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与美国不同,中国正接受大胆改革

更新时间:2013-10-30 23:45:12
作者: 福布斯  

  

   过去一周形成鲜明对比的情况颇能说明问题。在美国,你看到的是尤为令人厌烦、也称为债务上限争论的政治僵局。果然不出所料,共和党屈服了,因为他们的政客很快将准备再次竞选美国总统,而奥巴马不会(他只能担任两个任期)。尽管我们听到各种喧嚣的言论,但提前解决这个残局并不难,而且市场从一开始就就猜出了这个结果。

   没有怎么受到关注的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攀升至20年来的新高。这是个重大新闻,其重要性可以和美国债务上限决议相比拟。而且这不仅对中国,乃至对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都会产生非常有益的影响。

   这样说的原因在于,人民币币值明显低估正是2008年金融危机背后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这促使中国能够成为出口大国。不过,要做到这一点,中国需要愿意购买其出口产品的消费者,而中国在发达市场上找到了这些消费者,尤其是美国。由于实际收入停滞不前,美国消费者很乐意通过增加债务来购买这些产品。而这些债务最终促使美国和全球栽了跟头。

   现在中国正在积极实行强势人民币政策。这样做的原因在于,中国的出口企业已经强大到足以承受人民币的升值。而更重要的是,中国知道,需要重新平衡经济。中国的经济一直是以牺牲消费为代价,过度依赖于出口。人民币升值有利于促进消费,因为这使得中国人能够进口较为便宜的外国商品,并且享受较为便宜的海外度假。

   不过,人民币升值不仅有利于中国。它在消除全球贸易中的一个中心问题方面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个问题就是中美之间存在巨大的贸易不平衡。

   今天,我将进一步探讨为什么人民币升值是如此重要。但同时为什么它不能解决中国或者世界上所有的问题。不过,在原本悲观的全球经济环境中,这个新情况应该作为真正的好消息而受到欢迎。

    

   经济的断层线

   首先,我必须承认某件事情:我对另一位男性产生了一些欣赏的情感。这有点令人尴尬,因为我并不天生倾向于崇拜他人的。但是,印度的新任央行行长拉詹(Raghuram Rajan)已经得到的许多赞誉是实至名归的。

   拉詹之所以与我们这里的讨论相关,是因为他在2011年出版的《断层线》(Fault Lines)一书。我本周通读了这本书,该书很好地概述了导致本次金融危机的一系列相关问题,而这些问题仍然危及当今的世界经济。

   对于那些不知道他的读者,我在此做些简单介绍。拉詹曾在2005年令人向往(至少按照经济学家的衡量标准来看)的杰克逊霍尔会议上发出关于即将发生诸多经济问题的警告。当时他的讲话毫无作用——没有引起什么反响,因为格林斯潘当时还是美联储主席,而且世界看似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或者至少每个人都以为是如此——除了拉詹之外。

   总之,该书详细介绍了他在2005年讲话中的一些关键思路。该书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有四个:

   ·美国日益严重的贫富差异以及住房信贷的推动。

   ·包括中国、日本和德国在内的一些国家依赖于出口,并且以出口为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文化冲突。

   ·美国央行政策不惜任何代价致力于就业和通胀问题,以此迎合政治上的各种考虑。

   第一个原因颇为引人入胜,因为这个问题很少有人关注。拉詹认为,美国持续扩大的贫富差距造成了力促信贷宽松环境的政治压力。大家都知道美国贫富差距日益严重,但拉詹对此有独特的看法,他把这个问题归咎于美国差劲的教育体系以及不健全的社会安全保障。

   技术进步意味着劳动力需要越来越多的技能,而美国教育体系已经无法提供这些技能。这便导致中产阶层的薪酬停滞,而工作却越来越不稳定。政客们感受到他们选民的疾苦,但修复教育体系却是他们一直不愿推动的一个长期解决方案。相反,他们已经选择了短期修补的办法。也就是说,他们创造了更加宽松的信贷环境,这样他们的选民就可以通过背负债务而买得起东西,而他们凭借自己的收入是买不起这些东西。这最终导致了次贷和住房危机。

   这便给我们引出了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第二个原因:包括中国在内的几个国家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增长模式。通常情况下,诸如美国等国家的举债消费会推高那里的物价和通胀水平。到那时那些国家的央行将不得不通过提高利率来遏制消费。

   但是,在2008年之前发生的情况是,美国家庭增加的消费,由海外出口商来满足他们的需求。中国、日本和德国需要其他国家来消费他们供应过多的商品,而美国成为他们的目标市场。这对于出口国和美国而言无疑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因为美国由此也抑制了通胀。这个双赢局面一直延续到美国家庭债务的高筑抑制了需求进一步增长为止,这时一切都最终土崩瓦解了。

   拉詹把金融危机的第三个原因描述为“体制的冲突”。在此,他剖析了推动许多发展中国采取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的原因。他认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在其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在这场危机之前,亚洲各国都不是净出口国。是的,他们生产的出口产品销往海外。但这些国家强劲的经济增长需要他们在机械和设备方面进行大量投资,而这些机械设备往往从诸如德国等国家进口的。这意味着他们往往出现贸易逆差,不得不通过从海外借款来为他们的投资提供部分资金。

   为这些投资提供的融资主要来自于发达国家。由于许多亚洲国家缺乏透明度,这些出资方只愿意借出短期资金。当问题袭来时,这种短期融资就逐渐停止了。随后便爆发了亚洲金融危机。

   由于这场危机,亚洲各国决定削减由债务推动的投资规模。他们转而致力于通过保持本币币值低估来促进出口。换句话说,他们从净进口国转为净出口大国,从而为全球性商品供过于求创造了条件。

   最终2008年经济衰退的第四个原因。拉詹说,美国央行实施的政策无异于火上浇油。美联储将超低利率维持了太久的时间,以此来迎合政客们的意愿。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保持高就业率,而这是美联储双重使命之一。请注意,考虑到美国民众收入增长停滞以及社会保障不足,让人们保持就业是减轻民众疾苦的关键。但在贪婪的金融家的巧妙帮助下,超低利率帮助催生出了信贷泡沫。

   拉詹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的四个根本原因仍然伴随着我们,而如果我们要避免面临进一步的麻烦,就需要应对这四个问题。

   现在让我们重新回过头来,讨论人民币持续升值的意义。

    

   对中国造成的影响

   人民币币值低估不仅是导致诸多全球性问题的原因之一。而且也在中国国内催生了一系列巨大的问题,其中许多仍然伴随着我们。

   我以前就认为,1994年人民币贬值50%是近代经济史上的一个至关重要的事件。它是人民币几次贬值中的一次,并且导致人民币币值显著低估。这无疑助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中国在2001年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但是,人民币币值低估给中国造成了一长串问题,其中包括:

   1. 以牺牲消费为代价,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人民币币值低估意味着进口产品更加昂贵,海外假期等更加昂贵。

   2.实际利率为负。盯住美元保持本币估值偏低意味着需要冲销过度超发的人民币,并且将人民币利率维持在低于美元利率的水平,以此避免自己持有的美元储备蒙受巨大损失。这促使人们把钱从收益低的银行存款中取出来,放入股市和房地产之中,从而在这些领域中产生了泡沫。

   3.这些政策产生的一个副作用,是国有银行倾向于主要向被认为风险较低的国有企业提供贷款。这使得私营部门极其缺乏资金,最终使他们的竞争力较弱。此外,这还催生出另类融资渠道,比如近来各大银行竞相发行们“理财”产品的现象。

   这些问题并没有消失。远远没有消失。但人民币币值低估这个根本问题正在得到正视。

    

   欢迎人民币升值

   上面提供了一些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过去一周里攀升至20年来新高的背景情况。这意味着中国的相关政策发生了急剧变化。中国领导人知道,过去二十年以来推动中国快速发展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人民币升值将有助于重新平衡中国经济,让消费对增长的贡献份额加大。

   此外,中国领导人还正在解决诸多其他相关的问题。在下个月中国共产党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你应该会看到有关这方面的更多情况。

   正如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曾经概述的那样,本次会议可能宣布的改革措施包括:

   中央政府接管地方政府的一些关键支出职能,包括社会保障、义务教育以及一部分医疗保健。他们的想法是,中央和地方政府在收入和支出方面存在一个显著的不对称现象。目前,地方政府分享财政总收入的52%,却要承担总支出的85%。地方政府层面的支出占总支出的比例已经从46%飙升至目前的85%。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地方政府不得不借钱以及采用表外载体来进行融资的原因。

   ·省级地方政府将被允许发行债券。而这种融资手段将取代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

   ·金融自由化——利率自由化和人民币国际化。

   ·户籍改革(开放中小型城市户籍)以及放宽独生子女政策。

   人民币升值以及一系列相关改革措施有助于中国走上一个更加可持续的经济发展轨道。但它还可以帮助全球经济。随着中国国内消费本国生产的更多产品,这可能意味着出口国外的产品有所减少。这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目前全球商品供过于求的问题。换句话说,它可能消除全球经济复苏面临的一个主要障碍。

    

   还需要做更多的事情

   所有这一切并不意味着中国正在走出困境。事实并非如此。举例来说,过去一周发布的国内生产总值数字显示,靠债务融资的投资仍然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这需要改变,需要进一步改革。

   一些评论人士认为,中国会迅速向一个新的经济模式转移,其转移速度快到足以防止中国遭受严重的短期痛苦,而我则没有他们这样乐观。但我也不像其他一些人那么悲观——他们认为中国将会重蹈日本的覆辙:在20世纪80年代,作为一个占据主导地位的出口国,日本曾经遇到过类似的问题,但未能重新平衡其经济。中国很可能还有一些时间来避免与日本相似的命运。

   虽然人民币升值减少了拉詹强调指出的一些全球经济失衡问题。但重大的失衡问题仍然存在。日本正在通过让日元大幅贬值,设法推动出口,以此来摆脱通货紧缩。德国也正在致力于其出口导向型的经济模式。这意味着,即使中国的出口增长因人民币升值而呈现放缓态势,但全球供应过剩问题不太可能迅速消失。

   在与此形成反差的另一方面,美国的改革仍然难以看到。美联储官员们似乎决心让债务驱动型消费再度膨胀起来。政客们乐于支持这项策略,因为这样可以安抚那些心怀不满的选民,美国选民的实际工资在过去的20年里并没有增长,而且还得担忧自己失去工作。国会两党的债务上限争论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这些难以忽视的真相。

   总之,全球经济面临的诸多问题仍然很严重,但人民币升值是向前迈进的可喜一步。

    

   James Gruber,2013年10月24日

   译 陈玮   校 丁盈幸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0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