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建华:无过推定和有过推定

更新时间:2013-10-17 21:48:51
作者: 唐建华  

  

   好久不想说话,因为无话可说。当绳子在我们身上扎得不是很紧的时候,我们也就懒得哼哼。如果我们不哼哼,他们也不扎得紧,可能是中国最可轻易实现的大同和谐世界。应了鲁迅那句话,“暂时做稳了”。

   但是,手持绳索的人们,怎肯那么善罢甘休。拆迁不可不拆,房价不可不贵,稳定不可不维。

   忙于手边琐务,代理着百姓的事,所以就说说一个词,就是关于“推定”的事。

   刑事案件,无罪推定,经过那么几个案子,中国的老百姓,包括我似乎慢慢开始了解这个词了。用中国的老土话讲,无罪推定就是要大家不先给人扣个大帽子,而是要慢慢的讲理,大家要讲套路和程序,听清辨明再定性。中国人注重民间程序,不领结婚证,摆了酒席,认了亲,就算结婚,女儿成了别家的人。话说无罪推定,就是说在审判里,没判人家有罪时,就跟没有拜堂娶亲不能叫媳妇一样,就不要说人家有罪。非黑即白、非贫即富、非右即左、非我族类你死我活的思维逻辑,就是让中国走了这么多弯路,中国人没有共识的原因所在。无罪推定,是为程序中的弱者设立。当有犯罪,被起诉,是社会的粗进步,是秩序的建立;当被起诉,被起诉的人受尊重,是社会的细进步,是秩序的稳定。

   细进步,需要老百姓的学习进步,但是也不要忘了“肉食者鄙”,肉食者容易鄙的问题。法律在社会中的地位如何,跟整个社会风气一样,确是受肉食者影响最大。在规则没有很好的建立前,如果肉食者鄙了,那法律也就成了鄙的道具和工具了。

   鄙了的肉食者,是为戴一块金表,吃一条好烟时,那还好说,如果无事生非、制造罅隙,介入冲突,那就无法想象了。中国官宦众多,尾大不掉,新尾巴在产生,旧尾巴不退化,于是为了增强自身存在的必要性,一些折腾也就在所难免了。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不折腾的话,就找不见享受的机缘,所以他们也就只能折腾了。我向来崇拜第一二产业的工农,因为他们直接创造财富,鄙视自己这种第三产业的人所干的事,只是把这个人兜里的钱转移到另外人的兜里,却不创造财富。好在还好,把着底线,不干缺德的事。可是,我见过一些人利用百姓纠纷,故意制造民间矛盾(好像这也很眼熟,单位领导是不是这样分而治之员工),然后从中寻租。还有一些没坐正的裁判者,利用“法律武器”为一方当事人披荆斩棘,冲锋陷阵,最后把另一方当事人逼成了上访户。鱼肉百姓的新形式就是鱼肉法律。说白了,如此人等,都是加速破坏这个系统的推动者。往往,事主指责,有司问责,当事者就喜欢给自己高尚推定和无过推定,“我是公仆,我好着呢,凭什么怀疑我,人民需要我”。民主好在哪里呢?很简单,就是管理者要向下面的人负责,而不是上面的人。

   这就是我们社会的部分症结所在。其实,改良和进步,只需做到这两个方面:对老百姓无过推定,对官员有过推定。当一个伸冤的老百姓苦诉时,我们要先推定他是有冤的;当一个被投诉的公务员辩解时,我们要先推定他为失职的。

   我很少接触上访户,不过那天一位朋友介绍,我还是看到了一位辛苦的大姐。她说孩子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有她丈夫在家挣一点钱,她更有充裕的时间来上访了。她县、市、省、京上访十余年,来北京七八趟,包里一大摞“上访体”文件。我自认为,这么多年,见过各式人等很多,但是我相信她是冤枉的。

   那时我忽然想到,古人有徙木立信,如果今天,除了那些,决策者就可以从中国这么多上访户开始,彻查这些人的案子,有冤的洗冤,有屈的伸张,剩下一部分也会心服口服,回家好好种田和工作。那样,维稳的一大隐患就没了,大同社会可期。不过我转念一想,如前所述,这样可能就要裁掉一些维稳的冗员,清掉一些机构,追究一些官员的责任。这,可又是痛处。

   我坚信,人民是无辜的。

  

   作者:唐建华,北京市广盛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61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