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益南:从历史轨迹思考林彪问题

更新时间:2013-11-06 19:38:59
作者: 陈益南  
作为统帅的毛泽东,有指示,有批评,有告诫,但却无强迫命令:“你们如果不同意这些指示,则望你们提出反驳。”而前方林总的电报,则有照办,有反驳,有否决,也有软顶与妥协,但在实行中,却基本服从毛泽东的战略大计。

   这场“电报大战”之所以能和谐发生,而不会在毛、林二人心中产生什么芥蒂,是因为毛泽东与林彪,都深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将能而君不御者胜”的道理;也都明白,这并不是什么对抗毛泽东的举动。

   “九一三”后批林时,将打锦州等军事问题也曾拿出来批判,以证明林彪在东北的反毛行为。后来,有关方面奉命停止了这些批判。因为,离开具体的情况,说林彪哪项作战计划是错的,是反对毛主席的,这实在只会让人看笑话。

   例(5)

   林彪在1959 年批判彭德怀的中央常委会上说:在我们党,在中国,谁也不要以为自己是英雄,谁也不要做什么英雄,而只有毛主席才是大英雄!我们都只有跟着毛主席,才会取得胜利。

   林彪的这些话,虽是批彭,也顺便敲打了朱老总,但确实,这也是他自己处理与毛泽东的关系之原则的一次内心真实表白。显然,他认为,有毛主席在世,包括他在内,就谁都不要有想做大英雄的念头。既已有亮,绝不可又再生瑜。

   虽然林彪在一些具体军事问题上,不完全赞同毛泽东的指示,但他知道,那是一方面因最高统帅部着重考虑的是全国战场,很多指示是必须要从全局角度提出的;另一方面,则又因前方随时变化不定的战局,对后方统帅决策造成的滞后效应所致,而并非是统帅部的水平低下。对毛泽东从井冈山始,尤其在长征中显示的力挽狂浪的雄才大略,林彪无疑是看到了的。

   而毛泽东本人,对林彪经常在作战中拖磨软顶他的指示,显然也不以为然,也从没有过就此对林彪发出过实质性批评,或撤消对林彪的信任。

   很多人没有注意过,1947年成立的新东北局(在四平街防守战之后),之中先后有四人是政治局委员(彭真、陈云、张闻天、高岗),而东北局的书记、一把手,却是还只是中央委员的林彪!这个显然不合党的组织规则常例的局面,充分说明了毛泽东对林彪的极大信任,而对林彪经常与他持不同具体军事意见一类事,显然概是不以为然的。

   例(6)

   解放后,林彪基本不工作了。从现在所知的资料看,林彪的身体的确很糟,他那些怪病,放在谁的身上,也会难受的。因此,从人之常情分析,一个因疾病折磨而已经享受不到多少人生乐趣的人,对权力的诱惑,究竟还能有多大的欲望呢?

   实际上,1959 年的出山,任国防部长,主持军委,实际也基本是虚席而已。军队的事,上有统帅毛泽东,具体做事有军委秘书长罗长子(罗瑞卿)顶着,他夹在中间,正好可以不管事,只做做应景的文章。

   而文革开始,毛泽东又将他搬出来,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林彪虽不想上马,却也只好听从安排。

   但是,从现在所知的材料中,林彪在文革中对刘少奇、邓小平,对周恩来,对那些老帅们,除了一些例行公事般的指责外,似并没有看到他有过什么可视为首先发难、直接发动与下令整肃的内容之证据。而文革高潮中,谭震林还曾视林彪为挚友为裁判,写信向林控告江青等人。

   至于比他林彪地位低的罗瑞卿、杨成武的被整,与黄永胜、李作鹏、吴法宪、邱会作等人的被提拔,这等高层人事大事,相信也都只可能是毛泽东的意思,林彪绝对是没有这个本事的。

   否则,林彪于1971年“九一三”时早就飞灰烟灭了,为何罗瑞卿、杨成武却还须被囚禁二年多,到1974年才获自由呢?还有贺龙元帅,也是到1974年九月才获初步平反的。

   实际上,毛泽东也知道林彪有多大的能耐。1971年9月3日 毛泽东在杭州接见南萍、陈励耘等人时谈话中说:“(军队)后头是林彪管。但他身体不好,也管不了那么多,罗瑞卿、杨成武也不听他的,我帮忙也不够。”

   当然,在那场几乎所有的党政官员们都被搅进去的文革运动中,是很少有人会不说不做一些或批判或攻击或指责他人犯有“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之类罪名的话与事。现在回过头来看种情况,不足为怪,也不足都视其为错。区别的关键是,说那些话,做那些事,是有个人私利动机的主动而为,还是被动违心所做,是仅只能随潮流而已?

   那林彪 在文革中的所作所为,又是属什么性质呢?

   林彪在文革中,虽已贵为中央副主席、副统帅了,但他在中央究竟能作些什么主、能有多大的实权呢?

   现在看来,当时林彪的实际地位,确是远不如原来的刘少奇。因为,作为中央的第二把手、分工一线领导工作的主帅,刘少奇是经常召集与主持中央常委、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会议,商讨党和国家的大事,拿方案定决策,再报毛泽东的。除毛泽东外,中央各部门的人与事,大多首先是得须汇集汇报到刘少奇处的,而在毛泽东作最后决定之前,刘少奇对任何事也都是有处置之权的。

   而林彪呢?不要说他根本没有象刘少奇那样主持中央日常工作,而是由一个莫名其妙的“中央碰头会”在领导中央的工作;就是平日中央文革那帮人做什么说什么,也更不须经过他林副主席知晓或批准,而是直接就上报毛泽东的;甚至有时国务院周总理、军委杨成武代总长,办事也是直接通天。能让“林副主席”做的事,并不是需要他做决定后向毛泽东汇报什么,而往往只不过是毛泽东批阅过后,再转发给“林、周、康”批阅的文件;那些需林彪主持的政治局与军委会议,也往往是讨论事先毛泽东已知道或已早有主意并批转下来,却并不需他林彪作决断的事;之中,林彪即便有过的批示,也往往是“请政治局讨论后呈主席批示”之类程序形式。

   甚至,作为一个副统帅兼国防部长,边斩边奏地发布一个简单的一号战备命令,也就惹得毛泽东大为反感。

   对此,林彪似乎也并无什么大的意见或想法。也许,他自己早就知道,他这个被亿万人民天天在高呼着“身体健康、永远健康”的“林副主席、林副统帅”,在毛泽东领导之下,实质上会个什么模样?

   毛泽东在致江青的信中说,林彪他们“为了打鬼”,就借助他这个“钟馗”。实际上,恐怕在文革中做了“钟馗”的,不是毛泽东,而恰恰是林彪。

   至于让叶群当政治局委员一事,从林彪平日对叶群的威严甚至有些蔑视的态度,就可以推断,决不会是林彪主动而为,实际他也确让叶不要当政治局委员。可是,毛泽东可能是为了平衡江青做政治局委员一事,还是要叶进了政治局。这,就不是林彪的责任了。

   据林彪的秘书张云生回忆:“我在林彪身边工作了四年多,因为要‘讲文件’,差不多天天都能见他一面,所以可以说,我对文革中的林彪并不缺乏了解。然而我亲眼看到的林彪,在文革动乱中要么是遇事不表态,要么讲些'绝'话,要么就是对他份内之责‘大撒手’。”

   张云生所写的林彪在文革中的行踪,其特点,往往就是:经常天天一个人坐在那个黑房子里,凭心情好与否,而在一天中的上午下午各一次,各花二十来分钟时间,听听秘书选读一些文件什么的,基本不会客不见人,也无法过常人有的舒心生活。

   已是这样一个人,究竟还会有多大的篡党夺权的心思与精力呢?

    

   (三)对结局过程的猜想

   九届二中全会的庐山会议,一个天才问题,一个设国家主席问题,却将林彪卷进了万劫不复的政治旋涡。

   人们常犯的一个毛病,就是往往会为一些小事,大动平常不轻易动的肝火,为一些小问题与他人顶牛,发生与他人细细计较的事。其实,真是遇了大事,人们可能还冷静些,会前思后想考虑清楚。

   也许当时在林彪看来,什么天才问题,设不设国家主席问题,这不都是些说说话的小事吗?你毛主席为何这么揪住不放,小题大作,非得让人又是检讨,又是认错认罪什么的?

   是不是林彪觉得:

   不论陈伯达、还是黄吴叶李邱,还是汪东兴陈毅李雪峰等人,在会上说毛泽东是天才,说要毛泽东当国家主席,他们这样做,也不都是向你毛泽东表忠心吗?原来大家称你是天才,你也没有反对过啊?为何,却一棍子将陈伯达打了下去,还说三十多年来从没有与陈配合好过!文革中陈伯达不是出了不少力吗?“九大”上还让他做了中央常委。

   而现在,又追究起黄吴叶李邱!

   追究就追究吧,让检讨就检讨吧。

   可是,要让我也认错,让我也做检讨,这,却不干。

   一,我没有什么错,我也不认为陈伯达、黄吴叶李邱他们说说那些有什么大错,只是你要让他们做检讨,那就做吧。

   二,我这个病号,本来就不想出来做这个什么副主席副统帅,是你要我出来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我就不想参加,也请了病假在大连休养,但你硬是让秘书打电话要我回京与会的。现在,你就撤了我这些算了,我也无所谓。

   九届二中全会上我的那篇讲话,会前我不是已向你主席讲过了吗?你不是没提什么意见吗?而且,会后,还是经你主席同意,全会各小组也才重新学习我那讲话录音,并由中央将讲话印发全会的嘛。

   设国家主席一事,是中央五个常委,四个同意的。此事,开初我们确都以为是你谦虚(“九大”开幕时,你不是也曾谦虚的不当大会主席,而提议让我来做吗?),你既硬不同意,那就不设吧。可,这怎么能算一个什么原则大问题呢?

   或许怀疑是我林彪想做国家主席?想提前接班?

   不要说我根本没有体力精力,做那个经常要接见这个那个国家来宾的“国家主席”。

   也不说我在出任这个党中央排第二位的副主席时,我就在八届十一中全会后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明白说过:“中央给我的工作,我自知水平、能力不够,恳辞再三。但是,现在主席和中央已决定了,我只好服从主席和党的决定,试一试,努力做好。我还随时准备交班给更合适的同志”。

   还不说,这个国家主席,虽说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但实际上,还得服从党中央主席的,那政治地位与我现在的中央副主席并无实质提升,这是什么要“提前接班”?

   就是退一步说,我真有想当这个什么国家主席的念头,也不是什么错误,也符合人之常情吧?你说不同意设国家主席职务,也许包含了不要我做国家主席的示意,那,就顺从你主席的猜测、想法,不设这个职务吧。

   然而,你要让我在这件事上也作个检讨,好象我真犯了个大错误。对这,我不同意。

   三,本来认认错也没多大关系,就是为了顾全你主席的面子,也应该认认错,可是,你现在也许真是斯大林晚年了,谁知你还要做什么文章啊?彭德怀一封明明是写给你个人的信,你却可以将它做反党文件大批人家,当事后彭听从叶剑英、聂荣臻二位老帅的劝告:“要抛开信的本身,从全局利益来作检讨”,便被迫违心作了检讨,然而,一作检讨,没完没了的事却就都来了;刘少奇也做了检讨,还向中央办公厅交了他写的《检查书》,可是,不还是没完没了的追究人家?

   还有最近的,陈伯达怎么了,不就是吹了一下天才论、搞了一份马恩列毛论天才的语录吗?不就是他这个老夫子与张春桥姚文元那几个秀才关系合不来吗?你主席写了那么一大篇意见,说他错了,他就赶忙认错还认罪,也连忙大作检讨,可是,结果怎么样?他不还是落了个被撤职审查并被扣上了反党分子的大帽子?

所以,还是老办法,软抗。不说反对的话,但也绝不检讨。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3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