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梁宏辉 龙在飞:创新型国家建设与我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完善

更新时间:2013-10-09 20:01:02
作者: 梁宏辉   龙在飞  

   (1)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公众的知识产权意识不强。如有些企业不注重知识产权保护,不及时申请专利或注册商标,导致合法权益受损。还有一些企业不尊重他人知识产权,仿冒他人产品,侵犯他人专利权或商标权等。这些都影响了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推进,降低了知识产权制度的实效。

   (2)行政执法保护程序与司法保护程序之间,民事、行政与刑事司法保护程序之间衔接不顺。我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实行行政执法保护与司法保护并用的‘双轨制’,这是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特色[10] ”。但行政执法与司法诉讼间如何有效衔接尚存不少问题,司法诉讼中3种诉讼类型的配合协调也不顺畅,尤其是知识产权民事诉讼与行政诉讼的循环诉讼耗时费力,往往令当事人不堪忍受。

   (3)知识产权执法力度不够,执法人员素质不高。只有完备的法律制度而没有法的贯彻实施,知识产权的制度目的就会落空。当前我国的地方保护主义、部门利益以及执法条件等都制约着知识产权执法。此外,我国负责知识产权保护的司法、专利、工商、文化与新闻出版等部门人员的素质不能完全适应知识产权执法工作的需要。

   4 完善知识产权制度,推进创新型国家建设的建议

   4.1 完善知识产权立法

   完善知识产权立法是完善知识产权制度的基础。

   (1)需要完善知识产权实体法。要认真研究新科技发展对知识产权制度的挑战,解决网络电子出版物、基因工程、生物技术等高新技术导致的知识产权新问题,对于科技发展中涌现的新技术领域,应及时制定一些配套的规范或司法解释,修订完善相关知识产权法律,将其纳入知识产权制度的调整范围,在保证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完整性、稳定性的基础上,保持其适度的灵活性、预见性和超前性,适应当今社会的迅速发展,顺应科技发展趋势。另外,当前传统知识、民间文学艺术及遗传资源在我国知识产权制度中还缺乏有效保护,没有得到很好的传承和发扬,需要修改完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拓宽知识产权制度的保护范围,将传统知识、民间文学艺术及遗传资源纳入知识产权保护体系,这不仅十分必要,而且具有重要意义。

   (2)应克服重实体、轻程序的不良倾向,完善我国知识产权程序法。“程序的实质是管理和决定的非人情化,其一切布置都是为了限制恣意、专断和过度裁量[11]。”完善知识产权制度的程序法有利于知识产权制度运行的规范化、效率化和理性化。在知识产权行政保护制度方面,应完善知识产权行政执法部门的执法程序规则和制度规范,合理制约知识产权行政执法部门的自由裁量权,强化行政执法机构及其人员的义务和责任。本文认为,当务之急是抓紧制定完善知识产权行政执法的启动程序、调查取证程序、检查监督程序、听证程序、决定程序、救济程序等相关规范,为每一具体程序制定详细、可操作的规则。就调查取证程序而言,知识产权行政执法部门可以采取哪些方式和手段收集证据、非法证据如何排除、证据如何查实等都应制定明确的规则以供遵循。在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制度方面,应充分关注知识产权诉讼的特殊性,完善知识产权诉讼的管辖规定,实现知识产权民事诉讼、行政诉讼和刑事诉讼在地域管辖和级别管辖上的协调统一,明确知识产权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倒置等特殊证据规则,建立科技专家陪审制度、委托鉴定制度等,发挥司法保护在知识产权保护中的主导作用。

   4.2   理顺知识产权管理体制

   高效的管理体制是知识产权制度有效落实的保证,但目前我国部门分立、参差不齐的分散型知识产权管理体制难以形成合力,严重制约了知识产权制度功能的发挥。因此,本文建议在国家层面上成立国家知识产权总局,将原来分散在众多部门中的知识产权管理职能划归其行使,统一管理专利权、商标权、著作权、植物新品种专有权、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地理标记专有权等知识产权事务,建立统一的知识产权宏观管理体制,改变知识产权保护中部门分割、协调整合不力的窘境。在地方层面,应整合地方的知识产权管理体系,理顺管理职能,充实执法队伍,改善执法条件,提高执法水平。在整合后的各级知识产权管理部门内部成立专门的知识产权行政执法机构,将原来分散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新闻出版机构、农林等部门的知识产权行政执法人员和执法装备整合起来,将知识产权的行政执法职能与知识产权管理部门的审查登记、政策制定、信息咨询等职能分离开来,实现知识产权行政执法的专业化,增强执法力度,提高执法效率。总之,应在中央和地方两个层面构建起分工合理、权责明确、执行顺畅、监管有力的知识产权管理体制。

   4.3 优化知识产权制度运行机制

   (1)针对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公众知识产权意识不强的问题,可以考虑综合采用公众媒介宣传、知识讲座、专题培训等形式,宣传普及有关知识产权的基本知识和重要作用,在全社会形成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新的良好氛围,提高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公众的知识产权意识。

   (2)应加强行政执法保护程序与司法保护程序之间,民事、行政与刑事司法保护程序之间的衔接配合。建立健全知识产权保护的信息沟通、案件移送、重大案件会商通报等制度,完善行政执法与司法相衔接的协作机制。至于司法诉讼中3 种诉讼类型的配合协调问题,可以考虑在人民法院设置统一受理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的专门知识产权法庭,以优化审判资源配置,完善知识产权审判体制。“专门化审理是知识产权司法改革的趋势”[12],设置统一受理知识产权案件的知识产权法庭,有利于克服不同诉讼类型之间的冲突,适应知识产权案件的专业性,提高解决知识产权纠纷的针对性和有效性。此外,还可以考虑通过行政附带民事诉讼等诉讼制度的变革来简化诉讼程序,加强各诉讼程序之间的衔接配合。

   (3)应强化知识产权执法力度,提高执法人员素质。通过法律全面赋予知识产权行政管理部门的调查取证权、查封扣押权、检查监督权、裁决权等行政执法权力,以法律的权威性保障行政执法的有效性,满足执法的需要。同时,还要努力破除地方保护主义和部门利益,改善执法条件,加强对知识产权行政执法人员和司法审判人员的业务培训,提高队伍的素质和业务水平,适应知识产权执法和司法审判的新要求。

   【作者简介】

   梁宏辉,单位为湘潭大学法学院;龙在飞,单位为深圳职业技术学院。

   【注释】

   [1]赵志耘. 中国的战略选择:走创新型国家道路[ J]. 太原科技,2005(4):9.

   [2]吴汉东. 实施知识产权战略与建设创新型国家[J]. 安徽科技,2008(6):20.

   [3]马维野. 创新型国家建设与知识产权保护[J]. 对外经贸实务,2007(6):4.

   [4]冯晓青. 企业技术创新与实施知识产权战略的法律运行机制研究[J]. 政法论丛,2011(4):50.

   [5]吴汉东. 发扬自主创新精神加快知识产权建设[J]. 光明日报,2005-12-19.

   [6]叶友华. 知识产权保护与建设创新型国家[J].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06(3):61-64.

   [7]蔡宝刚. 推进自主创新与保护知识产权[J]. 法学杂志,2011(4):59-61.

   [8]徐冠华. 新时期我国科技发展战略与对策[J]. 中国软科学,2005(10):2.

   [9]吴汉东. 利弊之间:知识产权制度的政策科学分析[J]. 法商研究,2006(5):7.

   [10]徐文东. 中国专利侵权纠纷的行政调解与处理[J]. 厦门科技,2009(3):31.

   [11]季卫东. 法治秩序的建构[ M].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57.

   [12]刘亚丽. 专门立法:知识产权诉讼司法改革的路径选择[J]. 河南教育学院学报:社科版,2010(3):80.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317.html
文章来源:《科技进步与对策》2013年6月第1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