显然是不可能与林彪等量齐观的。

   然而,当发现陈伯达这个秀才竟然与林彪元帅以及“四野”那班大将,有着密切的联系时,毛泽东便不会无视陈伯达可能有的潜在危险了。

   在毛泽东的一生中,他常常喜欢同秀才们文化人们往来,甚至还交朋友。但这其间,他也有个潜规则,那就是:他身边的秀才要始终安于做秀才,文化人要潜心只是谈文化;即便论及文化之外的事,也应与他知晓通气,否则,他便会毫不犹豫地撇开他。

   这点,前已有周小舟、田家英、李锐,后有胡乔木,再又有王力、关锋、戚本禹等人的命运,予以证明。

   奇怪的是,跟随毛泽东几十年的陈伯达,到头来竟然还要犯这个规!这,不知究竟是因陈伯达确属书呆子气过重所致,还是他做了中央常委后,真有了些利令智昏。

   在中央文革,陈伯达与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他们产生了矛盾,并且几年中又发展而日益加深,这并不很要紧。重要的是,千不该万不该的是,他不是向毛泽东倾诉与申诉,以求公平,而却向林彪及黄吴叶李邱去寻找支持。这 一来,毛泽东对林彪他们犯疑的头一棒,便不可避免地要打在这个老夫子身上了。

   如果说,对其他党政领导人或党外知识分子名人的处罚,毛泽东还需权衡再三,才会下决心。那么,惩处他认为犯了大错的党内秀才,毛泽东则就会无多顾及,想到即办。

   1959年庐山会议前段的“神仙会”,毛泽东与周小舟、李锐等秀才,尚还是一身轻快的谈笑风生,论天说地。然而,没过几天,当发现秀才们居然与彭德怀有共呜时,他便毫不犹疑地将周小舟打入反党集团成员的行列,将李锐痛斥后交与水电部批判。

   文革中期,对王、关、戚也是如此。1967年的7月25日还让在天安门广场开百万群众大会,欢迎谢富治、王力,视谢、王为文革英雄。可是,过了十天,毛泽东在上海看了一些文革形势与状况的材料后,却又突然指示杨成武回北京,将中央文革的几大秀才王力、关锋、戚本禹,毫不留情地给抓了起来(戚本禹稍后才抓)。

   1970年,这厄运,则轮到了陈伯达的头上。

   但是,林彪是战将,不是秀才。

   当然,在毛泽东心目中,林彪也不是彭德怀,不是刘少奇。

   如果,没有“九一三”,对林彪的处理,毛泽东显然会要再三权衡,也显然会考虑到林彪对革命及对他毛泽东有过的历史功劳。何况,在毛泽东内心深处,还永远深深的感激着一个人,那就是张浩。当年,在党中央与手握红四方面军几万重兵的张国焘另立中央的行径作斗争之时,就是这个从苏联回国的张浩,以共产国际代表的名义,坚决地指责了张国焘,也震慑了张国焘,使张国焘不得不撤消了他的“中央”,回归延安,从而有力的支持了党中央与毛泽东。所以,张浩病逝于延安时,毛泽东亲自为其抬棺并奠土入穴。

   而这位在毛泽东心中,对党与他毛泽东功重于山的张浩,就是林彪的亲密堂兄,本名林育英。

   可以相信,中国人常有的“爱屋及乌”情结,也不会不对毛泽东的心理,发生些许的影响。

   而如果林彪能在适当时侯,就九届二中全会上的事做了检讨,向毛泽东认了错,适时“下毛泽东给他的台阶”,纵观历史上林彪与毛泽东的关系,应该说,林彪不至于重蹈彭德怀、刘少奇与陈伯达的命运覆辙,至少,能保有一个平安的晚年。

   只是,不知性格貌似恭顺实则内倔的林彪,会愿意下毛泽东为他铺就的那个“台阶”吗?

   1971年五一节晚上在天安门城楼上出现的一幕,似乎已回答了这个问题:

   当时,林彪在勉强接受周恩来的安排,到天安门城楼与毛泽东等人坐到了同一桌旁,然而,他却不同毛泽东讲一句话,一言不发,敷衍默坐了数分钟,尔后,竟当着西哈努克亲王的面,不辞而别,拂袖离去。

   的确,在亿万中国人天天都还在“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之当时,这是史无前例的。

   而顺便说说,回过头来看,一个若是心存大阴谋大诡计的人,在天安门城楼的这个晚上,因需要“克己复礼”,那他的所作所为,尽可以假象层层花样百出,而唯独似乎不应做的,便是露出一付怨气冲冲的公开不满之态。

   可是,离“九一三”只有四个半月不到之时,林彪却的确以这个形象定格在了历史的那一页中。

   另外,这个假设结局的前提,是要没有那个崇拜“江田岛”法西斯精神的林立果所搞的那些名堂。

   还有,要不发生“九一三”出逃事件。

   当然,历史,并没有“如果”。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3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