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陆南泉:俄罗斯农业改革及其启示

更新时间:2013-11-05 19:26:08
作者: 陆南泉  

    

   一、俄罗斯农业问题的由来

   农业一直是苏联经济的一个薄弱部门。斯大林执政时期大规模的饥荒就发生两次,一次是30年代初集体化时期,一次是二战后。每次饥荒饿死的人数以数百万计。1950年苏联谷物总产量为6480万吨,1913年沙俄时期为7250万吨,同期,肉类分别为490万吨与500万吨,人均谷物为447公斤与540公斤,畜产品为27公斤与31公斤。到斯大林逝世的1953年牛、马、绵羊的头数仍未达到集体化前的水平,粮食产量甚至还低于1913年的水平①。

   赫鲁晓夫一上台之所以首先抓农业,是因为斯大林逝世时苏联农业处于严重落后状态,苏联尚未解决粮食问题。赫鲁晓夫执政时期农业虽有一定的发展,但农业仍处于不稳定状态。勃列日涅夫一上台,亦不得不首先推行加强农业的政策。但同样出现经常性的农业歉收。1979—1982年出现连续4年歉收。1973年苏联历史上第一次成为粮食净进口国。这一年净进口1904万吨。后来,粮食进口上了瘾,就像吸毒者上了海洛因的瘾一样[1](P239),震惊了世界市场,引起了各国愤怒。1985年进口粮食4420吨,1989年为3700万吨[2](P653)。长期以来,苏联农业劳动生产率只及美国的20—25%。

   苏联时期一直改变不了农业的落后状态,有其多方面的原因,如由于为了实现超高速的工业化,片面发展重工业,一直实行对农民剥夺的政策。但最为重要的原因是,苏联在超越社会发展阶段的思想指导下,把解决农业问题着力点放在不顾生产力发展水平不停顿地改变与折腾生产关系上。斯大林时期搞农业全盘集体化是明显的例子。这对农业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在斯大林之后的苏联领导人,还继续实行合并农庄与把农庄集体所有制向全民所有制过渡的政策。与此同时,不顾农业生产的特点,也不顾集体农庄集体所有制的特点,在经营管理上也全面推行与全民所有制企业一样的指令性计划那一套做法。

   苏联剧变后,俄罗斯新执政者为了构建市场经济体制,不仅对城市的国有企业实行私有化,并且也对农业进行改革,农业领域的改革,涉及到两个相互紧密联系但又有区别的内容:即农业土地所有制与农业生产经营组织的改组问题。

    

   二、俄罗斯的农业改革

   (一)、曲折的土地私有化改革

   苏联在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就宣布一切土地归国家所有。1970年7月1日批准的《俄罗斯联邦土地法典》也明确规定,土地归国家所有,农业企业、其他企业、社会组织和机构以及公民有权无限期使用。俄罗斯为了向市场经济转轨,认为不能在国民经济其他部门进行私有化时,而在农业中对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土地,仍保持单一的国有制。为此,1991年4月25日,俄罗斯联邦议会通过了《俄罗斯联邦土地法典》。该法典为“根本改革俄罗斯联邦土地关系、保护土地所有者、土地占有者和土地使用者的权利,组织合理使用土地资源,提供了法律保证。”根据这一法典,在俄罗斯取消了土地的单一形式,确定了多种土地所有制形式。

   1991年底,叶利钦签发了《关于俄罗斯联邦实施土地改革的紧急措施》的总统令,它不只规定了土地改革的一般原则,并要求在一年内完成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的改组与重新登记,预定要在俄罗斯农村发展100万个家庭农场,以形成一个中产者阶层。1993年10月27日,叶利钦又签署了《关于调节土地关系和发展土地改革》的总统令。这道总统令的一项重要内容是,规定土地所有者有权出售为自己所有的土地。1996年3月7日,叶利钦又签署了《关于实现宪法规定的公民土地权利》的总统令,重申土地所有者有权自由支配自己的土地份额,包括出售、出租和赠送土地份额。俄罗斯随着农业改革的发展和一系列总统令的实施,俄罗斯在调节土地关系的政策、法规与1991年4月25日通过的《俄罗斯联邦土地法典》存在一些矛盾的地方,加上俄罗斯社会各界人士对土地所有制改革的看法亦不一致,因此,决定要制订新的土地法典。但从拟定草案、多次审议,经过不断反复,一直到叶利钦1999年底辞职,包括土地私有化特别是土地自由买卖内容的土地法典也未最后获得通过。

   普京上台后,在农业问题上强调指出,要解决俄罗斯农业中存在的大量问题,急需尽快通过长期争论不休的新土地法典。2000年1月,他在国家杜马发表讲话时就呼吁尽快通过土地法典。在他执政初期,对土地自由买卖问题的态度并不十分明朗,比较谨慎,但实际上是同意土地自由买卖的。他认为,在农业方面俄罗斯“最尖锐的问题是农业用土的流转问题[3](P257)”。为了解决这个问题,2002年6月26日,俄罗斯国家杜马最终通过了《俄罗斯联邦农业用土地流通法》。应该说,这项法律的出台,它标志着俄罗斯土地私有化有了重大发展,即最后解决了农用土地可以自由买卖的问题。这里要指出的是,有关农用土地自由买卖还是需要遵循一些原则。从杜马讨论农用土地进入流通问题的情况看,总的看法是比较一致,即不能把农用土地卖给外国人②。这主要是担心俄罗斯农业和农村被外国企业与外籍人士控制。至于农用土地自由买卖的改革,虽已通过了法律,但在实施过程中不同观点的争论不会停止,而土地私有化改革的进程也不会因有争论而停滞不前,还会不断深化。

   (二)、集体农庄与国营农场经营组织形式的改组

   在叶利钦时期,与土地私有化相适应,决定把在农业中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国营农场与集体农庄加以改组。规定必须在一年内(在1993年1月1日前),完成国营农场与集体农庄重新登记工作,并对那些无力支付劳动报酬和偿还贷款债务的农场、农庄,应在1992年第一季度加以取消与改组。1992年9月4日,俄罗斯政府正式批准了农场、农庄与国营农企业的条例。该条例确定的经营形式改革与产权改造的基本原则是:按生产单位劳动集体成员的意愿,将农庄、农场改组为合伙公司、股份公司、农业生产合作社、家庭农场及其联合体。到1993年底,俄罗斯已有2.4万个农庄、农场进行了改组与重新登记,这占农庄、农场总数的95%,其中1/3的农庄、农场根据劳动集体的决定保留了原来的经营形式,其余的2/3改组为1.15万个合伙公司、300个股份公司、2000个农业合作社和3000个其他新的经营形式。它们的成员成为具有自己份地和股份的商品生产者[4](P134)。

   这里要指出的是,在叶利钦时期,特别重视发展农户(农场)经济(或称私人农场)。这与当时叶利钦、盖达尔等人接受西方模式来改造成俄罗斯农业的战略有关。这个模式就是以土地私有化和经营组织农场化为基础的。在他们看来,美国与西方其他一些国家在土地私有制基础上发展家庭农场能获得良好的经济效益。但在俄罗斯,这种农户(农场)经济并没有得到很大发展,更没有成为农业生产的主力军[5](P250)。俄罗斯农户(农场)经济难以发展的原因,一是俄罗斯不像在美国,有发达的、及时得到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二是长期以来,在俄罗斯搞的是大农业,国营农场和集体农庄的生产规模都很大,使用的是大型农业机械,机械化水平已达到一定程度,粮食作物的种植与收获已全部机械化,畜牧业综合机械化水平已达到70—80%。而搞小规模的农户经济,需要小型的农业机械。在当时的俄罗斯,财政极其困难,国家不可能投入资金来及时地发展小型农机,以满足农户经济的需要;三是在苏联大型农业已搞了几十年,农业生产中的劳动分工已形成,能够掌握农业生产全过程的典型的农民已不存在,这对搞一家一户的农业经济在客观上就有很多困难;四是农户缺乏必要的启动资金,它们既得不到财政帮助,又得不到必要的银行贷款,这种情况下,使得组建来的农户经济难以维持,出现大量解体的情况;五是农用生产资料如化肥等得不到保证。看来,叶利钦时期推行的小农业经济政策并不适合俄罗斯国情,未能取得应有的效益。

   普京上台执政后,不得不改变农业发展政策,变革农业发展道路。普京强调要搞大农业,具体说要搞大型的农业综合体,把它视为发展农业的重要途径之一,要把俄罗斯农业在今后成为“大的商品生产者”。从西方发达国家的情况看,大型农业企业是农业生产经营的一种基本形式。目前大型农业在俄罗斯农业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它们生产92%的粮食,94%的甜菜,86%的向日葵籽,70%的蛋,49%的奶,39%的肉,38%的羊毛,21%的蔬菜和90%的饲料。

    

   三、俄罗斯农业发展现状与前景

   俄罗斯农业领域进行以土地私有化和改组集体农庄与国营农场为主要内容的改革,其目的是促进农业的发展,但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效,特别在叶利钦时期,农业与国民经济一样,出现了连续多年的大幅度滑坡。

   农业总产值除了1997年与1999年两年有所增长外,其余年份均为负增长。叶利钦时期农业状况恶化有多方面的因素。从客观情况来说,在俄罗斯急剧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期,整个经济出现了严重的转轨危机,这在客观上势必对农业产生严重影响。从历史上来看,苏联农业经过70多年有发展,由于农业管理体制与自然条件的影响,农业的发展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是个脆弱的部门。但是,应该看到,叶利钦执政时期农业状况进一步恶化,还与这一时期的农业政策直接有关,这主要表现在:首先,正如我们在前面指出的,力图通过土地私有化与建立农户(农场)经营组织的模式来解决农业的基本政策,并不符合俄罗斯国家的实情,未能取得实效。其次,在经济与财政严重危机的情况,大幅度的减少对农业的投资。1992年俄罗斯对农业的投资在整个国民经济投资总额中占10.8%,而到1998年下降为3.3%。脆弱的农业,不仅技术装备落后,而且其生产效率很低,没有大量的投资很难维持农业一定的增长率。第三,对农业投资大幅度减少,农业企业技术装备状况不断恶化。据俄罗斯官方统计资料,1999年,198公顷耕地才合一台联合收割机,而同时,德国为31.3公顷/台,美国为62.5公顷/台。由于农业部门农用机器设备量急剧减少,使得农机的生产量大量减少[6](P405)。第四,剥夺农民的政策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苏联时期特别是斯大林执政时期,通过高征购、工农业产品剪刀差和税收等政策榨取农民。俄罗斯经济转轨初期,在一次性大范围放开价格时,工农业产品价格都出现了飞涨,但工业与农业产品上涨速度有很大差距。与此同时,在转轨初期,俄罗斯农民还要缴纳各种税收,1993年农民缴纳的税款与其他款项要占农业企业账面利润的47.5%。后来,不得不降低农业的税收,以减轻农民的税负。

   普京执政后,随着政局的日趋稳定,整个经济形势的好转,以及农业政策的调整,使俄罗斯农业出现好转。从2000—2006年以来,俄罗斯农业总产值每年都有一定的增长,粮食产量除2000年与2003年下降外,其他5年基本上保持在8000万吨左右这一水平上(7年粮食年均产量为7699万吨)。但农业与整个国民经济相比而言,有其明显的弱点:一是表现为增速低;二是不稳定性。不论从增长速度还是从粮食产量与肉制品产量来看,波动情况时常出现。

   从长远来看,俄罗斯发展农业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有:借鉴国内的经验,在改革过程中,寻觅一条符合俄罗斯国情的农业经营组织形式与发展道路;俄罗斯政府要加强对农业的支撑。所有工业发达国家的农业都处于国家庇护之下,因农业是受自然因素影响最大的一个部门。因此,没有国家的干预,农业的落后状况就难以改变;增加对农业的投入,缩小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减轻农民的负担,增加对农业部门农机供应,帮助农业设备更新,以此来加强农业物质技术基础,这些对俄罗斯农业来说,是十分迫切的问题;提高农业劳动者的生活水平,改善农村生活条件,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农业劳动者稳定性与提高其积极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2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