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范依畴:民间司法公正观念的神话表述及其特征

——明清文学中“城隍信仰”的法文化解读

更新时间:2013-10-14 23:44:53
作者: 范依畴  
而且,行使监督权的神灵总是公正无私,不会像世俗司法一样“官官相护”。更有,监督措施相当明确而严厉,或是革职查办,或是剿灭处死,没有俗世司空见惯的处罚不力、明罚实奖。而且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上级神灵对城隍的监督和奖惩,是非常简捷高效的,不像俗世对官吏监督和制裁那样循规蹈矩,走许多程序,手续繁琐,拖泥带水或久拖不决。

    

   二、优于世俗司法的“城隍司法”模式

   通过对各类史籍资料、各类笔记小说以及民间方志中城隍故事的梳理、归纳,我们可以大致勾划出城隍神执掌司法的叙事规律。从这些有规律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城隍神在古时百姓的心目中,大致行使着四大职能:一是执行侦察、查获罪犯,唤人质证、辨别真伪的职能,二是审判案件、解决纠纷的职能,三是执行刑罚、惩治恶人的职能,四是监督官民、督行法纪的职能。这四大职能,大致相当于今日公安侦查、法院审判、司法行政(监狱行刑)、检察监察等方面的职能。这四大职能合起来,就是古代中国民间观念中的“司法职能”。

   归纳城隍神话中的执法司法模式,并与世俗司法进行比较,我们可以发现城隍司法模式的以下几大特征,这些特征正鲜明地反映了古代中国人民的关于司法正义追求的民族特色。

   (一)城隍受理告状方式随意且多样化,受理案件迅速

   在民间神异传说的城隍司法模式中,城隍神受理案件特别简易迅速。一方面,当事人的告状方式,非常多样化,没有任何限制。另一方面,城隍神收到状告,会火速受理,受理案件的手续简易便捷。允许当事人告状方式灵活多变、简单随意,受理案件果断迅速、手续简易,这是城隍神“执法司法”模式的最大特色之一。

   城隍神允许老百姓以各种灵活多变的方式告状。在各种关于城隍神的故事传说中,我们不难发现,向城隍神告状或提起诉讼,方式有很多种,选哪一种都可以。比如:到城隍庙焚烧文状祈祷,在家里向城隍哭诉,夜宿城隍庙以求城隍托梦,在任何地点向城隍虔诚默念祷告,或者在非常危急的时候大骂严重失职的城隍,等等。这一切都可以算是向城隍告状—不管是“提起诉讼”、“上诉”还是“申请再审”,都可以算是履行了向城隍神寻求“司法保护”的“正式手续”。

   由于城隍身处冥界,一般情况下与阳间没有正式沟通。古人认为,阴阳之间沟通必须通过某种灵异的方式,最主要的方式就是焚烧一定的文字或物质,向冥界传递信息。这个焚烧的过程,大约相当于“格式转换”,换成冥界可见的形态,或相当于“翻译”为冥界的语言。这是最常见的祈祷方式,实为起诉方式。有求于城隍神的当事人,事先写好告状文书,在城隍庙里的城隍神尊像前焚烧以诉告于神灵,这就相当于在世俗国家的公堂上递呈正式的诉状,或当堂喊冤。

   在关于城隍神的民间神话中,使用这类方式告状的例子很多,比如《子不语》中《猴怪》篇,说女子周某受到猴怪附身,其夫在寻医问药都无济于事的情况下,只得“自为牒文投城隍神及关神处”以求神灵的帮助。[12]在《城隍杀鬼不许为聻》篇中,台州女子周某每天夜里都会在梦中被一个恶鬼骚扰,以致其精神抑郁,身体每况愈下,众人百般无奈,只好“女父与袁(成栋)连名作状,焚城隍庙”。[13]在《说官话鬼》篇中,河东漕运使吴云的儿子受到鬼怪附身,常常口喊官腔话语,其父“吴公怒,次晨作牒焚与本处城隍”。[14]在《吴三复》篇中,吴三复在阳间告状得不到公正的裁断,只好“作牒词诉于城隍,焚牒三日”,[15]希望英明的神灵能给予其公正的裁判。在《裴秀才》篇中,土地神诈人酒肉钱财,被秀才裴某以“作牒呈,烧向城隍庙”的方式告发到了城隍神那里,[16]最终该土地神受到了应有的惩罚。除焚牒申告外,还有梦告方式,即夜宿城隍庙并在梦里与城隍神沟通,以呈诉状的方式。如《子不语》中的《豆腐架著》篇记载,富户张某的爱子遇害,找不到凶手,地方长官叶公苦于没有线索,只得“身宿城隍庙求梦”。[17]也有两种方式一起使用的,如知州王公为破疑案“焚表城隍庙,与其(受害人)子孙斋戒宿庙”。[18]

   受害者现场喊冤或诅咒,或者在危急时破口大骂城隍神失职渎职,不保佑百姓,也构成向城隍告状的方式。如《子不语》之《莆田冤狱》篇中,被王监生诬陷而罔冤狱的老妪之子被押往刑场,路过城隍庙时大呼:“城隍!城隍!我一家奇冤极枉,而神全无灵响,何以享人间血食哉?”谁知忽然该庙西厢房倒塌,众人以为是巧合,不以为然;哪想在穿过庙门之时,“则两泥皂隶忽移而前,以两挺夹叉之,人不能过。”[19]这时才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其实,这种诅咒也可以看成是一种特殊的告状方式。

   在告状手续上,“城隍神司法”几乎没有什么固定程序;告状方式多样、手续便捷是一大特色。当事人只需要在牒文中写清楚事实的来龙去脉,或在托梦时向城隍神倾诉冤屈之情即可。当事人只需将诉求真切地向神灵表达出来,不管出不出声,不管有没有文字,并不需要任何程序或是实体方面的告状要件。甚至告状时表述不清楚也没有关系,因为神与人的心灵是相通的。同时,各地都有大大小小的城隍庙,离百姓很近,告状很方便。不像官府那么遥远、阻隔、森严。在这种告状程序中,没有尊卑贵贱、男女老幼之分,没有歧视,没有特权。

   城隍神对于所有告状,都会很快受理。在很多城隍故事里,城隍神都是在接受到诉状后立即做出了回应,没有任何拖延。在人们焚烧文状或是托梦告状后,“起诉”随即传到城隍那里。城隍会在第一时间“受理”诉状并开始问理。

   《子不语》载:“乾隆癸卯四月,有范姓者,具控于城隍。是夜,梦有老人来曰:‘汝所控已准”’。[20]这是说告状当晚就得到城隍的正式受理案件通知。又如,《聊斋志异》载:巡抚朱公“洁诚熏沐,致檄城隍之神。已而斋寝,恍惚见一官僚,搢笏而入。”[21]即开始询问。一转眼工夫(“已而”)城隍神就受理案件并前来现场调查了。再如《子不语》中“女父与袁(成栋)连名作状焚城隍庙。是夜,女梦有青衣二人持牌唤妇听审”,[22]城隍立即受理了案件,当晚就派手下官吏来传唤当事人,开始问案。

   这就是城隍神受理案件的特色:对于任何控诉,迅速回应,没有拖延。要么马上亲自“现身”通知已经受理案件,要么托梦告知受理案件;或者立即派手下的鬼官鬼吏送达受理案件的通知;或者是一接到控诉就直接传唤当事人到庭听审,连受案立案和正式通知都省掉了。其效率之高,速度之快,不拖沓,不耽搁,简易便捷,为俗世官府所不及。特别注意,城隍神“受理案件”时,既不审查起诉人是否具有起诉资格(即今日诉讼法所言“原告是否适格”),也不审查起诉的案件是否属于不应受理的情形,也不考虑诉讼管辖问题,更不问当事人起诉手段方式是否得当,也不问他们是否能为自己的主张举证……可以说,城隍神对于任何起诉到他那里的案件,几乎是百分之百受理,绝没有阳间官府“一告九不理”之类的情形。

   (二)城隍审理方式主动简便,几无程序约束

   在关于城隍神的传说中,可以总结出一种特殊的审理模式。这一模式,极大限度简化程序手续,几乎没有任何程序约束;办案中也不受任何别的机构或官员的监督制约(除事后可能由别的神灵来纠错之外),也不受自然条件(如山高路远、天气恶劣)的制约。一接到控诉,城隍常常主动出击,打击犯罪、制裁恶人、解决纠纷,丝毫不耽搁。有时,甚至根本不需要当事人的举报或是告状,即可主动出击,明察暗访,自行发现犯罪、执行刑罚,以处理各类民刑事案件,确定当事人双方权利义务关系,主动解决各种大大小小的纠纷,或是主动使有罪之人受到刑罚的制裁。城隍神有时根本不需要双方当事人到场,就可以直接进行缺席判决,并且一审终审,不需要上诉和再审。

   在《聊斋志异》里,记载了这样一个城隍神主动执法,缉拿赌徒,并迅速做出判决,果断执行刑罚的故事。

   ……众乃散去,复入庙,相与赌博。……一人奔入曰:“城隍老爷亲捉博者,今至矣。”众失色。李舍钱逾垣而逃。众顾资,皆被缚。既出,果见一神人坐马上,马后絷博徒二十余人。天未明,已至邑城,门启而入。至衙署,城隍南面坐,唤人犯上,执籍呼名。呼已,并令以利斧斫去将指,乃以墨朱各涂两目,游市三周讫。[23]

   在这个故事里,城隍神根本没有等待百姓举报,就主动出击侦查和缉捕,捉拿聚众赌博之徒。在将赌徒带回城隍庙后,城隍神依次点名核实,并确定罪名,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迅速做出了判决,给予赌徒相应的刑事惩罚。

   在《子不语》里,还记载了一则城隍神主动出门到田间地头、百姓炕头巡回审判的故事。

   洞庭山棠里村徐家,“家世富饶,起造花园,不足于地”,于是将家旁边一座香火久废的土地庙“私向寺僧买归,建造亭台”。几年后的一天,徐某的妻子韩某“忽仆于地”,片刻后坐起,以另外一个人的口气说道:“我苏州城隍神也,奉都城隍神差委,来审汝家私买土地神庙事。”原来,是土地神状告了徐家私拆他的庙宇。被城隍神附身的韩某遂传来原告土地神、被告徐某、私自出卖庙宇的寺僧、见证人等,在一一询问购地资费等具体事由后,作出判决:

   人夺神地,理原不应。况土地神既老且贫,露宿年余,殊为可怜。……今汝即有悔心,许还庙宇,可以牲牢香火供奉之。中证某某,本应治罪,姑念所得无多,罚演戏赎罪。寺僧某,于事未发时业已身死,可毋庸议。[24]

   一场土地纠纷,城隍神在受理土地神的状告后,就在被告家里开巡回法庭,就地审判,如马锡五审判方式。没有经过衙门公堂的那些繁琐程序,案件就迅速合理地解决了。

   相比之下,世俗司法审判活动就没有这么简便迅速了。首先,一般须在公堂之上坐等告状,先审查是否准状然后才进行问理;衙役皂吏肃立两排大呼“威武”,以显示衙门威严并威慑当事人;有师爷为官员出谋划策,有书吏、长随、门子前呼后拥;审判通常白天进行,不允许夜间进行;还有复杂的“讯鞫论报”程序。这一切程序,即使有些是为了保障公正,但难免旷废时日,常使案件久拖不决,导致积案如山,使当事人正当权益不能得到及时保护。其次,世俗司法审判并非一审终结,常常逐级上报,层层复审,以致案件长时间不能结案或定谳。城隍神司法的审理模式,省却了这一切程序麻烦,正“弥补”了世俗司法的那些固有难题。

   (三)城隍用刑更加威猛严酷,喜怒任意

   城隍神用刑,包括作为审判程序中的刑事强制措施之用刑,以及作为判决刑罚执行的用刑,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那就是任意而严酷。对恶人的惩治,城隍神从不手下留情,他用刑时几乎随心所欲,想到了什么手段就用什么手段;注重以酷重刑罚来惩治犯罪的恶人,以杀鸡儆猴。城隍神用刑任意性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刑惩手段的任意性,二是刑惩幅度的任意性。

刑惩手段的任意性,主要表现在:所施用的刑罚种类方式、刑事强制措施的种类方式,几乎没有任何限制,城隍神完全随心所欲。按照传说,城隍在执法司法中,常常使用各类奇怪的刑罚方式,比如在抓到赌徒后,城隍“唤人犯上,执籍呼名。呼已,并令以利斧斫去将指,乃以墨朱各涂两目,游市三周讫。”[25]剁手指、墨面涂目、游街示众,这种刑罚一般为世俗国家正常司法所不取。在有的案件中,城隍神还常常任意施用法力折磨有罪之人,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信征录》中记载了城隍神惩罚无恶不作之人刘某,通过法力控制使其双手反背,身体抽搐,面部扭曲,自抽耳光来到大街上,自我示众,将其惨状展现于广大民众,游街完毕后,刘某便七窍流血,倒地而亡。[26]这实际上就是城隍神对罪人刘某在施加刑罚,刑罚方法怪诞且残忍,也是世俗国家司法一般所不容许的。此外,城隍神还常常使用酷刑威吓的方法使当事人改邪归正。如对不孝之悍妇,城隍神的制裁方式就是将其魂魄拘到冥界行刑场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49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