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贲:政府关门和党争之害

更新时间:2013-10-14 11:12:10
作者: 徐贲 (进入专栏)  

   对美国人来说,政府关闭就像是伤风感冒,虽然叫人难受,但算不了什么大病

   美国政府“关闭”(其实是部分关闭)有好几天了,每天电视上都有相关的报道。发表意见的民主、共和两党领袖,都是一脸无辜、无奈的样子,相互指责,各自表明自己想要解决问题的诚心和决心。对于此事,普通民众有的表示反对,有的表示支持。有意思的是,表示反对的往往是“私人”的理由,例如,某政府雇员得靠两星期一次的工资养家糊口,不上班就没了收入,或者政府大楼附近的某餐饮店收入减少了一半。而支持的则几乎都是“公共”的理由,例如,政府必须严格控制开支和借款,否则美国没有未来。民众意见的分歧和对立,使得两党政治人物用代表“人民”说话的口气显得虚伪而空洞。当然,“人民”是政客们的一贯说辞,没有人太把它当真。

   有人认为,政府关闭会对经济和股市造成冲击,而大多数美国人的退休金都是存在股市里的。但也有人算了这样一笔账:80万联邦雇员被停薪,使美国经济每天损失3亿美元,相当于美国每日经济的0.69%。如果关闭两周,就会使美国15.7万亿(trillion)的经济损失0.027%。然而,2013年以来,美国股市的收益已达18%,如果政府关闭两周,按最坏的估计,现有的收益会减少0.80%,而许多人把眼下的股市下跌看作是入场投资的好机会。因此,到目前为止,美国还没有出现经济恐慌的迹象。

   当然,停薪确实造成了一些联邦雇员的生活困难和部分商店的生意难做。除此之外,影响最大的似乎只是国家公园的旅游。旧金山是一个旅游胜地,当地电视台时不时有关于外来游客表示失望的报道。有从新西兰、英国、加拿大专门来度蜜月的,他们特别想去的恶魔岛(AlcatrazIsland)就属于被关闭的国家公园。全国性的哥伦比亚电视新闻也对此作了报道。评论员鲍勃·希弗(BobSchieffer)调侃道,美国政党恶斗虽然可恶,但还算好,他们没有用枪炮,而只是用公园在作战。

   我班上有一个学生是退伍军人,当过10年海军水手。有一天他迟到了,对我说是送一位退伍军人朋友去医院。这位朋友在伊拉克受了伤,等待批准残疾工资已经好几年了,他被告知,在政府关闭结束前“请再等几天”。我这个学生一面告诉我这件事,一面用“荒唐”、“滑稽”、“幼稚”来大骂美国的政客。我问他,怎么才能选出不这样的政治人物呢?他说,都一样。

   对他生活于其中的民主制度,我这位学生和绝大多数美国人一样抱有一种“事情就是这样,能有改善当然更好”的态度。从1977年以来美国政府已经关闭了17次,1995年的那一次就长达21天。对美国人来说,政府关闭就像是伤风感冒,虽然叫人难受,但算不了什么大病。民主本来就不是一个尽善尽美的制度,民主的理念承认人性的自私、功利和权力欲,政治人物当然也不例外。在美国,似乎没有人会为了期待出现特别能解决国家问题的强势人物,而想要改变美国民主政治制度的。得克萨斯州大学教授保罗·伍德拉夫(PaulWoodruff)在《最初的民主》(FirstDemocracy)中说,“你无法用杀死为民主辩护之人的办法来杀死民主,但你却可以用坚持至善、坚持反对一切人性弱点的和有瑕疵的东西来杀死民主。”美国人知道,会毁掉民主制度的,也许正是完美主义的民主观。

   由于政府关闭的危机,美国人对国会中两党的满意度下跌到只有10%,也使得许多美国人对美国政治中的党争更加厌恶。美国人不信任政党小集团,厌恶党争和党派利己主义,从建国至今一贯如此。麦迪逊在《联邦党人文集》第十篇中对派系的说法,仍然被许多美国人看成是最好的定义。麦迪逊把派系叫做“小集团”或“秘密政治集团”。富兰克林担心“政党相互谩骂不休,把一些最优秀的人物弄得四分五裂”。华盛顿在他的告别演说中警告人们提防“党派精神的有害影响”。杰弗逊也说“要是我不参加一个政党就不能进天国,我宁愿永远不去天国”。现代民主政治不能没有政党,但是正如英国政治家查尔斯·肯尼迪(CharlesKennedy)所说,任何政党都不过是一个排斥和敌视其他部落的“部落”。大多数美国人把政党视为现代政治的必要之恶,也是基于类似的看法。

   (作者为加州圣玛利学院教授)

   来源: 南方周末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47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