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纽约时报:铁轨上的新丝绸之路

更新时间:2013-10-22 23:26:39
作者: 纽约时报  
海运有时会因为恶劣天气等原因最多耽误3天时间。

   惠普公司欧洲、中东和非洲物流负责人罗纳德?克莱基维格特(Ronald Kleijwegt)说,公司竭力确保产品运输,派代表前往偏远的中亚边境关口,说明公司的计划。

   惠普帮助中国全面升级了处理海关文件的软件。克莱基维格特说,中国以前的系统只能让海关人员选择一个亚洲邻国作为铁路运输的最终目的地,因为没有人预想到,这些火车上的货物会是被发往近7000英里外的欧洲目的地的出口产品。

   惠普还通过谈判争取到了特别的清关程序,让该公司的集装箱在沿途穿越边境时不受开箱检查,而只是接受X光扫描,以检查是否装有走私物品。这主要是为了缩短运输过程所需的时间,但也保障了安全。两年前,惠普公司曾做过一次发货试验,在一列普通的货运列车上用一个未密封的集装箱发运200台电脑。这批货物在通关时经过繁琐的海关检查,等火车到达德国时,其中很多电脑早就不翼而飞了。

    

   “铁轨上的极大尊重”

   数字错位的问题解决后,火车驶入了哈萨克斯坦。一台桥式起重机和两台像装了轮子的房屋一样的起重机将惠普的集装箱从中国的火车上吊起来,放到哈萨克境内停在多斯特克调度场里的平板车上。这些火车的轮距更宽。列车要经过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这些国家的铁轨沿用苏联时代的宽轨标准。中国和欧洲的铁轨较窄,因此需要几个小时转移货物。

   库利耶诺夫是个四级货运火车司机,梦想着有一天能成为一级客运火车司机。他认为自己能开这列火车很幸运。他在多斯特克调度场坐在一辆新的柴油机车的驾驶室里,等着一个穿有亮黄色安全背心的信使拿来车上货物的打印清单。拿到打印单之后,他按照传统,认真地在这辆机车紫色的绒面记录本里做着记录,然后在仪表盘的一台电脑上输入很多同样的重量数据,以帮助校准引擎,使其在最优状态下拉动货物。

   当前方的信号灯由红转绿,库利耶诺夫缓缓启动这列庞然大物,平稳驶出调度场。“这辆机车是新的;不会有问题,”他说。

   火车头是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的一座新工厂里制造的。拥有该厂的是一家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合资企业,它取得了使用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设计的授权。火车头的车身、发电机、冷却器和车轮在哈萨克斯坦制造,不过柴油引擎由通用电气在宾夕法尼亚州伊利的工厂出口。通用电气与这家合资企业正在策划,明年开始在阿斯塔纳建造一家柴油引擎厂。

   随着火车继续前行,调度场的铁道减少到三条,随后并为两条,最后合为一条,朝着平坦的欧亚大草原延伸,一眼望不到头。库利耶诺夫和身旁的副驾驶、31岁的亚历山大?涅姆采夫(Alexander Nemtzev)四处张望,寻找着生活在铁路线旁的小型双峰驼群。它们没有出现。

   几栋哈萨克斯坦的长矮房迎风挺立,外墙刷成白色、屋顶盖着瓦片,大驯犬在屋前徘徊。马背上的牧人戴着尖顶毛织帽,赶着牛羊马群。

   对面方向的火车迅速转到边道上,给库利耶诺夫驾驶的这辆拥有最高通行权的车让路,速度之快让他惊叹。

   已经当了八年火车司机的库利耶诺夫说,“这是我第一次开惠普专列,也是第一次在铁轨上受到如此的尊重。”

   中国的雾霾被远远甩在了身后,高海拔的贫瘠大草原上清透的空气将其一扫而空。黎明和日落的时候,天边呈现近一小时的粉红、淡紫和深紫交织的光影。哈萨克斯坦看起来有点像北达科他州,两地都大量种植小麦。哈萨克斯坦领土略大于密西西比河以东的美国,但人口比佛罗里达州还少。

   这列火车在设计中没有考虑司机的舒适。没有卧铺,就连厕所也没有。正如旧时美国西部的驿马快信靠一连串骑手接力递信一样,惠普专列靠的是每隔三、四个小时靠站,换一名驾驶员、一名副驾驶和一群警卫。就连机车本身也会在三、四个站后换成新的。每次停靠,身穿黑色制服或迷彩军服的铁路警察会沿着列车快速巡视一番,检查车上是否被人动过手脚。每趟为期三周的旅程期间,登车的驾驶员和警卫超过100名。

   对库利耶诺夫和涅姆采夫而言,丝绸之路是个抽象的概念,是上学时念过的历史细节,几乎完全记不得了。涅姆采夫在哈萨克斯坦的最东部长大,记得自己小时候拿塑料小火车当玩具,渴望长大了能开真正的火车。“我从来就没想过干别的,”他这样说道。火车前灯穿透广袤的空地,我们一度走了近一个小时,却没照到铁轨附近有任何房屋、车辆或人烟。

   日落后一小时,库利耶诺夫和涅姆采夫被另两名司机接替。52岁的弗拉基米尔?科洛佐尔金(Vladimir Kolozorkin)成为主驾驶。他留着平头,发色灰白,拥有远距离分辨铁路信号灯复杂组合的神奇本领。看到访客,他不客气地警告,相关规则严禁以任何形式干扰驾驶员。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缓和下来,说他记得在童年时的哈萨克斯坦东部,骆驼商队——丝绸之路两千年来的象征——仍在山里的村子巡回经商。

   “那时,骆驼被用于前往开车到不了的那些地方,”他回忆道。“在过去,人们用骆驼来组成商队。但现在,养骆驼只是为了毛、肉和奶。”

    

   21天,从中国到荷兰

   当火车抵达白俄罗斯和波兰的边境时,集装箱必须再次转移到轮距较窄的平板车上。41节平板车立即向着欧洲内陆进发,剩下的9节不得不等待另一辆机车,因为50节车厢超过了欧盟规定的货运火车最大长度。第一列火车在7月3日,即集装箱离开重庆19天之后,抵达了德国的杜伊斯堡。随后,卡车把集装箱连夜拉到最终目的地:荷兰奥斯塔姆的惠普欧洲配送中心。

   包括随后离开波兰的那9个集装箱,全部50个集装箱最终抵达奥斯塔姆的时间是21天,即3周。海运公司高管在被问及中亚新铁路线可能带来的挑战时表示,铁路运输抢走的业务将不足以影响他们的盈利。

   哈萨克斯坦预测,到2020年,铁路货运将增长至750万个40英尺集装箱,而去年从中国西部运输到欧洲的仅有2500个集装箱。这一巨大增长可能会给哈萨克斯坦的铁路网带来极大压力;阿尔普斯巴耶夫称,已制订了铺设更多铁轨的计划,以应对流量。但即便达到750万个集装箱的水平,经过哈萨克斯坦的铁路货运量将仍只有欧亚之间海运的十分之一。

   惠普副总裁普罗菲特说,尽管偶尔会有延误——例如在哈萨克斯坦边境的26个小时——该公司仍计划把更多的海运和空运(尤其是后者)改为铁路运输。他指出,到欧洲的铁路运输可能只需18到19天,但考虑到可能出现延误,惠普在规划中允许火车至少花22天到达。

   且不提准备尝试这条路线的行业清单越来越长,郑州和DHL开通经过哈萨克斯坦的铁路班车服务表明,尽管偶然会有海关延误,许多公司现在同意惠普的观点,即丝绸之路已再度成为一条可行的运输线路。

   “它们都非常感兴趣,”惠普的克莱基维格特说,“但希望看到其他人来证明这一点。”

   (翻译:黄铮、张亮亮、林蒙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80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