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阳庚德:普通法国家惩罚性赔偿制度研究——以英、美、澳、加四国为对象

更新时间:2013-11-05 20:02:59
作者: 阳庚德  
将惩罚性赔偿金限制在某些类型的案件之中。在Uren v. John Fairfax & Sons Pty. Ltd.一案,澳大利亚高等法院法官Windeyer解释道:“Devlin勋爵在Rookes一案提出的主张和澳大利亚理解的普通法不一致。对于我们现在为什么要对陪审团在合适的案件中判予惩罚性赔偿金的权力做此种限制,我看不到任何很好的理由。”[42]相反,在任何侵权案件,只要被告实施了一种“有意识的、傲慢无礼的、漠视他人权利的不法行为”,就可以请求和判予惩罚性赔偿金。[43]因此,在澳大利亚,侵害动产、土地、人身、欺诈、诽谤等,都可以判处惩罚性赔偿金。[44]如果被告有意识地实施侵权行为或傲慢无礼地漠视原告权利,这种过失侵权案件也可以判处惩罚性赔偿金,[45]但是在违约案件中不可以判处惩罚性赔偿金。[46]

   总之,在澳大利亚,在各种侵权案件中都可以请求惩罚性赔偿金。但是,惩罚性赔偿金被认为是一种特别的救济方式,仅仅针对那些真正无法无天、极不道德的行为才会适用。[47]

   (四)加拿大:适用于各种异常可诉的侵权行为

   就空间范围而言,传统上,是否适用惩罚性赔偿制度取决于管辖该争议的省或地区采用的是大陆法系制度还是普通法系制度。在采用普通法系制度的省和地区,惩罚性赔偿是一项确立已久的救济措施。相反,在魁北克省,采用的是大陆法系的制度,在民事诉讼中曾经是不允许判予惩罚性赔偿金的。[48]直到1991年魁北克省修订了其民法典后,才允许在民事诉讼中判予惩罚性赔偿金。[49]现如今,可以说加拿大所有省和地区都允许判予惩罚性赔偿。

   就案件范围而言,惩罚性赔偿金在很多诉讼中得到运用。惩罚性赔偿金在金额和适用范围上似乎都在增加。[50]判决惩罚性赔偿金的目的是惩罚、遏制和表明法院对被告行为的否定态度。[51]加拿大一直拒绝追随Lord Devlin在Rookes v. Barnard一案阐述的、限制惩罚性赔偿金在案件方面的适用范围的观点。比如在Vorvis v. Insurance Corp. of British Columbia一案中,最高法院拒绝采用类型化的方法,认为在任何案件中,只要被告的行为是恶劣的、恶意的、应受谴责的、有预谋的,都可以判予惩罚性赔偿金。[52]在Hill v. Church of Scientology一案,最高法院补充了一个观点,即“只有在那些填补性损害赔偿金和加重的损害赔偿金将不足以实现惩罚和遏制目的的情况下,才能判予惩罚性赔偿金”。[53]

   惩罚性赔偿制度主要还是在涉及故意侵权的案件中适用,例如诽谤、蓄意攻击、非法拘禁以及其他被告实施的“异常具有可诉性”的行为。[54]虽然在过失侵权诉讼中也可能判予惩罚性赔偿金,但这种情况非常少见。[55]当导致原告损害的是一个独立可诉的不法行为时,惩罚性赔偿也可以适用于违约案件。 [56]有些法院直接禁止在死亡案件中适用惩罚性赔偿金,理由是这种赔偿金不能代表死者实际的金钱损失,且将让死者的遗产继承人可能会不当得利。[57] 更有甚者,除非立法明确规定可以适用惩罚性赔偿金,否则,在因法定权利被侵害而提出的损害赔偿请求,不能判处惩罚性赔偿金。[58]

   在有些情况下,即使被告已经在刑事诉讼中受到刑事处罚,也可以判处惩罚性赔偿金。事实上,加拿大法院在评估惩罚性赔偿金的时候,将先前的刑事处罚作为一个考量因素对待。[59]例如,在Buxbaum v. Buxbaum一案,安大略省上诉法院判决认为,即使被告已经被判处25年有期徒刑的终生监禁(无期徒刑),对该同一行为,也还可以判处惩罚性赔偿金。但法院可以根据被告先前所受的刑罚处罚,减少惩罚性损害赔偿金数额。[60]

   (五)各国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范围之共性

   比较研究上述四国关于惩罚性赔偿金制度之适用范围,事实上,普通法国家的惩罚性赔偿制度之适用范围具有如下共性:

   第一,判处惩罚性赔偿金的目都是惩罚遏制和该国法律价值相违背的民事违法行为。在所有这些国家,惩罚性赔偿的目的都很确定,不外乎惩罚、遏制,表明法院对被告行为的否定态度,而极少是出于填补原告的损失。

   第二,所有上述国家在侵权诉讼中都允许判处惩罚性赔偿金。和该国法律价值相违背的民事违法行为包括侵权行为和违约行为。对于侵权行为,各普通法国家均允许在民事诉讼中判决惩罚性赔偿金。至于违约行为,则只有美国和加拿大允许罚性赔偿适用于违约案件。

   第三,所有上述国家都允许对故意侵权案件判处惩罚性赔偿金。对于侵权诉讼中什么条件下可以判处惩罚性赔偿金?从抽象的角度看,这些国家的描述是被告实施了“异常应受谴责的行为”、“异常可诉的侵权行为”、“被告的行为情节恶劣”、“精心策划的侵权案件”之类的表述。和这些异常应受谴责的行为相关的是 “不法行为必须具有故意、恶意、压迫或粗暴、鲁莽而轻率地不尊重他人权利、有意对被告漠不关心”等具体词汇。

   从法律价值看,在被告故意侵权行为场合,被告既无合法原因而意图伤害他人,或仗势欺人使他人受其凌辱,无论大陆法系国家的刑法还是民法,都认为这种故意侵害他人权益的行为是严重违背法律价值的行为,因此应予以惩罚并加以遏制。从具体描述看,大陆法系国家侵权法上的故意侵权行为也基本可以涵盖普通法系国家侵权法上描述应当判处惩罚性赔偿金的侵权行为之特点。因此,本文认为:普通法国家适用惩罚性赔偿金的各种情形,可用大陆法国家侵权法的抽象概念故意侵权概括。

    

   二 陪审团根据法官指引综合考量确定惩罚性赔偿金数额

   (一)英国:陪审团根据上诉法院的限制性指引确定

   在英国,关于惩罚性赔偿金的数额,一切与加重或减轻被告行为性质的因素都与此相关。因此,在决定惩罚性赔偿金数额的时候,英国法院要考虑各种因素,尤其是被告的财产状况、原告因惩罚性赔偿金判决所获得的意外之财、是否涉及到多方原告或被告、原告是否引发了被告的行为以及被告是否善意行事等。[61]

   当陪审团确定惩罚性赔偿金数额的时候,其仅仅提供关于适当水平的赔偿金数额的一般指引。[62]但是,在1997年,为了应对陪审团判决过高的问题,在Thompson v. Commissioner of Police of the Metropolis一案中,法院指导一审法官在帮助陪审团确定一个恰当数额的惩罚性赔偿金方面,发挥了较大的作用。上诉法院认为,一审法官应该对陪审团作出如下解释:(1)原告的伤害已经获得了填补性赔偿金。从被告的角度看,任何填补性的损害赔偿金或加重的损害赔偿金都是一种惩罚措施。(2)仅仅在陪审团看来,基础的填补性损害赔偿金和加重的损害赔偿金不足以惩罚被告不公正的、专横的或违宪行为的时候,才可以判处惩罚性赔偿金。(3)惩罚性赔偿金判决为原告提供了一笔意外之财,这种赔偿金判决可能意味着国库减少了一笔收入。(4)惩罚性赔偿金数额不应该超过表明陪审团对被告行为反对态度所需要的名义数额。[63]

   上诉法院也可以提出赔偿金的上下限额,以指导陪审团确定适当数额的填补性赔偿金和惩罚性赔偿金。[64]关于惩罚性赔偿金,上诉法院认为,在这些类型的案件中,惩罚性赔偿金判决不可能少于5000英镑。事实上,上诉法院指出,如果惩罚性赔偿金数额少于5000英镑,该惩罚性赔偿金判决可能是不正当的。上诉法院还补充认为,被告的行为必须是十分恶劣,才可判处25000英镑的惩罚性赔偿金,并且50000英镑应该被认为是最高限制。而且,上诉法院指出,除非实际损害很少,否则,如果惩罚性赔偿金数额高于实际损害的三倍,将被认为是不正常的。[65]

   (二)美国:陪审团参考法院的建议自由裁量

   关于惩罚性赔偿金数额的确定,美国实践中的做法一直是授予陪审团广泛的自由裁量权。[66]有八个州给予陪审团完全的自由裁量权,如罗得岛,南卡罗来纳州和佛蒙特州。例如,南卡罗来纳州最高法院在Gilbert v. Duke Power Co一案中认为,在判处惩罚性赔偿时并没有定式可以使用,如果可能,给予被告惩罚性赔偿的金额应该在于陪审团的自由裁量。[67]也有些州虽然给予陪审团自由裁量权,但还是做了一些限制。例如,缅因州给予陪审团自由裁量的自由,但是规定了自由裁量的最低限度。[68]同样的,肯塔基、路易斯安那、明尼苏达、密西西比州、南达科他和田纳西六个州的法院,也没有限制陪审团在判处惩罚性赔偿时的自由裁量权,但是给陪审团提供了一份应考虑因素的清单。肯塔基、明尼苏达、密西西比三个州在它们的州法典里还规定了一些对判处惩罚性赔偿的指导性条款,还有另外两个州也通过普通法做了类似的规定。例如南达科达州虽然最大限度地允许陪审团的自由裁量,但是法官必须考虑下述五个因素,以应对可能因判处的惩罚性赔偿金数额过大而发动的重审。这五个因素是:被告的财产状况;补偿性赔偿与惩罚性赔偿的比例;错误的性质和大小;被告主观恶性的大小;其它的相关因素。[69]路易斯安那、明尼苏达、密西西比州和田纳西州在上述五个因素之外,还增加了被告行为的持续时间、被告因错误行为而获得的财务受益以及被告是否有采取补救措施等三个因素。[70]

   (三)澳大利亚:法院以不法行为为中心综合考量确定

   在澳大利亚,法院在确定赔偿金数额的时候,任何相关因素都会予以考虑,但是,主要的焦点是不法行为人方面,[71]其中最为重要的因素是被告行为的性质和加害行为导致的伤害程度。两者必须表明被告的行为达到令人十分憎恶的程度。一般来说,被告的行为越无法无天,惩罚性赔偿金的数额就越高。[72]此外,对被告以及其他可能实施类似行为的人的遏制效果也是考量的因素,被告是否从侵权行为中获取利益、原告是否挑衅被告等因素也要考虑。[73]而且,被告支付惩罚性赔偿金的财力也会考虑进来。如果判处惩罚性赔偿金将导致被告生活过于艰难,法院可能减少或取消惩罚性赔偿金。[74]在确定惩罚性赔偿金数额的时候,惩罚性赔偿金将会导致原告是否获得意外之财也是一个考量因素。[75]但是,在澳大利亚,惩罚性赔偿金不需要和填补性损害赔偿金构成一定比例。 [76]

   尽管近来年,请求判处巨额惩罚性赔偿金的案件数量可能已经增多了,但是,在人身伤害案件,惩罚性赔偿金的数额一般是很低的,通常低于一万澳元,迄今还没有有关几百万澳元的惩罚性赔偿金判决的报导。

   (四)加拿大:陪审团根据法院指导以实现惩罚性赔偿的功能为准确定相应数额

   关于惩罚性赔偿金数额的确定问题,传统上,陪审团被赋予广泛的自由裁量权。[77]在1988年前,惩罚性赔偿金相对数额较小,最大金额大概是五万加元。[78]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有过一个判决超过一百万加元,其他几个判决超过十万加元的。[79]在2004年左右,惩罚性赔偿金判决已经显著增加了。2003年6月,一个加拿大陪审团判决一家保险公司赔偿二百万加元的惩罚性赔偿金,因为被告在原告的农场被烧毁后,“恶意地”且“专横地”拒绝支付原告的保险费。[80]

由于惩罚性赔偿金判决日益增加,加拿大最高法院在Whiten v. Pilot Insurance Co.一案中主张,法院应该根据惩罚性赔偿金的功能确定一些应当考量的因素,指导陪审团确定合适数额的惩罚性赔偿金。当时就确定了下列十个陪审团应该考量的因素:(1)惩罚性赔偿金是例外而不是原则。(2)仅仅在不法行为背离了通常行为的标准,存在专横、恶意、蓄意、为所欲为或应受谴责的侵权行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256.html
文章来源:《环球法律评论》2013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