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亚生:印度离中国还有多远?——从经济表现、体制影响、发展现状预测两国前景

更新时间:2013-10-26 11:26:21
作者: 黄亚生 (进入专栏)  

   中印两国目前存在的金融差异绝非偶然。两国在全面经济改革之初都进行了金融改革。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就开始在农村地区实施金融改革,但却于20世纪90年代发生了大逆转,从此便落后于印度。按照中国的速度标准,印度金融改革速度可谓风驰电擎。在20世纪90年代的前5年,印度把金融改革的重点放在减少政府在银行的所有权权益比例上。1995年~1998年,印度几大国有银行都相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例如印度银行、巴罗达银行(Bank of Baroda)、印度工业发展银行等,政府股份也因此削减到50%~60%左右。而在中国,类似的改革在2005年之后才开始,而且金融界所有权多元化的改革规模极其有限。早在1992年,印度就已经准许私有银行进入银行系统。截至2003年,这些私有银行的信贷额占整个印度银行系统信贷总额的12%。相比之下,正如伯克利学者Sáez指出的,“在中国,私有银行是微不足道的”。

   印度的国内产业保护政策常遭人诟病,但在金融系统,印度向国外竞争者敞开大门的时间远早于中国。1998年,印度政府允许国外投资者拥有本国银行40%的股份,这个比例是之前的两倍。但目前中国允许本国银行中的外资股份仍限定在20%。截至2003年,外资银行占到了印度本国银行资产的8%,而在2002年底,外资银行却只占到中国本国银行总资产的1.7%。花旗银行在中印两国的情况就很好地说明了它们之间存在的显著差异。截至2000年,花旗银行在印度的总资产达到了358亿美元,而在中国却仅为25亿美元。同年,所有外资银行在中国的资产总额为340亿美元,仅相当于印度一家外资银行(即花旗银行)所拥有的资产额。

   另一个显著的差异是股票市场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印度的股票市场对本土私有企业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支持作用,一些最具竞争力的高科技企业都将其发展归功于在孟买股票交易所的上市。例如,Infosys公司在1993年就发行了股票,这一举动对公司的战略性增长至关重要。Infosys公司利用上市所融资金,建成了如今声名显赫的“Infosys Campus”,这也使得它从印度许多同行企业中脱颖而出。相比之下,中国本土的私有企业很少有机会在本国的证券交易所上市,一些著名的中国高科技企业,如联想、华为,都没有在本国上市。

    

   正确看待“铁公鸡”经济学

   许多中国学者和官员相信,较之于印度,中国的巨大的优势是其基础设施建设规模,特别是中国政府快速进行基建以及吸引外国直接投资(FDI)的能力。笔者把这个观点叫做“铁公鸡经济学。”

   这种“铁公鸡”经济学的观点在10年前可能还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在今天,可以说它是最有害的经济学观点之一,因为这种观点从理论上支持了投资膨胀和一系列非常有害的举措(比如强制拆迁等)。投资膨胀正在威胁着中国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

   与许多其他有害的经济学观点一样,这种观点在事实层面上也是错误的。那种相信中国成功应归功于基建投资和FDI的观点,源自于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统计数据。但是,如果我们将视野放宽到20世纪80年代,得到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结论。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经济增长十分具有活力,经人口加权后的家庭人均收入的增长速度远远高于20世纪90年代。在80年代,中国几乎没有吸引多少FDI,其中最高额只有30亿美元,在当时中国总投资额中可谓微不足道。尽管中印两国的增长率在最近几年已经趋近,但是毫无疑问,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增长率是远超过印度的。也就是说,在中国经济表现最强劲的年代恰恰是中国依赖外资最少的年代。

   其实,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基础设施是落后于印度的。在1989年,印度的公路通车里程是140万公里,而中国只有86.2万公里,印度的铁路交通也更为发达。在1975年,尽管印度面积比中国小,但是其拥有6万公里的铁路,中国只有4.6万公里。到了1995年,中国的铁路仍然比印度的短。一个衡量铁路系统“质量”的指标是电气化铁路的里程数,在这一方面,印度也是超过中国的。1989年,印度电气化铁路为5345公里,中国只有1700公里。20世纪80年代中国在基建上的落后并没有阻碍中国在那十年中取得远远超过印度的增长成绩。

   将中国的经济成功归结于FDI和基建投资无疑是本末倒置的。对中国经济发展更符合事实的描述应该是这样的:首先,中国有了经济增长,然后因为经济增长才有了后来的FDI和基建投资的增长。经济增长是原因,而FDI和基建设施是经济发展的结果。

   现在,印度正在复制真实的中国业绩。一旦印度的经济在高速增长的轨道上运行一段时间,FDI就会进入这个国家,尽管它的基建状况还是不尽人意。经济增长本身就是一个创造资源的过程,它所带来的资源就可以用来提升基础设施建设。现在,印度正在吸引着巨大的FDI。印度的FDI流入值已经从6年或7年前的60亿美元增长到今天的300亿美元。尽管没有达到中国的速度,但是印度的基建设施也有很大提高。像中印这样的发展中大国必须非常明智地进行资本配置。印度政府的投资重点应该是它的基础教育和卫生服务,而不是修建机场和高速公路。只要印度能将增长率保持在6%到7%,它就会有足够的资源为机场和高速公路建设进行自我融资。对于发展中大国来说,借助未来经济的发展所带来的资源为代价即高昂的基建融资,要远远比向广大底层公众征税更为有效率和更加公正。

   相对于印度来讲,中国真正的优势是教育水平、特别基础教育水平,并不是基础设施的优势。印度现在正在大力加强基础教育投资,力争弥补“不自由“民主期间(1950至1980年代)犯下的忽视基础教育的巨大错误。要赶上中国不容易,因为中国在这方面的优势太强大了。但是非常令人担心的是,中国的一些地方政府为了追求GDP增长不去投资教育和公共卫生而去建楼、修路,将教育和公共卫生需要提供的成本转嫁给中国老百姓。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策。不投资教育,不保证每一位农村的儿童都能上得起学,就等于是在主动放弃中国的竞争优势。

   印度很容易被低估。它所取得的很多成绩主要是在看不见的制度领域,比如金融改革和私有化,而它主要的不足恰恰又都是在能看得到的硬件基础领域。但是,印度正在加大教育投资,一旦印度在人力资本上接近中国,那就会是印度经济真正起飞的时代。

   How Far Is India Behind China?

   —Forecasting Their Prospects from Economic Performance, System,

   and Current Development

   Huang Yasheng

   Abstract: In terms of the economic performance of China and India, the development potential of India is lower than that of China. Its tropical geographic position is also an insurmountable obstacle. But its growth rate is catching up with that of China, the Indian economy therefore deserves a higher grade. India's political freedom, economic freedom and economic growth are positively correlated to each other. India's financial reform and privatization increase the vitality of its economy, and China falls behind India in these two areas. Once India gets close to China in terms of human capital, it will be the time for India's economic take-off. China should have a correct view of the economic policy that relies on construction of "railway, highway and infrastructure". China cannot make its economic success depend on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and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ut rather increase investment in education and health-care services.

   Keywords: India, China, system, financial reform

   【作者简介】

   黄亚生,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中国实验室、印度实验室创始人。

   研究方向:政府政策和制度问题、机制转换时期社会主义经济研究、东亚经济研究。

   主要著作:《中国的通胀与投资控制》、《改革时期的外国直接投资》、《“中国模式”到底有多独特?》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885.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2年10月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