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关福金 于小平 王琳:司法人员职务犯罪若干问题研究

更新时间:2013-10-08 20:56:05
作者: 关福金   于小平   王琳  

    

   【摘要】司法人员在履行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责中,违反职责义务,亵渎司法权力,故意或过失侵犯国家司法活动正常管理秩序,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统称为司法人员职务犯罪。为便于判断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等问题,有必要确定司法人员的范围;司法人员职务犯罪发生竞合或牵连时,可以区分为纯正渎职犯罪和徇私舞弊型渎职犯罪两大类型来确定罪数;司法人员职务犯罪中的共犯问题,特别是非司法人员能否成为司法人员实施渎职罪的共犯问题等,需要进一步厘清。

   【关键词】司法人员;职务犯罪;罪数;共同犯罪;枉法行为

   司法人员职务犯罪危害到社会正义的最后防线,深入研究司法人员职务犯罪有关问题,对于有效打击和预防此类犯罪,推动反腐倡廉建设,促进社会和谐有着重要意义。近年来,惩治司法人员职务犯罪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仍有许多问题值得探讨。

   一、司法人员职务犯罪主体认定问题

   司法人员职务犯罪是指司法人员在履行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责中,违反职责义务,亵渎司法权力,故意或过失侵犯国家司法活动正常管理秩序,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应受刑罚处罚的各种犯罪。准确界定司法人员的范围,具有三个方面的重要意义:一是判断罪与非罪的意义。对某些犯罪而言,行为人是否属于司法人员,关系罪与非罪的界限。例如,非司法人员以暴力方法逼取证人证言,如果暴力行为不构成伤害等罪,所取得的证言内容并不违反真实性,则其行为不构成犯罪。但是,司法人员以暴力方法逼取证人证言的,即使暴力行为未达到伤害罪的程度,所取得的证言内容并不违反真实性,也成立暴力取证罪。二是判断此罪与彼罪的意义。对某些犯罪而言,行为人是否属于司法人员,成为区分此罪与彼罪的标准。例如,行为人明知某种行为构成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但徇私舞弊不履行职责,如果行为人是司法人员,则构成徇私枉法罪;如果行为人是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则成立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罪。三是影响量刑的意义。对于某些犯罪而言,司法人员的身份是量刑情节之一。例如,司法人员犯非法搜查、非法侵入住宅、妨害作证等罪的,应当从重处罚。

   有学者把司法人员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典型的司法人员,即在司法机关中相对固定地从事侦查、检察、审判、监管工作,负有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责的人员;第二类是相对的司法人员,即在司法机关中相对固定从事侦查、检察、审判、监管以外的工作,但临时或者暂时受委托从事侦查、检察、审判、监管工作的人员;第三类是准司法人员,即虽然不是司法机关的在编人员,但受委托或者协助从事侦查、检察、审判、监管工作,负有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责的人员。[2]由于准司法人员存在多种情形,司法解释和立法也没有一一作出规定,导致司法实践和理论上存在不同认识。

   (一)人民陪审员是否属于司法人员

   我国的人民陪审员制度是让人民群众参与国家司法活动的具体形式。人民法院组织法规定,人民陪审员通过与法官组成合议庭的方式参与法院的审判工作,人民陪审员与法官组成合议庭而形成的评议意见,视为法院的判决,具有法定的效力。人民陪审员作为审判组织的组成人员,与法官一样享有国家审判权,人民陪审员除了不能担任审判长之外,具有与法官相同的权力。因此,法官在审判活动中有渎职行为构成犯罪的受到惩罚,而行使相同权力的人民陪审员有渎职犯罪行为时却被排除在司法人员职务犯罪主体之外不受法律追究,则有失公平。另外,人民陪审员是属于受国家机关委托代替国家机关行使职权的人,虽然没有法院的编制但从事了国家机关公务,如果在从事国家机关公务时有渎职犯罪行为的以渎职罪定罪处罚,这也符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渎职罪主体的立法解释。

   (二)人民监督员是否属于司法人员

   2003年9月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了《关于实行人民监督员制度的规定(试行)》。所谓人民监督员制度,是指经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和基层组织民主推荐产生的人民监督员,按照一定的程序和规则监督检察机关执法办案活动的程序和制度。人民监督员有权对三类职务案件进行监督,并作出表决意见。具体指针对职务犯罪案件,就犯罪嫌疑人不服逮捕决定,而侦查监督部门作出维持原逮捕决定的,人民监督员有权作出撤销逮捕的表决意见;就人民检察院侦查部门拟撤销案件的,人民监督员有权作出将案件移送起诉的表决意见;就人民检察院侦查部门拟不起诉的,人民监督员有权作出将案件提起公诉的意见。如果同意人民监督员的表决意见,有关检察业务部门应当执行。检察长如果不同意人民监督员表决意见的,应当提请检察委员会讨论;检察委员会不同意人民监督员表决意见的,应当依法作出决定。参加监督的多数人民监督员对检察委员会的决定有异议的,可以要求提请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复核。对上一级检察院的复核决定,下级检察院应当执行。

   由于人民监督员被赋予了一定的司法表决权,对人民监督员能否在特殊情况下成为司法人员职务犯罪的主体,理论界存在着不同观点。笔者认为,人民监督员可以成为司法人员职务犯罪主体。从人民监督员职责、权限进行分析衡量,人民监督员通过对三类案件进行监督,其表决意见可以影响和改变职务犯罪案件的诉讼,影响和改变对职务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的处理。在具体实践中,由于各级人民检察院都十分重视人民监督员对三类案件的监督,十分尊重人民监督员的监督意见,出现了许多人民监督员监督意见改变人民检察院对三类案件的拟处理意见的结果,并得到实际执行。在人民监督员对职务犯罪三类案件监督的过程中,也存在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追诉的表决意见,并最终被人民检察院采纳的可能性。因此,尽管人民监督员制度目前尚未上升到国家法律规范层面,但人民监督员受检察机关委托从事职务犯罪监督期间,应视为司法人员。

   (三)监管机关工作人员能否成为徇私枉法罪的犯罪主体

   根据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的规定,徇私枉法罪的犯罪主体是国家司法人员。刑法第九十四条界定了司法人员的含义,即司法人员是指有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责的工作人员。其中的监管人员,即在看守所、监狱等监管场所履行看押、管理、教育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职责的工作人员。对于监管人员能否成为徇私枉法罪的犯罪主体,有不同认识。笔者认为,监管工作人员包括的范围很广,探讨监管工作人员能否成为徇私枉法罪主体应当坚持职责论为前提。在监管场所中,一些监管工作人员不仅具有监督管理的职责,还承担查禁监管对象犯罪活动的职责,包括对监管对象入监前和入监后犯罪行为的侦查,在这种情况下,监管人员如果徇私利、徇私情,包庇、放纵犯罪分子,应以徇私枉法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而对有监管职责但无侦查职责的工作人员,在监管活动中发现监管对象尚有未予追究的刑事犯罪或者又犯新罪,徇私枉法、徇情枉法,毁灭、伪造证据或者隐瞒事实、故意包庇使其不受追究的行为,由于其不负有追诉犯罪活动的职责,不应以徇私枉法罪论处。

   (四)如何认定有查禁犯罪活动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根据刑法第四百一十七条的规定,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的犯罪主体是有查禁犯罪活动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有查禁犯罪活动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主要是指司法机关,包括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此外,各级党委、政府机关中主管查禁犯罪活动的人员也包括在内。那么,有查禁犯罪活动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否局限于具体查办某种刑事案件的人?笔者认为,不具体承办某种刑事案件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也可能具有查禁犯罪活动的职责。不具体承办某种刑事案件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必须在具备一定条件下才可以成为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的犯罪主体,即必须具有查禁犯罪活动的职责,如果没有该职责,即使是司法机关中的工作人员,也不能成为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的主体,例如司法机关中的文秘、打字员、司机等人员。其必须是利用职务便利,如果是利用在该单位工作的便利条件而为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提供便利的,不宜认定为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构成刑法规定的其他罪的,按其他罪名认定,例如窝藏、包庇罪或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

   (五)司法机关其他工作人员

   司法专业技术人员是指在公安、检察、审判机关中承担专门性司法检验鉴定工作的人员。实践中,司法专业技术人员具有与其他司法工作人员,尤其是直接承担犯罪案件侦查、起诉、审判职责的司法工作人员不同的职业特点,其工作性质主要是提供专门性技术检验鉴定结论,以作为案件定罪量刑的证据使用,如果其在案件中故意提供虚假材料和意见,或者故意作虚假鉴定,更符合刑法关于伪证罪的规定,而不应以司法工作人员渎职罪定罪处罚。

   根据检察官法和法官法的规定,只有符合条件被任命为检察官和法官的司法工作人员才能在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中履行侦查、起诉、审判职责,书记员则是承担记录、保管法律文书材料等辅助性工作人员,因此,书记员不属于司法工作人员之列。但是在司法实践中,由于人员有限,书记员也时常代行法官、检察官职责,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书记员履行的就是法官、检察官的职责,如果书记员在代职过程中为徇私情,实施了对明知无罪的人予以追诉,对明知有罪的人故意包庇不予追诉的行为,也应当以徇私枉法罪追究刑事责任。除此种情形之外,对于书记员在办案过程中毁灭、伪造证据、作虚假记载或隐瞒事实的,应以伪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对治安协管员、某项专门司法工作的协理员、辅助人员,只要承担和执行司法职责,实施法律所禁止的行为,就可以成为相关犯罪的主体。

   二、司法人员职务犯罪罪数认定问题

   司法人员职务犯罪表现形式多样,尤其是渎职犯罪,如不履行或不正确履行职权、超越职权范围行使权力、利用权力谋取私利等等,多种渎职犯罪往往有竞合或牵连的特征,进而产生罪数的问题。

   (一)纯正渎职犯罪的罪数问题

   从实践来看,滥用职权、徇私枉法、民事、行政枉法裁判、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私放在押人员、徇私舞弊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等犯罪行为,都可能产生竞合。这些犯罪同属渎职犯罪,侵犯的客体是同类的,主体为司法工作人员,犯罪的客观方面表现形式也有诸多相同或相似之处,因此,这些犯罪的想象竞合是客观存在的。如司法工作人员为达到枉法追诉的目的,在明知他人有罪或无罪的情况下,超越自己的职责范围,未经批准对当事人立案侦查、采取拘留、逮捕等强制措施;或者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情,明知法律规定的程序而故意违背,在这种情形下,行为人只有一个犯罪故意,且只实施了一个行为,但存在想象竞合的问题。按照刑法理论通说,对想象竞合犯的处罚应当采取从一重处断原则,即以数罪名的法定刑为标准,比较孰轻孰重,然后按照法定刑较重的一个罪名适用刑罚。

   (二)徇私舞弊型渎职犯罪的罪数问题

司法实践中,司法人员职务犯罪表现出渎职犯罪与受贿犯罪相互交织的情况越来越多,“无利不起早”是司法人员职务犯罪中的一大特点。司法人员往往收受他人贿赂甚至索取贿赂,以此作为交换条件,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违背自己职责要求的利益,如徇私枉法罪,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徇私舞弊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罪等,笔者将该类犯罪统称为徇私舞弊型渎职犯罪。徇私舞弊型渎职犯罪不是一个具体的罪名,而是一个类罪的概念,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处理公务的过程中或者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徇私情、谋私利,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弄虚作假,隐瞒真相,不客观公正地履行职责,危害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3]如果有关司法人员的受贿行为符合受贿罪的构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286.html
文章来源:《人民检察》2012年第10(下)期
收藏