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益南:从历史轨迹思考林彪问题

更新时间:2013-11-06 19:38:59
作者: 陈益南  

   可是,林彪如果真是如此心理,这一次,那他就想错了。

   天才问题,国家主席问题,在毛泽东的眼中,已越来越不是什么小事了。

   首先,在毛泽东放眼看去,林彪已是唯一可以与他几乎平坐的人,而远不是当年红四军第一纵队司令与“四野”总司令那样仅为自己手下的一个方面大员了。现在,在林彪宦途的前面,已没有了朱老总、刘主席,也没有了彭大将军,甚至也没有了周总理他们的遮挡,因而,在毛泽东的视野里,此时林彪的任何问题,都不可避免会受到他的特别关注。

   庐山会议前一年的1969年10月18日的所谓“林副主席一号命令”事件,即林彪同意、由总参谋长黄永胜发布的命令下达后,林彪才用“电话记录”(急件传阅)的方式报告毛泽东的。这件事,就已显然令毛泽东很为不快(他当汪东兴的面将那报告烧了),更是埋下了毛泽东对林彪的第一个重大的猜疑理由。

   林彪的这次先下令后报告的做法,不知是不是他曾有过的作风重演?还是确认为他作为副统帅可以先行下这样的命令?或者还是毛泽东曾授权给他过?

   对这些疑问,不知有没有明确的肯定或否定证据?

   而林彪的秘书张云生,在他的《毛家湾纪事》一书中,则说了所谓“林副主席一号命令”,是同时由叶群向毛泽东报告、而由张云生向黄永胜传达的。并且,叶群当时还说过,战争时期,林彪经常就是这种作风,遇到紧急情况,先当机立断,然后再报告毛泽东的。

   只是,战争期间有过的先斩后奏或边斩边奏的那些指挥战役的作法,这次肯定是不适当了。因为,有“此一时与彼一时”之区别那千古道理在摆着。

   18日之所以下这个一号战备令,是因为10月20日,苏联政府会谈中苏边界纠纷的代表团将乘机到北京,来参加谈判。而林彪则担心苏联方面会借谈判做烟幕,而发动实质性大规模侵略。因此,20日那天,林彪一反平日中午12时前就要睡觉的习惯,而一直在房间内听取关于苏联代表团的飞机行程报告,直到确知苏方代表团飞机是和平到达了北京时,他才安下心来。

   由此可见,这个什么“林副主席主席一号命令”,确是军事问题。。

   但毛泽东却不这么认为,他认定这是政治。

   庐山会议上的什么天才问题,国家主席问题,毛泽东开始本来也不怎么在意,可是,当他发现陈伯达与林彪有联系,而起哄人中的黄吴叶李邱,又都是林彪的部下,显然,这就不能不使他神经紧张起来。

   于是,不管林彪有没有想法,先拿陈伯达开刀,拿黄吴叶李邱开刀,逼林彪能象周恩来那样立马顺从地认错服输再说。

   林彪不是周恩来,他不认错,但也不争辩、或公开反对。

   对此,毛泽东则采取了老办法,从基层做起,向基层先吹风,或多或少地透露了林彪的问题。战术上可以称之为“围点打援”。先将你这个副统帅的威信在下面打下来,到时侯,看你这个副统帅还怎么能够“直接指挥”!看你认不认错!

   不等毛泽东在打完“援”后来正面攻坚,林彪的老婆、儿子,却自我引爆,发生了外逃的“九一三”事件。对此,毛泽东则认为是“最好的结局”,以免批林及林外逃惹来的麻烦与很多解释不清的尴尬。

   现在尚不知道的是,林立果的那些所作所为,是不是林彪事先已知道?

   按林彪的历史性格分析推断,林彪应不可能同意林立果的那些主张。

   现在能证明林彪参与知道林立果的那些事的证据,就是1971年9月8日写的那张纸条:“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 但仅仅凭这样一张存在有无数种意义解释的纸条,显然还不可能就得出是“林彪指示林立果要谋害毛泽东”的结论。

   而林彪“九一三”出逃那天的详情,现在虽有许多说法,但都没有直接的证据,明了说清楚当时林彪究竟是什么态度、而又有过一些什么样的表示?因为,对林立衡所说其父亲,是被其母亲与弟弟强行裹上飞机的讲法,绝对是不能当成虚妄之言而采取熟视无睹的态度,也应予以证实真伪。

    

   (四)假设的结局

   有人说,如果林彪能在九一三事件前,向毛泽东认错并作出检讨,那么,他的下场,便远不会有后来发生的折戟沉沙、尸焚骨散、魂坠异域之惨境,至少,他还能做个政治局委员什么的,象其他老帅那样,获得一个平安的晚年。

   这话,应该说,是有道理,也有依据的。

   为什么呢?

   因为,在毛泽东的心目中,对林彪这个人,截止“九一三”前,他还是埋怨多于愤恨的。除了一个九届二中全会风波上的问题,毛泽东尚还没有指责林彪有什么其他错误。

   确实,在毛泽东看来,林彪不同于彭德怀,也不同于刘少奇,更不同于陈伯达。

   先说彭德怀。

   彭德怀秉性耿直,脾气暴躁,因此,不要说与其他老帅们关系不甚融洽——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叶剑英批判他时说:老彭啊,除了主席,其他人都有些怕你,那主席百年之后,你还会听谁的话?!———更重要的是,虽然他在内心也是佩服毛泽东的,但在平日表面上,他却不能象其他中央领导与老帅那样显示出对毛泽东应有的尊敬。在毛泽东面前,人家开口闭口都是称“主席”,而唯彭大将军经常张口的却是“老毛!老毛!”。

   除了表面的作风,在毛泽东的心中上,彭德怀更是有着不少历史纠葛的旧帐,也始终未能让毛泽东释怀。例如,长征途中因林彪的信引出的会理会议及对彭的误解,自此以后的24年中,毛泽东就此事四次敲打过彭德怀。庐山会议批彭的中央常委会上,毛泽东更是清楚地历数了从井冈山时期开始与彭德怀有过的一系列争执,之中,使彭德怀也不能不对此诚恳检讨说明:“1934年一、二月后,我已转了,认为仍由主席领导好。”毛泽东尤其指责了彭在延安时期支持了王明,让彭任书记的华北局,竟然接受王明为首的长江局领导,在毛泽东与王明之间隔岸观火搞投机。毛泽东甚至对他与彭德怀共事三十一年的合作性质评价,是三七开: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三成融洽,七成搞不来。

   彭德怀在庐山会议7月26日中央常委会上,开初还有过一次顶撞毛泽东的举动,其间,他更气愤地说过一句著名的粗痞话:“在延安你操了我四十天的娘,我操你二十天娘还不行吗?”

   对此,毛泽东会如何想?

   在庐山,却说出反感延安整风期间的事,这不是记仇吗?这不是说明你彭德怀还在对延安挨批评而耿耿于怀吗?

   对此,毛泽东又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很多人都以为彭德怀挨整,就吃亏在不该写那封批评大跃进的信。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单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单纯!

   顺便说说,1967年二月老帅们在怀仁堂,对中央文革表现的愤怒一事,毛泽东本来也是不以为然的,甚至,开始他听汇报时还发出过宽容的笑声。然而,当得知会上陈毅说出“延安整风不是抬出了一个刘少奇吗?后来又怎么样?”这些话时,毛泽东便刹时态度大变,气怒万分。结果,搞出了个什么“二月逆流”的问题。

   陈毅那番话之所以触怒了毛泽东,就是因为它使毛泽东认为,陈毅他们是在翻最终名正言顺地确立了毛泽东为中共中央主席的延安整风的铁案,而这,毛泽东是绝对不能容许的。因此,陈毅便不大不小地的跌入了一次彭德怀的覆辙。

   再回到林彪。

   林彪可没有彭德怀的这些旧帐。在毛泽东的记忆中,林彪虽也常常做些不全符合他想法的事,也曾是一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可是,在历史上,他却没有做过本性有“反骨”事。相反,贴心支持毛泽东的言行,从井冈山时便就开始有了。从感情上说,也许,在毛泽东的眼中,彭德怀是一个经常可以与毛泽东发生平起平坐争执的年长“大人”,而林彪则还是一个虽有些顽皮,但只要家长一指责,他就能收敛的“娃娃”。

   小孩子犯错了,轻轻打他一下,就行了,而绝不须重罚。

   所以,1956年的八届一中全会上选举中央主席时,毛泽东自己的那一票,竟然会投给林彪。毛泽东的这一票,虽然对林彪当选没有实质意义,但是,从中,我们的确可以看出毛泽东心中的感情天平,偏向谁人。

   再说刘少奇。

   的确,刘少奇是毛泽东在延安期间极力推崇出来的领袖,从那时起,刘少奇就是毛泽东最得力的助手。所以,刘少奇能从普通的政治局委员提升为中央五大书记之一,直至在1959年毛泽东退居二线后,受毛泽东委托,作为中央第二把手,主持中央全面的工作,并接替毛泽东当了国家主席。

   应该说,毛、刘二人之间并没有不和的历史旧帐。在1955年的高饶事件中,毛泽东甚至不惜排开他曾看重过的高岗,而毫无保留地支持了刘少奇。尔后,毛泽东甚至还发出过“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的赞扬。

   文革中,毛泽东之所以坚决打倒刘少奇,完全是1959年刘少奇主持中央工作后,毛、刘二人关系之间出现的新问题所致。

   这些新问题,有二个方面。

   一是中央的“一线”“二线”体制必然产生的对问题思考不同步的矛盾;二是,刘少奇未能体察出“一线、二线”体制必然带来的矛盾后,不可避免会做出众多不合毛泽东意见的事情,而刘却又未能在体制与人事(毛泽东)二者之间,取着重偏向人事的想法与态度。

   1964年的四清运动,中央先后出台了什么“前十条”与“后十条”,还又再出“二十三条”一事,便是典型例子。都是中央文件,都是用于四清运动的,可是,文件的政策指导却有分岐,因为,它们分别是由中央的“一线”与“二线”制定。

   “一线”“二线”体制另外带来的一件事,便是刘少奇为了有效的主持中央工作,则不可避免会形成他的工作体系,使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与各部委、各地省市委,都会与他发生逐渐紧密的直接联系。显然,这一切,必然也不可避免地会引发毛泽东对他的猜疑与对大权旁落的担心。而1965年底,姚文元遵照毛泽东指示在上海发表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竟没能在北京等地被转载一事,更加重了毛泽东对刘少奇的的负面疑虑,使他认定刘少奇另搞了一个他毛泽东竟“针插不进、水泼不入”的、却包括了邓小平在内的中央众多领导人都参入了的“司令部”。

   因此,文革开始后,刘少奇对文革运动搞法心中无数而导致的种种举动,则更不可避免地最终使毛泽东对刘少奇采取了极端政策。

   林彪呢?

   虽然高居中央副主席、副统帅,可是,他却并没有刘少奇所曾拥有的权力,中央及中央各部委与各省市,包括军队系统,也都已直接向毛泽东负责。林彪在之中的作用,顶多是个“二传手”而已。对此,毛泽东无疑是深深明白的,在1971年他南巡前,就说过:“我不相信绝大多数人会跟别人走的。”这个别人,就是指林彪。

   再则,刘少奇曾有一个相对独立负责的工作体系,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另有一个“司令部”,并且,刘在其中也很有权威。

   但林彪没有什么体系,没有实质意义的他个人的“司令部”。

黄、吴、李、邱虽是他的旧部,但更是毛泽东的兵,他们向上汇报工作的对象,不仅有林彪,而还有周总理,当然,更有毛泽东。而林彪个人在整个文革期间,也极少与黄、吴、李、邱单独会面,至于黄、吴、李、邱上林彪住所的次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3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