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舒云:林彪与东北解放战争

更新时间:2013-10-27 19:57:03
作者: 舒云  

    

   在林彪去山东的路上,中央两改对他的任命

   1945年6月,抗战胜利前夕,毛泽东得知山东党政军负责人罗荣桓得了严重的肾病,亟需休养,决定派林彪到山东接替他。中央正式通知山东分局:林彪出任山东军区司令员,罗荣桓任山东分局书记、山东军区政委。如罗荣桓因病休养,由林彪代理罗荣桓的职务。

   为了尽快把各路将领送上前线,毛泽东派叶剑英与驻延安的美军观察组协商,用飞机送他们到前线去。8月25日,林彪、刘伯承、邓小平、陈毅、薄一波等20多人登上了绿色机身的道格拉斯运输机。这种飞机有两个螺旋桨,起飞要靠人推动。里面的座位是短小的铁架子,坐在上边头都抬不起来,但总比走路快多了。飞机于上午9点多起飞,飞了4个多小时,通过日军占领区,总算顺利到了太行腹地的黎城长宁机场。因机场太简陋,飞行员转了半小时才安全降落。太行军区早就接到通知,平好了一大块地,对外说是大操场,实际上是简易机场。这是中共在敌后的唯一机场。

   林彪到太行八路军总部后,和早几天来的叶群会合,住了一周左右,接着往山东走。9月上旬,在从河南境内越过平汉路时,冀鲁豫军区派来了一个班的战士迎接。还好,一路上并没发生什么意外。越过平汉路走了七八里,与一股敌人遭遇了。由于事发突然,且又是在夜间,大家忙乱了一阵。

   忙乱中,后面嚷嚷林彪的女儿林豆豆丢了,保护林豆豆的林彪的警卫员董科生也不见了。陈毅急忙布置王参谋回去找。林豆豆是叶群的第一个孩子,叶群哭得昏天黑地。

   所幸并未发生什么大事,很快董科生抱着林豆豆赶了上来。这之后,董科生不敢让挑夫挑了,自己抱着林豆豆走了一夜。第二天,冀鲁豫军区派汽车来接,半路上汽车被陷住,只得又找马驮。到了濮阳冀鲁豫军区所在地,休息了几天。

   9月12日,中央致电正在重庆的毛泽东:是否考虑派一个得力的军事指挥员去东北?大家不约而同想到了林彪。9月19日,刘少奇在电报中说:成立冀热辽中央局,并扩大冀热辽军区,以李富春为书记,林彪为司令员,罗荣桓到东北工作。同日,毛泽东和周恩来致电中共中央转张云逸、饶漱石:同意陈毅、饶漱石去山东,罗荣桓、萧华去东北,林彪去热河,越快越好。

   毛泽东说:如果我们把现有的一切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我们有了东北,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所以党中央下最大的决心,调2万名干部到东北,中央政治局委员13人,到东北4人;中央委员77人,到东北21人。这是中共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次跨大区干部调动,表明了抢占东北的决心。林彪在半路上接到中央电报,得知了自己的新职务,但还没有到任,又被中央改派东北。

   9月22日,林彪致电山东分局、华中局并转中央:为坚决执行军委的意图,拟由此间经冀中直到冀东,布置冀热辽一带的地方工作,发动群众,组织武装,并准备和训练军队,建设炮兵,以及进行布置战场等工作。因此我及萧劲光等,为争取时间起见,拟不去山东。9月24日,林彪又致电军委,表示将以最大努力来完成中央所给之重大任务,并告动身的具体时间:我与萧等现在濮阳军区,拟25日动身经冀南、冀中、冀东,需时月余可到。在濮阳几日,林彪已经开始思考争夺东北的问题了。

   10月11日,林彪在冀东接中央电报,命令他急到沈阳协助彭真指挥作战。

   林彪很快动身了,经河间、霸县,于10月18日越过北宁路,19日抵达香河以南。与林彪同行的还有警一旅,三五九旅刘转连、曹里怀部等。路上,由曹里怀的一个团护送。路过冀南解放区南宫县时,当地连夜赶修公路,准备迎接大军。其实他们既无车也无炮。

   10月25日,林彪抵达山海关,东北局派火车迎接。

    

   毛泽东找不到林彪了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忙着接收中原,认为东北这块"肥肉"已经炖在"锅"里了;而打进东北的苏联红军在美国的压力下,将很快退出。如此一来,东北成了"真空"。

   10月19日,中共中央向东北局发出了《关于集中主力与国民党争夺辽宁、安东的方针》。10月23日,中央指示东北局:竭尽全力,霸占全东北。毛泽东甚至雄心勃勃地提出:关上东北的大门,海上守住安东、营口,陆上守住山海关、锦州,不让国民党军进沈阳。万一不成,亦造成对抗力量,以利将来谈判,迫使蒋介石承认华北、东北的自治地位。

   可是,中央电令林彪速去沈阳10多天了,林彪却音讯全无。部队陆续都到了,群龙无首怎么行?10月30日,中央连发两电询问。先是毛泽东问彭真:"林彪现在何处?"接着刘少奇致电林彪:你们现在何处?中央前电要你们即速赶到沈阳,收到否?你们意见如何?久未得复,甚为焦念。现美蒋军急于在营口、葫芦岛登陆,苏军恐怕难以拒绝,我军必须坚决阻止蒋军进入东北。在此情形下,冀东战略地位已不如沈阳重要,望你们星夜赶去沈阳指挥作战。

   其实,林彪已于10月27日乘火车到达锦州,第二天到了沈阳,与东北局的彭真会合。只不过此时林彪还是"光杆司令",连电台都没有,所以没有与延安联系。

   10月31日,为建立统一的指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给东北局的命令,同意东北局10月22日提出的干部配备方案。

   因为苏联与蒋介石签订有条约,不允许八路军在东北活动,进入东北的部队只得以东北人民自治军的名义行事,林彪为总司令,彭真、罗荣桓分别为第一、第二政委。

   这时候,中共中央和东北局都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甚至喊出了"最后一战"的口号,似乎在北宁路打几个好仗,和平就手到擒来了。表面看,东北的形势对东北人民自治军很有利,也确有独占东北的可能。华北根据地控制着通往东北的主要交通干线,华东根据地也可以配合,而蒋介石却远在大后方重庆,鞭长莫及。但实际上,东北问题非常复杂,牵涉到"三国四方"(美国、苏联、中国及其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苏联和国民党有"交易",美国又帮助国民党运输美式装备和打过硬仗的主力军。

    

   林彪致电毛泽东,提出第一期作战设想

   11月1日,国民党第十三军被塞进31艘美国军舰,在秦皇岛登陆,开始进攻山海关。

   东北人民自治军的部队来自全国各地,长途行军疲劳不说,按黄克诚11月26日致毛泽东电报的说法,他们面临的局面是"七无"-无党、无群众、无政权、无粮食、无经费、无药、无衣服鞋袜,有些主力部队还缺枪少弹。原以为东北什么都有,出发时按上级要求枪弹尽量留在老根据地,但到东北后发现,仓库里的新枪都被新发展的部队拿走了,他们现在只能以血肉之躯铸"长城"了。

   这样的情况怎么打大仗呢?11月3日,林彪专电毛泽东,提出第一期作战的预定方针,即争取时间,掩护主力在东北接收武力并装备训练部队,进行地方工作,建立城乡政权,以小部队消耗登陆的顽军。11月5日,林彪再电毛泽东,提出第一期作战拟分四个环节:第一,在海口(不知敌人攻哪个海口)无绝对把握使敌主力后撤;第二,集中主力消灭其一路;第三,对其他路敌人予以迟滞牵制;第四,进行沈阳大保卫战,以一部守城,主力控制于适当地点,打敌之攻城顽军。

   11月13日,国民党第五十二军也在秦皇岛登陆,配合第十三军进攻。

   11月15日,毛泽东致电林彪、彭真,要求坚守山海关、绥中线,节节抗击,消耗、疲惫敌人。同时让黄克诚、梁兴初两部开至锦州、锦西、兴城三角地区,准备战场,等敌人进至绥中、兴城地区时,举行反攻。分作几次战斗,一次消灭敌人两三个师,歼灭敌人三个军,以从战略上解决问题。

   11月16日,因敌众我寡,山海关被国民党军攻占。东北人民自治军新编的三个旅还没有整训即开赴前线,在兴城、锦西一带节节抗击,但不能阻止敌人前进。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率十三军和五十二军沿着北宁线向锦州、绥中扑来,后面还有几个军跟进。战事紧急,东北局决定让林彪到辽西前线就近指挥。11月19日,林彪离开沈阳,带着罗荣桓移交给他的苏静(时任东北人民自治军参谋处兼情报处处长)、李作鹏(时任作战处处长)等指挥班子和电台,分乘两辆敞篷车上了前线。在锦州附近的江家屯,由于司机逃跑,林彪只好裹一件以前从日军那里缴获来的黄呢子大衣,骑马前行。

   中共中央东北局成立后,彭真(左二)出任书记。图为彭真、林彪(左一)、刘亚楼(左三)等在一起研究工作。

    

   林彪不同意拒敌于东北之外

   11月21日8时,林彪在锦西前线急电中央军委:连日来我在兴城、锦州一带所见所闻,我部队参加作战者疲惫涣散,战斗力甚弱,新兵甚多,缺乏训练。梁(兴初)师刚到,黄(克诚)师尚未到,远落敌后。各部皆疲劳,武器弹药不足,而未得到补充。衣鞋缺乏,吃不惯高粱。缺乏用费,自总部起各级缺乏地图,对地理形势常不了解,通信联络至今混乱,未能畅通。地方群众则未发动,土匪甚多,故迂回包围时,无从知道。敌人利用我以上弱点,向我推进,并采取包围迂回。根据以上情况,我有一个根本意见,即目前我军为避免被敌各个击破,应避免仓促应战,准备放弃锦州以及以北二三百里,让敌拉长分散后,再选弱点突击。

   这是林彪到东北后发出的第一份比较重要的电报。

   林彪认为打大仗的条件不成熟,但中共中央和东北局还在想着控制中长路和大城市。11月22日,一封署名中共中央的电报仍要求全力歼敌两个军。电报中说,据报蒋兵无斗志,如我以全力坚决打击之,是能大部或全部加以消灭的,这是决定大局的斗争。

   林彪没有大功率电台,无法与延安联系,近一周积了一堆电报,就是发不出去,直到12月3日,才向中央汇报锦州战况。林彪说:我因对敌情不明,于11月27日占高桥、塔山,但却扑了个空。旋即分三路向锦州西北追击前进,于30日黄昏到达大茂堡一带。得知敌一个师在锦州以北30里一带,当即决定次日攻击。但有的部队未收到电报,故兵力未能照计划赶上参战。只有不到4个团的兵力,战场上缺乏电话联络,不能配合攻击。顾虑到锦州增援,故脱离敌人。

   虽未达到目的,但此举吓得杜聿明直冒冷汗,窝在锦州20多天,没敢再动。

   这时林彪的电台与各部队还不通,他请军委转达,自己带参谋前往锦西江家屯与黄克诚会合。黄克诚与东北局联系不上,便决定按原作战命令与国民党军打仗。他带领各旅干部勘察地形时,碰上林彪派来联络的李天佑,才知道林彪被任命为总司令,就在离他们只有10公里的村子里。

   黄克诚当面向林彪陈述了建立根据地的建议,林彪当即采纳,并命令黄克诚师转移到义县、阜新一线发动群众。不久,国民党军向义县进攻,林彪和黄克诚撤到阜新。

   国民党军又向阜新进攻,黄克诚建议林彪先撤,林彪遂率山东梁兴初、罗华生两师及新四军三师七旅,撤到康平、法库一线。黄克诚留十旅和独立旅分散在阜新以北、彰武东西一带消灭土匪,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

苏静回忆:刚进东北混乱到什么程度,说了都让人不相信。白天打仗,晚上也睡不成,林彪亲自带李作鹏和一个小分队去打土匪。初来乍到,敌情也不了解,侦察员出去活动不了。在高桥打了一个小仗,抓了几个俘虏,一问,才知道敌人跑到我们前面去了。当地老百姓欢迎国民党,要下我们侦察员的枪。(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9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